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坐在他大腿上来回摩擦,抵在墙上用力挺进耸动

苏倩向往说:“叔叔,我在城里的时候就非常向往农村生活,现在我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后山转悠转悠吧。”

 

 

 

老陈本来也没什么想法,可苏倩这么一说,他就有点儿跃跃欲试起来。

 

 

 

后山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如果和苏倩在后山做点什么美妙的事情,那简直就是天为被地为床,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岂不是美死了。

 

 

 

想着,老陈竟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苏倩并不知道老陈打着什么小九九,有些疑惑问:“叔叔,怎么了?”

 

 

 

“没,没什么。”老陈急忙要去脸上的笑容说:“倩倩,那我带你一块儿过去吧,山路有些险要,你可得小点心才是。”

 

 

 

“嗯,我上大学的时候是学校攀岩俱乐部的,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老陈是土生土长的人,对后山的地形非常熟悉,苏倩虽然参加过攀岩俱乐部,但里面的峭壁都是为人开垦出来的,和自然形成的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没多久便已经灰头土脸的。

 

 

 

现在虽然冬季,但还是有很多灌木丛郁郁葱葱。

 

 

 

老陈一边走着一边向苏倩讲着发生在这座山上的故事,走了有一个钟头,才勉强来到半山腰,正准备继续赶路,苏倩突然柳眉一皱,尿意袭来,支支吾吾说:“叔叔,这哪里有厕所?我想上厕所。”

 

 

 

老陈无奈苦笑说:“倩倩,这大山里面哪儿来的厕所,你就随便找个地儿吧,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

 

 

 

“那好吧。”虽说随地大小便有些不大文明,可四周也没厕所,也只能就地解决。

 

 

 

来到一片灌木丛后面,确定老陈无法看到自己,苏倩脱了裤子便蹲在地上,稀稀落落的流水声瞬间响了起来。

 

 

 

这声音听在老陈耳中仿佛是天籁之音一样,都说尿尿声大的女人欲望非常强烈,苏倩的撒尿声就非常嘹亮,就好像是水龙头被打开一样,如果彻底放开,在床上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欲女。

 

 

 

想着,老陈再次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脑海中也浮现出他和苏倩在床上颠龙覆凤的香艳画面。

 

 

 

“啊……”

 

 

 

就在老陈想的入神时,突然间,苏倩那边发出了一声惊慌的尖叫声。

 

 

 

这声音非常惊慌,老陈听到后虎躯一颤。

 

 

 

后山虽然没什么野兽,但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大山内有很多用来捕捉野味的捕兽夹,而且还散布四周,老陈经常采药,对这些捕兽夹的位置非常清楚,但苏倩却不知道。

 

 

 

要是她方便的时候误踩了捕兽夹,那可就完蛋了。

 

 

 

“倩倩!”

 

 

 

老陈也不敢胡思乱想,大喊一声一个箭步就朝苏倩那边冲了过去。

 

 

 

穿过茂密的灌木丛,老陈还没看清楚就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苏倩的裤子已经脱到了膝盖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自己面前。

 

 

 

之前虽然和苏倩也有一些暧昧的举动,但都是在房间里面,而且灯光昏暗,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让老陈欲罢不能的画面。

 

 

 

此刻大白天,而且还是在荒郊野岭,老陈一眼便看到在两条大腿处那茂密的森林地带。

 

 

 

可能是因为刚刚撒过尿还没有擦拭干净的缘故,茂密的丛林上沾染着一些晶莹剔透的露水,虽然一时间没有办法看清楚森林内隐藏的那口温泉入口,但老陈还是想伸出渗透,帮苏倩将这滴滴露水给舔舐干净。

 

 

 

“叔叔,那边……那边有东西……”

 

 

 

苏倩回过神来,看到老陈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大腿看来看去,惊呼一声后急忙将裤子提了起来,但此刻也不是娇羞的时候,指着不远处的草丛就紧张喊道。

 

 

 

眼前的美景瞬间消失无踪,老陈吸了口气,顺着苏倩指着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片枯草开始剧烈的摇晃着。

 

 

 

“倩倩,你别怕,我过去看看!”

 

 

 

老陈说完就准备走过去看看,可刚刚移动两步,就看到一只野兔从草丛窜了出来,一溜烟朝远处跑去。

 

 

 

见只是虚惊一场,老陈长吁一口气,冲着苏倩苦笑说:“倩倩,没事儿,就一只野兔,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危险了。”

 

 

 

苏倩拍着胸口大口大口穿着粗气,刚才草丛晃动确实吓得她够呛,还以为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出现了。

 

 

 

因为极度后怕,苏倩硕大的胸脯随着呼吸一晃一晃,加上拍着胸口的力道不小,波涛更是看得老陈鼻孔都快喷出火来。

 

 

 

苏倩不由自主扭动了一下身子,老陈会意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看下去,便干咳一声,笑道:“倩倩,继续上山吧,这地方的草药基本都被我采干净了。”

 

 

 

“嗯……”

 

 

 

苏倩应了一声,脸颊通红跟着老陈继续朝前面走去。

 

 

 

刚才自己光着双腿的样子被老陈看在眼中,苏倩心里面莫名的燃起了一团让她内心痒痒的火苗。

 

 

 

这团火苗灼烧的苏倩无比难受,竟然生出了想要让老陈粗鲁将自己推到在地上,然后如同野兽一样扒了自己的衣服,疯狂的撞击自己空虚寂寞的身体。

 

 

 

可是当想到老公王建,苏倩急忙摇头,将这个疯狂的想法给打消下来。

 

 

 

走了没一会儿,一股刺痛从脊椎辐射全身,苏倩‘哎呦’一声:“叔叔,不行了,我走不了了,脊椎病又犯了。”

 

 

 

从脊椎辐射出来的疼痛让苏倩柳眉紧皱,面色痛苦,身子都因为这剧烈的疼痛而弓了起来。

 

 

 

可这一幕看在老陈眼中,却非常的激动。

 

 

 

苏倩现在脊椎病复发,就意味着他可以帮苏倩进行穴位按压了,之前在家中有王建王建的存在,老陈一直都有些放不开。

 

 

 

现在他们俩在荒山野外,而且根本就不会有人出现,只要他一步步诱惑着苏倩,肯定可以和她一丝不挂的相拥在一起,疯狂的满足彼此的。

 

 

 

老陈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在脸上,朝四周看了一圈,见不远处有一座山洞,便指着山洞说:“倩倩,你现在的情况必须尽快按压穴位来缓解,现在回去肯定来不及了,而且这里太冷,一会儿脱了衣服肯定会感冒的,要不我们先去那边的山洞,生堆火能暖和一点。”

 

 

 

苏倩现在根本就没得选择,如果不尽快按压穴位缓解,自己可能会疼晕过去。

 

 

 

这座山洞虽然昏暗,但并不是很小,面积有十个平方,以前老陈上山采药遇到大雨就会躲在山洞里面避雨。

 

 

 

扶着苏倩坐在一块石头上面,老陈在周围捡了一些柴火点燃后,等山洞内的温度升高,原本昏暗的山洞也明亮了起来。

 

 

 

老陈冲着依旧面色痛苦的苏倩点头说:“倩倩,先把衣服脱了吧,我这就帮你按压穴位。”

 

 

 

和老陈孤男寡欲呆在房间里面都觉得难为情,更别说在荒无人烟的后山山洞里面了。

 

 

 

可是现在脊椎的疼痛好像针扎一样,让苏倩根本就难以忍受。

 

 

 

脸红心跳的看了眼老陈,苏倩深吸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直接便将羽绒服脱了下来。

 

 

 

随着羽绒服脱下来,苏倩胸前那两座高耸的山峰虽然被禁锢在毛衣之中,可还是随着她的动作剧烈摇晃了一下。

 

 

 

这种女人肉体的晃动看得老陈目光瞬间发直,恨不得立刻就冲过去,帮着苏倩将衣服脱光,彻底暴露出那具充满诱惑的酮体。

 

 

 

等脱的就剩下内衣后,苏倩娇嗔看了眼老陈,注意到那双散发着欲望目光时,她心里一紧,一股莫名的快感竟然升腾了出来。

 

 

 

这种快感和后背的疼痛纠缠在一起,让她分辨不清究竟是舒服还是疼痛。

 

 

 

虽然老陈不止一次看过了苏倩的身体,而且还和她有了亲密的肌肤之亲,可光天化日在老陈面前赤裸上身,苏倩还是有些做不到,只能背对着老陈,慢慢将内衣脱了下来。

 

 

 

光洁的后背在火光映照在散着迷人且诱人的光泽,老陈吞咽一口唾沫,将冰冷的手指探了过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