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自慰被发现然后帮我解决|裸睡时一不小心滑进去了

马玲玲捂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罗叔,你干什么呢?鬼鬼祟祟从女宿舍出来,不会是偷看哪个女员工吧?”

 

 

 

老罗老脸瞬间通红,急忙摇头:“没有的事儿,我这不是腿受伤了,就去澡堂清洗了一下,又怕被人看到,就慌张出来了。”

 

 

 

“这样啊,罗叔洗伤口怎么不喊上我呢?其实只要罗叔愿意,我可以帮你清洗的。”

 

 

 

这个露骨的话题让老罗不知如何去接,他感觉口吃发干,也不敢墨迹下去,急忙摇头:“这种事情就不麻烦你了,对了,我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

 

 

 

“等一下。”

 

 

 

老罗本能稳住脚步,不安问:“玲玲,还有事儿吗?”

 

 

 

马玲玲点头笑道:“罗叔,我也是刚得到消息,你前几天修改的那几款里衣已经被合作商看中了,并且花重金推广,老板非常高兴,所以晚上让我给你举办庆功宴。”

 

 

 

老罗诧异问:“给我庆功?”

 

 

 

马玲玲咯咯笑道:“那是自然,你是这次合作的功臣,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还是别了吧,我这才刚来公司没几天,我担心会树大招风。”

 

 

 

“罗叔,你放心好了,我会妥当处理这件事情的。”马玲玲说完朝老罗大腿瞄了一眼,见老罗的身体虽然已经疲软,但依旧鼓囊囊的,心里顿时小鹿乱撞,轻声问:“罗叔,要不我帮你看看伤口怎么样了?”

 

 

 

一想到办公室那画面,老罗就有些吃不消,连连摇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那个……我先回去工作了。”

 

 

 

生怕被马玲玲纠缠,老罗不敢怠慢,急忙一溜烟就朝办公室跑去。

 

 

 

下午马玲玲再就没有找到老罗,让他心里面安心不少,而自己在澡堂和周媚发生的暧昧事儿也没有传出去,更加让老罗放心不少。

 

 

 

晚上下班,在老罗各种推辞之下,最后还是极不情愿的被马玲玲生拉硬拽到了酒店。

 

 

 

今晚老罗是主角,自然少不了被人敬酒,本身就不胜酒力的老罗三杯酒下肚就晕晕乎乎,看什么东西都是重影。

 

 

 

等庆功宴尾声,众人相互谈论闲事儿,没有人注意到角落的老罗和马玲玲。

 

 

 

“罗叔,喝的还好吧?”马玲玲凑在老罗耳边咯咯娇笑,那如兰似麝的香味儿喷在老罗脸上,让他心跳加快。

 

 

 

酒壮怂人胆,老罗被这亲昵的动作瞬间就弄得热血沸腾起来。

 

 

 

“还好,玲玲啊,今天可是罗叔我喝的最痛快的一次了。”老罗嘿嘿笑着朝马玲玲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老罗瞬间就瞪大眼睛。

 

 

 

马玲玲身上那件贴身白衬衫的纽扣不知何时已经解开,满是纹身的玉兔就呈现眼前。

 

 

 

‘咕噜噜……’

 

 

 

老罗口干舌燥,用力吞咽唾沫,急忙收敛目光,可这画面太过诱惑,让他无法抗拒又看了过去。

 

 

 

“罗叔,其实这世界上还有比酒更好喝的东西呢,你要不要试试?”

 

 

 

马玲玲享受着老罗炙热目光,用力挺了挺胸脯,挤压在里衣中的玉兔猛烈摇晃,更是诱人无比。

 

 

 

“是吗?要是真有,我倒是想试试滋味怎么样。”

 

 

 

老罗一时间没听出来其中意思,本能一问,可下一秒就回过神,马玲玲这话的诱惑力非常强,说的就是她的身子。

 

 

 

“那罗叔既然想要试试,我一定会让你好好过过瘾的。”马玲玲捂着嘴巴笑了一声,突然起身故意朝老罗凑了过去。

 

 

 

敞开的衣领直接撞向了老罗,两只玉兔挤压形成的缝隙直接抵在老罗的鼻尖,一股清香席卷而来,让他的身体有了强烈反应。

 

 

 

“玲玲,别这样,这么多人,被看到了不好。”

 

 

 

老罗急忙缩了缩身子,他虽然很想是伸出舌头舔上一口,在上下其手在揉捏一番,可忌讳马玲玲的身份,紧咬牙关压制下来。

 

 

 

马玲玲也没计较,无比魅惑看了眼老罗,扭动挺翘丰臀朝隔壁桌走去。

 

 

 

空有一腔兽血无处发泄,老罗心里面不是个滋味儿,端起半杯红酒就一饮而尽,意识彻底迷糊之时,老罗看到周媚喝的不省人事被一个男人扶着朝厕所方向走去。

 

 

 

老罗心叹坏事儿了,周媚搞不好被人给捡尸了,可想要起身冲过去,但双腿根本就不听使唤,刚刚起身就一软趴在地上。

 

 

 

重新站起身老罗还想过去,可马玲玲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用手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摸来摸去,无比魅惑将自己的酥胸挤压着老罗的胳膊边蹭边说:“罗叔,时间不早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老罗心系周媚安危,可马玲玲给予的快感太过强烈,让他一时脑子一懵,点头就道:“玲玲,那就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马玲玲咯咯笑了起来,搀扶着老罗就朝酒店外走去,此刻天际乌云密布,随时都可能会下一场大雨。

 

 

 

今晚的庆功宴马玲玲并没有喝酒,上车就一路疾驰。

 

 

 

晚风吹过后,老罗酒劲儿瞬间上脑,晕晕乎乎说了一些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然后两眼一翻就昏睡了过去。

 

 

 

稀里糊涂也不知过了多久,老罗感觉有一只如若无骨的小手正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裤裆,这强烈的刺激让他舒爽的眯起了眼睛。

 

 

 

这一刻他依旧坐在副驾驶,身边就是正在开车的马玲玲,而且顺着马玲玲蔓延向自己的胳膊来看,抚摸自己裤裆的就是马玲玲。

 

 

 

“唔……”

 

 

 

老罗无法控制喘了口粗气,马玲玲身份不寻常,自己不能和她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掉的。

 

 

 

可是这种抚摸确实无比爽快,让老罗无比挣扎,不知道应该抗拒还是继续享受。

 

 

 

酒壮怂人胆,老罗最终还是默认了这种抚摸,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靠在座椅上睡觉。

 

 

 

“罗叔?”

 

 

 

马玲玲轻声呼唤,隔着裤子,老罗身体的炙热让她早已泥泞不堪,她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现在就脱了老罗的裤子,两个人亲密无间的结合在一起。

 

 

 

这一想法让马玲玲更加的心跳加速,因为恋父情结太过严重,可这些老男人只能满足心理却不能满足身体,现在好不容易遇到老罗这个既可以满足心理又可以满足身体的老男人,她热血翻滚,恨不得现在就在车里面好好满足一番。

 

 

 

有了这个大胆的想法,马玲玲不在浪费时间,此刻虽然才晚上九点多,但这条路上车辆很少,靠边停车后又呼唤一声,确定老罗已经沉睡,这才小心翼翼将老罗裤子脱了下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