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撞击肥硕雪白的大白臀|主人强制高潮调教惩罚

撞击肥硕雪白的大白臀|主人强制高潮调教惩罚

倒在沙发上,小声地哼着。

我赶紧走上去,温柔地问到:“你怎么喝那么多酒?”

 

蒋依依抬头看了我一眼,直接倒在我的怀里,眼睛时而睁开时而闭上,一会儿笑一会儿严肃地说:“你管那么多干嘛?难道你喜欢上我了?”

 

她的脸尚微微泛红,身体在我的怀里蹭来蹭去,一只手突然拍在我的大腿根部。

 

身体瞬间像是被电触了一般,愣了两秒,马上扶着她说:“你这样的美女,有谁会不喜欢呢?”

我的话刚说完,蒋依依就抬头盯着我,妩媚的眼神让我浑身发痒。

 

她的指尖在我的脸部轮廓线上慢慢地滑动着,声音极其暧昧地看着我说:“不,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想上我而已…….”

 

说完还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吐了一口热气,热气中夹杂着酒精的香甜和暖暖的气流。

 

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你喝多了,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吧。”

 

蒋依依突然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耳边柔声地说到:“你,想不想上我?”

 

暖暖的气流慢慢地从耳朵里渗入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身体很快有了反应。

 

她的胸贴我很近,软软的,可能是酒精的缘故,蒋依依的身体发热,就连胸都散发着热气。

 

这样的女人摆在自己的眼前,极具诱惑,我把蒋依依按倒在沙发上,双手直接伸进了她温热的胸里。

 

蒋依依猛地坐起来,瞬间清醒,脸上的泛红也逐渐冷却了。

 

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空旷的客厅里回荡着那刺耳的声音,坐直身子拉了拉衣服,冷眼看着我,“你这样的废物,也想上我?”

 

捂着火辣辣的脸,本来就是自己趁人之危,再加上自己寄人篱下,不好反驳。

 

我低着头,捂着自己火生疼的脸说:“你打吧,只要你能高兴,我愿意让你打!我这样的人的确一无是处,就连唯一亲人都是在你的帮助下才保住了性命,我熊陵虽然没有别的本事,但是知恩图报还是知道的,所以你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就尽管吩咐,我会尽力去完成。”

 

蒋依依扭了扭脖子,坐在我的面前说:“行,现在我还真的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你说,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给你办到。”我赶紧夸下海口说到。

 

蒋依依放在缠绕着的美腿,“温州会所,你还记得吧?”

 

温州会所?

 

“就是那天你把我带回来的地方。”蒋依依一提醒,我立马知道怎么回事了。

 

赶紧点了点头,她继续说:“为了给你办的好事擦干净屁股,我已经把这个会所转让给宋老板了。”

 

“啊!”很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蒋依依居然会为了我,把会所转让给姓宋的那个臭男人!

 

“对,对了,你刚刚说要我做什么?”暗自窃喜,我赶紧问到。

 

蒋依依的脸突然变黑了,吓得我后背发凉,她盯着客厅的玻璃门淡淡地说:“温州会所里有很多不良的交易,只要你能找到证据,就能让这个会所关闭!”

 

额…….

 

“我得不到的东西,比人也不要想得到!”说这话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新的面孔,一个没有感情没有血肉的很面孔!

 

我哆哆嗦嗦地问到:“那,你准备让我怎么做?”

 

蒋依依猛地抬头看着我,吓得我毛骨悚然,暗自唏嘘,“很简单,只要你混进去,帮我找到相关证据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随即又摇摇头,看着蒋依依问到:“我要怎样才能进去?”

 

这样的会所一般都要小混混才能进去吧,我……

 

“我已经帮你打听清楚了,最近温州会所正在招新的‘少爷’,你这个姿色,勉强还是混得进去的。”蒋依依说着,上下左右打量了我。

 

一听到让我去当“少爷”,我马上就摇着头说:“这怎么行?‘少爷’不就是鸭子吗?不,我不行!”

 

让我去搬砖都行,但是做鸭子,男人的尊严何在?

 

蒋依依突然笑了起来,果然是一个阴晴不定捉摸不透的女人,“你不是喜欢钱吗?只要你做了‘少爷’,一旦遇到富婆包养了你,就可以摆脱我的魔掌了!”

 

蒋依依的表情一下子又僵住了,瞪大眼睛盯着我说:“刚刚你不是都还说我交代的事,你上高山下油锅都要替我完成吗?”

 

“额,话是这样说没错,只是要一个男人去做这样的事,实在是比杀了他还要…….”我企图解释。

 

蒋依依摆摆手说:“好了好了,我也不为难你,既然你不想做公关,服务员也行,只要能帮我把证据拿到,怎样都行。”

 

“服务员,应该不用干那种事情吧?”我小心翼翼地问到。

 

蒋依依吧白了我一眼,“你思想怎么那么龌龊,一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和别人上床?”

 

迅速站直身子,拍拍胸脯说:“没有,我只想和你做。”

 

蒋依依迅速伸出的手悬在了半空中,本以为总算是逃过了这一劫,没想到蒋依依又朝我的裤裆踢了一脚。

 

“你想死?”她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我痛得弯下了腰。

 

痛苦地抬头看着蒋依依,“你再这样,恐怕以后我真的要赖上你了!”

 

蒋依依鄙夷地看了我一眼,我马上艰难地笑着说:“我是说,你踢我我明天去面试的状态不佳,进不去就不能帮你找证据了。”

 

她马上挑了挑眉笑着问到:“你已经决定要去了?”

 

我马上坏坏地笑着说:“对啊,你吩咐的事情我怎么敢不照做?只是,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好处啊?”

 

蒋依依马上拉下脸来,阴沉着问到:“说吧,你又要多少钱?”

 

“嘿嘿,我是那种眼里只有钱的人吗?”一边说着一边朝她那边挪去,“我想今天晚上和你一起睡。”

 

之前蒋依依就答应我,只要我和叶兰上床,就陪我睡一觉,女人的承诺果然都不能当真。

 

眼下,只好趁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有幸和她睡一觉了,虽然可能会被打一顿。

 

准备接受蒋依依的毒打,没想到她抓起了沙发上的包转身走上了楼,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只要你不怕死,就跟来吧。”走到楼梯的中间,蒋依依的话吓得我差点没站稳。

 

上了楼,蒋依依直接走进了卫生间,我坐在房间里心急如焚。

 

看着温馨的大床,我的脑海里一直都是和蒋依依你侬我侬的各种画面。

 

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卫生间哗啦啦流淌的水声,让人不禁想入非非。今天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蒋依依直接给强行地上了!

 

蒋依依的头发没有全部干,薄薄的睡衣,脖子上还有没有干透的水珠,一股清香瞬间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她把浴巾丢在地上,看着坐在小沙发上的冷声地说:“你居然敢跟上来,胆子不小啊!”

越走近我,我越清晰地看清楚了蒋依依的身材。

 

没有穿内衣,我甚至能够看清楚那有些坍塌的双峰上黑色的两个黑点。

 

洁白光滑的大腿,飘散着清香的头发,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喉咙干燥,我吞了吞口水,手不自觉地攥紧了,在心里鼓励着自己,无论如何今天晚上都要把蒋依依给要了。

 

蒋依依走到床上优雅妖娆地坐着,一床丝滑的被褥盖在大腿边缘,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见我愣在原地不动,蒋依依一把掀开了单薄的被褥,朝我抛了一个媚眼,声音十分娇柔。

 

“怎么,傻了?还不赶紧过来?”

 

她的声音酥软温柔,我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慢慢张开的两腿之间,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看上去性感极了。

 

我舔了舔嘴角,手顺着丝滑的被褥慢慢地朝蒋依依的大腿一点一点地摸去,那种柔滑的感觉,让我沉醉其中。

 

身体发热,我使劲地掐住了蒋依依似乎能掐出水来的大腿。

 

一股清凉的液体突然朝我的脸上喷出,瞬间一股又凉又辣的感觉随之而来,眼睛也被辣得刺痛难耐。

 

赶紧伸手揉着眼睛,蒋依依一脚就把我踹到在地上。

 

跪在地上,眼泪一直不停地往下流着,眼睛里那种酸涩的感觉简直不是人受得的,喉咙也伴随着一种又辣又热的感觉。

 

有些气恼,勉强眯出一条缝看着蒋依依问到:“你,你刚刚在我脸上喷了什么?”

 

蒋依依白嫩的大腿交缠盘绕着,笑着妩媚地看着我说:“当然是防狼喷雾了,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她这样一说,我更加愤怒了,“靠,你有病吗?”

 

蒋依依恼怒地看着我,拿着手里的喷雾又要朝我再次袭击,我赶紧伸手挡住自己的脸求饶:“好好好,我错了,我认错行了吧?”

 

“真的错了?”蒋依依挑眉看着我,嘴角上扬。

 

迅速点了点头,她突然厉声地说到:“我警告过你很多次,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碰我!但是你好像根本不把我的话听进心里去啊,你这样的狗也只配给我舔脚!”

 

我木讷地点点头,伸手一把抓住了蒋依依的玉足,吓得她差点倒在床上,双腿随之分开,私密处在我的眼前展漏无疑。

 

她赶紧把自己的玉足缩了回去,脸上泛起了红晕,竟有些害羞起来。

 

我的眼球依旧在她黑色内裤也掩盖不住的私密地带不肯挪开,蒋依依非常愤怒地吼到:“看什么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我嬉皮笑脸地抓着头发说:“嘿嘿,我看自己的媳妇又没有错。”

 

“谁是你的媳妇,给我滚出去!”蒋依依指着门外的方向,纤纤玉指间散发着缕缕清香。

 

低下头,看来今天晚上这个女人又别想碰了,还是赶紧回到自己的狗窝比较舒心。

 

第二天早早地起了床,收拾一下形状准备去温州会所面试,这个女人交代的事情我可不敢怠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