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主人给我带上乳夹调教,短裙地铁被直接进入

许浪笑呵呵的说道。

“阿浪啊,你这次可是帮了我大忙啊!”

 

韩立邦瞬间来了精神,噌的从沙发上站起,兴冲冲道,“清清,快,快去开门!”

 

柳清清不敢有丝毫迟疑,急忙跑过去将门开开。

 

门外的张智永迫不及待的一步抢了进来,扫了屋子一眼,看到韩立邦后猛地上前抓住了韩立邦的手,愧疚道:“老韩,刚才是我激动了,我跟你道个歉,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韩立邦张大了嘴怔在原地,颇为震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本来以为张智永能原谅他就谢天谢地了,这怎么还反过来对着自己道歉啊,这小徐到底找了什么人啊!

 

他忍不住惊诧的转头望了眼许浪,不过许浪也颇十分纳闷,也没想到自己这朋友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看来张智永这公司,是真的害怕工商局啊!

 

许浪不由傲然的挺了挺胸膛,冲张智永摆手道,“张总,这就对了嘛,有话好好说,既然你知错了,我就跟我朋友说说不让他为难你们公司……”

 

“有你屁事?!”

 

没等许浪说完,张智永突然冷声打断了他,厌恶的扫了许浪一眼,不悦道:“我跟老韩说话呢,有你什么份儿?你是他什么人啊?!”

 

因为那幅假字的缘故,张智永早就对许浪不爽了!

 

一个来人家家作客的小子,装什么大瓣蒜!

 

许浪顿时被呛的面色泛青,十分难堪。

 

韩立邦见状急忙冲张智永解释道,“奥,张总,刚才工商局给你打电话的那人,是小徐的朋友!”

 

“工商局?什么工商局?!”

 

张智永眉头一蹙,一头雾水的问道,“我也没接到什么电话啊?!”

 

韩立邦闻言一怔,接着急忙问道,“那您怎么回……回来了?”

 

“奥,我回来一是给你赔个不是,二是找你们家那个窝……不,是来找令贤婿的!”

 

张智永连忙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恭敬,说话间下意识的转头四下搜寻了一眼。

 

令贤婿?!

 

韩立邦一脸茫然,似乎有些没听懂张智永这话是什么意思,疑惑道,“张总,您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家没有姓令的……”

 

“……”张智永。

 

一旁的柳清清倒是率先明白了过来,冲张智永问道,“张总,您要找的是我的爱……爱人,程晃?”

 

头一次说“爱人”这个称呼,她不觉有些绕口,尤其是这两个字还跟程晃绑在一起,但是是她唯一能接受的形容她和程晃关系的词语。

 

“对,对,小陈,我找小陈!”

 

张智永赶紧连连点头。

 

韩立邦一怔,不由脱口道:“您找那个窝囊废做什么?要打他顿出气吗?!”

 

“老韩,可不能这么说!”

 

张智永急忙冲韩立邦摆摆手,压低声音敬重道,“小陈可不是一般人啊,刚才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病,我出小区的时候按照他的话按了下小腹,肚子确实疼的厉害,腿也不听使唤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没起来!”

 

众人闻言不由顿时震惊不已,大感意外,韩立邦张着嘴愣了刹那,不可置信道:“您的意思是,刚才他说您的病,都……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刚才按完小腹,现在真的感觉肚子胀痛,口渴想喝水……,要不是小陈,老子差点被那个庸医的体检报告害死了!”

 

张智永急忙点头,接着询问道,“小陈呢,让小陈出来再说吧,看他有什么法子能治我这病!”

 

“他……他……”

 

韩立邦闻言顿时面色微微一红,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总不能说是他把程晃给撵出去了吧。

 

“奥,他出去买东西去了!”

 

柳清清反应倒也迅速,急忙编了个借口,同时掏出手机说道,“我这就打电话让他回来……不,我这就去接他!”

 

想到自己父亲刚才那么冤枉、侮辱程晃,她内心不由有些亏欠,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去把程晃接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

 

张智永急切的说道,恨不得现在就见到程晃,真应了那句话,越有钱的人往往越怕死。

 

“张总,我陪您一起去,您放心,只要那个窝……只要欢儿有法子医治您,我一定让他全力以赴!”

 

韩立邦急忙拍着胸脯保障道,为了显得亲切,特地将口中的“窝囊废”改成了“欢儿”。

 

说着他便抓上车钥匙,带上女儿陪着张智永急匆匆的出了门,俨然将家中作客的许浪忘在了脑后。

 

许浪脸色阴沉,仿佛都能挤出水来一般,想到这两天被程晃抢了不少风头,恨得牙根痒痒,心里更加坚定了先前的决定。

 

“你看这爷俩急的!”

 

李淑芬无奈的笑笑,冲许浪说道,“阿浪,没事,阿姨陪你吃饭!”

 

“不用了,阿姨,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

 

许浪冲李淑芬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觉得事已至此,也没必要呆在这里了,便告辞离去。

 

程晃从家里出来后也没走远,绕着小区逛了一圈,来到了小区前门,打量着周围的门头,打算找个小店吃饭。

 

“小陈!小陈!”

 

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叫声,接着一辆黑色的奔驰s级轿车“吱嘎”一声停在了他身后,随后车上急匆匆的跑下来三个身影,正是张智永、韩立邦和柳清清三人。

 

本来柳清清正准备打电话询问程晃的位置,没想到刚出小区门口就碰见了他。

 

程晃看到他们三人之后颇有些惊讶,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哎呀,小陈,我得给你赔个不是啊!”

 

张智永跑过来之后主动双手握起了程晃的手,讨好的笑道,“刚才是张叔说话鲁莽了,你千万别跟张叔一般见识!还请你救张叔一命啊!”

 

程晃闻言顿时明白了过来,知道张智永多半是偷偷按过了自己的腹部,不过他想起张智永刚才对他的态度,心里多少有些不快,也没答应,装作不解的说道,“张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你刚做过体检,身体没任何问题吗?!”

 

张智永闻言面色顿时有些难堪,脸上青一阵白衣镇,知道程晃这是故意拿话揶揄他呢,不过也是,人家刚才好心指出他的病,他不领情不说,还把人家骂了一顿,换做谁也会有点脾气。

 

张智永讪讪的笑笑,有些愧疚的说道,“刚才是张叔不好,我也是被那些庸医给蒙蔽了,张叔在这里真诚的给你道歉了!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救张叔一次!”

 

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补充道:“你放心,张叔绝不让你白帮,只要你能医好我的病,老韩升职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另外,我听说小陈你现在还没地方高就,我也可以帮你在我们公司里安排一个职位,起码是组长,不,主管!主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