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中了春药我好热好想要_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

师父快放开我,赵斌要过来了。”刘婷一边娇喘一边说道,她撑着手妄图从桌子上起来。

 

在赵斌走进院子的那一刻,李富贵才放开手脚,刘婷连忙穿好衣服。

 

“师父,我买了好多你爱吃的菜,今晚不醉不归!”赵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脚步声越来越近,刘婷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赵斌推开门的那一刻,只见李富贵趴在床上模样虚弱,妻子刘婷在给他按摩。

 

“婷婷,去收拾一下,除了师父,晚上还有个客人要来。”赵斌把买好的菜丢给她,笑容满面的坐在床边给李富贵按摩。

 

刘婷接过菜就急忙往厨房里去,迅速关上门,她背靠冰凉的墙壁,深深喘了口气。

 

以后绝对不能再和李富贵有任何暧昧!刘婷在心底这样警告自己。

 

等到刘婷做好菜端出来时,天色已经发黑了,走到客厅,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坐在沙发上。

 

仅仅坐在那儿就已经把赵斌比的无所遁形。

 

刘婷弯腰把手里的菜放在桌子上,倾身的那一刻,西装男人沈辉的目光给吸引住,眼前的风景让他心底忽然一阵躁动。

 

没想到赵斌这么一般的人,娶个老婆竟然漂亮,如果能得到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感受到他的目光,刘婷的面色微微一红,耳根逐渐发烫,转身就立刻往厨房里去。

 

沈辉的目光追随着刘婷,流连到人影都没了方才收回,一旁的赵斌见了心底十分高兴,看来这条大鱼能上钩了。

 

“沈哥,这是我师父,我这一身功夫可都是跟师父学的。”赵斌给沈辉倒了杯酒,又给李富贵倒了杯酒,“师父,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大客户。”

 

李富贵抬眼瞧了瞧,看到赵斌那副谄媚的模样就觉得恶心,要不是为了刘婷,他是不会再出手帮赵斌的。

 

“沈老板,幸会。”李富贵端起酒杯敬过去,沈辉点了点头,一饮而尽。

 

“沈哥,质量的事儿我给你打包票,不好我一分钱都不要!”赵斌满脸笑容的给沈辉倒了杯酒,“我师父远近闻名,有他坐镇,沈哥放一百个心。”

 

沈辉吃了口菜,对他的话没放在怎么听,心心念念的都是刚才的女人,那样的女人要是能压在床上,滋味一定不错。

 

赵斌哪里看不出沈辉的心思,要是刘婷稍稍牺牲一下就能换来这样一个大单子,那也值了,以后再好好补偿她。

 

正想着,刘婷又端着菜过来了,晃动的身形,沈辉看的腹部一阵燥热。

 

李富贵也是色眯眯的盯着她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竟然觉得她越发迷人。

 

“婷婷,你也一起吃吧。”赵斌拿了把椅子放在沈辉旁边,家里只有一个四方桌。

 

一想到刘婷要坐在自己边上,沈辉的血液不由得跳动起来。

 

刘婷点了点头,目光掠过一旁的沈辉,面颊不由得微红起来,要是她有个这样体面的老公该多好。

 

心里叹了口气,刘婷在椅子上做好,热情的给李富贵和沈辉夹菜,浅浅的笑着,“手艺不好,你们多担待。”

 

沈辉早已心猿意马,别看他穿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衬衫,可是骨子里对女人的渴望从来没有停止过。

 

他吃了口鱼肉,随即连连夸赞,“这鱼肉做的很鲜嫩,手艺不错,太谦虚了。”

 

听到这话,刘婷有些羞涩的低头吃饭,赵斌见状立即笑着说:“好吃沈哥多吃点儿。”

 

沈辉点点头,一手却不由得探索到刘婷的大腿上。

 

感受到触摸,刘婷一愣,目光缓缓看向沈辉,却见他正吃着菜,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隔着丝袜,沈辉轻轻捏了一把。

 

刘婷不由得轻轻一颤。

 

沈辉的触摸跟李富贵不同,沈辉的手修长且保养得好,摸在她的腿上似乎有些舒服。

 

意识到自己有这种想法时,刘婷整个人一惊,我在想什么呢!怎么能对客户有这种想法?

 

一顿饭吃完,李富贵不胜酒力早已趴在桌子上打着呼噜睡着了,赵斌讪讪的笑了笑,“沈哥,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把师父送回家就马上回来谈合作的事儿。”

 

如果让刘婷跟沈辉接触接触,等他再回来,说不定沈辉就痛快的签合同,而且李富贵家离这儿不远,沈辉也做不了什么。

 

沈辉摆了摆手,“不着急,我也有些上头,在这儿暂且休息一会儿,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聊聊。”这样绝佳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他可不想赵斌回来的这么快。

 

赵斌点头哈腰的应下,随后一把搭起李富贵,有些不稳的往外走去。

 

他们一走,屋子里就剩下刘婷跟沈辉两个人,气氛静默的有些尴尬,刘婷就站起来恭敬的说:“沈哥,你先休息,我把碗筷收拾一下。”

 

说着,她弯腰把碗筷都放在一起,完美的身形再次映入他的眼底,沈辉咽了咽口水,身子已经燥热了起来。

 

沈辉转了转眼睛,轻咳一声,站起来走到她身后,“我帮你一起吧。”

 

不等刘婷拒绝,沈辉就紧紧贴着她的后背摩擦着,刘婷身子一僵,脸色倏地红起来。

 

“沈……沈哥……”刘婷的心脏怦怦直跳,感受着那物,心底竟有一起快感。

 

沈辉嘴角一勾,将她的手握住,帮着刘婷一起收拾盘子。

 

这么一来,刘婷就不好说什么,身体的反应,让她有些受不住。

 

“我……我自己来就好。”刘婷立即挣脱他的怀抱,脸色通红的把盘子端走。

 

沈辉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曼妙的身姿,心中有了渴望,没有拒绝就是有戏,只要他再进一步说不定就能得手。

 

想到这儿,他大步跟上去,目标直指那个诱人的背影。

 

听到脚步声,刘婷刚刚平静的心脏再次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他……他要干嘛?难道……

 

刘婷越来越紧张,身子也慢慢紧绷起来。

 

“你怎么了?”看到她微微颤抖的身子,沈辉明知故问道,刘婷一紧张,猛的一个转身,看清沈辉的面容,身上就传来一阵疼痛。

 

“啊……”刘婷轻轻半咬着红唇,眼里蕴出浅浅的水光,楚楚可怜又魅惑诱人。

 

“是不是摔疼了?”沈辉眉头微微蹙起,眼底有些心疼的问道。

 

刘婷摇摇头,正要撑着手自己站起来,身子突然一轻,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刘婷的脸越发红熟,这样的动作赵斌从来没有对她做过。

 

沈辉将她抱到沙发上轻轻放下,关心的问道:“那么重一声,一定伤到了,我看看。”

 

“别……”刘婷还没说完。

 

一阵凉意袭来,刘婷的脸红的快要滴血了,她咬着唇,脸上尽是羞涩和尴尬,声音干涩,“沈哥……别……我没事。”

 

谁知沈辉的语气顿时加重,“什么没事?那么重一声怎么会没事!”下一秒,他把手放在那一片柔软上,手中的触感登时让他心底一颤。

 

刘婷紧紧咬着嘴唇,双手攥着沙发,指甲都要陷进去。

 

“是这儿吧?”沈辉轻轻的给她揉了揉,声音温柔如水,见刘婷不说话,他就知道没错。

 

“这样不行,我去拿个毛巾给你敷一下。”沈辉皱了皱眉头,拿热水打湿了毛巾再次回到她旁边。

 

面对这样的尤物,沈辉也是有点紧张的,他伸手扯下了她的裤子。

 

“啊……沈哥……你,你干什么?”一股羞耻感顿时涌入她的脑海里。

 

沈辉没说话,把热毛巾轻轻敷上去,刘婷“嘶——”了一声,似乎有些舒服。

 

“多敷一会儿,晚上睡一觉,明天就会好很多了。”沈辉温静的说着,目光却下移到刘婷那处,身子再次蠢蠢欲动。

 

在酒精的作用下,沈辉竟然伸出手去,还没触碰到多少,“沈哥……你别……”她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放轻松,别怕。”沈辉慢慢安抚着她,手慢慢的抚摸起来,他知道,这是女人的敏感点。

 

“嗯……”刘婷忍不住嘤宁了一声,眼里水雾连连,浑身都颤抖起来。

 

见状,沈辉的眼里浮起一丝兴奋。

 

“沈哥……不要……”刘婷虽然感觉到很舒服,但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能再继续,否则……

 

沈辉此时根本听不进去,只想着能够跟她更进一步。

 

虽然这么想,但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沈辉忽然把手抽出来。

 

“刘婷——”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吓得她险些从沙发上掉下来,刘婷忍住疼痛穿上衣物。

 

“沈哥,可不可以帮忙开个门?”她偏过头用滴血的脸对上他,各种复杂的感觉从心底涌起。

 

一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赵斌回来了,赵斌经常出门不带钥匙,她早已经习惯了,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庆幸赵斌没带钥匙。

 

她不敢想象如果赵斌带了钥匙看到刚才那一幕,她……她该怎么解释?

 

沈辉起身去给赵斌开门,一开门,赵斌一身酒气味就迎面而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