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看APP首选 小黄人 分地区 本次首播免费 。
———————————————— 丈母娘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丈母娘

一到周末我就抓紧机会大显身手,把企图要帮忙的老婆推出厨房:≈qut;你歇着,这里面油烟呛,有我在,谁都别下厨房,特别是你,我是永远不会让你下厨房的。≈qut;听了这话,老太太高兴得眉开眼笑,因为连她都没舍得让我老婆下过厨房,我又怎么敢劳动得起呢?!我还让老婆提前把她们家燃气灶的电池换成废电池,她还真听话,傻呼呼地三下两下就把她们家的燃气灶弄得打不着火了,等她妈要做饭的时候才发现出了问题,我掏出预先准备好的新电池,三下五除二就≈qut;妙手回春≈qut;了,帮忙帮到底,我还自告奋勇地做了一顿饭,吃完了一桌饭菜,我抢先收拾碗筷:≈qut;阿姨,以后咱家的碗我来洗,我从十岁就开始洗碗了。≈qut;洗碗的时候,我听见二老在外面声议论:≈qut;不简单不简单,居然能干这么多活!≈qut;≈qut;这么能干的孩子,闺女不嫁他嫁谁!≈qut;我窃喜:我已经成了这家的≈qut;准女婿≈qut;了。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我反复用此计,不断学习完善,成了她们家离不开的≈qut;救火队员≈qut;。

秋天万物成熟的收获季节里,我带上我的准老婆喜气洋洋地到我家参拜我爸妈。我妈照例端着一副不远不近,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架势,一番客套话后,她用上海话叽哩咕噜地对着我爸吹毛求疵:≈qut;好象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看起来高,眼睛也没有那时候大……≈qut;我妈平时挺讲究文明礼貌的,可怎么就不知道当着客人的面评论别人是最不礼貌的,而且还是用别人听不懂的上海方言。更加让我奇怪的是,他们素昧平生,从来没有见过面,怎么会有≈qut;第一次见面≈qut;的印象,莫非这次不是第一次见面?于是我用眼神打问我妈,她借故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斜眼看看悠悠,转到她身后,捂着嘴照例用上海话冲我悄悄耳语:≈qut;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和你爸偷偷跟在你后面,远远地见过她一面,看起来样子还蛮乖巧的,我们就放心了。≈qut;我一听就对着我妈一通龇牙咧嘴表示抗议。我妈和我爸是文革前最后一批大学毕业生,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北京的国家级科研单位,又仗着上海人的出身,先天的地域优势加上后天的吉星高照,让她骨子里具有无法磨灭的优感,表面上看一团和气,谦谦君子,实际上疑心重,眼光高,自己身高还不到16公分,反倒挑剔起高她大半头的悠悠了,我妈那胎里带的高傲,导致她总觉得比普通人都高明,一般人很难入得了她的法眼。我那随和的好脾气就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因为一旦适应了她的高标准严要求后,在一般人眼里算不得完人,也能算个差不离了,不过遗憾的是,至今我也没能达到她的满意,她永远能在我身上挑出11个毛病。倒是难得能从她嘴里能听出一句≈qut;蛮乖巧≈qut;,这三个字已经十分不易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