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玉势 调教 刑房,羞耻尿喷哭揉花蒂

刘伟脸色一正,“嫂子,我不是想占你便宜,当兵的时候我曾经跟一个老中医学过按摩,兴许能减轻你的疼痛。”

“真的假的?”

 

“骗你是王八。”

 

“小伟,虽然你说的是真的,可是嫂子的病,你一个男人家家的怎么……”

 

“哎呀,嫂子,难不成你到了医院还挑医生是男是女吗?再者说了我那里你也摸过了,我摸摸你的也算正常吧。”刘伟说着将手放在了杨小凤那平坦的小腹上摸索起来。

 

虽然杨小凤嘴上那么说,其实她十分的想刘伟能好好地摸自己,甚至能要了她。

 

“嫂子,你要相信我,我这按摩就是舒筋活血,我绝对不是占你便宜,如果到时候没有效果你再收拾我行不?”

 

见刘伟一副认真的样子,杨小凤点点头,“小伟,嫂子就相信你一次。”

 

“嫂子,放松,别这么紧张,然后慢慢地躺下。”刘伟说道。

 

杨小凤听话的慢慢的躺倒了绿油油的草地上,只觉得像是一条蛇似的钻进了自己的裤子……

 

“这疼吗?”刘伟摁了一下问道。

 

“不疼。”

 

“这呢?”

 

“也不疼。”杨小凤咬着牙,额头的秀发都因为疼痛而被沁出来的汗水打湿了。

 

“小伟,应该是在下面一点儿。”

 

说话这句话她的脸红了起来,因为再下一点儿,那就意味着自己那神秘的地带。

 

“哦,我知道了。”刘伟应声大手向下一挪。

 

按照中医理论来说这个位置是人的丹田所在,也就是一个人的阳气,元气所在,只要能将里面的戾气给消化了,那么痛经也就自然而然的消除了。

 

“嫂子,你放松,我要按摩了。”

 

“嗯。”杨小凤应声,开始当刘伟的手放在那个位置时她浑身还是僵硬的,可是在刘伟按摩了没一会儿后,她便感觉到那个位置暖洋洋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

 

可这个时候只听刘伟又道:“嫂子,这么按摩效果不是太好,要不我帮你把裤子脱了吧?”

 

“嗯。”杨小凤点了点头,脸更红了。

 

裤子脱下来,风景尽收眼底,让刘伟不由变得口干舌燥。不过他还是尽力克制着心猿意马,用心的给杨小凤按摩着。

 

随着刘伟的按摩,杨小凤惨白的俏脸上逐渐的恢复了血色,而她也慢慢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代替了那种绞痛,双眼慢慢地闭了起来,脸上也呈现出一幅特别享受的神色。

 

眼见杨小凤这副神情,刘伟手一滑……

 

杨小凤正在享受着那种难以言喻的温暖,突然感觉到了异样,立马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底裤子被刘伟给脱了下来。

 

她只觉得身体特别的空虚,她害羞的说道,“小伟,你个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嫂子。”

 

“嫂子,你看我忙的满头大汗的,就当感谢一下我不行吗?”刘伟迫不及待的腰部一挺。

 

杨小凤哼声,“你个大笨蛋!”

 

听到这话,刘伟一脸窘色,真是业务不熟害死人啊。

 

见他这副模样,杨小凤微微一笑,引导着他牵了过来,“小伟,对,就这样,慢慢地……别着急!”

 

说话的同时杨小凤一阵蹙眉,“小伟,你慢点儿,…….”

 

在杨小凤这个过来人的指导下,刘伟终于体验到了。

 

山间的草,更绿了,山间的风,更柔了。

 

杨小凤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软了,红着脸穿好衣服,然后叮嘱刘伟道:“小伟这件事可不能对外人说啊,不然嫂子可饶不了你。”

 

“你放心吧嫂子,好东西偷着吃这个道理我懂。”刘伟嘿嘿笑着又在杨小凤身上摸了一把。

 

完事儿后两个人歇了一会儿,吃了点儿东西继续采药。

 

不过因为和杨小凤有了关系,刘伟可就没有那么老实了,不时的占占她的便宜,好不快哉。

 

杨小凤也不介意,每次刘伟摸完她都会骂一句色胚子。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午五点,杨小凤看看手机对刘伟说道:“小伟,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再看看篮子里的中草药,得意的说道:“咱们采的这些药肯定比张亚娟多。”

 

“那当然啊,虽然我是个新手,但是我年轻啊,不仅嘴厉害,那儿更厉害。”刘伟傲娇的说道。

 

杨小凤啐了一口,“得瑟,等哪天嫂子让你腿发软,下不了坑你就不吹了。”

 

“嘿嘿。”刘伟坏笑。

 

杨小凤用粉拳轻捶了刘伟一下,“你个色胚子,怎么就这么坏呢?”

 

“我要是不坏,嫂子怎么能这么爱我呢?”刘伟正想着怎么说才能让杨小凤,给自己在柳金岭耳边吹吹枕边风,突然间就听不远处有女人的求救声传了过来,“救命啊…….”

 

刘伟心头一跳,“嫂子,我怎么听着像是小彤婶子在叫呢?”

 

“是她,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杨小凤脸色一紧,“咱们赶紧过去看看。”

 

两个说着朝前面的一片茂密的树立跑了过去,此时茂密的树林中两个身体壮的跟牛似的两个二十来岁的男人,正围着栗小彤和桃花两个人嘴里说着下流的话,并且还不时地在两个人身上摸两把。

 

这两个人是隔着老爷沟的邻村二十亩地的,亲哥俩,袁大壮和袁二壮。

 

两个人自小就仗着人高马大,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特别是喜欢糟蹋良家妇女。

 

两个人山上来,正好看见姿色动人的栗小彤和桃花,立马见色起意,便一人抱住一个女人想将两人拖进树林里糟蹋了。

 

“你们竟然敢来这里偷我们村的东西,今天要是不给你们点教训,怕是你们不长记性!”袁大壮拽着桃花的胳膊狠狠的说道。

 

桃花边用力的击打着袁大壮,边骂道:“谁说这沟儿是你们家的?你松开我,你个畜生!”

 

“我们可是和乡里有合约的,我劝你最好乖乖的,不然惹老子生气了现在就给你扒了。”袁大壮威胁道。

 

“哥,废什么话啊,直接弄得了。”另一边袁二壮见栗小彤总是喊救命,直接伸手将栗小彤推倒在草地上,然后扯开了她的上衣。

 

袁大壮见此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渴望,将桃花推倒在地,大手伸了过去。

 

老远的刘伟看见了这边的情形,立马大喝一声,“草泥马!给老子住手!”然后疯了似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小伟,救我!”见到刘伟,桃花和栗小彤两个人没命的喊了起来。

 

袁大壮见听到喊声,本能的扭头,看了看左边,没人,等他扭头想看右边时,却见一只四十三码的大脚朝自己奔了过来,想闪开已经万万不能了。

 

嘭!

 

这一脚正踹在他的侧肋上,袁大壮哎呀一声跌倒在草地上。

 

“草泥马!你是不是想死啊,居然敢欺负我嫂子!”刘伟怒道,袁大壮和袁二壮虽然他不是很熟,但是他还是知道这俩人是邻村二十亩地的两个二流子,所以下手也没留情。

 

见大哥被揍,袁二壮松开了栗小彤,然后和爬起来的袁大壮朝刘伟围了过来,“麻痹的,你找死是吧?”

 

哥俩都是身高马大,壮的跟牛似的,在他们以为刘伟这绝对是茅坑里点灯笼,找死。

 

可是,当年上学的时候就是打架有名的主儿,再加上刘伟当了两年兵,学了很多格斗技巧,所以很快的两个跟狗熊似的大个子就被刘伟给放倒在了地上。

 

此时,其他采药的女人们听到动静早已经赶了过来,袁大壮哥俩虽然还想接着跟刘伟干,但是见对方人多势众只好咬牙一句,刘伟,咱们没完,然后狼狈的跑了。

 

一个人居然收拾了两个比自己还高还壮的两个二流子,刘伟的形象在这群女人中间立马变得高大上了起来。

 

在回家的路上,刘伟甚至听见叫叶小翠儿的那个婆娘说要把她家的闺女给自己说说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桃花正色道:“小伟,嫂子跟你商量个事儿。”

 

“你说嫂子。”刘伟道。

 

“你觉得咱们村的郄媛媛那丫头咋样?”

 

郄媛媛的父亲叫郄金柱,母亲就是白天和刘伟一起上山采药的那个叫叶小翠儿的娘们儿。

 

郄媛媛今年二十二,比刘伟小两岁,小模样长得也还不错,不过刘伟听说她好像和村子里的孟朝阳好着呢,而且刘伟也不想和她处对象,“嫂子,这事儿就算了吧。”

 

桃花放下筷子,一脸愁容,“小伟怎么这么固执呢?非得在悠悠丫头那棵树上吊死吗?”

 

“嫂子,我既然已经答应了悠悠,不管多难怎么着我也得试试。”

 

“你呀,和你哥一样倔。”见此桃花又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吃完饭,刘伟来到了村边,点燃一根烟正想着怎么才能搞定其他几个支委,就见柳金岭骑着摩托车朝镇子上驶去。

 

眨了眨眼睛,他将烟屁扔在地上然后起身朝柳金岭走去。

 

谁知到了以后却发现大门却锁上了,正想着下来有机会再跟杨小凤说的时候就听里面传来一阵阵哗哗的水声,不会是儿杨小凤这娘们儿在院子里洗澡吧?

 

四下看看见没有人过来,他便用手扒上了柳金岭家的墙头,借着从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就见院子里一个光着的身子,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还是让刘伟不禁低呼出声,“嫂子,你真美。”

 

正在擦拭身体的杨小凤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当回头看见是刘伟时,顿时起了反应。

 

正好柳金岭不在家,这正是又一次好机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