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医院婬乱肉|坐到桌上 腿张开 h

我有些狐疑,但是也不方便现在去开她的门,向来也就算了,若是真的去上班了,那还真有些可惜。

 

 

 

我从冰箱里拿出馒头,煮了点粥弄了点咸菜,放在了桌上。

 

 

 

早餐我一般都是这么吃的,家中也没有合适的东西可以做成早饭。

 

 

 

小橙子从房中走出,此时的她只穿了一件蓝色印花的吊带衫。

 

 

 

“是馒头诶,说起来,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馒头了。”小橙子坐在桌上,随手拿了个馒头吃了起来。

 

 

 

“这是我亲手做的,味道不错吧。”

 

 

 

“很好吃,外面的皮薄而且很嫩,里面的馅儿足,味道棒棒的。”

 

 

 

“喜欢就多吃点,叔这里没什么讲究。”

 

 

 

“滴滴滴滴~”

 

 

 

“我手机响了,接下。”这是跟上次一样的陌生号码,一看就是小雅打来的。

 

 

 

“孙叔,秦雪在公司昏倒了!你快去接一下。我现在陪我老公在三亚呢,你记得好好照顾秦雪。”

 

 

 

说完小雅便将我电话挂了。

 

 

 

我听到这一消息,突然想到昨天她一晚上没回家,绝对是加班累了,秦雪本身就有点低血糖。

 

 

 

想到这里我问小橙子借了个汽车开向秦雪的公司。

 

 

 

我之前来过她公司几次,都是因为她有东西落在家里了,加上他老公出差很多人都知道,对于我的到来她同事也没多想些什么。

 

 

 

我看着秦雪躺在沙发上,也许是劳累过度好好睡一觉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面色不改,但是心里却异常的高兴,这一次她晕倒了还怎么反抗,我将她背在身上向她同事们道谢,带她上了车。

 

 

 

我将她放在了副驾驶上,车椅后移,系好安全带,这时她眼睛忽然睁开,看到我跟她独自呆在车里,奈何她身体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干瞪着我。

 

 

 

她的双腿无意间碰到了我的老弟,这让她越发的恐慌起来。

 

 

 

也不知是他力气大,还是我被她哭泣的样子弄得手足无措。

 

 

 

她居然一把将我推到了门口,而我也直接被锁在了门外。

 

 

 

“秦雪,你开门啊!开门!”我疯狂地敲着门,但是里面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秦雪背靠在门边,无助地蹲着,哭泣着。

 

 

 

我在门口可以清楚的听到里面呜咽声。

 

 

 

出于愧疚,我在门口不停地道歉,但是依旧没有回应,我知道,这次我真的做的过分了。

 

 

 

“哎,对不起,秦雪,我不是故意的,你让我进来,我们好好谈谈也是好的。”

 

 

 

无论我怎么说,怎么哄,她依旧开门,只是蹲在里面哭泣。

 

 

 

我知道,现在的我再怎么说下去,她都不会开门的。

 

 

 

我走到房间,倒在床上,回忆着刚刚对秦雪的举动,想到她那粉嫩的双唇,我唇齿间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味着,想象着,在意淫中进入了梦想…..

 

 

 

在梦中,我梦到了秦雪主动对我投怀送抱,主动勾引我,我感受到下腹的一阵温暖。

 

 

 

醒来发现小橙子居然含着我的小老弟,卖力的含着。

 

 

 

“孙叔,舒服么?”小橙子也不知何时脱光了半跪在我床上。

 

 

 

“舒服,很舒服。”我躺在床上闭上眼享受着。

 

 

 

“叔叔放心好了,家里没人。”小橙子不停地上下舔动。

 

 

 

这种清晨的愉悦,我已经多年没有感受到了,很快小橙子便坐了上来。

 

 

 

我感受到被一阵温暖包围着,小橙子伸出双手,与我的十指相扣。

 

 

 

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

 

 

 

终于我释放出清晨第一股热流,而小橙子也得到了满足。

 

 

 

接下来几天,秦雪总是早出晚归,与我的正常作息时间相差很久。

 

 

 

其实我也知道,这是她故意为之,加上最近小雅不在,家里没有她熟悉的人,自然是能不回来就不回来。

 

 

 

对于这种避让,其实我心里挺难过的,向来我岁数也这么大了,要是说她喜欢上我这几率本身就不大,更别说她本来就有男友。

 

 

 

我突然觉得我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错觉感。

 

 

 

好在是最近小橙子一直在家,趁着白天秦雪不在家中,我与小橙子把家中的各个角落都干了遍,也解开了我心中一丝的郁闷。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小橙子其实就是个导游,专门负责规划好路线,有人需要来某个地方旅游,她只要规划好路线以及更具客户的需求做出合适的方案卖给人家就好了。

 

 

 

这种工作其实说起来也是不错,毕竟可以一直到各个地方游玩,但也是需要充分的学习精神,以及了解当地的文化。

 

 

 

她在我这里问了不少关于我所居住城市的文化,以及历史的变迁。

 

 

 

在规划好后,她决定带着我一起出去玩乐一番。

 

 

 

而我本身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做,跟着小姑娘出去玩玩,对我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让我感觉到惊讶的是,这次她出去居然只穿了一件长外套,而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虽然衣服不透,但也是非常刺激了。

 

 

 

我是第一次看到女子这么的大胆,敢穿成这样就往外面走,用她的话说,这叫亲近自然。

 

 

 

当然我是不能理解这种境界的,但是对于她的举动我还是很高兴的。

 

 

 

我这里沿途靠近的也就是山峰,在西南边,有个小山,虽然不高但是景色却出奇的好看,一年四季有着各色的风景。

 

 

 

山上有个小瀑布,对于来玩的人去一下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了。

 

 

 

而这也是我与小橙子来到的第一个景点。

 

 

 

“孙叔,你走快点,快点。”小橙子前面走着,因为是登山,走在后面完全可以看到那外套下的芬芳。

 

 

 

若隐若现的轮廓勾的我心痒痒的,得亏最近是梅雨季节,整个山坡上来的人都很少,而且正逢周一,来的人更是少了。

 

 

 

我再后面跟着小橙子,说实话虽然这里是锻炼绝佳的好地方,但是我往日里来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

 

 

 

偶尔吸吸新鲜空气,感觉还真是不错。

 

 

 

“孙叔,看小瀑布,好好看。我一定要多拍点照片然后上传到网上去,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参观。”

 

 

 

小橙子的活泼开朗的性格,治愈系的笑容,让我感受到年轻的朝气。

 

 

 

“你小心点,这里的石头很滑的。”这些石头常年被瀑布打磨,早已磨平了棱角,所以走在上面必须小心。

 

 

 

看着她一蹦一跳的模样,我跟着后面道觉得有点担心。

 

 

 

“啊!孙叔,救我!”

 

 

 

我抬头看去,小橙子摔倒在了瀑布之中……

 

 

 

她的双腿无意间碰到了我的老弟,这让她越发的恐慌起来。

 

 

 

也不知是他力气大,还是我被她哭泣的样子弄得手足无措。

 

 

 

她居然一把将我推到了门口,而我也直接被锁在了门外。

 

 

 

“秦雪,你开门啊!开门!”我疯狂地敲着门,但是里面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秦雪背靠在门边,无助地蹲着,哭泣着。

 

 

 

我在门口可以清楚的听到里面呜咽声。

 

 

 

出于愧疚,我在门口不停地道歉,但是依旧没有回应,我知道,这次我真的做的过分了。

 

 

 

“哎,对不起,秦雪,我不是故意的,你让我进来,我们好好谈谈也是好的。”

 

 

 

无论我怎么说,怎么哄,她依旧开门,只是蹲在里面哭泣。

 

 

 

我知道,现在的我再怎么说下去,她都不会开门的。

 

 

 

我走到房间,倒在床上,回忆着刚刚对秦雪的举动,想到她那粉嫩的双唇,我唇齿间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味着,想象着,在意淫中进入了梦想…..

 

 

 

在梦中,我梦到了秦雪主动对我投怀送抱,主动勾引我,我感受到下腹的一阵温暖。

 

 

 

醒来发现小橙子居然含着我的小老弟,卖力的含着。

 

 

 

“孙叔,舒服么?”小橙子也不知何时脱光了半跪在我床上。

 

 

 

“舒服,很舒服。”我躺在床上闭上眼享受着。

 

 

 

“叔叔放心好了,家里没人。”小橙子不停地上下舔动。

 

 

 

这种清晨的愉悦,我已经多年没有感受到了,很快小橙子便坐了上来。

 

 

 

我感受到被一阵温暖包围着,小橙子伸出双手,与我的十指相扣。

 

 

 

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

 

 

 

终于我释放出清晨第一股热流,而小橙子也得到了满足。

 

 

 

接下来几天,秦雪总是早出晚归,与我的正常作息时间相差很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