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痒 揉 毛笔 要尿了_花唇含着绳子走路

王美玲则是甜甜一笑,扭着屁股去卫生间继续洗衣服去了。

洗衣机的声音轰隆隆地传来,刘志刚则有些心不在焉地敲着墙壁,满脑子都是迷人的王美玲,以及那雪白的肌肤,摸起来手感肯定十分滑嫩。

 

就在刘志刚胡思乱想的时候,卫生间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紧接着就听见王美玲一声尖叫,扑进了刘志刚的怀里!

 

这下可把刘志刚给美坏了,温香软玉立刻抱了个满怀,王美玲的两团柔软也直直地压在了他的胸膛上!

 

王美玲的两条玉臂紧紧地抱着她,上身也像是黏进了他的胸膛,两团柔软按压着他的胸口,美妙的触感让刘志刚一阵舒服。

 

还没等他好好感受一下这美妙的感觉,王美玲又红着脸从他的身上下来了,一脸的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刘师傅,刚才卫生间的水管突然爆了,我吓了一跳……”

 

她低着头的样子既有些娇羞,但看起来更加的美艳动人,刘志刚一时间看楞了。

 

王美玲的身上有种南方女人的温婉与柔顺,个子娇小玲珑,但十分饱满玲珑,肌肤简直像婴儿一样白皙细嫩,这种女人很容易让人心生爱怜,尤其是刘志刚这种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是啊,我刚才也听到了很大的声音,我帮你看一下吧?这么漏下去可不是办法,容易把楼下住户也淹了。”

 

王美玲美眸中满是感激:“那就太好了刘师傅,麻烦您帮我看看吧。”

 

刘志刚到卫生间一看,地面已经淌满了水,水管还在不断地冒水,好在王美玲刚才洗衣服将出水口打开了,否则现在肯定没的满屋子都是了。

 

刘志刚蹲下身查看,顺便挽起了裤脚,身上被浸湿也顾不上管了。

 

王美玲看着他修炼水管,语气有些感慨:“还好有你在刘师傅,这家里每个男人就是不行,我一个女人家,这些活都做不来。”

 

刘志刚随口问道:“你老公呢?”

 

王美玲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我老公是个事业型很重的人,他经常在外出差,有时候一月都回不上一次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刘志刚闻言,心里暗道,那王美玲岂不是个守活寡的美妇?这让他心里痒痒的。

 

他三下五除二修好了水管,累的满头大汗,还好王美玲贴心,端来了一杯冰水,刘志刚一饮而尽,咕咚咕咚的水声顺着喉咙咽下,麦色的健康肌肤散发着属于男人的雄性荷尔蒙。

 

王美玲有些微楞,刘志刚的身材是真的好,不输现在的小年轻。她不由自主地向着刘志刚的下身瞄了一眼,发现他那儿的资本也不输年轻人,甚至更甚……

 

她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目光。

 

王美玲有个难以启齿的秘密,那就是她已经好久没和老公进行过夫妻生活了,有时候她甚至在想,老公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王美玲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平时走在街上看见身强力壮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晚上空虚之时也会想着男人的抚慰自我安慰一番。

 

她外表看着保守温柔,其实内心是渴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对象是不是老公并无所谓。

 

而眼前的刘志刚,简直就是她所幻想的完美男人,身材完美,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下面的资本……

 

王美玲看着他裸露在外的强壮手臂,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刘志刚要走,王美玲连忙道:“刘师傅,你看你身上衣服都湿了,怪不好意思的,你脱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刘志刚楞了一下,推辞道:“不用了,美玲妹子,现在天热一会儿就干了。”

 

王美玲却很坚持:“那可不行,您是因为帮我忙才弄脏衣服的,我家里还有老公之前留下的衣服,都是新的没穿过的,我帮你找一件换上。”

 

面对王美玲的坚持,刘志刚也不好推辞,只好答应下来。

 

他有意在王美玲面前炫耀自己的资本,直接当着她的面脱下了T恤,露出精壮的身材来。

 

他的肌肉鼓鼓的,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五十多岁的身材,身上的汗毛已经有些变白,但一点不减他的男性魅力。

 

刘志刚年轻时,那也是迷倒十里八村的美男子,不然也会勾上了郑秀秀的母亲张春华,那也是得有些资本的。

 

更何况刘志刚的身体特别好,结婚之后虽然收敛许多,可也经常把老婆爱得死去活来。

 

老婆死后,刘志刚一直憋了这么长时间才找到张春华,可见他心底压抑的有多么深重。

 

此刻看着美貌柔顺的王美玲,刘志刚也有些蠢蠢欲动。

 

王美玲还穿着初见面那一身睡裙,水管爆裂让她身上的衣服几乎湿透了,此刻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内衣的轮廓,饱满傲然高高挺立,刘志刚心头一紧,王美玲竟然没穿胸衣,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小内内!

 

这可是让他大饱眼福,尤其是看见王美玲胸前那两个凸起,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王美玲也感受到了他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美眸闪了一闪,恋恋不舍地从刘志刚健壮的上身移开目光。

 

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现在就被刘志刚抱在怀里,然后被他狠狠地占有!想到那香艳的画面,王美玲悄悄地摩擦了一下,一股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我的衣服就麻烦你了美玲妹子,我要去挑建材了,后天就能正式打橱柜了!”

 

“那就麻烦你了,刘师傅!”

 

王美玲将刘志刚的衣服扔进橱柜,去卧室里拿了一件全新的T恤递给刘志刚:“刘师傅,你衣服先放我这里吧,后天我洗干净了,你直接拿回去。”

 

刘志刚谢道:“那好,谢谢你了。”

 

他换好衣服告辞,刘志刚走后,王美玲走到洗衣机前,拿出刘志刚的衣服,放在鼻尖闻了闻。

 

一种汗水混合着男人体味的味道冲进她的鼻尖,充满了男性魅力和狂野的气息,王美玲闻着闻着,身子酥软,热流越涌越多。

 

她的小手缓缓下滑,身上的睡衣也被撩起来,小脸上的表情变得迷离又销魂。

 

“嗯啊……”

 

下身早已一片泥泞,王美玲幻想着刘志刚,幻想他给她带来无上的快乐,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只见王美玲已经不知不觉躺在了地板身上,可她丝毫不觉得凉,脸上的表情似是痛苦,又像是欢愉。

 

不知过了多久,王美玲颤抖着身子,达到了顶点,随后心里涌上了一股失落感。

 

自己抚慰和真人到底感觉不同,她幻想着,若是能真正的被刘志刚拥抱……想到这儿,她双腿一夹,身子又变得热了起来。

 

……

 

郑秀秀一整天上课都有些心不在焉,她无聊地转着笔,百无聊赖地听老师讲课。

 

殊不知就是这简单的动作,也有人在偷偷注视着她。

 

郑秀秀是学校里公认的长腿校花,不知道有多少小男生喜欢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男生的表白,可郑秀秀一个都看不上。

 

她喜欢比较成熟的男人,像刘志刚那样有男人味的最好,再不济,也是要像她的班主任,何逸风那样。

 

何逸风今年三十九岁,带他们高三一班已经两年了,今年是最后一年。

 

他外表是典型的教书匠,带着一副眼镜,但长相比较周正,个子也高,因此很受年轻女学生的欢迎。

 

何逸风早就结婚了,她老婆是隔壁初中的教务主任,十分凶悍的母老虎一只,高三一班的每个人都见识过张凤仙的厉害,能指着何逸风的鼻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骂他个狗血淋头,而且只是因为一些小事。

 

这样的男人在郑秀秀的眼里是有点窝囊的,她从前一直看不上这个脾气温和的老好人班主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