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看APP首选 小黄人 分地区 本次首播免费 。
———————————————— 眼下几时了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眼下几时了

吊灯在车檐上乱晃,车夫停了马,对里面道:“公子想去的地方快要到了,前方只有一段马车能走的路了,再就要上山……山中多妖,老汉实在不敢。”

江折柳应了一声,随后问道:“眼下几时了?”

“快到寅时了。”

这个时候,想必各个门派已经知悉界膜修补之事,都前往凌霄派了吧。

江折柳旧习难改,还是在第一时间便想到宗门之事,但此次想起,并无从前那些谋划顾虑、为之计深远,而是平静自然,一念即过。

等又走了一段路,抵达终南山。马车停下,车夫放下小凳,起身抬头时,恰好见到一只手拨开车帘,指节修长秀致,指甲圆润,只是毫无血色,几乎像是美玉雕成。

车夫下意识地屏息,见到这位公子身上压了一件极厚重的毛绒披风,雪色长发只束了一半,容貌俊美冰冷,眼眸漆黑,内中窥不出一点光彩,身上沾了凛冽的风雪之气,让人几乎想要后退。

车夫觉得这漫天风雪,都没有这位公子看起来更冷。

可是他搀扶对方时,却偏偏觉得这位公子身躯不稳,病体虚弱,仿佛只吊着一口气。

“有劳你了。”江折柳将余下的车费付给他,随后抬头望了一眼熟悉的山形。

昔日师父亡故,是他跟师弟亲手安葬、埋骨于此。师父临终托付,让他照顾好凌霄派、照顾好无心。

如今,他使命已尽,修为全毁,与废人无异,终于可以上山隐居,也算是颐养天年、终老此生。

凌霄派、修真界,以及神州之上的万物众生,都不再需要他了。

江折柳伸手拢了一下肩上披风,踩过满地的厚雪。

他自修道以来,第一次像今日一般,重新体会人世的寒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