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校花农民工玩到高潮潮喷|新翁熄粗大周雯

“林叔,算了。”

 

 

 

卧室里灯光忽然亮了起来,我看到站在门外的林峰,我感觉眼前这个人熟悉又陌生。

 

 

 

只感觉心里猛的一阵刺痛。

 

 

 

算了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呵,搞笑至极。

 

 

 

“林峰,是不是……”我咬牙瞪视着这个男人。

 

 

 

七年相恋三载同床,我不敢相信他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可是看到眼前男人颓唐的模样,我忽然想起刚结婚时的日子,将要出口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站起身,理了理凌乱的长发和睡衣,默默从衣柜中拿出一只健身包来,一件件往里面装起衣裤来。

 

 

 

林峰依旧站在卧室的门口,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也没有任何解释,直到我收拾好东西,穿上衣服拎着包从他身边走过。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灼热而熟悉的手掌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浑身一颤,强忍着仿佛被毒蛇缠上一般恶心感,抬头注视着他的眼睛。

 

 

 

“工地那边材料出了些问题,我要出门几天。”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很好,没有颤抖,也没有情绪。

 

 

 

“……”

 

 

 

林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脸却凑了上来,湿热的呼吸喷吐的在我脸上,带着淡淡的酒气。

 

 

 

我猛地偏过头,将手臂抽出来,从他身边挤过,装出一副坚强的模样,拎着手上那只没多少重量的包走出了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家。

 

 

 

“哐。”

 

 

 

沉重的防盗门在我身后合上,隔断了门后男人隐约的啜泣。

 

 

 

我拎着包漫无目的地走在凌晨空旷的街道上,心里空空的,似乎还带着点钝痛。

 

 

 

我甚至有些期待这时候从那些小巷子黑暗的角落里冲出一个人来,就这样强了我,或者杀了我也是可以的。

 

 

 

可笑的是,这一夜却异常安静。

 

 

 

“豆浆,油条,盐茶蛋……”

 

 

 

早餐车的大喇叭将我从出神的状态惊醒,我这才觉得浑身发寒,一双脚更是酸痛的不像自己的。

 

 

 

“小姐,不买不要挡我生意嘛!”小贩不耐烦地冲我吼道。我能感受到他打量的目光,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我伸手将风衣的领翻了起来,试图挡住路人探究的目光,埋着头快步走开了。

 

 

 

“开房。”我胡乱走进了一家昏暗的小旅馆,将身份证扔在柜台上。

 

 

 

“哦。”暗哑的声音带着一股怪异的腐臭气息从柜台后面飘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柜台后面钻出个肥硕肮脏的老头子来,咧着一嘴黑黄的烂牙冲着我不怀好意的笑着,让人恶心至极。

 

 

 

我心里升起换家店的念头,可门外熙熙攘攘的人流却更叫人害怕。尤其是那早餐车的喇叭,阴魂不散的纠缠着我。我点点头,几乎是抢得从那老头子手里拿过了钥匙,冲上了楼。

 

 

 

将繁华与喧闹关在门外后,我终于冷静了些。

 

 

 

这房间也太差了。

 

 

 

和柜台里的老头一样,泛黄的墙纸已经剥落了大半,露出脏得看不出模样的墙漆,看上去还有些湿黏的样子。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糟糕的旅馆,仿佛沾一下就能得病一样。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

 

 

 

脏?好像我又有多弄净似的?

 

 

 

想想这两天里发生的事,我只觉得这样一个破旧肮脏的小旅馆倒成了最适合我的地方。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床铺上一倒。

 

 

 

呵,想不到这么个破地方,床却挺舒服的。

 

 

 

这是我昏睡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

 

 

 

可是我却没看到,床尾那头的电视柜上方,忽然开出一个小口来,一只眼睛贪婪地凑了上去。

 

 

 

我睡得并不太安稳,梦里林峰前一秒还是刚结婚时候英俊阳刚的模样,下一秒就换成了林叔面露不怀好意的模样。

 

 

 

甚至这旅店的老板都出现在我的梦里,泛着血丝的眼睛宛如跗骨之蛆,叫人无所遁形。

 

 

 

还有林叔,我无论怎么跑都逃不过他挑拨的手指和那抵在下身的硬挺。

 

 

 

“唔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难耐地扭了扭身子。

 

 

 

这天气未免也太热了些吧。我下意识地撩开被子,身上的衣服更是被我扯开了大半。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墙壁里传来,隐约还听得见说话的声音。

 

 

 

“哎哟,这妞……”

 

 

 

我直觉有些不对,努力想睁开眼睛,眼皮却重得像座小山似的。

 

 

 

“水蜜桃一样……那尖儿还是粉的呢……”

 

 

 

断断续续的话语飘进我耳朵里头,我试图理解那当中的意思,昏沉的脑袋却怎么也集中不了。

 

 

 

“嘘……小心……”

 

 

 

墙里的声音低了下去,空气中泛着一股甜腻的香气,我昏昏沉沉的只觉得身上更热了。

 

 

 

那热气在我身体里乱拱乱撞,带着酥痒的感觉,终于汇聚到我的小腹和花心处……

 

 

 

手机呜呜的振动声让我猛地清醒过来,这才发觉自己居然又在睡梦里发春了,感受到股间熟悉的湿滑,我只觉得羞耻异常。

 

 

 

我泄愤似的抓起手机,正想扔出去,眼角却瞥见一条略带熟悉的信息。

 

 

 

“小婊子,收债了。”

 

 

 

是林叔。

 

 

 

昨夜的事让我差点把这恶魔给忘了。

 

 

 

我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茫然地想着。

 

 

 

要不要去赴约呢?

 

 

 

反正我的婚姻也毁了,那个曾经温暖的家和英俊的老公仿佛都是假的。剥开了,和这家小旅馆没什么区别,早就腐坏发臭烂到骨子里去了。

 

 

 

“好,你在哪?”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飘了出去,远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轻巧的在手机上敲出几个字,发送出去。又慢条斯理的换上了一件异常暴露的小礼服。

 

 

 

那裙子刚刚能裹住我饱满滚圆的臀部,领口开得叫人一眼能透过我的深沟看到平坦的小腹,我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这么件衣服带了出来。

 

 

 

大概如林叔所说,我真的是个婊子吧?我看见自己冷冷地笑着,双手温柔地抚过那丰满成熟的身体,终于拎起包走出了旅馆。

 

 

 

“这就不住了啊?”

 

 

 

我把钥匙还给前台的老头,他满是血丝的小眼睛贪婪地打量着我的深谷,那场景仿佛之前梦见的一般。

 

 

 

“不住了。”我冲着那烂肉似的老头妩媚地笑了起来,还仿佛不经意的挺了挺雪白。满意地看着一片白雪果冻般晃荡在老头鼻尖前头,看得他两眼发愣。

 

 

 

“欢迎下次再来哈!”老头目送我走出旅店,留恋地在后头喊道。

 

 

 

“嚯。”林叔见到我这幅野鸡般模样也难得的惊讶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