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仙子坐莲玉腿娇吟,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

她心里很委屈,自己一个女人,在村里不容易,这每年的贫困补贴金,可就是她唯一的指望,起码可以用来维持日常的生活费。

但是这补贴金,还得村长签字,不然谁也别想得到。

 

以往也就算了,可这段时间村长老婆回娘家去了,赵士德就把主意打到了李若珍身上。他可是馋了好久,村里美女多,但好上手的可不多,只有这李若珍,机会大一些,所以他就以补贴金为要挟,让李若珍好好陪陪他。

 

“这该死的赵士德,老不死的,都五十多岁了,还想着这些破事,要是被你家母老虎知道了,还不得给你扒层皮。”

 

张晓峰呸了一声,对于赵士德,他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这赵士德仗着自己是村里的村长,平时作威作福,不给村里谋好事就算了,反倒是压榨大家。

 

由于柳联村比较偏远,上面也没派村支书来,所以村长就成了村子里的一把手,大事小事都归他说了算。

 

不过据说最近,上面好像正在打算,要帮助贫困山村,脱贫致富,会派遣村支书下乡。

 

“真是可惜了李寡妇,这么好的身子,就给了这老不死的。”

 

张晓峰叹了口气,为李若珍感到叹息。

 

这时李若珍已经蹲在地上,双手活动着,小嘴也慢慢凑过去,可嘴还没靠拢呢,赵士德就浑身一个哆嗦,嘴里发出一身低吼。

 

“哦……爽,好爽!”

 

张晓峰傻眼了,这也太他妈快了吧,同样,李若珍也愣住了。

 

她本来刚刚已经被赵士德给揉得有感觉了,想着自己都守身好几年了,自己男人死了那么多年,她一个女人为了公公和孩子,也不容易,现在能和男人做一做,也没什么大碍。

 

可还不到两分钟,这男人就完事儿了,她能不郁闷嘛?

 

“村长,你,人家还没舒服呢。”李若珍娇嗔道。

 

赵士德提上裤子,打着哈哈,“你自己用手弄弄,我还有点事,回头你到村委会办公室找我,我给你签字。”

 

说完,他还在李若珍翘臀上捏了一把。

 

这家伙,实际上还打着到时候再和李若珍来一发的冲动,时间这么短,他也不在意,时间短,多来几次,加起来不就长了么,怎么想都是赚的。

 

村长心里美滋滋的,说完转身就走。

 

李若珍心里骂了一句,右手摁住自己的柔软,轻轻揉了起来,左手也慢慢往下面移动。

 

“嗯嗯……”

 

看到这一幕,张晓峰瞬间就起了反应。

随着手上动作越来越快,李若珍嘴里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平常想了,她都是自己解决,今天在野外,还是头一次,所以她觉得异常刺激,很快就要到了。

 

可就在这时候,看得激动的张晓峰,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去。

 

噗通!

 

“谁!”

 

李若珍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捂住胸口,下身也紧紧夹住。

 

“嘿嘿,婶婶,是我。”

 

张晓峰站起身,挠挠头傻笑道。

 

由于李若珍辈分大一些,所以叫她婶婶。

 

看到是这傻子,李若珍愣了一下,然后松了口气,赶紧整理好衣服,然后走过来,问了一句。

 

“晓峰,你在这儿干嘛?”

 

“果子,摘果子。”

 

张晓峰扬了扬手里的果子,嘿嘿笑着。

 

也是这时候,李若珍突然发现,张晓峰竟然顶着一个帐篷,瞬间,她的嘴巴就变成了O型。

 

“好大啊!”

 

张晓峰冷冷道:“婶婶,什么大啊?”

 

李若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解释道:“果子,果子真大,能给婶婶吃吗?”

 

说到吃,她的脸蛋儿更红了。

 

当然,听到这话,张晓峰也突然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刚刚村长可是让李若珍帮他吃,可惜还没吃到呢,就完事儿了,要是李若珍这张樱桃小嘴能帮自己吃一下,那感觉多爽?

 

“吃,给你。”

 

张晓峰嘿嘿一笑,把果子递给李若珍,同时上前一步,挺着腰身,下身竟然直接抵在了李若珍的小腹上。

 

这突然的接触,让李若珍失神了。

 

她多年没有和男人做过,更何况现在发现这么大的宝贝,要是她还能淡定自若,那只能证明她性冷淡了。

 

李若珍接过果子,眼睛却紧紧盯着那里。

 

张晓峰灵机一动,突然指着李若珍胸前的柔软,大笑道:“婶婶,你干嘛要吃我的果子,刚刚我看到你在衣服里面藏了两个大雪梨呢。”

 

一听这话,李若珍皱眉道:“你,你都看到了?”

 

“对啊,你还有村长,婶婶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啊,晓峰也要玩。”

 

游戏?

 

李若珍松了口气,傻子就傻子,这种事情,居然以为是玩游戏。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不会落下把柄。

 

“你想要玩啊?这个游戏,婶婶可不随便和别人玩呢。”

 

李若珍莞尔一笑,目光打量着张晓峰。

 

只有这一刻,她才认认真真的在心里做了个评价,长得好看,身材健壮结实,比村里大多数爷们儿都好看,就是智商有问题,真是可惜了。

 

张晓峰心里暗笑,这娘们,看你眼神就知道有多饥渴了,现在还想跟我卖关子。

 

不过李若珍在村里的评价还是不错的,但看到她为了补贴金,会和村长做这事儿来说,也可以说明,她也不是那种可以彻底坚守底线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