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下面咬住手指GL/沟壑幽谷湿润起来了

怎么了?”刘蓉疑惑的问道。

“有脚步声。”李晓峰眨了眨眼睛说道。

 

刘蓉愣了一愣,竖起耳朵挺了挺,这一次两人都听见了,脚步声清清楚楚,而且已经进了后院!

 

“媳妇儿,你在后院怎么前院的门也不关啊。”外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王德彪!

 

李晓峰吓得差点从床上跌下来,两人对视一眼,李晓峰二话不说就开始穿衣服,速度那叫一个快。

 

刘蓉也故作镇定的喊道:“刚才出去倒水,回来忘关了。”

 

她心里奇怪,这王德彪不是去镇上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晓峰都快哭了,刘蓉只是听说这王德彪去镇上了,他可是听李二虎说亲眼见到的!这就算了,李二虎不是说在村口看着呢么,怎么王德彪回来了李二虎却没一点反应?

 

完了完了,这次要被李二虎害死了。

 

李晓峰迅速穿好衣服,四下看了看,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王德彪眼看着就快进来了,李晓峰本打算从窗户逃跑的,但是这王德彪虽然有钱,却也小气,生怕家里遭了贼,这家里几间房的窗户都是防盗窗封起来的,别说逃走了,脑袋都塞不进去。

 

“怎么办?”李晓峰惊慌的问道,刘蓉也穿好了衣服,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件睡裙套在身上,速度自然比李晓峰快得多。

 

床底下?不行,这王德彪家里的床是矮脚床,根本就没有什么床底下,李晓峰下意识的往衣柜的方向走去,但是一打开,他无语了,衣柜里慢慢的全都是衣服,而且一眼看过去,全都是女人的衣服,自然是王蓉的,王德彪自己却是没几件。

 

外面,王德彪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李晓峰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着,这要是被发现了该怎么解释?

 

上次刘蓉在李晓峰家被王德彪撞见还好说,还能说刘蓉是去看病的,毕竟李晓峰本身真的就是医生。

 

可是今天呢?李晓峰啥也没带,而且总不能说是自己亲自上门来瞧病的吧?给一个穿着超短睡裙的女人看病,鬼才信!

 

李晓峰此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记得团团转。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刘蓉的声音:“这里这里。”

 

李晓峰下意识的扭头看去,正看到刘蓉坐在化妆桌后面对着自己招手,李晓峰几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桌子下面,快进去。”刘蓉催促着说道,害怕的可不单单是李晓峰,她也害怕啊!

 

“啊?这空间也太小了吧!”李晓峰眼睛一瞪,这么憋屈的小地方,能钻的进去吗?

 

这时,门外王德彪已经走过来了,门把手被他一拧,咔哒一声打开了。

 

一进门,王德彪抬头一看,顿时眉头一皱,冷声道:“这大白天的你在家里化妆?干什么去?”

 

“准备出去一趟,这不是先化化妆么。”刘蓉脸色不自然的说道,化妆桌下面是完全真空的,而且桌子是正对着窗户的,桌子背面被一块板封住了,王德彪的方向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李晓峰就憋屈的整个人缩在桌子下面,大气都不敢出。

 

“出去干什么?”王德彪问道。

 

别人不知道,李晓峰还是听说过的,这王德彪知道自己有钱,但是人长得不怎么样,五大三粗,也没什么情调,随意对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妇儿刘蓉看得很紧,占有欲很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疑神疑鬼的。

 

眼前的表现不正是如此么。

 

“就是随便出去转转,在家闷着没什么事儿。”刘蓉一边说着,一边用水粉往脸上擦着以掩饰自己心里的惊慌,双眼都不敢去看王德彪。

 

不过这王德彪粗脑筋,沉吟半响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随后竟然直接往柜子的方向走了过来。

 

李晓峰虽然看不到,但是能听到王德彪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整颗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刘蓉也吓得不敢动弹了,抬头看向王德彪问道:“你不是去镇上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奥,没去,之前正好碰到老王要去镇上买东西,就让他开着我的车了,正好帮我把东西捎回来,我也懒得去了,这天怪热的。”王德彪随口说道,然后一屁股坐在化妆桌旁边的椅子上。

 

李晓峰心里咯噔一下,原来如此!

 

这丫的根本就去镇上,开着他面包车的是别人,当时李二虎在地理干活,看的没怎么仔细,就误认为是王德彪离开了。

 

现在王德彪回来了,李二虎可能还在村口放哨呢!

 

他侧身对着化妆桌,可怜的李晓峰就窝在桌子下面,两人就隔着一块竖着的桌板!

 

李晓峰甚至能看到王德彪那夸张的人字拖,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刘蓉整颗心也悬在半空,一边往脸上擦粉一边说道:“这样啊,那你不走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这老半天才回来。”

 

“反正也没啥事儿,就出去转悠了一圈,这鬼天气太热了。”王德彪随口说道。

 

说完,王德彪抬头看向刘蓉,脸色有些不太好,刘蓉被他盯得有些心里发毛。

 

可她却不知道,王德彪脸色不好的原因,是因为他上次动李晓峰那里得到的消息,两人这么久生不出孩子的原因竟然是他王德彪!

 

盯着刘蓉看了半响之后,王德彪冷不丁的问道:“李晓峰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啊!”刘蓉身子一颤,怪叫了一声看向王德彪,她以为是王德彪发现什么了。

 

王德彪眉头一皱道:“你今天这事怎么了?怎么奇奇怪怪的。”

 

“没,没什么,好端端的你怎么提起李晓峰了。”刘蓉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加镇定一些才问道。

 

“奥,上次我身体不舒服在他那里瞧病,一会儿去拿点药,也不知道这家伙靠不靠谱。”王德彪神色复杂的说道,他当然不可能告诉刘蓉自己身体有毛病。

 

好在刘蓉眼下根本不关心这个,听到这里她才狠狠的松了口气,双腿下意识的往桌子里面顶了一下,企图让李晓峰藏的更加严实一些。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他家老李头以前给人瞧病手段就挺厉害的,到了他这估计也差不多。”刘蓉想了想说道。

 

李晓峰现在的医术都是从爷爷辈传过来的,虽说李晓峰年纪不大,但是天赋好,在村子里的口碑还不错。

 

王德彪点了点头,起身打开衣柜换衣服去了。

 

李晓峰透过桌子的缝隙看过去,心里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自己当时真的藏在衣柜里,可要被王德彪给抓个现行了。

 

刘蓉也是稍微松了口气,可正在这时,忽然发觉桌下的李晓峰开始不老实了。

 

李晓峰是看到王德彪没有发现自己,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刚才情况紧急他也没注意,此时冷不丁一扭头,正看到刘蓉超短裙里面的风景,淡粉色的内裤。

 

李晓峰眼前一亮,大着胆子伸出手直接摸了过去。

 

猝不及防之下,刘蓉吓得身子一颤,嘴里‘啊’的叫了一声。

 

王德彪刚换了一个半袖就听到刘蓉的惊叫,疑惑的扭头问道:“你今天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怎么一惊一乍的。”

 

刘蓉猛地吸了一口气,脑子转的也快,开口道:“你这身衣服不好看,换一身。”

 

王德彪愣了愣,他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样,刘蓉虽然和他是夫妻,但平日里却不则么管他,今天出奇的竟然关心起他的仪表了,王德彪很是兴奋,这是本质的改变啊!

 

“好,那我换其他的。”王德彪兴奋的说道,直接一把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紧接着挑其他的衣服去了。

 

李晓峰看着刘蓉那窘迫的样子,玩心大起,也不管王德彪会不会发现,直接玩了起来,刘蓉的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脸色也慢慢的红润起来。

 

她夹紧双腿企图阻止李晓峰,但结果是徒劳的,她毕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象征性的挣扎着,但这却让李晓峰更加大胆了。

 

起初刘蓉还能忍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觉越来越深,终于,一个不留神,她嘴里发出一声轻喘:

 

“嗯哼~”

 

刚换了另一件衣服的王德彪身子一震,猛然扭头看向刘蓉,神色也变得有些狐疑起来,朝刘蓉走了过去。

 

刘蓉心里害怕,脸上的表情愈发的不自然了,桌子下面的李晓峰也没想到刘蓉竟然没憋住叫了出来,吓得不敢动弹了,心里有些后悔虎口犯险了。

 

王德彪走到桌旁,一屁股坐下,双眼死死的盯着刘蓉看着却不说话。

 

刘蓉心里没底,只能干笑着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怪奇怪的。”

 

“我看奇怪的是你才对吧?”王德彪说道:“说,到底怎么回事?”

 

刘蓉赶紧摆了摆手说道:“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