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我偷了老师刚换的内裤|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动

你问他叫什么名字。”电话机里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应该是秦总的声音,我心里暗喜,原来她在,那就好办了。

 

 

 

他抬头问我:“你叫什么”

 

 

 

“我叫张三财。”我淡淡地说,已不再奢望他对我会有多热情,他对着电话机说,“他说他叫张三财。”

 

 

 

没想到秦总一听,声音就变得很兴奋,“对,我等的就是他,老钱,你对人家客气一点,他可是我的贵客,快请他进来,来办公楼四楼找我。”

 

 

 

“哦哦。”电话一挂,那大叔,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他笑呵呵地对我点头哈腰,“原来是秦总的贵客,怠慢了,怠慢了,秦总让你直接上办公楼四楼找她,最高的那座楼就是,快请,快请。”

 

 

 

他说着,手往墙上那按钮一按,拉门就开了一个大大的缝。

 

 

 

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大骂,狗眼看人低。

 

 

 

可是他却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依然对着我笑。

 

 

 

算了,我也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我拖着箱子,大摇大摆地进去了,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一来就碰这么大的一颗冷钉子,等待我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进到厂里,我就直接往那最高的楼那边走去,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厂房里却传出嘈杂的忙碌的声音,我内心又一阵兴奋,他们这么忙,看来这个厂里的效益不错。

 

 

 

我来到办公楼的楼下,一眼就看出这楼崭新的,墙面都贴着白青相间的磁砖,显得很气派,门口是个玻璃门,我走近,门就自动开了,很灵敏,我高兴地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是个大厅,左手边有个装修成红色的柜台,柜台后面贴着一个硕大豪华的红色厂名“乾州爱尚里衣有限公司”成弧线排开,如一弯红桥。

 

 

 

接着,一个甜美的声音说:“您好,您是张三财先生吗?”话语中,很是恭敬。

 

 

 

一个漂亮的年轻女白领,穿着黑色的制服,系着蓝色的小领结,从柜台后走了出来,恭敬地朝我点头微笑。

 

 

 

受到这样的接待,我心中一阵狂喜,“你好,是的,我是张三财。”

 

 

 

“嗯,秦总在楼上等您,您跟我来。”说着,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我看见她扎了个马尾瓣,在脑袋后面抖着,她的腰很细,臀部却又圆又丰满,那硬邦邦的制服,也掩藏不住她的性感和妩媚,简直是制服诱惑,加上刚刚她那么热情地待我,样子又甜美可人,可以说,我对她很有好感。

 

 

 

往前走了十来步,再向左拐了几步,她停在了电梯门口,按了一个电梯门边的按键,上面一个向上的红色箭头就亮了起来,她恭敬在站在门边,两手自然交叉垂在了她的下面那个部位,似乎是遮着那里,但我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是我想多了,她微笑地对着我,“你就坐电梯上去,这样比较省力。”

 

 

 

“好的,”我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

 

 

 

她瞧着我,还是一脸的微笑,我们相对着,电梯还没有下来,气氛有些尴尬,她的目光移了一下,瞧见了我身后的箱子。

 

 

 

她说:“您拖着个箱子上去会有些累赘,不如你把它交给我,我帮你放在前台,呆会您下来的时候再来取。”

 

 

 

我很喜欢这个提议,箱子里本来就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拖着个箱子上去不但累赘,而且让别人看着不好,以为我是来逃难来的怎么的,于是我高兴地把箱子给了她,却意外地碰到了她柔软无骨的手,天,好柔软啊!我多想好好地握一下。

 

 

 

她脸上一红,迅速把箱子拖到了自己身边。

 

 

 

气氛更加地尴尬。

 

 

 

我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甜甜地笑着,“没事,这不怪您。”

 

 

 

美好的时刻往往很短暂,电梯门开了,下来一个穿着衬衫打着红领带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挺着大大的肚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将我挤到了一边。

 

 

 

她很恭敬地点头说:“钱总好。”

 

 

 

哦,原来他也是总,就不知道他是多大的总。

 

 

 

他朝她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对着我很不礼貌地说“来干什么的?”

 

 

 

前台赶紧解释,“这位先生是秦总的客人。”

 

 

 

钱总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客人?”大嘴撇得老大,“咱们秦总什么时候有这么土鳖的客人?”

 

 

 

前台估计是瞧出我脸上的不悦,忙按住电梯门,“张先生,快请进吧,门要关了。”

 

 

 

我进了电梯,在电梯门没关之前,我感激地对她说:“谢谢。”

 

 

 

她微笑着回道:“不客气。”

 

 

 

接着门关了,我就看不见她了,这个女人虽然年纪轻,但同样有着我喜欢的那种成熟和丰韵的味道,就这么头次见面,她留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居然有种心动的感觉。

 

 

 

我承认我不够专一,和赵小翠就已经是那种关系,但我的心似乎并没有为她而止步,我承认,我确实花心,我真的希望可以留在这家公司,天天见到那个美丽的前台小姐,对了,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电梯将我带到了四楼,我出了电梯,而秦总秦柔竟然在电梯门口迎接我,让我一阵受宠若惊。

 

 

 

她笑着伸出了她的小手,第一句话就是,“张师傅,欢迎你的加盟。”

 

 

 

没有一轮轮让人紧张的面试,也没有一个个让人胆寒的考验,天,我竟这样轻而易举地成了这个大公司的一员,我心内一阵狂喜,我忙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柔软的带点微凉的小手,如一块柔软的美玉,“谢谢您,这么看得起我。”

 

 

 

我心内一阵感激,感激地差点流泪。

 

 

 

我进了她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很大,进门左边是个豪华的古红色沙发,右边是一个巨大的办公桌,成半圆形,也是古红色,桌上的液晶电脑都显得小了,再往右是个靠墙的大书架,但书却不多,零星的几本杂志而已,看来她并不怎么喜欢看书。

 

 

 

后侧有一扇磨砂玻璃门,看来是单独的卫生间。

 

 

 

偌大的落地窗,乳白色的地面瓷砖,和豪华的吊顶,把这个办公室装点地豪华而明亮。

 

 

 

在这里办公真是惬意,我在想,我什么也能坐进这办公室办公就好了。

 

 

 

她叫我坐沙发上,然后泡了两杯铁观音。

 

 

 

我们边喝边聊,聊了一些各自对里衣设计方面的想法。

 

 

 

她很是赞同我的观点,茶没喝完,她就将我带到样品间,样品间是一间更大的房间,摆满了穿着各色里衣的女性人体模型,真是琳琅满目,背心式、马甲式、比基尼、情趣、束腰、雕塑里衣等等应有尽有。

 

 

 

看得人眼花缭乱,有些里衣性感地,让我看着都差点要流鼻血了。

 

 

 

“怎么样?”秦总问。

 

 

 

我认真地看了几个,我说:“总体上还不错,但设计方面不是很巧妙,比如这个该用莫代尔的面料,但却用成了莱卡,人体塑模是感觉不出,但穿在人体上就不够舒适了,这个,花边太俗,这款是贵妇穿的,但品味因为这个花边而显得低了档次,还有这个,明显与塑模的柔软尺寸不相配……”

 

我滔滔不绝地说着,说得还挺过瘾的,没想到被秦总打断了,“好了,别说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设计部的主管刘封,这位是新来的张三财。”

 

 

 

我懵了,不知什么时候,刘封站在门口处,这么说,我刚对那些里衣点出的缺点都被他给听见了,怪不得秦总打断我,怪不得刘封脸都变绿了,他的眼睛瞪着我,看得出他很生气。

 

 

 

我居然蠢到这么说人家作品的缺陷,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根本就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进来。

 

 

 

刘封,弄了一个很另类的鸡冠头发型,显示他艺术身份,年龄大概三十多。

 

 

 

他气乎乎地走了过来,“张三财是吧?什么学校毕业的?敢这么评价我的作品,想必你的技术已经登峰造极了吧?”他怒气中带着嘲讽。

 

 

 

一说到学校,我就没了底气,因为我的学校实在是拿不出手,真没想到一来,就得罪了顶头上司,往后可有的“好日子”过了,我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真恨自己嘴巴太欠了。

 

 

 

秦总说:“刘总管,你别在意,他也只是发表他个人的观点,我们并不这样认为。”

 

 

 

可以听得出,秦总也得让刘封三分,麻烦了,这个刘封到底是什么人物?

 

 

 

“哦,那就是这个张师傅的技术比我更强是吧?那让他做主管好了。”刘封气道,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我。

 

 

 

秦总脸上也不好看,“好了,刘总管,他也不是针对你,这事就算了,别再提了,张三财,你跟我来一下。”

 

 

 

“好。”

 

 

 

我赶紧跟着秦总出了样品间,回到她的办公室。

 

 

 

我说:“秦总,我真不是有意针对他,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无心冒犯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