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公车荡货|宝贝乖用嘴帮我吸出来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我是公车荡货|宝贝乖用嘴帮我吸出来

白丽说:“小飞哥,俺可稀罕你了,看到你呀,人家的心里就扑通扑通的跳,不信你摸摸。”

李小飞本来不想摸,既然人家女人这么主动,那就……不摸白不摸。

 

他的手按在了白丽的胸脯上,那个地方果然好鼓大,温酥绵软,隔着衣服还能闻到一股香气呢。

 

李小飞的心也狂跳起来,忍不住就捏了捏,这一捏不要紧,白丽就闭上眼呻吟了一声。

 

好大,好软,好舒服?是不是注水了?这里面不会填的是棉花吧?李小飞开始心猿意马了。

 

他有点把持不住,身子就往白丽的跟前贴了贴。

 

白丽见状再也忍不住了,就像一头发狂的母狮子,一下子就把男人按倒在了炕上。

 

女人的嘴巴贴过来,去亲李小飞的脸,那排小钢牙在李小飞的脸上来回的撕扯,慢慢落在他粗狂的嘴唇上。

 

李小飞还没明白咋回事,白丽的一根舌头就伸了过来,绵软地溜进了他的嘴巴里,在他的口里来回的搅动。

 

这种刺激是李小飞从蜜香身上体会不到的,因为蜜香嫁给他的时候还是处女,根本玩不出这么刺激的花样。

 

白丽显出一股成熟少妇的霸道跟狂野,她好像经历了很多很多的男人,那技术不知道比李小飞要熟练多少倍。

 

这个样子好像不是男人在调教她,而是她在调教男人。

 

女人迫不及待扯光了自己的衣服,也扯光了男人的衣服,再次扑过来的时候,把李小飞的脑袋深深埋进了自己的乳沟里,两个大奶子在李小飞的脸上直晃荡。

 

那乳沟好深,深不见底,深不可测,也赶上李小飞的脑袋小了点,埋进乳沟以后就不见了,外面只剩下一根细长的脖子。那种窒息感,差点把李小飞给闷死。

 

第9章 把姐夫摁倒在炕上

李小飞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脑袋从白丽的乳沟里拔出来,就像拔出一根大头胡萝卜。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想使劲把白丽推开。

 

可白丽却疯了,在男人的身上嗷嗷大叫,身体扭曲的就像一条蛇,她摸索着找到男人的那个东西,用力压了下去,李小飞就发出一声竭斯底里的惨叫:“哎呀……你轻点……断了!”

 

屋子里很不平静,叮叮咣咣乱响,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地震,一条炕席也被扯得丝丝拉拉响,就像一大群老鼠在集体磨牙。

 

女人在男人的身上嚎叫,男人在女人的身下呻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黏在一起,一起嚎叫,一起嘶喊,一起颤抖,一起哆嗦……最后重归平静,

 

白丽过七的第一天,男人完全是被动,她完全是主动,应该说是她把李小飞给强奸了……。

 

白丽跟李小飞在里面鼓捣,金三一个人在门楼下面抽烟。

 

听着里面叮叮咣咣的鼓捣声,金三的心里很不好受。

 

他及其讨厌过七。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风俗,到底是那个混账王八蛋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简直他娘的坑人。

 

尽管他一直叮嘱李小飞不要碰白丽,可是他知道,白丽白净的身子没有了,成为了李小飞的胯下产物。就算李小飞能忍,白丽也忍不住。

 

金三抽了半包烟,地上扔了一堆烟头,直到傍晚时分,李小飞才提着裤子从白丽的房间里出来。

 

金三火冒窜天,上去揪住了李小飞的脖领子,恨不得把李小飞的脑袋捶成煎饼。

 

“你你你……我不是跟你说,不让你碰白丽吗?你为啥跟他……日?”

 

李小飞冤屈地不行,苦着脸说:“兄弟,这事儿咱得说道说道,本来就不怪我,我一进屋,你媳妇就把我按倒在了炕上,是她强奸的我……”

 

李小飞说完,挣脱金三的手扭头就跑,十分地慌乱,一不小心绊在了门槛上,差点磕掉两颗门牙。

 

金三在门楼下面楞了半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心里很不服气,狗日的李小飞忒不是东西,兄弟妻你他妈的还真不客气,她说日……你就真的日啊?

 

你睡我老婆,我就睡你老婆,你睡了白丽,我就睡你老婆蜜香,那他娘的就偷吧,看谁偷得过谁?

 

因为这件事,金三跟李小飞结下了仇。而且这种仇恨一直结了几十年。

 

李小飞跑出白丽家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小伙伴在哪儿闲聊。

 

因为他跟白丽过七,这件事在村里很快传开,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大家都在谈论,李小飞跟白丽过七的第一天,到底能不能办成事。

 

几个伙伴在哪儿窃窃私语,有的说李小飞的鸟大,一定能办成,有的说白丽这娘们淫荡,到嘴边的肥肉一定不会放过。母狗不翘尾,公狗怎上背?

 

还有人说,不可能,李小飞这人脸皮薄,自己老婆第一夜都不敢上,更不敢上白丽。

 

因为这个,两拨人还打起了赌,争得面红耳赤。

 

正在那儿吵呢,李小飞从白丽家出来了,大家就围了过去。

 

李小飞知道他们要问啥,脸蛋就红红的。

 

他的小伙伴杨一刀问:“小飞哥,咋样儿,咋样儿,办成事没有?办成事没有?”

 

看着大家迫不及待的眼光,李小飞只好实说实说,点了点头。小伙伴们就是一声欢呼。

 

杨一刀问:“小飞哥,你行啊,第一天就把白丽给办了,那个事逮不逮?舒服不舒服?过瘾不过瘾?”

 

李小飞尴尬地说:“逮,过瘾着哩。”

 

几个小伙伴就使劲咽了口唾沫,非常的羡慕。

 

“那,白丽的身子白不白?奶子大不大?”

 

李小飞说:“大,就像一对大白梨。”

 

小伙伴们又是一声欢呼。从哪儿以后,白丽就有了个外号,大家都叫她大白梨。

 

这个大白梨的外号一直叫了几十年,直到白丽老死的那一天,人们还是叫她大白梨,以至于她真实的名字人们都忘记了。

 

第10章 被小姨子强了7天

李小飞在白丽的家里一直待了七天,每天都是早上过去,晚上回来,第七天以后,过七就算完成了。

 

在这七天里,白丽的爹娘都是好烟好酒招待,把门一关,对里面的事情不闻不问。

 

白丽还是没有放过他,每天把李小飞按在炕上,使劲的鼓捣,几乎把李小飞抽干。

 

李小飞最后一天离开的时候,是晃晃荡荡走的,站都站不稳,人也瘦了一圈,吃的那点好东西还不够补的。

 

进门以后把蜜香吓了一跳,蜜香赶紧问:“疙瘩你咋了?”

 

李小飞扶着墙说:“白丽那娘们啊……太厉害了,招架不住啊……”

 

蜜香就很心疼,赶紧把男人扶在了炕上,然后给他倒水,吹到不凉不热,端到了男人面前,一口一口喂他,一边喂一边埋怨:“白丽也是,跟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这是要把你抽空啊……。”

 

从哪儿以后,蜜香对白丽也产生了恨意,她再也不唤她妹妹了,跟别人一样,就叫她的外号大白梨。

 

那一年的年关,金三终于成亲了。堂而皇之把大白梨娶回了家。

 

乡下成亲是很热闹的,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过来帮忙,点鞭的点鞭,放炮的放炮,做饭的做饭,因为旮旯村太小,所以无论谁家有事,都是全村出动,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金三穿上了崭新的新郎衣,拉着大白梨的手,大白梨穿着一件红褂子,脸上泛着害羞的粉红,跟三胖拜了天地。

 

从哪儿以后,大白梨就跟金三睡到了一条炕上。成为了亲密的战友。

 

成亲的第一天晚上,三胖把大白梨纳进怀里,又亲又搂,还把西瓜一样的脑袋埋进女人的乳沟中间来回的噌,来回的咬,咬咬这边,再亲亲那边,大白梨的两个大白梨就被金三的唾沫弄湿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