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同桌在我内裤里放跳动蛋,玩弄 乳尖 求饶h

老林看了看令人眼花缭乱的页面,指着其中一个电影说:“看这个吧。”

那部日本一本道出品的电影名字叫好色儿媳,封面上画着一个相貌妖艳的女人,赤身裸体正在一个老男人怀中撒娇。不用问肯定又是公媳乱伦的电影。凌薇有点不同意,可是,她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点击下载本电影。

 

网速很快,没几分钟小电影就下载完成了,凌薇就耐心地教给老林,怎样使用手机看电影。老林学的很认真。电影打开后,那令人激情振奋的公媳大战就开始了。

 

见老林捧着手机饶有兴趣地看开了电影,凌薇就悄悄站起来,打算离开。

 

不料,老林一把抓住她的手,“小薇,你别走好吗。陪我看,我担心等会儿看的正带劲的时候,这玩意掉线了。”

 

凌薇红着脸又坐下来,说:“爸爸,怎么会掉线呢,都下载完成了。以后就永远地保留在你的手机上了。”

 

老林不好意思地说:“我在老家看这玩意的时候。二秃子的手机就经常掉线。他说流量不够了,需要充值。他就跟我借钱充值买流量,他说要是不买流量就没法继续看了。”

 

凌薇气的浑身颤抖,“这个二秃子真能坑人,爸爸,他跟你要多少钱啊?”

 

老林说:“也不多,十块钱。我看了半截不能继续看,心里憋得慌,就给他钱买流量了。”

 

凌薇叹道:“爸爸,你太老实了,竟让二秃子骗你。这种电影下载完就不用流量了,再说我们家是wifi覆盖,根本不用担心的。”

 

老林似懂非懂点点头,“小薇,我知道了,以后回家再找二秃子算账。”

 

这时候,电影进入高|潮阶段,里面的老汉一边用力揉着儿媳妇的大奶子,一边疯狂地活|塞运动,儿媳妇被干的不停地浪叫,老林看的热血沸腾,裤裆里顷刻间支起一个搭帐篷。

 

凌薇看到公公支起帐篷,就红着脸说:“爸爸,这个电影一定很刺激吧?你喜欢不喜欢?”

 

老林吞了口口水说:“太好看了。有了它,以后我再不用找二秃子浪费钱了。啧啧,这个儿媳妇的大奶真带劲,简直是最好看的奶了,我要是能摸一把该多好啊。”

 

凌薇瞥了一眼里面的女主角,胸前那一对确实不小,不过却有点下垂,哪里比得上自己的那一双宝贝,不但雪白丰满,而且高耸如山,公公太没品味了。想到这儿,凌薇就把身子往老林身上靠了靠,让自己那双丰满的雪峰抵在老林的胳膊上。

 

老林立刻感受到儿媳妇那丰满双峰的弹性,凌薇穿的是一件丝制的低胸紧身乳白色短袖衣,低领处袒露出一片白润的胸肌,粉嫩细腻的雪峰高高耸立,中间形成一道深邃的乳沟,那丝质上衣薄如蝉翼,紧紧的贴在圣女峰上,甚至还凸出小小的两点,这所有的一切莫不充满成熟少妇的风韵。

 

凌薇柔声说:“爸爸,你是不是又有生理需求了,你看你都撑起来这么大的帐篷。”凌薇巧笑频频,居然还用酥滑的玉手轻轻戳了一下老林的帐篷,又说:“那条粉色小内内可以用了。”

 

被儿媳妇这一番挑逗的话语撩。拨,老林彻底失控了,他猛地一把将儿媳妇紧紧抱住。凌薇顿时惊叫:“爸爸,你要干什么?不可以这样的。”

 

老林紧紧搂着儿媳妇性感迷人的肉体,大手按在她胸前丰满高耸的双峰上大力的揉搓起来,嘴里吃痴说道:“小薇,好儿媳,让我摸摸你的奶吧。”老林一边揉搓着凌薇的胸前那对丰满雪白的肉球,一边用舌头在凌薇光洁雪白肉感的脖子上亲舔。

 

“爸爸,不要,不要啊,我是你儿媳啊。我们不能这样子……”凌薇在公公的怀抱里轻微的挣扎几下就沉浸在老林的野蛮的抚摸和亲吻中了。

这样充满禁忌的刺激让凌薇的两腿之间禁产生一丝的难忍的瘙痒,她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用力的摩擦,想减轻那越来越难耐的自肉体深处传来的瘙痒。

 

老林看着自己怀中的儿媳妇的发情的骚样,忍不住把手伸入她的衣服中,隔着胸罩紧紧抓住那对极品雪峰。敏感至极的乳峰被公公的大手又急、又色、又贪婪地轻揉重捻,搞得凌薇不禁娇声喘息起来。

 

老林隔着胸罩揉|捏了一会儿,觉得不满足,就把凌薇的半袖衫扯开,把里面黑色的蕾丝胸罩向上推开。这样一来,儿媳妇那对雪白丰满的大奶就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

 

老林口水狂吞双手紧紧抓住丰隆诱人的雪峰,那对丰乳根本无法一手掌握,又柔软又高挺,光是抚弄都舒服极了,惹得他手上慢慢用力起来,将凌薇那丰满的玉峰在手中恣意把玩着,无比的性欲刺激的老林下身建硬如铁棒。

 

老林又看见儿媳妇短裙下,黑色的吊带丝袜与性感小内|裤之间是一截赤裸的大腿,雪白的大腿根部的肉呼呼的嫩肉发出淫靡的光泽,与被紧紧包住的丰满的沟壑幽谷相互映衬,让人浮想联翩。精致的水晶透明高跟鞋让一双丰满的美腿更加修长诱人,黑色的吊带丝袜顶端的宽大的蕾丝花边完全在裙子外面,紧紧的陷进雪白粉嫩的大腿根的嫩肉中。

 

老林腾出一只大手,摸上儿媳妇的大腿……

 

凌薇请迷乱之中,感觉到自己的桃花洞一阵凉飕飕的感觉,本来迷乱的大脑顿时清醒了许多,低头看到自己的裙子已经被公公掀开了。她赶紧去阻止老林伸向自己迷人桃花洞的魔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老林的手已经伸到凌薇的两腿之间,将丁字裤拉开,露出那粉嫩的洞府。当他的手掌与她的粉嫩的蜜唇花瓣接触的时候,刚才憋在凌薇桃花洞里的春水花蜜马上涌了出来,流得老林满手都是。

 

凌薇这时已经涨红了脸,低着头羞涩地低声呢喃道:“爸爸,不……不要这样。”凌薇已经就要羞得说不出话来了,娇柔的身躯已经完全依偎在了老林的怀抱里,

 

已经十多年没有玩过女人老林,埋藏心底的欲|火已经点燃,哪里还停得下来?他的一只手在成熟美妇儿媳妇的肉体上下的游走,凌薇胸前那对雪白高耸丰满的玉峰在老林手中不断的变化出各种淫靡的形状,另一只不断的抚摸挑逗着她已经湿透的下。体。

 

凌薇感到一股强过一股的快|感从自己粉红的樱桃和桃花洞传来,螓首后仰靠在公公的怀抱里,为了防止自己因为公公的玩弄而爽的叫出声来,凌薇把一根手指含进自己的朱唇,但是仍然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娇媚的“嗯……唔……”的轻微的呻吟。

 

十多年没有操过女人,老林已经忘记了自己和凌薇的公媳关系,现在,他只想快点占有这个女人。

 

老林牛喘着拉开自己的裤袋,放出自己已经胀大无比的大肉蟒,把凌薇的裙子撩到腰间,对准那已经泥泞不堪的桃花洞,往前轻轻一顶撞开两扇滑嫩的玉门,就要全部插进去,凌薇马上扭动着纤细的柳腰哀求着:“爸爸,不要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我知道你刚才看了那种电影,有强烈的生理需求,可是我是你的儿媳妇啊?”

 

老林怔了一下,想起刚刚乘坐飞机出国淘金的儿子,儿子刚走自己就要侵占他的妻子,真是老混蛋啊。亏自己的儿子那样孝顺自己。那样信得过自己,从老家把自己接来,让自己照顾他的妻子,我竟然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老王自责中,就停下来,遗憾地把自己硬如铁棒的大肉蟒从儿媳妇那滑嫩的桃花洞里退出来。

 

看到老林失望,痛苦的神色,凌薇柔声说:“爸爸,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难受,我可以用其他方式帮你解决你的痛苦,可以吗?”

 

老林吃惊地望着儿媳妇,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凌薇咬咬银牙,主动的蹲下身来,把螓首正对着老林的无比粗大的大肉蟒,然后用自己的芊芊玉手在自己湿淋淋的沟壑幽谷上沾了些春水花蜜抹在公公那粗大的大肉蟒上,轻轻套弄的几下,凌薇娇媚的瞟了老林一眼,紧紧握住了他的大大肉蟒,紫红的大肉蟒和她白玉般的小手形成鲜明的对比。凌薇感受着老林灼热的大大肉蟒,玉手逐寸挤压,“爸爸,这样弄舒服吗?”

 

“小薇,你真好,竟然帮我……真舒服,谢谢你。”老林忍受着从大肉蟒上的强烈感觉,马口吐出滴滴春水花蜜,凌薇伸出舌尖,尽数接了过去,粘稠的春水花蜜拉出长长的细丝。

 

接着她螓首前探,伸出丁香小舌开始舔了一下巨大的蟒头,然后往下含,雄伟的大肉蟒整个含进自己的樱桃小嘴里。她这么突然的含入,让老林身子一阵颤抖,火热的刺激象一股电流传进大脑,再传遍全身。在强烈的快|感下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嗷地呻吟了两下,慢慢才稳定下来。一股强烈的快|感伴着极度的娇柔的温暖的感觉从自己的下。体传来,老林不禁爽的打了个哆嗦。

 

老林紧紧抓住儿媳妇的头,害怕大肉蟒滑出来。凌薇更加卖力地向深处连续套弄,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含糊的声音。老林能清楚地感到蟒头被一个桃花洞紧紧包裹住,象极了深入到一个紧缩的女人桃花洞里时被包裹的情景,突然加强的刺激一波波地传上大脑。

 

凌薇头部快速起伏,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老林再也克制不住。老林知道他进入了爆发高|潮的不归路。

 

从来没有玩过这样的花样,让儿媳妇给自己含住,实在是太刺激了,老林完全没有控制自己喷射的欲望,当他感到自己要射了的时候,就加快了大肉蟒在凌薇小嘴里的速度,老林按住儿媳妇的螓首,腰部摆动,让大肉蟒快速的进进出出,儿媳妇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

 

“小薇,小薇。”老林嘴里喊着儿媳妇的名字,只觉得下。体又痒又麻,大喝一声,股股浓稠的岩浆精华掠出略微痛楚的马口,带来狂潮的快|感,凌薇含住蟒头,喉间咕咕的咽着,一手大力套弄。

 

老林颤抖着,把自己的大肉蟒深深的插进美丽的儿媳妇的喉咙里,疯狂的发射着一股股浓浓的炙热的岩浆精华。大量的岩浆精华一股股地直接射进儿媳妇的喉咙里和口腔。

 

老林射的太多了,凌薇最后都含不住了,她最后推开老林时,蟒头上射出的白色岩浆精华无法避免地喷在了凌薇的玉脸上。

 

凌薇坐在地上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着嘴在干呕,但是好多岩浆精华几乎都是直接射进她的食道里的,其余的岩浆精华也都被她咽了下去。

 

“爸爸,你这老坏蛋,怎么射这么多?都把我呛到了。”凌薇缓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就娇嗔道。

 

老林不好意思地说:“小薇,真是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子,可是,刚才看了小电影,实在忍不足了。爸爸太禽兽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