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体内 湿 毛笔 不要 h/男奴给富婆口舌

“难听?还有更难听的呢!”房东瞪大了眼睛,“老娘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以后再让我看见你跟她搞在一起,全都给老娘卷铺盖滚蛋!”

 

这女人太霸道了,居然还不让老王搞别的女人。老王顿时就来脾气了!

 

老王是真得气不打一处来:“行了,我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你以为我不敢?”房东一听也火了。

 

老王顺嘴本来就要回一句:你敢又怎么样,大不了劳资不住了。只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他自己给硬生生地闭了回去。

 

只要一想到干瘪瘪的钱包,他底气就不足了。

 

何况,他可是了解房东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要是他真得敢继续顶嘴下去,这赶走了,就那些押金可是一毛钱也不会退的。

 

而且,他相信,这女人绝对又办法榨干他的每一分钱。

 

再说了,他刚才也听小静说了,她现在正准备改行,这要是没有了住的地方,只怕到时候可就更加艰难了。

 

虽说他并没有嫌弃小静,可是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再加上刚才他们两个人之前的关系已经突飞猛进,老王怎么也觉得自己有责任不能让小静重操旧业。

 

思前想后,老王不免有些迟疑。

 

房东一直紧紧地盯着老王脸上的表情,这么一来,自然没有错过老王脸上每一个表情细微的变化,当她看到老王渐渐松懈下来的表情,心中顿时更加的得意了起来。

 

显然,老王最终还是妥协了。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王哥?”他也是这样,房东越是得意,反倒是更加的嘲讽了起来:“怎么这会倒是没声了,要不怎么说,你刚才动静小一点,老娘也不至于找上门来。”

 

老王心里气得差点歪歪了。

 

这臭娘们,要不是劳资口袋里不宽裕,还轮得着你来命令劳资。

 

想虽想,可事实上,他根本就是敢怒不敢言。

 

“咳咳,房东美女,你看你,怎么脾气那么大啊!来来来,屋子里坐一坐!”老王硬着头皮试图想要把房东往他屋子里拉。

 

这按理来说,其实他这一天已经折腾了不轻,压根就没有体力再去喂房东这一看就是饿成了疯的狼。

 

可是,老王到底还是要脸,他也不想继续再这里争辩个不行。

 

不说其他的人,他敢肯定,再嚷嚷下去,小静肯定也会听到动静。

 

老王不得不承认,旱地久别甘露,这一解渴,他只觉得浑身舒畅。小静的技术也着实厉害,这让他很是享受。

 

反正老王心想着,就算房东真得不让他们再一起,大不了两个人出去找个地方,不在她的眼皮子地下也就罢了。

 

但是要是这话被小静听去了,可就不一样了。

 

小静可比不上他一把年纪,他看得出来小静看到房东根本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要是换做了平常,房东看到老王这么盛情相邀,肯定早已经激动不已,不管不顾进了屋子里头了。

 

可这会,大概是生着气,她居然完全没有理会老王的邀请,反倒是气呼呼地甩开了老王的手,咋呼着:“哎吆,我说王哥,这大晚上的拉拉扯扯的只怕不好吧?”

 

吗的,你还知道不好!

 

老王心里直白眼。

 

房东却仿佛猜中了他的心思一样,她杏眼一翻,毫不客气地说道:“王哥,你可别这心里骂我,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可真得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老王顿时是有苦难言。

 

要说这房东虽然难缠,可人家倒也不是个坏人,这跟张城那样的人可是完全不同的。老王也不糊涂,知道砸人那招在这不好使。

 

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房东说得没错,她的确是吃软不吃硬的主。说来说去,这女人根本就不是不愿意进屋。

 

毕竟老王知道自己家徒四壁,唯一能让房东惦记的,也就只有他这副皮囊。

 

“你这不是存心让我着急嘛!我这都求你了,你都不给我面子,不肯到屋子里去呢!”

 

老王说得那叫一个委屈。

 

要不是房东对他了解,差点信了他的鬼话。

 

关键的时候,房东稳住自己的心性,认真说道:“少跟我扯犊子,先把你自己收拾干净了再给我说话!”

 

说完,那双杏眼又朝着小静屋子的方向瞪了一眼。

 

老王顿时明白了过来。

 

合着,这是嫌弃小静脏呢!

 

正想着,房东已经收回了视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压着嗓子呵斥了一句:“真是半点也不讲究!”

 

要是真讲究的人,还会像他一样,为了住的地方在如狼似虎的房东面前屈服?

 

老王有苦难言。

 

好不容易送走了房东,他也没有力气收拾刚才折腾乱了得屋子,只是自己去冲了个澡,然后躺在自己的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到底是折腾了一夜,虽说这心里头压着好几件的心事,但是老王倒是睡得安稳。

 

第二天要不是电话铃声,他大概还不回醒过来。

 

电话是驾校老板老过来的。

 

老王跟老板是几十年的兄弟了,说起话来也就没轻没重,他甚至眼睛都没睁,按下通话键张嘴就来:“老板,你这是有什么好活给我介绍呢?这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

 

“你这个老小子,真是头疼!”

 

那边听起来却是愁眉苦脸。

 

老王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清醒了过来,没等那边说事情,他其实已经琢磨了过来,老板打电话来,怕是有人告状到老板跟前了。

 

想明白了的老王,更是无所谓畏惧:“瞧您这话说了,几十年的老伙计了,您还能不知道我?”

 

他这话已经是非常清楚明白地给自己老板透底了。

 

电话那一边的老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看样子老王已经知道自己找他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他细细一琢磨,的确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这驾校里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他倒是不能说自己对谁都了解,但是就老王他还是了解的。

 

这打人的事情,老王一般是做不了的。真要是做了,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想到着,他的视线不由得落到脑袋被裹了一层层纱布的张城。他这人也是眼睛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奈何,人家有个有钱的老子。

 

在视线扫到张城他劳资身上的时候,驾校老板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呵斥道:“赶紧过来!”

 

老王自然是百般不情愿。

 

昨天晚上虽然折腾了一整个晚上,但那会还没有觉得累,这睡过一觉以后,反倒觉得浑身的肌肉酸疼。

 

老王原本想趁着今天偷个懒,可他心里也知道,能够让驾校老板这么催促那过去。

 

想必是张城背后的金主老爸过去了!

 

“哎!老刘啊老刘啊!你这家伙,眼睛里就只有钱!”挂断了电话,老王一脸不屑地冲着电话嘟囔。

 

只是嘴上这么说,他最后还是不得不起来穿上衣服,乖乖地去了驾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