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他闷哼一声抵了进去,硕大在她体内疯狂撞击

实际上她自己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诱人的风景展露出来,赵丰眼睛都不眨地看着那里。

 

 

 

雪白的圆球解放一样地从里面跳出来,欢快地颤动两下,胸衣都要束缚不住。

 

 

 

白嫩的大腿也慢慢展露在赵丰眼里,他狠狠咽了口唾沫。

 

 

 

大红的小裤裤包裹着鼓起的丘阜,中央已经湿了一条缝隙。

 

 

 

他想象着里面柔嫩的触感,下面开始烧起火热的温度。

 

 

 

他指着中央的位置,天真地道:“姐姐,你尿尿了!”

 

 

 

莫静雅吓了一条,敢紧看自己双腿中间,慌张地说:“这该怎么办啊?我没尿尿,是不是真生病了?”

 

 

 

赵丰立马想到了刘医生的计策,心里哼了一声。

 

 

 

他故意说:“姐姐要不要先看看?”

 

 

 

莫静雅很羞涩,有些犹豫:“不太好。”

 

 

 

可是赵丰就傻呆呆地看着,也不做声。

 

 

 

嫩白的手指放在红色的内裤边缘,慢慢露出里面隐藏许久的秘密花园。

 

 

 

卷曲的草丛生长在花园边缘,守护着花园内部,粉嫩的花瓣颤颤巍巍地守护在那里,中央最为神秘的入口如今正细细的颤抖,一点一点地流出水液。

 

 

 

为了方便看清,莫静雅张开大腿坐在床上,门户大开地将风景正对着赵丰。

 

 

 

轰然而来的美妙场景让赵丰整个人怔愣在原地,燎原的大火烧掉了他所有的理智。

 

 

 

莫静雅慌张地看了一眼,紧张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这该怎么办?我也止不住啊。”

 

 

 

说着她就用自己细长的手指要堵着那个不停流水的小孔。

 

 

 

赵丰哪儿能让她当着自己的视线,急忙上前说:“没事儿的,姐姐我帮你治病!”

 

 

 

对方的视线一下落在他裤裆中央鼓起的地方。

 

 

 

白嫩的脸上满是羞红,咬着嘴说:“小丰你可不可以帮姐姐一个忙?”

 

 

 

赵丰猛烈地点头,生怕莫静雅后悔。

 

 

 

莫静雅回忆着刘医生的步骤,葱白的手指轻轻碰触了一下那个滚烫的位置,轻轻地说:“刘医生也跟你一样,不过他的没你的大,他说用这里就能治我的病。”

 

 

 

她有些疑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赵丰的视线就没离开过那不停流水的洞口,浑身的燥热烧的她要发疯:“小丰知道。”

 

 

 

他轻轻触摸了一下那处滚烫的花瓣。

 

 

 

“啊~”

 

 

 

莫静雅立马发出一声惊呼,羞红了一张脸:“好奇怪。”

 

 

 

赵丰咳嗽一声,指着自己鼓起的地方:“小丰这里堵进去,姐姐不就不流水了吗?”

 

 

 

他说的理所当然。

 

 

 

莫静雅想着两个人要进行的亲密接触,脸色爆红。

 

 

 

赵丰还不急不忙地给她下了一剂猛药:“要是姐姐你不愿意,我就去找刘医生。”

 

 

 

与其让那么一个老头子动手,还不如让赵丰来。

 

 

 

她急忙喊道:“别去!”

 

 

 

赵丰只得留下来。

 

 

 

她红着脸躺在穿上,闭上眼睛认命一样地说:“你来吧。”

 

 

 

赵丰几乎是瞬间就把裤子脱了,里面的东西啪地一声弹出来。

 

 

 

莫静雅看着那东西,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这么大,怎么弄进去?”

 

 

 

“摸摸就可以了。”赵丰当然不能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拨开保护的花瓣,露着那处入口,吸引他的手指进入。

 

 

 

刚进去,莫静雅娇媚的躯体就猛地抖了两下,眼泪顺着水润的眼角滑下来了。

 

 

 

白皙细长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双腿紧紧夹着中间赵丰的手:“你别这样,我好难受。”

 

 

 

都这时候了哪儿能停下。

 

 

 

莫静雅诱惑的娇嫩身体水蛇一样地魅惑扭动,水润的眼睛蛇一样勾着赵丰的思绪。

 

 

 

手指急切地在没有经过任何开拓的紧致里面鼓捣两下,那处就顶到了入口。

 

 

 

粗大的东顶着莫静雅两腿之间,她慌乱地动了动:“小丰你要干什么啊?”

 

 

 

赵丰也有些担心,还是安抚着说:“要把东西塞进去才能堵着,小丰正努力呢。”

 

 

 

莫静雅只是低头一看就白了脸,小蛮腰不住地扭动:“小丰,姐姐求求你,你别进去好不好?”

 

 

 

 

 

赵丰紧张地看了眼外面,那处被莫静雅那里磨蹭着,在入口处经过几次都没能成功进去。

 

 

 

“好烫啊,小丰你到到底在干嘛?”

 

 

 

莫静雅还没觉得不对劲。

 

 

 

赵丰无奈地捂着她的嘴,见她惊恐的眼神,才傻傻地说:“你的声音太大了。”

 

 

 

莫静雅心里那点儿慌乱这才放下来。

 

 

 

她一把拉开赵丰的手:“你这是要干嘛?”

 

 

 

赵丰歪着脑袋,看着那动人的俏脸:“要是太吵了就会让别人看见。”

 

 

 

莫静雅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

 

 

 

赵丰干脆地扶着自己那里,说:“我要进去了。”

 

 

 

顶端艰难地撑开入口,只进去一点点,莫静雅就尖叫一声。

 

 

 

她捂着自己的嘴,眼泪汪汪,动人的身体在床上扭来扭去。

 

 

 

赵丰脑袋上的汗都顺着下巴流下来了。

 

 

 

他有些急躁地说:“你别动!”

 

 

 

莫静雅被他忽然而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果然不敢再动。

 

 

 

赵丰深吸一口气,困难地在里面开天辟地,不一会儿就触碰到一层薄薄的膜。

 

 

 

等捅破了这层膜,莫静雅就彻底是他的人了。

 

 

 

正当他打算一鼓作气的时候,莫静雅忽然一把把他推开。

 

 

 

“不行!”

 

 

 

赵丰冷不防被她推了一个趔趄,然后就见莫静雅惊讶地道:“好像没那么热了。”

 

 

 

而且那里也不痒了。

 

 

 

她不好意思地看着站在那儿低着头的赵丰,白皙的长腿光着迈步到他身边,说:“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谢谢小丰,姐姐舒服多了。”

 

 

 

赵丰扁着嘴点点头。

 

 

 

他还以为能全垒打。

 

 

 

结果肉都到嘴里了还是没吃到。

 

 

 

那处神秘被她的上衣挡住了一部分,若隐若现的勾人。

 

 

 

赵丰委屈地说:“可是我这里好痛,肿了。”

 

 

 

炙热上面还沾染着莫静雅身上的味道。

 

 

 

莫静雅愧疚地看着那肿大的东西,说:“那我帮你揉揉。”

 

 

 

她小时候哪里扭到肿了,都是揉揉就可以了。

 

 

 

温热的小手包裹着那里,赵丰心里的委屈好了很多。

 

 

 

酥麻的感觉很快传遍全身,像是细小的电流在他身上流窜,电流的源头就是莫静雅的那只小手。

 

 

 

她生涩的动作弄的赵丰有些疼。

 

 

 

但是看着那张漂亮的小脸上愧疚的神情,他爱抚地摸着她娇媚的脸蛋,手也摸上了那对球球。

 

 

 

喉咙里舒爽地发出声音。

 

 

 

“是我弄疼你了吗?”

 

 

 

莫静雅赶紧松开手,有些愧疚地看着那里。

 

 

 

赵丰很享受她的伺候,立马说:“没有,很舒服,你别停下。”

 

 

 

他身上的火快把自己烧死了,要不是想着以后能吃到嘴,他才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