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他的硕大抵着她的腿跟,调教花蒂夹

“我怎么了?”

 

“你以为我要包养你是吧?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温倩怡无语地说道。

 

“那你这是要干嘛?又给我买衣服买手表还买手机,这一堆东西加起来都得好几十万了吧,我跟你无亲无故的,你给我买这些东西干嘛?”

 

“我跟你说了,这些东西都是工作需要。以后,我叫你出来,你必须把这套行头都给我穿出来,至于要你干什么,等下你自然会知道。

 

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我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去前面那个店里做个头发,另外把你的胡子刮一下。”

 

温倩怡最后对卓越说道,然后直接带着卓越进了一家美发沙龙。

 

等到卓越做完头发出来,加上一身价值不菲的衣服皮鞋,以及那明晃晃的手表,不得不说,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成功人士的味道。

 

温倩怡上下打量着,然后说道:“嗯,还不错,算是基本符合要求了吧。走吧,上车。”

 

温倩怡说完之后直接上了自己的车。

 

“温倩怡,你现在必须告诉我,你到底要我去干什么?不然,你就算是去法院告我我也不会干了。

 

我告诉你,违法犯罪的事情我是坚决不会干的。”

 

卓越坐上车掷地有声地说道。被温倩怡这么一弄,他心里完全没了底,他从未见过谁请人做事先给对方买衣服手表先花个好几十万的。

 

除了卖身和犯罪,他想不出其它的事情来。

 

“怎么了?前面觉得我是要包养你,现在又觉得我是要让你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是吗?”

 

“难道不是吗?不然是你傻还是我傻?这世界上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吗?你见过有老板什么都不问直接给员工买几十万块钱东西的吗?

 

你买的东西都在这,我可什么都没动。”卓越非常的警惕。

 

温倩怡无语地摇了摇头,随后说道:“行吧,我告诉你我要你干什么吧!”

 

“看到没有,那里有家国际幼儿园,我儿子在里面上学,你的工作呢很简单,就是给我儿子当爸爸。”

 

温倩怡开了十几分钟之后指着前面一家一看就是贵族学校的幼儿园对卓越说道。

 

“什么啊?给你儿子当爸爸?你娘的,我说了,老子不卖身。”卓越瞪大了眼睛看着温倩怡。

 

“你想得太多了,我说的只是单纯的给我儿子当爸爸。我儿子今年五岁了,我一直都告诉他他爸爸在澳洲开公司,没有时间回来看他。

 

小的时候好糊弄,但是现在越长越大,也越来越没有办法糊弄了。而且,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爸爸,所有学校里的小朋友都看不起他,都欺负他,他自己也变的越来越封闭。

 

学校老师也找我谈过好几次这个问题,必须要想办法解决,不然一旦影响了孩子的性格那他这一辈子也就毁了。

 

我没有办法,才想出了给他找个假爸爸的办法。”温倩怡再次瞪了卓越一眼,然后慢慢地说道。

 

听到温倩怡这么一说,卓越才明白究竟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随后问道:“他从来没见过他爸爸吗?”

 

“没有。”

 

“那他爸爸呢?”

 

听到卓越这么一问,温倩怡忽然眼神犀利地看着卓越,随后冷冷地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该你问的不要问。”

 

说实话,卓越确实是有点怕温倩怡的,被温倩怡这么一瞪,立即乖乖地闭上了嘴。随后说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假装你儿子的爸爸陪着你一起去骗你儿子,对不对?”

 

“也可以这么说吧!”

 

“对不起,这个工作我干不了。”卓越一边取着手表一边说道。

 

“又为什么?”

 

“两个大人合起伙来欺骗一个孩子,你觉得这个事情道德吗?对不起,这种事情我做不来。”

 

“那你告诉我,他每天问我要爸爸我上哪给他找个爸爸来?你知道缺少父爱对于一个孩子的影响有多大吗?

 

我不希望他形成性格缺陷,更不希望他得抑郁症或者封闭症。这个办法我是问过心理医生的,心理医生也说过这个是有效的。

 

对,欺骗孩子确实是不道德,但是,我们是善意的。现在他还小,不懂事,心里承受能力有限。

 

等到他年纪大了,性格养成了,也明白事理了,我再告诉他这一切。作为一个母亲,这是我唯一的办法。”温倩怡说道说道眼眶都红了起来。

 

看着温倩怡的样子,卓越的心顿时就软了起来。

 

“而且,我们是签订过合同的,你现在要是不做,那也可以,我会上法院告你,你要赔偿我的违约金。

 

另外,我今天给你买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为了你的工作而准备的,而现在你违约不进行工作,那么这些东西就是我的损失,你必须也要赔偿我的这笔损失。

 

你不仅要赔偿我的违约金,还要赔偿我今天给你买东西的钱。”温倩怡接着又冷冷地说道。

 

“什么?你还讲不讲道理?这些东西是你买的,我从头到尾都说不要的,是你硬要给我的,你难道要强买强卖不成?”

 

“别跟我说这些,你去法院跟法官说吧!”

 

温倩怡冷冷地说道。

 

卓越咬的牙紧紧的,但是却毫无办法,最后只能狠心一咬牙说道:“行,让我干也行,但是,要加工资。”

 

“加工资?一个月一万你还嫌少了是吗?”

 

“当然,我一直就说过,不能犯法,不能违背道德,可是呢,你现在这事明显就是违背道德了,违背了我做人的底线。

 

所以,必须加钱,我也得有精神损失费,每天去欺骗一个孩子,我得受多大的心理折磨。”

 

“我见过想要钱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想钱的,你简直就到了要钱不要脸的地步了。行吧,你说,要多少钱一个月?”

 

“一万五,加五千,这五千算是我的精神损失费。”卓越眼睛转了转后说道。

 

“加五千是吧,好,加五千可以,如果你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做,我保证让你上法院。听着,我儿子所在的这所学校是全封闭式的。

 

每周从周一到周六上午都在学校,每个周六是开放日,你都必须陪着我来学校看我儿子,陪他在学校吃一顿中饭。你的工作就是每周六这天和周日晚上。”

 

“这么爽,那其他时间呢?”

 

“周六我会接他回家,然后亲自陪他,我会告诉他你到外地去上班了,每周日晚上才能回来。

 

另外有一点,整个学校的人都会以为你是他的亲爸爸,也就是我的丈夫,包括学校老师。所以,在学校里希望你能跟我配合好,不要被别人给发现了破绽。

 

再者,你是我儿子的爸爸,希望你能够有点素质和风度,不能丢了我的脸,也不能丢了我儿子的脸。

 

记住了,你的身份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副总,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给你买这身行头的原因。另外,我希望你能够用心的对待我儿子,而不是敷衍、

 

我希望他能够从你身上得到父爱,以弥补他内心的缺陷。这就是我的要求,你必须要做到。”温倩怡慢慢地说道,说的非常认真。

 

“这个你放心,只要是有钱一切都好说。”卓越想着每个月一万五的事,心里乐开了花。

 

温倩怡看着卓越这财迷的样子,再次忍不住厌恶起来,心里对于请卓越来给自己儿子当爸爸的事情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再次有了疑惑。

 

“下车。”温倩怡把车开到了学校的停车场里面,然后直接对卓越说道。

 

“下车就下车,干嘛这么凶。”卓越一边嘀咕着,一边下了车。

 

随后,卓越就跟在了温倩怡的身后往一栋教学楼走去。

 

只见温倩怡先是走到了一个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王老师,你好!”

 

“哦,你好!温女士你好。请坐,请坐!”所谓的王老师非常的热情,随后看到卓越,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位是?”

 

“我?”卓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事。

 

“他是温旭的爸爸。”温倩怡看了卓越一眼,然后笑着对王老师介绍着。

 

“哦,你好你好!早就听温女士多次提起过你。我是温旭的班主任老师,我姓王。”

 

“王老师好,我叫卓越,感谢你对小旭一直以来的照顾和培养。”卓越愣了愣,随后连忙与王老师握手说道。

 

“那是我应该做的,两位,请坐吧!”

 

“王老师,不知道小旭这几天在学校的表现怎么样?”温倩怡问着。

 

“哎!其实你今天不来我也准备打电话给你让你来学校一趟了。你们家温旭近来这性格越来越不好。

 

昨天与三个小朋友打架,今天又逃课,别的小朋友都在教室上课,他一个人跑出去,怎么都不愿意去教室,我们老师去叫他怎么哄都不听,还打我们的老师。

 

我们老师也很为难,我们对他进行了体罚,罚站了半个小时,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只是,两位家长,在温旭的教育问题上,我还是希望你们家长能够配合我们老师一起努力,主要还是要转变他的性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