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她的紧致绞着他的巨物|宝贝乖 不用忍 泄出来h

接着,就看见安果抬起小脚,狠狠的朝着徐龙跨间踩去。

外面顿时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我看得也是有些脸皮发抖,安果这姑娘看起来清纯可爱,但是行事居然如此大胆泼辣。

 

徐龙整个人都拱了起来,表情痛苦的扭曲着,硬是惨叫都发不出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只见班主任蒋薇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口。

 

“入学第一天就打架,你们全部跟我到办公室来。”

 

办公室中,蒋薇严厉的审问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蒋老师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在正常嬉戏,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完全是属于意外,并不是我们在打架。”

 

“你要是不信,你可以问他们啊。”

 

边说着,我指向徐龙和他几个小弟。

 

这几人听到这话,立马想起已经送去医务室的薛明,顿时打了个寒颤。

 

“对对,我们只是在嬉戏而已。”

 

“绝对没有打架。”

 

几人连忙附和着,既然徐龙他们都这样说了,蒋薇也不好继续追究下去,只是威胁的看着我。

 

“你以后给我老实点。”

 

话是威胁没错,但是蒋薇老师这可爱的外貌,实在让人察觉不到威胁,反而还让人有种不老实的冲动。

 

离开了办公室,安果和我并排往教室走,路上安果脸色微红,拉住了我。

 

“这次谢谢你了。”

 

这可是安果第一次给我道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受宠若惊。心里有点紧张,我只好玩笑到。

 

“这次谢谢,那上次在旅馆我是帮了忙的,也得谢谢吧。”

 

话一说出口,我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提什么不好非要提这茬。

 

本来我以为安果会生气,却没想到她并没有,只是脸色一红,认真到:“那次确实没办法,我不怪你。不过……你没有做其他龌龊事吧?”

 

我立马想起之前拍的照片,这会还躺在我的手机里面。

 

本来只是为了预防安果乱来,既然她没有,那这照片也就没了用处。

 

但是我很确定,要是现在敢说出来,我肯定死得很惨。

 

“当然没有,我是那样的人吗。”

 

安果点了点头:“那就好。”

 

回了教室,同学们都朝我投来仰望的眼神,看来徐龙这几个家伙平日里面肯定也在欺负他们,我能出手教训徐龙,简直是大快人心。

 

回到位置上,唯独林夕一脸担忧和关切的看着我。

 

“王晟,你这次真的惹麻烦了。”

 

我不解的看着她:“怎么了?”

 

林夕叹了口气:“徐龙就算了,但是那个薛明,传言他和外面道上的交往密切,你今天把他打成那样,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把这事记在心上,不过一连几天都没有什么动静,渐渐的也就忘了。

 

这天周六,安果不用去上学,本来我也准备在家休息的,不过安颖却催促我去看心理医生。

 

上次安颖提过之后,这事就安排下去了,可见她多么想要个抱上孙子。

 

不过这几天我去上学没空,一直到这会才腾出时间来。

 

安芸萱没空,我只好自己过去。

 

地址是一个私人住宅,我打车过去,敲了敲门。

 

“是夏文倩医生家吗?我是王晟,预约过的。”

 

过了一会,里面才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我推门进去,里面是个简单的二居室,装修风格简约利落,一个大书架上摆了不少书,不过多数都是英文的,看不懂。

 

我走到客厅,并没有看见有什么人,只是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水声。

 

正疑惑的时候,浴室的门忽然一开,透过门缝,可以看见里面一个光滑白皙的肩头。

 

“是王晟先生吧,麻烦请等一会。”

 

我有些忐忑的坐在沙发上,心想这来得也太巧了,居然撞上人家洗澡的时候。

 

等了一会,夏文倩才从里面出来,穿了一件白纱半透明的,类似睡裙的衣服。

 

衣服的下摆一直到大腿根,光滑修长的双腿上还挂了一些水珠。

 

她走过来,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那件白纱睡裙几乎变得透明,那腰肢弧线近乎完美,让人一看就想揽住好好抚摸。

 

再往上,居然能够隐约看到两点,她上面居然没穿内衣!

 

“不好意思,我之前几年都在国外,刚回来还没调整好时差,本来以为你再不来,我就准备睡觉了。”夏文倩略带歉意的说到。

 

怪不得,从国外回来的就是开放。

 

我心里想着,不知觉的又盯着她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