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他的粗大让我高潮|学长把我压在桌子上要我

我听出来了这声音的异样,心里突然之间生出来了一个坏主意。

“嫂子,走,咱们去看看去。”我故意叹气道:“说不定是跑进来了野猪,要是把地都给拱坏了那就糟了。”

 

一听到这嫂子顿时就着急了,拉着我的胳膊急急的走了进去。

 

“那可不行!这可是爸妈的心血。”

 

玉米地里玉米的杆子已经长到一人高,走进去以后就把人给没入了。

 

我跟在嫂子的后面,突然之间嫂子一下子停住了,我一下子撞到了她的身上。

 

抬头一看我顿时就会心一笑,原来是有人在玉米地里偷情呢。

 

我看的津津有味,这俩人一个是村长陈无德一个是刚死了老公的吴香珍,这吴香珍是个骚货,村里头的男人就没有她没勾搭过的。

 

而且她长的也不错,虽然说比不上嫂子出众,但是也清秀可人,而且身材保持的很好,虽然说孩子都已经五岁了,照样小蛮腰纤细,一对大白兔更是丰满迷人。

 

没想到这俩人居然勾搭到一起了,只看到吴香珍被村长压在了身下,正滚在地上。她那白花花的身子在村长那黝黑皮肤的映衬下更是白嫩的很。

 

村长那张老脸此刻黑红黑红的,一脸迫不及待的把吴香珍的两腿分开搭在了肩膀上,那急不可耐色欲熏心的样子让嫂子惊叫了一声,脸蛋一下子就憋红了。

 

幸好距离离得很远,而且那两个人正沉浸在情欲之中压根就没有发现异动。

 

我凑到了嫂子的旁边,佯装不知情的样子,“嫂子,咋样了?是不是后山的野猪闯进来了?”

 

嫂子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把我给按了下来,她掌心湿湿的,好像是出了汗,“嘘,小虎,你别出声。”

 

“啊!村长,你快点儿,我都要等不及了。”是吴香珍的声音,她嗓音都透着媚态,一听就知道平日里没少勾搭男人。

 

村长嘿嘿一笑,一个巴掌就拍到了她的肉臀上,“小骚货,前几天晚上不还刚刚弄了你吗?怎么现在又想要了。”

 

“哎呀!”吴香珍十分给面子的呻吟了一声,发出了一声娇喘,“还不是因为你太厉害了,弄的人家欲死欲仙的。”

 

这限制级的对话十分的吸引人,我忍不住抬起头来偷老。

 

嫂子好像是想要阻止我,但是想到我是个盲人于是就没做什么,只是轻轻的拉了我一下。

 

我们两个人就趴在玉米地里,听着那外头的淫言浪语。

 

嫂子的喘息声离我越来越近,我用余光一瞥,居然看到她把手伸到了自己的饱满上轻轻的揉了一把,一副痒的受不了的样子。

 

我脑袋轰隆一声,难不成嫂子也想要了,她看着那对狗男女乱搞欲望也上来了,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摩擦起身子来,衣服也敞开了一些,露出了白花花的皮肤。

 

只听到撕拉一声,原来是那对狗男女已经搅和在了一起,正亲的难舍难分,疯狂的扒着对方的衣服。

 

嫂子也在看,她一脸害羞的样子,不知道从何是好,双眼乱飘但是还是十分诚实的看向了村长的胯下。

 

我心里不服气极了,心里正郁闷的厉害,但是当村长把裤子给脱下来了以后顿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村长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实际上那根东西特别不中用,还没有我的大拇指粗,就跟一个蔫黄瓜一样。

 

但是就这跟蔫黄瓜吴香珍也当成了宝,迫不及待的握着村长的那根东西上下套弄了起来,一脸渴望的呻吟道:“村长,快…快进来,我已经等不及了。”

 

“小骚货,待会儿有你好受的。”村长淫笑了一声,然后就把吴香珍给压在了身下,狠狠的挺了进去。

 

“啊!好大的宝贝,村长,快,快弄我。”她高昂的尖叫了一声,然后就放荡的呻吟了起来。

 

真骚,我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了一声,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叽里咕噜的水声从旁边传了过来,我心里一颤,果然是嫂子,她脸蛋红红的正喘着粗气,一只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裤子里面,刚刚那声音就是从那里传过来了。

 

原来是因为嫂子她欲望被激发出来了,此刻正用手指舒解欲望呢。

 

她脸蛋红红的,双眼迷蒙,一副在情欲的浪潮中颠簸的样子。

 

我看的心痒难耐,恨不得代替她的手指用我的粗大狠狠的挺进去,可是我不敢,嫂子她这么爱我哥,绝对不愿意跟我一块瞎搞的。

 

而那边的战斗也已经到了白热化,吴香珍放荡的尖叫着,她疯狂的摇晃着自己的大奶子,被村长撞的左摇右晃。

 

只听到噗嗤一声,村长低吼了一声就软了下来,然后就趴到了地上不动弹了。

 

“怎么不动了,我还没舒服呢?”吴香珍傻了眼,然后就踢了村长一下,“村长,你今天怎么这么快。”

 

村长嘿嘿笑了两声,他已经爽快了自然也就不愿意劳累了。

 

“香珍,我今天累了,咱们以后再说。”说完后他就抱起了衣服,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嫂子脸蛋红红的,手指在那紧致的花穴内抽插着,一副心痒难耐的样子。

 

等到看着她快要到达巅峰的时候我故意叫了她一声,“嫂子,你在做什么呢?”

 

“啊!”她恰好到达了高潮,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就喷出来了一股淫水。

 

我看的心痒难耐,我确定了,嫂子她一定是个欲望十分强烈的女人,也不知道我哥能不能满足她。

 

“嫂子,你没事吧,。”我故作担忧的道。

 

“我…小虎,我没事,我就是刚刚…刚刚不小心被虫子给蛰了一下,不是什么大问题。”嫂子掩饰道。

 

“被虫子咬了?不是吧。”我面上装出了一副十分焦急的样子,“哲在哪里了?严不严重,我来给你看看。”

 

说着我就摸索着伸出来了手,朝着她的柔软摸了过去。

 

“我…我没事。”嫂子想躲,但是她的身体还在高潮的余韵中,躲了一下没有躲开。

 

“嫂子你放心,我可是中医。”我态度十分的强硬,上手就摸了过去,恰好摸到了她那敏感的红豆豆上。

 

“哎呀,嫂子你这里怎么肿了一块?”我眼睛转了转,面不改色的撒谎道:“是不是就是这里被虫子给蛰了?”

 

说着我还十分用力的捏了一下,嫂子敏感的身体一抖,然后就喷出来了一股奶水来。

 

这奶水来势凶猛,一下子就喷到了我的嘴角边,我忍不住舔了一舔。

 

香浓醇厚,我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好甜。”

嫂子脸蛋一下子烧了起来,她嘴唇颤抖了一下,面对眼前这样淫靡的场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尤觉得不满足,故意问道:“嫂子,为什么一股牛奶味?”

 

“小虎…你,你别问了。”嫂子捂住了脸蛋,难为情的几乎想要钻到地底下去。

 

我于是就不在问了,跟着她一路无言的走回了家里。

 

回来了以后嫂子就一头扎进了卧室,她应当是害羞极了,一直在避着我。

 

我心里头很是失落,故意跟她说,“嫂子,还有牛奶吗?我想喝牛奶。”

 

本以为这样她就会给我热乎乎的奶水喝,谁知道她半天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后才掀开了帘子然后给端了我一杯,接着就扭着小蛮腰离开了。

 

我迫不及待的端了起来,一尝之下就发现了不对劲,这味道分明不是她奶水的味道,她这是真的给了我一杯牛奶。

 

我心里头别扭极了,立刻就去找了她,走到了她房门前我敲了敲门。

 

“小虎…”门里头传来一声惊讶的问句,但是没有开门。

 

我心里头咯噔一声,难不成嫂子连见我的面都不愿意了?顿时我的敲门声就更加剧烈了起来,“嫂子,你让我进去,我有话跟你说。”

 

“小虎…”嫂子的声音有一些异样,“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我要睡觉了?”

 

现在才八点钟,嫂子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睡觉,她一定是骗我,我不依,直直的站在了门口,“不行,嫂子,我一定要进去,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声音怎么这么奇怪?”

 

里面沉寂了几秒钟,然后就响起来了脚步声,嫂子把门给打开了。

 

我一见她开门立刻就迫不及待的侧身走了进去,在灯光下一看,她脸色酡红,看起来迷人极了。

 

嫂子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薄薄的衣服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身材,她那双明媚的杏眼此刻含着薄雾,里面透露着渴望。

 

一进门我就发现了不对劲,鼻子抽动了一下。

 

一股腥臊的味道,这味道实在是太熟悉了我经常从村口的王寡妇身上闻到。

 

而嫂子的神态也极为不对劲,紧紧的夹着双腿,那姿态别扭极了。

 

“小虎,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嫂子有这些紧张,脸蛋红红的看着我,视线也若有若无的朝着床那边看去。

 

“嫂子,这牛奶都已经凉透了,我不喜欢。”我眼睛转了转,然后就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小虎!”嫂子的声音霎时间尖锐了起来,她胸口起伏着,紧张到了极点,那胸前的两坨巨大颤抖着让我看的心里燥热。

 

嫂子为什么这么紧张,难不成床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的手一摸,居然摸到了一个长柱形硬物,难不成嫂子刚刚是在床上自慰?

 

我霎时间就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她刚刚神态这么紧张,又死活不给我开门,原来是在卧室里偷偷做那种事情。

 

我在心里嘿嘿一笑,忍不住想要作弄她一番。

 

我手里是一阵黄瓜,这黄瓜又粗又长,表面没有洗干净上面布满了刺,而且上面还有粘液,看起来仿佛是刚刚从某个淫靡的地方出来一般。

 

“嫂子,这是啥东西?”我一把拿了过来,举到了她的面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