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爽到下面流水,同桌把我扒了给全班看

邱七强压身上的烈火,理清思绪,把车开人少的领域,立马下车把关在里面。

 

 

 

当他下车之后,他从车窗上看到车里的女人疯狂的造作着,比之前在他车上更加疯狂肆虐。

 

 

 

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欢脱肆无忌惮,就连车子都震动起来,原来一个人也可以做到这样啊。

 

 

 

邱七佩服了,发出叹息后摇摇头。

 

 

 

这女人现在的样子真的是让人疯狂啊,邱七靠在车边,不再朝车内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上车作出一番让人震撼的大事件来。

 

“老子今天非要得到你不可,今天就要夺走你保留的初夜!”

 

 

 

这个男人,发狠的褪去自己的长长的西装裤,朝刘岚扑过去,作势就要扒拉刘岚的衣服。

 

 

 

邱七再也看不下去了,耍女人可以,但是这样也太没品太垃圾了,和畜生有什么分别。

 

 

 

于是,我抡起扫帚,就大喝一声。

 

 

 

“你特么住手!”

 

 

 

突如其来的暴喝,那男人吓了一跳,停下了急切探索的双手。立马回头看我

 

 

 

但是当时他在门边的角落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邱七就用力捶打在他的头上。

 

 

 

可能下手敲得有些狠厉,他立即捂住了它的猪头在地上叫唤。但是一个那么雄壮的男人,这点都禁不住也太特么弱了,邱七一阵不屑蔑视,嘴里讥讽的冷哼一声。

 

 

 

他矫情的反应过来,邱七蔑视他,心里立即燃气熊熊怒火,“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瘪三,还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好意思啊,我是真不知道你是谁?也没空跟你废话。”

 

 

 

紧接着邱七又是用力的一脚踢了过去,招呼了一下那男人的下边的那位。他立即痛苦的咿呀叫唤起来。

 

 

 

“怎么那位,声音叫唤的挺好听啊,比那边美女叫的好多了。”邱七逼近他,看着他全身光着的身子,一边出言挑拨。

 

 

 

那男人感觉他像是要把他吃干抹净不留渣,疼的蜷缩在角落里害怕的不敢动弹。

 

 

 

另一边,刘岚已经被药效折磨到不行了。它的衣服到现在全部被撕开了,露出大片旖旎的春色,看过去“处处”动人。

 

 

 

她的小手用力揭开了她的裤子,正要往她的底裤里面探去,让他突然想到刚刚那个男人说这是刘岚的初夜。

 

 

 

就是第一次啊!他可不能就这样让她把自己毁了。这是手指啊,这样是多大的损失啊,这样后面她会后悔死。

 

 

 

邱七立刻抽出他往里探的玉手,阻止了这场啼笑皆非的灾祸。她纤细的手指上还粘黏着一些,从她身上流出的那一摊春江池水的粘液。

 

 

 

看起来还是这么诱人,邱七立刻咽了咽口水。这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啊!比章青青也不为过。肌肤雪白稚嫩,顺滑无比。

 

 

 

他不做多想,这女人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也该出事的控制不住他自己了,但是他也不能趁人之危在这里就把它办了。

 

 

 

把自己的外套覆盖在她身上,立马抱起她就往外走去。所幸今天是周一,所幸极限运动场也没有什么人。

 

 

 

这场闹剧也没有人知道,刘岚此刻浪荡的模样也没有被人瞧见,人们以后看到她还是昔日女神的模样。

 

 

 

但是秋七身上是真的受不了了,香软满怀。一路上抱着的怀中人还如此不安分的去勾住他的脖子,扯他的衣服,娇艳欲滴的粉色玫瑰唇还执着的想要吻他,可是身体疲软的绵绵无力。

 

 

 

他加快脚步把她放进自己车里,系好安全带准备发动车子。这女人还是一直不安分的动来动去,这特么开车呢不要命了吗。邱七火气就上来了。

 

 

 

可能觉得他是救命稻草吧,一直往他身上凑,手还不断的抓着他的衣领,摸索着它的脖子、胸膛、那红唇啄在他的耳际,心说这女人的瘾是真的大啊,又有情趣会玩啊。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好好开车,他怕他一个激动误把刹车当油门,一脚踩过去和刘岚去往西天极乐世界!

 

 

 

邱七强压身上的烈火,理清思绪,把车开人少的领域,立马下车把关在里面。

 

 

 

当他下车之后,他从车窗上看到车里的女人疯狂的造作着,比之前在他车上更加疯狂肆虐。

 

 

 

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欢脱肆无忌惮,就连车子都震动起来,原来一个人也可以做到这样啊。

 

 

 

邱七佩服了,发出叹息后摇摇头。

 

 

 

这女人现在的样子真的是让人疯狂啊,邱七靠在车边,不再朝车内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上车作出一番让人震撼的大事件来。

 

邱七一通威胁大骂,都把对方整的有些慌神了,半晌才缓过来。疑惑的心说,那件事情放不上台面呢。不过最近依靠邱家确实在道上混的越来越开了。

 

 

 

如果不是邱家,他那些勾当抖落出来也不知道够他和那帮弟兄坐几辈子的牢,吃几辈子的牢饭了。

 

 

 

所以他可得罪不起着家里的祖宗!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派人去办,保证办好,你看是不是可以继续合作,保我无事呢!”电话那人权衡后急忙道。

 

 

 

“行了行了,赶紧去办吧。”

 

 

 

邱七只是装腔作势罢了,也没有真的要他怎么样。

 

 

 

他挂掉电话,懊恼的扶着额头,心说最近都是些什么烂桃花啊,让他身心受挫欲罢不能,现在还诸事不顺。

 

 

 

他想了一下这件事情,要怎么更快的解决,最后还是打了个电话给他的那有权势的老爹。

 

 

 

跟他说了一下发生的这摊子事情,这老爷子别的没啥,就是对他和他母亲特别好,从小时候就一直纵容他。

 

 

 

所以当他一说这事情的时候,还夸他做事有担当,那孙子打的好,保护了人家女孩子,见义勇为值的赞扬。

 

 

 

被他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打断让他去医院鉴定结果。之后又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家集团的律师袁微微,约她出来见一面,有事情相商。

 

 

 

这律师袁微微,是一个端庒大方,简约干练的职场女性,一个赋有诗书气自华的才情美女!

 

 

 

这种美女也是独具韵味,对于她邱七也一直存着那种觊觎的心思。

 

 

 

他这里终于处理完了,走近客厅里,刘岚此时穿着他之前女人的长裙,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只不过之前他女朋友偏瘦一点,现在她突起饱满撑起了这件衣服,好像比前女友更适合,各有各的韵味吧!

 

 

 

虽是长裙,但是她确是透视的,借着房间的的昏黄灯光,仔细看可以看到里面隐约的春光乍泄,一直往下是包裹着的大长腿,看的他心神荡漾,恨不能立刻抱着他亲吻她!

 

 

 

可是眼下什么事情都没有处理完,就算他有这个心思,做起来也是会有心无力的,烦忧不断!

 

 

 

见他来到客厅,盯着她看,刘岚有些脸皮薄的地下了头。

 

 

 

后面才缓缓抬头看他,轻声说道:你可以给我找另一套衣服吗?现在有些冷穿着裙子。

 

 

 

邱七无奈的摊摊手,谁叫他前女友挚爱穿小裙子呢!他也没办法啊,只有这套还是不那么裸露的,为了自己不再沉迷于的美色,还特意挑了套里边最保守的了。

 

 

 

“你要是冷,去外面就穿上我的外套,到了车里就不冷了。”邱七温声道。

 

 

 

我简明扼要的跟她说明了去医院的事项。她突然跟我说:“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牵扯进来。”

 

 

 

她向我接连道歉,表示愧疚感。

 

 

 

“那现在,你愿意跟我去医院取证检验吗?现在事关重大,必须尽快查清,于我们才有利。”邱七冷静的说道。

 

 

 

“嗯嗯,我知道,所以现在我什么都听你的!”

 

 

 

刘岚也知其中利弊,立马应允的点了点头。

 

 

 

邱七一路极速的开车载着刘岚,去了清水市人民医院。

 

 

 

这个女生还是挺有担当的,毕竟这件事情全是因她而起。

 

 

 

他感觉到现在的气氛过于凝重,刘岚有一些沉默,隐隐还有有些担忧。

 

 

 

所以他立即出声调笑她:“既然我都救你,要不你以身相许,跟我在一起吧!我还会好好待你。”

 

 

 

“嗯?”她对我的话表示很惊讶,随后才反应过来浅笑道:“你认真的吗?说笑了吧!”刘岚羞哒哒的低下了头。

 

 

 

去到医院,找到家里边联系的权威医生,邱七很慎重的用手机拍好取证的全过程。

 

 

 

医生经过检验,终于查出了里面的成分是什么。他立刻记录好。其中的样品是刘岚当时喝的那杯酒。

 

 

 

它是一种相当于麻药的成分,喝下之后人会慢慢的处于麻醉无意识的状态,无论别人做了什么,事后都不会记起来。

 

 

 

这种药还是很不常见的,市面上也是买不到的,属于违禁品一类,调查到有人要是非法使用是要被抓进局子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