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少妇从反抗到迎合|他用手指让我喷了好几次

“哦,那就好!那就好!”王俊芳此刻心中高兴,也没有在乎李宇含含糊糊地回答。“对了强子,你去你玉珍婶子家给婶儿买两袋盐回来吧,家里没盐了。”

 

 

 

李宇点头应是,昨天傍晚他和郭玉珍越好了今天中午去瓜棚里,可是现在听到王俊芳的话,他的心中一片火热。

 

 

 

已经了解到男女之事的他,就像是上瘾了似的,下面那活儿一直躁动不安着,想要找个洞来钻。

 

 

 

“嗳,好的,我这就去,顺便找小飞那傻小子玩!”李宇嘿嘿一笑,在王俊芳的嗔骂声中离开了家门。

 

 

 

郭玉珍家在村子的中间,地理位置很好,也是村里唯一的一家小卖部和棋牌室。

 

 

 

刚走到小卖部的门口,李宇便看到小飞那傻娃正在坐在地上用脏兮兮的手摸自己的小弟弟,李宇心中好笑,说:“哟,小飞啊,你这是干啥呢?”

 

 

 

小飞看都不看李宇一眼,说:“在玩小鸟呢。这都看不出来吗?真傻!”

 

 

 

李宇一愣,心中暗骂,你个小傻逼,居然敢说老子傻,不过他也知道小飞这娃脑壳不好使,犯不着和他生气,说:“你这样玩鸟的方法可不对!”

 

 

 

小飞抬头,争辩起来,说:“有啥不对?俺爹就是这样自己玩鸟的!”

 

 

 

“噗嗤”一声,李宇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爹自己玩鸟?你爹的鸟不钻你娘的鸟窝吗?”

 

 

 

小飞睁着眼睛看了李宇半晌,似懂非懂地说:“啥鸟窝?是不是说我娘那黑漆漆地还长着杂草的鸟窝啊?”

 

 

 

李宇哈哈一笑,说:“对,就是那长着黑草的鸟窝,怎么样?你娘的鸟窝不让你爹的鸟钻吗?”

 

 

 

“不给!”小飞继续玩着自己的小鸟,边说:“俺娘好像说俺爹的鸟不中用,让他没事儿自己玩鸟去。强子哥,你瞧,我这玩鸟可就是和俺爹学的!”

 

 

 

李宇一拍手,笑的前仰后合,这小子太逗了,不过他对郭玉珍就更加感兴趣了,“难怪昨晚老子只是这么一摸她下面就那么湿了。原来是鸟窝没有鸟钻的原因啊,嘿嘿……”

 

 

 

“谁在外面呢?”小卖部里面传来郭玉珍慵懒的声音,显然这女人恐怕也才刚起来不久。

 

 

 

“哦,婶儿,是我,强子!”李宇边喊边走进屋里。

 

 

 

这时候郭玉珍也走出来了,她刚洗漱过,身上还穿着睡衣,脸上带着惺忪的睡意。笑看着李宇,说:“这么早来买啥啊?”

 

 

 

李宇探头朝里屋看了一眼,小声问:“家平叔呢?咋没见到他人呢?”

 

 

 

郭玉珍瞧见这小贼贼头贼脑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花花心思,媚笑地白了他一眼,说:“臭小子,你想干嘛呢?是不是想趁着你家平叔不在想要日我呀?”

 

 

 

骚-娘们!李宇被她这大胆泼辣的话说的一阵兴奋,看着她胸口的一大团肉,再想到她一直不跟让家平叔钻的鸟窝,他这下面就有了反应了。这骚-娘们,一直不让家平叔钻,今天正好便宜了老子!

 

 

 

“嘿嘿,我看你玉珍婶子你那没有被鸟钻过的鸟窝想了吧?”李宇嘿嘿笑着,朝郭玉珍靠了过去……

 

“呸,什么鸟窝不鸟窝,你这小东西年纪不大心思花花心思倒是很多。”郭玉珍嘴上说然责骂着李宇,但是却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

 

 

 

郭玉珍穿的睡衣是那种上衣和长裤的那种,但是却非常的薄,李宇的手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地就探进了郭玉珍的鸟窝处……再用力一抓……

 

 

 

“哎哟,你轻点,弄痛我了。”郭玉珍眉脚带着享受,那双媚眼半睁半闭着朝门外注视着,防止有人早上来买东西。

 

 

 

李宇嘿嘿一笑,手上的力度不减,说:“婶儿,你可真是个骚婆娘!咋就泛滥成这副模样了呢。嘿嘿!”

 

 

 

原来他的手隔着郭玉珍的衣服居然还摸到了湿漉漉的感觉,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鲁男子了,在梁静雪的身上有过经验,他早就知道这是女人兴奋时候的爱-液了。

 

 

 

对于李宇的调笑郭玉珍这女人非但没有害羞,反而更加放肆了起来,媚笑一声,手一把握住李宇那活儿,说:“哼,你还好意思说老娘,你自己不也翘起来了。”

 

 

 

“哎哟喂,我的好婶儿子,你可轻点儿,你就不怕把我这宝贝给捏坏了不能日你啦?”李宇被郭玉珍这么用力一捏,顿时松开了手,躬身捂住自己的鸟。

 

 

 

郭玉珍笑道:“谁让你那么用力的捏老娘的,捏坏了更好,免得你祸害村里别的女人去!”

 

 

 

李宇被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些虚,说实话,他还真想多祸害祸害村里的那些婆娘们呢。

 

 

 

“婶儿,家平叔是不是不在家啊?”虽然郭玉珍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可是李宇还是想问一下。

 

 

 

“是啊,否则你以为我敢那样和你打情骂俏啊?”郭玉珍白了李宇一眼,眼角的余光朝李宇裤裆看去,心中有些痒痒,自己老公那鸟玩意实在是太小了,还不如自己用手指来的舒服呢。可是李宇那东西却大的出奇,用手捏了捏还坚硬无比,比生铁还要硬,也不知道入进自己身体里会是什么样的快乐滋味……

 

 

 

这不想还好,越想她小腹处就越痒,这种麻痒的感觉直让她想要去死……

 

 

 

“嘿嘿,那婶儿,我现在能不能日你一下啊?”李宇嘻嘻笑着,这娘们下面这么湿,入进去也肯定很爽,说不定还会有小黄书里说的那种“啪啪啪”地水声呢……

 

 

 

“呃……”郭玉珍有些两难地看了看门外,“不行,中午吧,中午我去你瓜棚你找你,现在大家伙儿都起来了,要是瞧见了可不好。而且小飞还在外面呢!”

 

 

 

李宇本想说小飞那小子就是个傻子,可是又想到那小子就是因为傻,所以什么话都敢说,这要是被他看到了自己在和他老妈做这事儿,他肯定把自己钻她老妈鸟窝的事情给说出去。

 

 

 

“那也成,嘿嘿,婶子,那你中午可得早点过来啊。”李宇笑呵呵地说着,手还不忘在郭玉珍的胸口讨些便宜。

 

 

 

“哟,这不是强子吗?你小子怎么这么早就来你玉珍婶子家啦?”门外传来一个打趣的声音,只见一个打着赤膊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正满脸坏笑地走进小卖部。

 

 

 

李宇看了来人一眼,说:“我俊芳婶儿让我来买盐,怎么啦?”

 

 

 

来人名叫胡二牛,也是南平村的农民,不过这家伙好吃懒做,村里人都不太待见他。农村里的人都靠着田地吃饭,而他一个大男人却不下田干活,所以没人瞧得起他。

 

 

 

“嘿嘿,强子,你是不是昨晚就在你玉珍婶子家住的呀?你家平叔这几天可是都出去了呀。”胡二牛这话是和李宇说的,但是那双小眼睛却在郭玉珍的身子上打量个不停。

 

 

 

李宇这边还没有说什么,但是郭玉珍却骂了起来:“胡二牛,你个缺德的东西,你再敢胡说老娘撕烂你这张比女人的x还要贱的嘴!”

 

 

 

李宇心中大笑,心想女人果然都很可怕,梁静雪她刚刚被老子日了,接着一点也不心虚,还敢把主任骂的和狗似的。这郭玉珍也不是个一般角色啊……

 

 

 

胡二牛被郭玉珍一骂,讪讪一笑,陪着笑脸说:“玉珍,你那么大火干嘛呀?我这不是开玩笑吗?再说了,强子这小子鸟才多大啊?哪有那个日你的能力呢,就算是,你也是找我不是?”

 

 

 

“找你老娘去,你买不买东西,不买就给老娘滚!”郭玉珍显然有些烦胡二牛了。

 

 

 

“胡二牛,我日你母亲,你干嘛把老子搭上啊?草。谁说老子那小了?信不信老子能把你婆娘给日的哇哇直叫啊?”李宇不爽地看着胡二牛,这货纯属找骂的。

 

 

 

“哟呵,强子,不是我笑话你,就你这小鸟还真不太能满足你婶子。”胡二牛笑呵呵地说着,显然只是把李宇的话当成孩子的气话。

 

 

 

“草,这话可是你说的,那你敢不敢把你婆娘给老子日,要是你婆娘不求饶,老子和你姓!”李宇毫不让步。

 

 

 

这边的吵闹声顿时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农村里没啥事做,一大清早大家就喜欢捧着碗聚在一起聊聊家长里短的。此刻听到李宇和胡二牛杠上了,大家自然乐的起劲。

 

 

 

“嗨,胡二牛,你就答应强子,看他是不是能入的你老婆哇哇直叫!”

 

 

 

“对啊,二牛,你就答应吧,反而你那东西那么小也不能满足你婆娘,说不定强子真的能让你婆娘爽一回呢,要知道咱们女人想要爽一回真的不容易啊!”村里的刘桂香很有经验的说着,脸上满是哀怨。

 

 

 

“我日,那你怎么不让他日你呢?说不定强子能让你爽那么一回也不一定呢。哈哈!”胡二牛见大家都来了,逮着机会便转移话题。

 

 

 

“我呸,胡二牛你就缺德吧?”刘桂香被胡二牛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再和他争辩。

 

 

 

郭玉珍见人越聚越多,便拿出两包精盐递给李宇说:“强子,这是你要的盐,快点回家去吧,别搁这被这些家伙带坏了。”

 

 

 

李宇看了郭玉珍一眼,知道她眼中的意思,点了点头,直接往家里走去。

 

 

 

中午的太阳****的,李宇一个人谁在瓜棚里左右都觉得不是个事儿,本想去子母河洗个澡凉快凉快的,可是却怕郭玉珍来了找不着自己。

 

 

 

对于郭玉珍他还是十分惦记了,一想到郭玉珍下面那湿漉漉的感觉,他这心里就一阵火热火热的,恨不能现在就扳着郭玉珍的两个白哗哗的屁股瓣子直接入进去。

 

 

 

拿着手中的小书扇着风,可是却越扇越热,老辈人都说心静自然凉还是有点道理的。

 

 

 

又等了半个钟头,李宇走出瓜棚朝村里看去,现还是没有人郭玉珍的影子,心里便开始有些毛躁了。

 

 

 

“他爷爷的,不知道静雪婶儿在不在诊所里,实在不行就去诊所找她得了。”李宇小声地嘀咕着,对于梁静雪那白花花的婶子,还有下面那紧凑的一张嘴,他可是喜欢的紧呢。特别是她“哼哼”地声音可好听的,李宇现在想想都觉得心痒痒的。

 

 

 

等待是无聊的,李宇便看了看瓜地里的西瓜,他现早上被自己摸过的西瓜居然也泛出了绿色的荧光,现在是白天,虽然看的不明显,但是李宇还是可以笃定,这一切都和自己摸了西瓜有关。

 

 

 

这让李宇的心思活络了起来,“如果是那样,那以后咱家种什么还不都了呀?”瞧见这地里的西瓜,一个个又大又圆,每一个恐怕都有二十来斤,都是大家伙。

 

 

 

“太他娘的好啦,老子终于可以挣钱养俊芳婶了!”李宇紧握双眼,眼中满是期待。

 

 

 

只要他有田地,那么他就能够种出又大又圆又甜的西瓜,这些可都是钱啊!

 

 

 

可是很快李宇又惆怅了起来,他们家的自理地很少,就算有这一亩半分天也没有太多的地方可以种植啊,而且还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能力是不是还能够适应其他的农作物……

 

 

 

“强子?在想啥呢?是不是在想婶儿啊?”

 

 

 

就在李宇在纠结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女子放-浪的声音。

 

 

 

李宇回头一看,只见郭玉珍一把搂住了李宇,嘴拼命地往他脸上亲,这一阵阵香气让李宇是意乱情迷……

 

 

 

“婶儿,你可真是浪啊!”李宇好不容易从郭玉珍的嘴里逃了出来,趁着空档大口的呼吸,他可还没和人亲过嘴呢,没有想到这初吻居然被这个娘们糟蹋了,不过这也不算糟蹋。

 

 

 

郭玉珍身上香香的,穿了一件紫色连体碎花边的长裙,她的嘴唇红艳艳的,十分诱人,最主要是口气很清新,一点也没有意味,还带着一丝甘甜……

 

 

 

“你这小冤家,还不是你勾引儿婶儿的,现在倒说婶儿的不是了!”郭玉珍眼波流转,媚眼中满是委屈,可是她的委屈之色非但没有让人感觉到一丝的怜惜,反而为她增添了许多妩媚风情。

 

 

 

李宇嘿嘿一笑,手也毫不老实地在她的胸前摸捏了起来,说:“我的好婶儿子,谁让你这里是咱们村最美的呢?我可爱死你这里!”

 

 

 

郭玉珍眼中依旧盈满着水汽,嗔道:“你个小色鬼,这么小就色坏了,大了那还得了啊?”

 

 

 

李宇嘿嘿一笑,不回答,心里却把郭玉珍给骂翻了,你这婆娘到有意思,老子这是好心的再拯救你呢,你那傻瓜儿子都说你很久没有尝到男人的滋味了,现在还说这话。

 

 

 

“婶儿,小飞说的是不是真的呀?”李宇嘿嘿笑着,眼中满是好奇的戏谑之色。

 

 

 

“什么真的假的呀?”郭玉珍不知道自己那傻儿子把她和自己男人的那事儿给说了出来,有些不明所以地问着。

 

 

 

李宇笑着说:“我听小飞说,家平叔好久没有压你了?”

 

 

 

郭玉珍一听,小麦色肌肤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在李宇的胸口捶了一下,说:“呸,你这缺德的小东西!不过这事儿倒是真的,你也知道,你家平叔平时都是开长途汽车的,一直坐着开车,那方面自然不行了!”郭玉珍没有说的是,他男人那里本来就小的很。

 

 

 

听到郭玉珍的解释,李宇嘿嘿一笑,说:“那婶儿你岂不是饿的不行了吗?嘿嘿,算你找对人了,今天我就好好的喂你一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