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肉核肿胀花汁四溅/小宝贝夹的真紧太爽了

也不知是不是刘峰对秦然的特别照顾,激起了三个男学员的同仇敌忾,又或者是几个人中只有秦然是女的,在喝酒的时候,除了刘峰以外,其他人都将矛头对准了秦然。

刘峰其实可以拿出教练的威严来阻止这些男学员的,但似乎是为了报复秦然中午的抗拒,并没有吭声。

 

秦然隐隐意识到了刘峰下午似乎有些不高兴,心中自然也有些郁闷,所以面对着几个男人的挑衅,竟然战意狂涌,一顿饭吃下来,秦然趴在桌子上人事不醒,其他三个男学员,也喝得迷迷糊糊的。

 

刘峰自然不会管那三个男学员的死活,而是将喝醉了的秦然扶进了包间。

 

将秦然放到了床上,刘峰正准备离开,但看到躺在床上的秦然醉得人事不省的样子,却又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打开门看了看走廊里,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间的动静以后,将门反锁了起来。

 

秦然仰面八叉的躺在了床上,短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到了腿根,将一双修长洁白的腿展露在了空气中。

 

丝质的短裙似乎受到了秦然私密处温热气息的吸引,贴在了上面,隐约勾勒出了那里鼓胀的曲线,虽然不是很真切,但却让人瑕想连天。

 

刘峰推了推秦然,看到秦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以后,终于忍不住撩起了秦然的短裙,欣赏着秦然两腿间的风景。

 

秦然穿的是一条黑色的丝蕾短裤,窄窄的短裤,根本包裹不住那里的风景,反而因为那里的丰腴,使得短裤充满了诱惑。

 

几根卷曲着的毛发从短裤的边缘顽皮的探出了头来,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提醒着秦然马上就要面临侵犯,又似乎因为即将到来的危险在颤抖着。

 

刘峰将头慢慢的凑了过去,越来越近了,刘峰可以透过丝蕾缕空,看到那团黑色的茅草,一股淡淡的骚气从里面散发了出来,充满了诱惑。

 

刘峰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秦然少妇的体味都吸进了肺里。

 

刘峰一直都觉得,那里是秦然最吸引人的地方,虽然中午已经品尝了那里的美味,但刘峰却觉得,不穿短裤的肉包子很诱惑,穿了短裤的肉包子却更诱惑。

 

刘峰终于忍不住用鼻尖在上面轻轻的蹭了蹭,秦然似乎有了感觉,嘤咛了一声,主动叉开了双腿。

 

刘峰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一嘴含住了肉包子,在上面又撕又咬,在这一瞬间,刘峰觉得自己就是禽兽。

 

从肉包子里散发出来的骚气,极大的刺激着刘峰的神经,刘峰的手也攀上了秦然的胸,隔着衣服揉了起来。

 

秦然在睡梦之中似乎都感觉到了危险,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喃呢着,但刘峰根本不知道秦然在讲什么。

 

就这样玩弄了一会儿,刘峰有些不太满足,抬起了身体,开始吻秦然,从秦然的额头开始,每一寸皮肤都没有放过。

 

在吻完了秦然的下面以后,刘峰又将秦然翻转了过来,吻着秦然的背部,重点照顾着秦然的臀,那里,也是刘峰第一眼见到秦然的时候,就暗暗发誓想尽一切办法都要玩的地方。

 

秦然的脸色有些发红,呼吸也有些急促,刘峰没有想到秦然的身体竟然敏感到了这样的程度,醉成了这样,竟然还能对自己的挑逗产生反应。

 

终于忍不住将头凑到了肉包子上,刘峰的舌头开始舔吮咬吸,将从秦然身体深处流出来的东西,一古脑的吸进了嘴里。

 

那是人间最美味的东西,刘峰感觉到了异样的香甜,而等到刘峰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下面已经是坚硬如铁了。

 

在解腰带的时候,刘峰也有过片刻的犹豫,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秦然的诱惑。

 

喘息着将身体往秦然的嘴里塞,但却给秦然紧闭的牙齿格得生疼,刘峰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心急了,暗笑了一声,直接捏住了秦然的鼻子,等到秦然因为呼吸不畅而张开了嘴的时候,刘峰将东西塞了进去。

 

迷迷糊糊的秦然感觉到了不舒服,开始晃动着脑袋,无意识的将舌头往外顶,想将那根打扰了自己睡眠的东西往外顶。

 

刘峰感觉到了秦然舌头的香软和灵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刘峰无疑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人,他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的抽动着,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秦然的嘴里进进出出的,直到有些把持不住的时候,才抽了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想要喷发的冲动压制了下来,刘峰这才持着人间凶器,移到了秦然的腰际,隔着短裤,在秦然的肉包子上轻轻的蹭着。

 

慢慢的,刘峰发现,本来干燥的短裤上,出现了一个湿迹,这个发现让刘峰欣喜不已,动作越来越野蛮,力度越来越大。

 

随着刘峰的动作,短裤陷进了秦然的身体里面,在中央的部位,印出了一条浅浅的沟,而在沟的中央,则是一个越来越大的湿迹。

 

此刻的刘峰,已经是气喘如牛,他很想扒开秦然的短裤,将秦然最美丽最神秘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中,再狠狠的捅进去。

 

但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的刘峰却未免有些底气不足,他只敢这样一下一下的品味着少妇的身体。

 

刘峰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直接射在了秦然的短裤上,当看到秦然雪白的肚皮上那一滩滩的乳白色液体的时候,刘峰才感觉到了一阵后怕。

 

他知道,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秦然醒过来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所幸的是,秦然没有醒过来。

 

将痕迹都清理完了以后,刘峰蹑手蹑脚的想要出门,但是当看到秦然还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以后,刘峰却又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回到了床边。

 

有些粗暴的捏开了秦然的嘴巴,野蛮的将舌头伸了进去,刘峰一边品尝着秦然甜美的嘴,一边贪婪的闻着从秦然的嘴里弥散出来的带着一丝酒气的香甜,足足四五分钟以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秦然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梦里,刘峰蹑手蹑脚的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脸银笑的看着自己,秦然很恐惧,想要责问刘峰为什么要闯进自己的房间。

 

但秦然惊恐的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声,只能看着刘峰脱了衣服,慢慢的靠近了自己。

 

秦然感觉到了危险,但眼睛却不受控制的望向了刘峰的下身,那根凶器直指长空,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大。

 

秦然觉得那东西如果真的捅进自己的身体里,一定能给自己带来很舒服的感觉,但秦然却不想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她无力的晃动着脑袋,但是却根本无法阻止刘峰将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秦然感觉到,刘峰的东西直顶到了自己的嗓子眼,竟然莫名的一阵兴奋,这种感觉让秦然很羞耻,秦然很想推开刘峰,但推着推着,却不知怎么的就搂住了刘峰的腰。

 

刘峰嘿嘿的笑着,每一次都深处到底,让秦然在感觉到了窒息的同时,又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下,秦然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已经是湿潮一片。

 

既然没办法阻止刘峰,那就闭着眼睛享受吧,但千万不能让刘峰看到了自己下面的秘密,秦然如是想着,渐渐的放松了自己,有时候还会伸出舌头,在刘峰的凶器上舔上一下。

 

但最让秦然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峰扒开了秦然的短裤,看到了那片泛着水光的肉包子,秦然害羞了,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那里。

 

但刘峰的手是那么的用力,秦然感觉到自己的手一点一点被瓣开。

 

秦然很想哀求刘峰放过自己,但话都到了嘴边,已经开始在舌尖上打着转了,但却根本说不出来。

 

秦然感觉到刘峰如小狗舔水一样舔着自己,自己又感觉到了中午在小树木里的刺激,秦然提醒着自己,不能这样,不能对不起老公,但身体的本能,却出卖了秦然的身体。

 

当感觉到刘峰进入了自己以后,秦然彻底的放开了自己,秦然感觉到,那种对李先的背叛所产生的罪恶感,让自己的身体敏感了好几倍,在刘峰的冲撞下,自己彻底的沉沦了。

 

等到秦然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秦然忍不住嘤咛了一声,拉住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秦然有些忐忑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刘峰的表情,这里面,即有着怕刘峰还记恨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让自己摸车的担心,又有害怕刘峰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梦到他的紧张。

 

上路的时候,刘峰还是第一个让秦然上了车,秦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暗自感激着刘峰的大度,更提醒着自己,今天一定要好好开,要不然,真的对不起刘峰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

 

刘峰的手一直都搭在了秦然的大腿上,秦然不敢再有任何的反对,为了学车,她已经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

 

刘峰的手很粗糙,和自己丈夫的比起来,要粗糙了许多,但手心里的热力,也比丈夫要明显了许多。

 

秦然突然间觉得,刘峰这双有力的大手,如果揉自己的胸的话,一定会很爽,想着这些,秦然的短裤又莫名的湿了。

 

天色擦黑的时候,车子才驶回了驾校,大家将行礼从车上拿了下来,看着刘峰有些疲惫的样子,秦然提议,大家一起凑钱请刘峰吃个饭。

 

这个提议,自然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不过因为昨天晚上大家的酒都喝得有些多,所以都没有喝酒。

 

吃过饭以后,已经是九点多钟了,刘峰和秦然一起,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起上了车,对于这一切,其他三个男学员都见怪不怪,因为大家都知道,秦然和刘峰是住一个小区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