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捏住珍珠喷出来跪趴|老熟妇的尿真好喝

没给表姑说完这番话的机会,憋了一整天的欲望彻底爆发,我用嘴巴堵住了表姑的樱唇,一只手伸入衣服内……

 

 

 

“哦……”

 

 

 

表姑如同水一样在我怀中扭动娇喘。

 

 

 

我气喘吁吁,今天本想在韩美妮身上发泄出来的所有激情现在全部都重新冒了出来。

 

 

 

“表姑……”我一边亲吻着表姑的樱唇,一边囔囔问道:“你送走表姑父的时候,他有没有对你叮嘱什么?”

 

 

 

“嗯……”表姑气喘吁吁,娇声说道:“你表姑父说让我照顾好你,小亮,你表姑父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让我在精神和身体上都把你照顾好了。”我说完将表姑公主抱了起来,她的手依旧还在我的身上摸索着。

 

 

 

低头看着怀中的成熟身体,我轻声说:“表姑,我们回房间吧。”

 

 

 

“嗯。”表姑不敢正视我的双眼,俏脸通红,嘤嘤点了点头。

 

 

 

这渴求般的回应让我浑身发热,急忙抱着表姑就朝房间走了过去。

 

 

 

将她扔在床上之后,我气喘如牛,三下五除二就将衣服脱了个干净。

 

 

 

这一刻,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

 

 

 

表姑父刚刚离开,表姑暂时不会让我进去她的身体,而今天在韩美妮身上感觉到了那种美妙的刺激,如果表姑依旧不同意,我也可以用那种方式来缓解我亢奋的欲望。

 

 

 

很快我便脱的一丝不挂,房间灯光昏暗,表姑不敢去正视我这具年轻的身体,急忙别过了头,伸手将夜灯关闭。

 

 

 

瞬间,房间内漆黑起来,但是借着月光,我可以看到表姑正慢慢将衣服脱了下来。

 

 

 

一具泛着白光的身体很快也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顾不了其他,一个飞扑扑在床上,将表姑压在了我的身下。

 

 

 

黑暗中,我张开嘴巴咬住了表姑的酥胸,她疼得喊了一声,轻声说:“小亮,轻点……”

 

 

 

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生怕表姑巅峰之后彻底清醒,我这次动作还是小一点。

 

 

 

正当我准备开始的时候,

 

 

 

她用手在我的后背轻轻摩擦,小声说:“小亮,表姑还没有做好准备,先别进去……”

 

 

 

“表姑……”

 

 

 

“真的不能进去,等表姑打开心扉之后,再进去就好了,现在外面这样蹭蹭吧。”

 

 

 

我也不好强求,应了一声将玩意扶正后开始摩擦起来。

 

 

 

表姑也非常配合我的动作,虽然没有进入,但我依旧在缓慢抽动,表姑的身体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被男人所填充,即便是在外面蹭来蹭去,这种感觉也比自己满足要强烈很多。

 

 

 

很快,表姑的身体便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我知道,在没有进入的情况之下,我再次让表姑感受到了身为女人的快乐。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蹭来蹭去。

 

 

 

折腾到了凌晨四点钟,我们俩这才心满意足的停歇下来,相拥在一起熟睡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醒来之后,和我纠缠了一夜的美魔女已经消失无踪。

 

 

 

我光着身子从床上下来,刚刚走出房间,就看到表姑在厨房做着早餐。

 

 

 

表姑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出现,穿着一套网纱睡裙,从网眼缝隙来看,她里面并没有穿内衣和小裤,就好像故意让我在厨房和她来一场一样。

 

 

 

我没有惊扰表姑,蹑手蹑脚走了过去。

 

 

 

当站在表姑身后的时候,突然伸出双臂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啊!”

 

 

 

被我突然抱住,表姑惊呼了一声。

 

 

 

“别怕,是我。”

 

 

 

我在表姑耳边轻声说着,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不多时,表姑气喘吁吁,在没有进入的前提下,我们从厨房来到了餐桌,又从餐桌来到了浴室,再次让表姑满足了三次,我这才一泄如注。

 

 

 

眼瞅着上班时间就要到了,我帮表姑清理干净身体后,便穿好衣服匆忙离开。

 

 

 

表姑和我所剩的时间不多,我清楚的知道,只要表姑离开,在想见面,就非常困难。

 

所以我想在表姑离开之前,把所有的想法付诸实践。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表姑依旧只让我在身下蹭来蹭去,死活都不让我进入身体,这种感觉让我难受无比。

 

 

 

眼瞅着表姑明天早上就要离开,这一天我上班心不在焉,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将表姑给彻底拿下。

 

 

 

可是思来想去,我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出来,不过当想起冯倩倩的时候,我灵光一闪,一个计划萌生了出来。

 

 

 

冯倩倩肋骨只是轻微有一些裂痕,在医院治疗了几天便已经没有多大的事儿,现在正在家中疗养。

 

 

 

我的计划非常简单,就是让表姑无意间看到我和冯倩倩亲昵的事情,然后因为醋性大发,彻彻底底的交给我。

 

 

 

这个计划虽然看起来天衣无缝,但是最终伤害到的人确实冯倩倩。

 

 

 

她只是单纯的一个女孩,未经人事,若是因为我的事情而感觉到自卑,那我就非常愧疚了。

 

 

 

本来我想找韩美妮和我演一场好戏,但是韩美妮的性格阴晴难定,而且老公也在家中,找她并非是一个明智之举。

 

 

 

没辙之下,我也只能将最终的目标确定在冯倩倩身上。

 

 

 

下午下班后,我打电话给在家休养的冯倩倩,让我来我家中一趟,本以为需要浪费一些口舌,没料到冯倩倩竟然非常痛快便同意下来,还说马上过来。

 

 

 

她的回应让我不由亢奋了起来,难不成冯倩倩对我也有好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