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踩裆虐蛋/被和尚扒开双腿蹂躏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美女踩裆虐蛋/被和尚扒开双腿蹂躏

小静脸一红,连忙否认:“智彬哥,你误会了……”

 

 

 

“老子没有误会!”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一脚踹在了椅子上,气势汹汹的质问她,“小时侯你家欠下的巨额高利贷,是谁替你老子娘偿还的?你这四年大学的各项费用,是谁替你支付的?嘿嘿,是谁哭着向我保证,只要念完了书,就乖乖的嫁给我作老婆的?你说!你这个臭丫头倒是说呀!”

 

 

 

小静委屈的望着我,清澈的眼睛中仿佛带着无限伤感,哽咽的说:“智彬哥,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强迫我拿爱情来报恩呀!”说着,泪水顺着眼角夺眶而出。

 

 

 

看着她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我的心有些软了。这个美丽清纯的小姑娘,淡雅的就像是秋天里的一朵菊花。那天使一样圣洁可爱的笑容,和温柔娴静的优雅气质,一直都是我心头的最爱。

 

 

 

这辈子我是一定要得到她的,否则活着也没啥意思了,还不如去跟阎王爷做伴!算啦算啦,迟早是我的女人,和她怄什么气呢?

 

 

 

“行啦!别哭了……”我尽量让声调重新回到正常的区域里,缓和的说,“毕业后就跟我回家吧……结婚的事,咱可以先不急!”

 

 

 

小静没有出声,默默的抽泣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勇敢的迎视着我的目光说:“智彬哥,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因为……因为我另有男朋友了……”

 

 

 

“什么?”我怪叫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气的哇哇大叫,“他是哪冒出来的王八蛋?凭什么和我争女人?他奶奶的,老子非宰了这小子不可!”一边说,一边卷起了袖管,暴跳如雷的向外冲去,冲到门口我才想起来,大爷我还不知道那小子是谁呢!

 

 

 

小静擦拭着眼泪,幽幽的说:“智彬哥,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的!哪怕十年、二十年……我会连本带息的赔偿你……”

 

 

 

“去你妈的连本带息!”我恼怒以极,恨恨的“呸“了一声,破口大骂道,“等十年二十年后,我都老的不举了,谁家的媳妇还肯嫁给我!不行,你这丫头要变心,我现在就把你押回去!”说完,我逼上前,一抓住她纤弱的手碗,不由分说的往外拖!

 

 

 

小静惊叫:“放开我……你放手呀……”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她那点力气对我来说根本微不足道,很快的,我就把她拖到了外间,一只手拉开了房门!

 

 

 

突然间,一个人影从走廊冲了进来,重重的撞到了我的怀里。这一下出其不意,我怎么也想不到门外竟埋伏着一个人,顿时立足不定的向后摔倒,三个人在地板上滚成了一团!

 

 

 

“混蛋!”我怒吼着跳起身,顺手揪住这人的衣襟,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两嘴巴,“妈的,连老子都敢撞,活的不耐烦啦?”

 

 

 

我正想再揍这家伙几拳出气,谁知小静忽然从旁边扑了上来,死死的拽住我的臂膀,语带哭音的哀恳道:“智彬哥,别打了!求你别打他……”

 

 

 

我一呆,不由得瞅了瞅这厮!嘿,原来是个油头粉面的俊俏后生,头发梳的光光亮亮的,皮肤就像女人一样白。此时,他正满面怒容的瞪着我,目光中充满了鄙夷和仇恨。

 

 

 

“小静,他是哪个?”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小静的俏脸上露出了又紧张又心痛的表情,爱怜横溢的凝视着那小子。这一瞬间我恍然大悟,什么都明白了!一股强烈的妒火从脚底直冲脑门,熊熊的烧红了我的眼睛。

 

 

 

小静显然察觉到了我狰狞的煞气,惊惶之下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倒是那油头粉面开了口,冷冷的说:“我就是小静的男朋友!她爱的是我,要嫁的也是我!嘿,我不会让你把她带走的,就算杀了我也不会!”

 

 

 

“好!你有种!哈哈哈……”我放声狂笑,“唰“的从裤兜里抽出一柄弹簧刀,手腕一抖,雪亮的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狞笑说,“既然你这么有种,我就成全了你吧!”

 

 

 

“不要!”小静一声惊唿,双膝一软,直挺挺的在我面前跪了下来,泣不成声的说:“智彬哥,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我已委身于他了……怎么还能跟你结婚呢?”

 

 

 

小静跪伏在地上,柔弱的肩膀瑟瑟发抖,痛哭着说:“智彬哥,我知道对不住你!呜呜……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了,这一生一世也还不清!如果……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做牛做马的报答你!真的,下辈子……下辈子我会全身心的奉献给你……”

 

 

 

“放屁!”我恼怒的大声斥责着,心中悔恨交集。这女人既非Chu女,那是无论如何不能娶她做老婆的,这些年的功夫算是全白费了!这想法让我懊丧到了极点,但同时,一个邪恶的念头也悄然的升了起来……

 

 

 

“好,要我放过你们两个也行!”我猛一挥手,不等小静喜出望外的道谢,就阴险的一笑,淡淡的说:“可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小静破涕为笑,仰起白里透红的俏脸,诚挚的说,“只要我能做的到的,什么事我都答应!”

 

 

 

“放心,你当然能做到!”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眼睛里射出了贪婪的光芒。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像小静这样美丽的女孩子,以一种如此软弱无依的姿态跪在面前,恐怕都会射出贪婪的目光的。

 

 

 

小静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裙,乌黑的秀发披在肩上,长长的眼睫毛在惊恐中一眨一眨的!那种惴惴不安的神色,望在别人的眼里也许会觉得怜惜,可是落在我这个色狼的眼中,却反而增加了心头的罪恶欲望……

 

 

 

“把衣服统统脱掉,一件也不许留!”我低沉着嗓子,一字一句的说。

 

 

 

小静浑身一震,脸上露出害怕之极的表情,双手下意识的掩住了胸部。油头粉面却在我的掌下挣扎了起来,嘶喊道:“小静,别理他,快跑!快……”

 

 

 

我手腕略侧,锋利的刀尖在他脖颈上划出了一道血口,用最冰冷的声音说:“只要你敢再说一个字,老子就送你归西!”大概是我的穷凶极恶吓着了他,油头粉面立刻哑巴了,噤若寒蝉的闭上了嘴。

 

 

 

我冷笑一声,恶狠狠的对小静说:“你要不想这小子英年早逝,就乖乖的让我爽一次!听明白了吗?”

 

 

 

小静的俏脸涨的绯红,默默的流了一会儿眼泪,目光中满是悲苦之色。她蹙眉沉思了一阵,终于饮泣着屈服了,细长的手指移到了衬衫上,缓慢的将纽扣一粒粒的解开。

 

 

 

向两边敞开的衣襟中,白皙的腰身耀眼的令人目眩,一对挺拔结实的Ru房已经初具规模,像小山包似的隆起,尽管还严密的包裹在|乳罩中,可是只要看看那玲珑的弧线就可以想像出,那里面的形状是多么的完美诱人!

 

 

 

我热血上涌,忙把刀交到左手,牢牢的逼住油头粉面。右手则一刻也不停留,粗暴的撕扯着小静的衣裙。她惊惶无助的望着我,嘴里低声的哀求着,但却不敢躲闪反抗。不到片刻,她就被我轻而易举的剥掉了外衣,雪白的肉体上只剩下|乳罩和内裤,遮挡着身上最重要的禁区。

 

 

 

“操!果然已被开了苞!”我心中百感交集,这个在我印象中一直是纯洁可爱的女孩子,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个体态丰腴的小妇人!淫贱,实在是太淫贱了!今天我一定要在这具淫荡的肉体上好好的发泄一下兽欲,来补偿我失去的青春!

 

 

 

“从现在开始,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我拉着油头粉面退后几步,斜靠在墙上,冷酷的说,“首先,你给我爬过来!手脚并用的爬到我身边来!”

 

 

 

小静迟疑了一下,顺从的趴到了地上,修长的四肢支撑着半裸的身子,慢慢的向我爬了过来。她肯定从来没有这样爬行过,动作生硬而不自然,被内裤覆盖的臀部稍稍翘起,黑发瀑布似的垂下,反衬的肌肤更显的白腻晶莹。望着俯卧在脚边的美丽女孩,我不禁欲火大炽,棒棒在裤裆里急剧的膨胀。

 

 

 

小静也发现了我身体上的变化,脸蛋一下子烧的通红,就像是黄昏的晚霞般俏丽迷人。我按捺不住,倏地伸手扯住她的秀发,把她的头强行拉到了我的跨下,娇美可爱的脸颊顿时紧贴在了我的男根上,亲密无间的挤压厮磨着,那种感觉真是无比的舒爽!

 

 

 

小静含糊不清的呜咽了两声,俏脸埋在我的腿间挣动着。坚硬的棒棒显然令她极为难受,唿吸也无法顺畅。她的双眉紧紧的蹙着,脸色相当的痛苦。我冷笑一声,不屑的松开了手,她的身子立刻瘫了下去,软绵绵的蜷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臭丫头,装什么可怜?”我铁石心肠的怒斥着,说也奇怪,自打知道她不是Chu女后,从前的柔情蜜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剩下的只是一股疯狂的虐欲。我毫无怜悯的瞪着柔弱的小静,心里的快感越发强烈,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喝道:

 

 

 

“起来,帮我脱掉裤子!”“啊……饶了我吧智彬哥……”小静水灵灵的眼睛里装满了惊惶,过度的害怕使她连哭泣都忘记了,泪水在明艳的脸蛋上凝成了渍。我脸色一沉,不等她把话说完,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摔了过去。

 

 

 

“住手!你这恶魔,快给我住手!”突然一声愤怒的吼叫响起,险些儿震破了我的耳鼓!转头一看,油头粉面正目龇欲裂的悲嘶着,脸色可怕的骇人,手脚也在奋力的扭动!我心头火起,掉转刀柄在他头上狠敲了一记,把这家伙打的七昏八素,前额现出了一块老大的乌青。

 

 

 

“别打他!我求求你……”小静哭喊着扑了上来,双臂抱住我的大腿,一张梨花带雨的粉脸主动的贴上我的棒棒挨擦,凄然道:“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别再难为他了……”

 

 

 

我不耐烦的打断了她,恶声恶气的说:“少废话!你先让老子满足了再说!”

 

 

 

小静噙泪点了点头,柔顺的膝行到我的正前方,颤抖的伸出双手解开了我的皮带。裤子从腰间坠落,跌到了我的脚下。

 

 

 

接着,她犹豫了一两秒,害羞的闭起眼睛,纤手探入裤衩握住了粗大的棒棒,生涩的把它掏了出来。袒露着屁股直立着,我感觉到冷风唿唿的贯进肛门里,有一种特殊的刺激!

 

 

 

Rou棒在温暖的掌心里捧着,不由自主的涨的更加大了。小静大概也察觉到了惊人的尺寸,手足无措的跪在我面前,连脖子都红透了。

 

 

 

我大为兴奋,强迫她睁开双眼,“认真”的欣赏这根吃饭家伙。在她看见棒棒的一瞬间,我清楚的捕捉到那张俏脸上掠过的恐惧表情。忽然间我发现,我喜欢这种表情!喜欢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对我淫威的深深恐惧!

 

 

 

“看够了,就把它含进去,好好的尝一尝鸡芭!”我寒声发布着命令,挺起腰杆,示威般的将Rou棒送到了红润的嘴唇边。

 

 

 

也许是体味太过浓烈的缘故,小静露出了极其厌恶的神色,那样子就像是要呕吐!但在我凌厉的眼光下,她终于还是无奈的张开了小嘴,双唇徐徐的含住了Rou棒尖端……

 

 

 

我仰首向天,细细的体会着棒棒包容在她口中的动人滋味,那湿热的嘴唇和温软的舌头,都带给了我极高的享受。尽管塞进去的只是一小部分Rou棒,但对小静来说依然是太长了,以至于她的腮帮上都鼓出了一个圆柱形的凸起!

 

 

 

看见她那副屈辱的狼狈模样,我心头升起报复的快感,狞笑说:“表子,是第一次Kou交吧?呵呵,我来教你怎么做!用你的舌头扫过整支鸡芭,然后忘情的吮吸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