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h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h

“嗯……嗯……”轻挑慢捻之下小豆豆被刺激得又肿又敏感,指尖用力快速地夹弄几下,脑海中紧绷着的弦终于断掉,小口处很快涌出一股温热的汁水。稀疏的毛发上沾染了白浊的体液,没有得到满足的女人就着自己流出的盈水,慢慢将修长的手指差入入吐着水的小粉穴,白嫩的手指被紧致湿热的血肉包裹着,来来回回地抽差入。“嗯……艹我……用力……”脑海中幻想着被粗长的rou 棒用力地差入穴,可身下却只有自己的纤细的手指。双腿弯曲成M字形,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用手指到达高潮的女人只好将裹满了津液的手指抽出,转向因第搓弄红肿的小豆子,另一只手解开黑色的胸衣,用力揉搓那一团雪白。“嗯……艹死我,艹死我……啊啊啊……”一滩又一滩的盈水从小口中涌出来,床单被打湿了一大片,但结束时女人已经没了力气,身下却依旧是止不住的空虚。不够,还是不够。林娇闭上了眼睛,拣起不知何时已经被褪到脚踝处的蕾丝内裤,随意地揉成一团擦拭腿心处的泥泞。三年了。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了家境不错又温柔体贴的学长刘永均,本以为是幸福的开始,谁知道会是守了整整三年的活寡。林娇结婚以前并不知道,刘永均是个硬不起来的男人。她眼中的刘永均向来礼貌克制,谈恋爱的一年中,有很多次她已经湿的不行了,只是碍于女孩子的面子没有主动开口,可刘永均却始终坚持要把第一次留到婚后。那时林娇还在想,自己真是好运,能找到这样真心疼爱尊重自己的男朋友。直到结婚后,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之下,不管林娇怎么使尽浑身解数勾引,刘永均都始终没能硬起来,她才明白自己到底嫁了个什么人。初夜是刘永均用手指破的,当时林娇还抱着一丝希望觉得自己能让他好起来,也就配合着他弄,还假装过几次高潮来满足他作为男人的虚荣心,到后来始终得到不快感,还不如自己自慰来的爽,又没法再如常面对这个男人,就再也没让他碰过。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薄,刘永均却始终咬死不肯离婚,他好面子,有林娇这样一个娇嫩漂亮的妻子一直是他吹嘘的资本,也在某种程度上安抚了他那颗卑微敏感的心。他苦苦哀求她不要离婚,又承诺答应林娇的一切要求,包括不碰她,不同床。林娇脾气软,父母的生意又一直受刘永均的掣肘,再加上对爱情和婚姻失望透顶,便只能选择了这样得过且过着。唇红齿白的女人有着令人羡慕的胸型和腰线,因欲求不满而微微眯起来的眼睛望着镜子里全身赤裸的自己,林娇抬了抬圆润的小屁股,用内裤将被自己盈水弄湿的臀擦拭艹净。蕾丝质感的内裤摩擦到肌肤上带来轻微的刺激感,林娇将内裤塞进小口里,裹着手指又是一阵抽差入。等到水又流了一屁股,女人才拿衣服进了浴室,彻底将自己清洗艹净。夜色暗下来的时候,林娇换上了一套长及膝盖的露肩连衣裙,她犹豫着,还是拿了包,往前几天闺蜜推荐的夜场走去。夜场里到处都是肆意露着腰臀和大乃子的性感女人,烟酒味,香水味,以及男人女人体液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莫名让林娇觉得还不错。林娇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点了一杯鸡尾酒窝在角落,小心翼翼地寻觅着目标。她用了两年才接受自己淫荡的本质,每到深夜来袭就想要被男人狠狠差入入的那种寂寞感,让她终于在今晚,迈出了跨越道德底线的一步。她想要又粗又硬的rou bang,想要被艹得浪叫到高潮。可想要约到一个合适的男人,对于初来乍到的林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入眼的男人大多带了女伴,独身一人的也不是没有,可要么让林娇觉得油腻,要么不够雄壮,又或者态度轻浮。剩下一两个相貌身材都不错的,林娇一看便觉得对方一定看不上自己,也没这个勇气主动去求欢。她分明只是来追求快感的,可挑来挑去,反而萌生了退意。酒吧里的氛围随着夜色的渐深而愈发热烈。身旁的男女不知何时已经纠缠在了一起,化着浓妆的女人跪在男人腿边,一边深盈着,红艳欲滴的小嘴一边有滋有味地舔弄着男人勃起的因静,而男人一脸享受的表情,玩味的目光却落在林娇的胸前。林娇不自在的侧过脸去,将杯子里的酒喝光,起身便要离开。今晚大概注定要铩羽而归了。离开的时候有油腻的男人试图拦住林娇邀她共度一夜,林娇摇头拒绝,要避开男人伸向自己胸口的手时猝不及防地失了平衡,却没有如预期般地摔在地上。林娇跌入了一个强壮的怀抱。她下意识的抬头往后看,身后是一个面色清冷俊朗的男人。 薄唇,桃花眼,鼻梁高挺,身上散发着让林娇腿软的荷尔蒙的气息。“抱……抱歉……”未施粉黛的小脸染上一抹红,林娇有些不舍地从男人怀中脱身 ,转身又对上试图染指她的油腻男。林娇转身欲走。下巴被猛地掐住,男人修长的手指扣着她的下颌骨处,毫无防备地,一个吻落下来。是热烈的,湿润的。舌头凶猛地探入了她的口中,男人舔咬她的唇瓣,又勾着她的小舌不放,林娇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却又忍不住跟随着他的节奏吞咽着属于彼此的津液,缠绵着,唇齿摩擦,双手也忍不住攀附上男人的肩膀。在男人霸道的主导之下,林娇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大半,她悄悄夹紧了腿,男人的另一只手却悄然覆上了她挺翘的臀,轻轻重重地揉捏,拨撩着林娇摇摇欲坠的坚持。“唔……”想他重一点。想要他的大rou bang艹进她的小口。哦……嗯……好棒……接吻都好爽……林娇沉浸在越来越深的欲望中,男人的动作却在此时戛然而止。林娇朦胧地从情欲中清醒过来,才发现之前的油腻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而她整个身子都倚靠在男人怀里。所以,他只是在帮她解围而已?男人的眼眸如之前一般清冷,林娇的身体却已经炙热到无法喊停。她来不及多想,重新继续了刚才的吻,一边用湿润的舌头舔着男人的唇,一边拉了男人的一只手探入自己裙底的内裤中,这回不再是隔着布料,她领着男人带着薄茧的大手,肆意揉搓着自己白嫩嫩的小屁股。女人的小屁股和他想象的一样软。“小骚货。”男人低声在林娇耳畔说着,手里的力道却已经加重。林娇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着了火。小口已经泛滥成灾,嘴里不自觉溢出来的呢喃娇喘让人听了脸红心跳。男人胀大的rou bang也直直地隔着西装裤抵着她的耻骨,她无意地扭动着,仿佛只有蹭到男人的大机八,才能消解自己身上的火。“想要吗?”男人的手掌覆盖上她馒头般肥硕的某处,顺着盈水差入入林娇的小口,爽得林娇忍不住身体颤抖。原来自己差入和被人差入,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唔……艹我……艹我……”林娇淫荡地摇着屁股,满脸潮红地祈求他。直到两个人进了房间,男人将林娇压在床上,才将手指从湿润紧致的小嫩穴里抽出来。不过是两根手指而已。却已经让林娇在男人身下瘫软成了一团泥。快感渐渐地消散,林娇睁开眼,模样冷峻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林娇这时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脸。他肿胀的某处是让她心惊的尺寸。男人野蛮地将她的裙子脱下,又拆开内衣的扣子,林娇圆润的大乃子这才弹到男人的面前。奶白色肌肤的女人,辱投和小口是嫩嫩的粉。男人满意地一手握住她的大乃子,一边附身,张嘴含住了女人左侧水蜜桃般的辱投,又是吮吸又是轻轻的咬。“嗯……好会吸……嗯……”林娇将修长的白腿缠到了男人精壮的腰上。她湿漉漉的内裤将男人的西装裤也沾湿,一下一下地扭腰撞着男人的大机八,乃子和小口的双重刺激让她忍不住道:“哥哥好棒……嗯……要哥哥的“想吃男人机八的小荡妇。”被刺激的男人一巴掌拍在林娇乱扭的屁股上,抵在林娇的小口外摩擦那一整片的湿润。“好大……好硬……”硬得发烫的大机八差入进女人汁水淋漓的小口时,林娇爽得叫出了声。她的小口又紧又湿,紧紧裹夹着男人粗壮的因静,嫩肉被摩擦着,小口里吐出更多的盈水。“啊……不要……轻一点……”男人粗重的呼吸打在女人的乃子上,扶着女人白腻的大腿不断往小口中抽送,重重顶着跨,捣弄得女人的小口磨出白沫。林娇难以承受这样刺激的快感,只能骚浪地不断求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