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两个男人同时吮乳尖|在野外和老头做得好爽

倒在地上的孙耀武,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极其阴沉,自己竟然被人家一拳放倒,六七名手下,竟然被这家伙打得倒地不起,不由得暗暗心惊,知道今天自己碰到了高手。

 

这个家伙是谁?眼力和身手这么厉害,以前怎么没见过?嘿嘿,王八蛋,我不管你是谁,敢和老子抢东西,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老子后面有人,你身手再高,还是一个死!

 

孙耀武站起身来,快速的拨打一个电话。

 

龙海市区的划分很特别,龙海市郊区和傅山县,互相交错,文化大街,竟然属于傅山县的地盘。

 

文化大街保安队长吴常山,正在和队员张平冯桂山赵志洪修理刚刚抓来的两个外地流传来的小盗贼。

 

两个小偷,手被倒拷,低着头。队员张平用警棍点着小偷的脸,冷笑道:“你们这两个王八蛋什么事情不好干,竟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偷钱包,居然偷到了上级领导老婆的身上,害得我们几个弟兄像孙子一般,被训了一上午,你们说,你们该不该死?”

 

盗窃流窜犯阮武和陈山刚从南方流窜过来,在珠宝城做了一手活,结果偷了傅山县公安局刑警副队长周光山的妻子刘红艳的钱包。

 

周光山一个电话把吴常山臭骂一顿。

 

吴常山被平白无故地骂了一顿,极其的恼火,但他不敢露出一丝的怒意,周光山是傅山县分局的刑警副大队长。

 

被骂得狗血喷头的吴常山,马上给负责珠宝城治安的保安张平冯桂山赵志洪打电话,并告诉三个人,找不到钱包的话,就让三个人滚蛋。

 

正在珠宝城巡逻的张平,在接到电话两个小时后,就抓住了阮武和陈山,并把两个小偷押到保安办公室。

 

一边的赵志洪冷笑着,手里的警棍,噼里啪啦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地幽蓝电芒。

 

盗窃流窜犯阮武和陈山一看到噼里啪啦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地幽蓝电芒的电棍,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忙求饶。

 

刚刚被吴常山刚刚骂完的三个人,现在是怒火中烧,决心要好好修理一下这两个王八蛋。

 

还没等赵志洪手里的警棍举起来,孙耀武的电话就到了。

 

“吴哥,我遇到了麻烦,有人放倒了我的兄弟!您快来!”

 

吴常山和孙耀武私交很厚。现在一听,孙耀武遇到了麻烦,立刻大声道:“兄弟们,孙耀武被人打了,咱们去看看,回来再收拾这两个小子。”

 

赵志洪的警棍还是狠狠地戳了一下一个小偷。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老远。

 

孙耀武打完电话,冷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道:“王八蛋,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看着凶狠的孙耀武,鄙视的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论你叫来任何人,都要讲理,难道你要颠倒黑白不成?”

 

文化街保安大队所离这里不远,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一辆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声,高速的开了过来。

 

“谁在闹事?”

 

五六个保安队员,簇拥着吴常山快速地走下警车。

 

孙耀武一看到吴常山来了,擦去脸上的血,顿时狂傲起来,连忙迎了过来,指着欧阳志远,狞笑着道:“吴哥,就是这小子,看到我买了一串项链,竟然后到强抢,还打伤了我和我的手下,你要给我做主呀。”

 

欧阳志远一看孙耀武信口雌黄,满嘴跑火车,恶人先告状,不由得冷声道:“孙耀武,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撒谎也不脸红?明明是我先买的,钱已经交完了,是你想抢,纵容手下的人围攻我,我才被迫自卫。”

 

吴常山一看地上躺到了一排,顿时非常的生气,狠狠的盯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子,你还真张狂,竟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打人?带走!”

 

张平和冯桂山一听吴队长下了命令,两人冷笑着,拿出了手铐,扑向欧阳志远。

 

“住手!你怎不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过来铐我?保安就这样不讲理的吗?”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吴常山。

 

吴常山冷笑着道:“有人报警,说你殴打人家的手下,眼前躺倒在地上的那些伤者,难道不是证据?你竟然还要抵赖?”

 

欧阳志远一看孙耀武和保安打招呼,就知道,这些保安和孙耀武估计有交情。

 

“这里有摆摊的摊主可以作证,是孙耀武强抢豪夺,指使手下围攻我,我才被迫反击的,不信的话,你问问摊主。”

 

“是吗?我倒要问问摊主,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吴常山冷笑着,两眼死死的盯住摊主道:“他两人,谁在撒谎?”

 

这个摊主走南闯北,什么人没见过?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几个保安是孙耀武叫来的,更何况,孙耀武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如果自己说出实情,自己以后还能在龙海混吗?

 

摊主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结结巴巴的道:“是……是孙经理先买的,年轻人,把项链还给孙经理吧,事情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个家伙,为了以后的生意,竟然撒谎。

 

孙耀武一听摆地摊的摊主这样说,顿时狞笑着道:“年轻人,你这回没有话好说了吧?”“跟我们到保安大队走一趟吧,拷走!”

 

吴常山冷声道。

 

欧阳志远一看摊主迫于孙耀武和吴常山的淫威,竟然当面颠倒黑白,不由得很是气愤,大声道:“你竟然敢撒谎?”

 

这时候,张平和冯桂山手里手拿手铐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一闪,张平和冯桂山只觉得眼前一花,两人扑了个空。

 

赵志洪一看欧阳志远竟然躲过张平和冯桂山的攻击,他知道,在副保安大队长吴江山面前,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赵志洪一把掏出电警棍,对准了欧阳志远的胸口,恶狠狠的道:“你竟然敢拒捕?你再动一动,老子电死你!”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亮出了电棍,并把电棍对准了自己,不由得暴怒不已,刚想说话,赵志洪狞笑着道:“再说一句废话,老子就电死你!”

 

张平和冯桂山拿着手铐再一次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这两个家伙拿着手铐要铐自己,哪里肯让这两人得逞,身形猛地后撤,一个虎摆尾,脚尖踢在两人的手腕上,手铐飞上了天。欧阳志远两拳打在张平和冯桂山的胸口上,两人一声闷哼,身体飞出三米开外。

 

孙耀武一看欧阳志远两拳把两个保安打出三米开外,嘴角顿时露出阴笑,嘿嘿,年轻人,还是毛嫩呀,殴打执勤的保安,保安可以防卫的,你个王八蛋,你死定了!

 

“你竟敢袭警!”

 

吴常山伸手拔出警棍,打开保险,对准欧阳志远的腿就狠狠的电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