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鲤鱼乡陛下好紧_一整晚含着玉势训练

呜呜呜……

 

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刘明,他拿过电话,看了一眼,已是快中午时分了。

 

电话是强子打来的,从早上八点开始到现在,居然打了足足十三个。

 

十三个电话都没将他吵醒,可见他昨天有多闹腾。

 

“你醒了?”

 

温柔的触感,从旁边传来,李静将头伏在刘明的胸口,略带娇羞的说道。

 

没了酒精的作用,李静已然不复昨日的疯狂,并为昨天的事情而感到不好意思。

 

糟糕!

 

刘明一拍脑门,由于醉酒,他险些忘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李静一出现,他才如梦初醒的反应了过来。

 

“我们那个了?”刘明呷了呷嘴,口干舌燥的问道。

 

“讨厌!”李静拍了刘明一下,将被单掀开了来。

 

被单下,李静白皙的肌肤,紧致的身段,立时出现。

 

而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被染红的床单……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没了挽回的余地。

 

刘明失魂落魄的向后一躺,王洁的身影如同幻灯片一样从眼前闪过。

 

他不是柳下惠,但也不是渣男,李静将处子之身给了他,他不可能不负责任。

 

而这也意味着,他和王洁的关系,可能也就到此结束了。

 

“结束了……也好。”

 

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与其说是结束,不如说是放下了。

 

他放下了一条难走的路,选择了更容易奔向幸福的道路,从现实角度来看,似乎也是一件美事。

 

“做我女朋友吧。”刘明沉思良久,郑重的向李静说道。

 

他觉得,有些话还是得让男人来说,虽然这仪式有些简陋和仓促。

 

但是,李静是开心的,她使劲的点头,一脸幸福的吻住了刘明,翻身来到了刘明的身上。

 

呜呜呜……

 

然而,就在两人准备梅开二度的时候,电话铃再度响起。

 

“怎么了?”刘明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在这种时间被打扰,着实令人不快。

 

可是,当听到对方的回复后,刘明不快的表情却瞬间如同结冰般的凝固,神色变得无比凝重……

 

“嫂子出事了!你快来医院吧!”

 

强子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刘明刚刚被李静抚平的心绪,再次被撩拨了起来,心海中甚至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刘明哪还顾得上与李静梅开二度,连忙穿上衣服,向李静解释了两句。

 

李静是护士,下午刚好也要上班,当下决定和刘明一同前往医院,也方便了解王洁究竟出了什么事。

 

两人打了车,按照强子给的房间号,找到了医院的眼科病房里。

 

“强子,嫂子她到底怎么了?”

 

一进门,刘明就看到强子守在床前,而王洁躺在床上,又看不出什么异常,便赶紧上前询问。

 

“嫂子做饭把手烫伤了,刚上完药,打了止痛针,睡着了。”强子压低了声音,答道。

 

呼……

 

刘明长舒了一口气,他看到王洁住的眼科病房,还以为王洁瞒着自己已经做完了手术。

 

虽然烫伤也不是小事,但是总归比永久失明要轻得多。

 

并且通过李静的打听,王洁的烫伤不算什么大问题,及时处理之后,是可以恢复如初的,只会留下一点淡淡的痕迹。

 

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刘明的心也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趁着王洁睡觉的时间,把强子喊上去楼下的餐馆点了几个菜。

 

“明哥,这位该怎么称呼啊?”

 

等菜的时候,强子指着李静,率先丢出了话茬。

 

“叫嫂子。”刘明白了强子一眼,没好气的答道。

 

他和强子十年兄弟,还能看不出强子这是憋的啥屁?明摆着拿自己开涮呢!

 

“哎!嫂子好!初次见面,多多关照。”强子点了点头,欢脱的笑道。

 

“你……你好。”李静怯生生的说道,在外人面前,她却是没有在刘明面前那般放得开了。

 

而且这个场合又比较特殊,见自己男朋友的兄弟,没有任何准备,她难免会感到局促,紧张。

 

“我就说像明哥这样潇洒倜傥的男人,怎么会一直打光棍呢,原来是藏着这么一个天仙,连自家兄弟都瞒着,必须罚一杯。”

 

强子打开服务员刚送来的白酒,倒了一杯,给刘明递了过去。

 

“去你大爷的!在你嫂子面前,收起你在外面应酬的这一套,今天还有正事,喝什么酒!”

 

刘明一眼将强子给瞪了回去,他昨天喝太多,今天一看到酒就反胃,哪还喝得下去。

 

“明哥说得对,今天的确是遇上事了,不太适合喝酒。”强子悻悻的将酒杯放下,嘴馋的吞咽着唾沫道。

 

“说吧,大清早跑去家里找我干嘛?”刘明的话音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根据强子所说,他发现王洁被烫伤,是早上去家里找刘明的时候。

 

可平时强子根本不可能上门去找刘明,有什么事情也都是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就行。

 

值得强子一反常态上门拜访的事情,一定不是什么小事。

 

所以刘明才急着将强子叫出来,吃饭的同时,也是为了询问这件事情。

 

“哎,还不是海产店的事情。今天早上,我们去给城里的几家酒楼送货的时候,他们居然全都拒收了咱们的货!

 

我问之前和我关系不错的伙计,才知道他们有了新的货源,不要咱家的了。”

 

强子皱起眉头,愤愤不平的说道。

 

刘明的神情,也骤然凝重了起来,轻轻的敲打着桌面,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海产店,开个店铺,等待着每天买菜的市民路过买菜,只能是小打小闹,混口饭吃。

 

在刘明接手海产店以前,店里就是走的这个路子,也因为如此,在行情不好的时候,海产店几乎濒临破产。

 

于是,刘明接手店铺后,采用了新的模式。

 

他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打通了城里几家售卖海鲜的高档酒楼的销售渠道,并且用优质的货品与优惠的价格,稳定了与酒楼的合作。

 

他现在能够当一个甩手掌柜,正是因为他前期的经营,已经把路给铺好了。

 

强子他们只需要按照固定的程序,向酒楼送货,就足以维持还算丰厚的营收。

 

“有古怪。我们和凤凰酒楼合作了这么久,一直没有出现过问题,价格也几乎是业界最低价,他们没有理由放弃我们,去和一家未知的供货商合作。”

 

良久,刘明终于开口了。

 

他摇了摇头,似乎也没能想明白。

 

“谁说不是呢,可急死我了!今天一出这事,我就开始打听那个新供货商的来历,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消息。”强子附和道。

 

酒楼供货线是他们海产店的命脉,一旦断了,海产店也就没了,他自然也很是着急。

 

“没关系,这事交给我来办,咱们先吃饭,吃完了再说。”

 

刘明却是没有显得过于焦虑,只是眼睛中闪现出了一种久违的锐利神采。

 

午后,刘明三人吃完饭,强子打听的消息也到了。

 

原来,以凤凰酒楼为首的餐饮连锁之所以换供应商,全都是凤凰酒楼老板娘的决策。

 

据说,就连这个决策,也是临时发出的,所以才没有告知刘明。

 

至于新的供货商,则名不见经传,连凤凰酒楼内部的人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这一家。

 

所幸的是,这件事似乎还有回旋的余地。

 

因为就在中午,凤凰酒楼使用了新供货商的食材后,后厨和食客,都有抱怨说食材的品质没有以前好了。

 

后厨的厨师长已经主动向老板提起建议,要求恢复成以前的供货商。

 

“这厨师长还真够意思,简直就是正义使者。”强子得知这个消息,别提有多兴奋,脸上的阴霾也消散了不少。

 

然而,刘明却不以为意,露出了别有意味的笑容:“正义使者?这世界上哪有这种东西?咱们这世界,钱才是正义!”

不要看刘明在感情的问题上有些拖泥带水,但是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把一个将死的店铺盘活,他的业务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意,强子显然还不懂这个道理。

 

不过,这也无妨。

 

刘明也没有想过这个海产店能够一帆风顺的走下去,遇到大风大浪了,他这个掌舵人出马是理所当然的。

 

他没有去给强子解释关于厨师长的事情,直接让强子回去看店,不再让强子掺和销售渠道的事情。

 

而后,他倒也不着急,先把下午要上班的李静送到了护士休息室里。

 

与刘明独处的李静,又开始变得大胆了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