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老师在教室里到了高潮_揉捏花蒂核

我苦笑了一声:“她真给我钱了,而且还是现金。我刚来这里,身上也没多少钱,一天二十块,也够我开销了啊!”

 

 

 

李铁牛瞬间意识到错怪了徐天娇,道歉道:“抱歉,刚才那么凶!”

 

 

 

“没事!”

 

 

 

徐天娇眼珠红红的,却非常的执拗,轻哼道:“我跟你又不熟,被你误会又有什么!”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去。

 

 

 

在扭头的时候,我见她擦了一下眼泪。

 

 

 

这一幕,让我愣住了。

 

 

 

厂里的人都说徐天娇特别的刻薄,恨不得她出现点什么问题才好。会不会只是因为徐天娇就是这样的性格呢!

 

 

 

如果我不给李铁牛解释的话,他肯定就会误会徐天娇虐待我,看徐天娇的样子,似乎也饿并不准备解释什么。

 

 

 

这时候,我想起答应徐天娇教她学习的时候,兴奋的跟个孩子似得模样后,我对她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李铁牛走了以后,我问徐天娇:“刚才你为什么不解释呢?”

 

 

 

“没有必要!”

 

 

 

徐天娇回过头,眼睛还是红红的,说:“给自己不在乎的人,解释那么多做什么?懂你的人,不需要你解释,就会知道你的心意。不懂你的人,无论你再怎么解释,可还是会误会你。”

 

 

 

听她说这句话很有道理的样子,我沉思了一下。

 

 

 

“赶紧干活!”

 

 

 

徐天娇看了我一眼,催促了起来。

 

 

 

到了上班的时间,徐天娇给了我二十块钱。

 

 

 

这是我应得的,而且我的身上也的确没有那么多的钱,所以很不客气的就拿了下来。

 

 

 

或许是我答应徐天娇要教她学习,下午上班的时候,她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

 

 

 

可是,很快的就有几个男人找到了我。

 

 

 

其中一个叫做魏四,在厂子里算是小有势力,他拦下来我以后,警告我:“小子,我告诉你,徐天娇是老子的女人!你再跟她走那么近,小心我收拾你!”

 

 

 

我看着他们几个,却没有说话。

 

 

 

我不敢说。

 

 

 

他们几个一看就是经常打架斗殴的人,我在学校是一个乖孩子,刚刚踏足社会,怎么敢跟他们顶嘴?我可不想被揍成猪头,让孙倩担心我。

 

 

 

他们在走的时候,一个小子嚣张的指着我,说:“小子,你再敢跟我嫂子走这么近,我弄死你!”

 

 

 

我知道,徐天娇根本不是魏四的女人。

 

 

 

魏四只不过是喜欢徐天娇而已,所以对外宣布徐天娇是她的女人,以此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这个事情,让我也清楚的明白到了,徐天娇究竟是有多么的棘手。她不过是对我有一点好脸色而已,就有魏四这种人跳出来,如果我们两个的关系更进一步的话,会有什么样的人跳出来?

 

 

 

这时候,徐天娇见我一直没有回成品车间,走出来找我,见我愣在原地,问我:“刘俊东,活还没干完呢,你在外面做什么?”

 

 

 

她转身的时候,看到了魏四,顿时明白了什么事,然后给我说:“魏四就是一个人渣,你不用在意他给你说过什么!”

 

 

 

 

 

 

徐天娇给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暗示我什么?

 

 

 

很快,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决了。

 

 

 

徐天娇要自考大学,需要我教她知识,如果我因为魏四的威胁而跟她疏远,她自考起来就会非常的困难。所以,才会这么给我说。

 

 

 

“魏四就是一个无赖,欺软怕硬,你别去理会他就是了。”

 

 

 

徐天娇脸色不变,却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如果你怕了他,以后就要被他欺负。”

 

 

 

我无奈地笑了笑,我一个刚来厂里的新人,没权没势的,怎么可能不怕魏四?不过怕归怕,如果魏四真的揍我,我也不怕他!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魏四人多势众怕什么?真要打起来的话,老子就认准魏四一个人往死里揍,谁怂谁就是狗娘养的!

 

 

 

因为我答应教徐天娇文化知识,所以她对我的态度非常的好,也只是相对于别人。

 

 

 

不过这样,还是羡慕的一帮男人要死要活的。

 

 

 

在回到了打包车间以后,李铁牛连忙走了过来,一脸羡慕的看着我说:“你小子可以啊!给徐天娇吃了什么迷魂药了?竟然让徐天娇对你的态度这么好,可以啊!”

 

 

 

“没啥!可能是我肯干活,能帮她竞选车间主任,所以才会对我好一点吧。”

 

 

 

我咧嘴一笑,跟徐天娇之间的事显然不能告诉他们这一帮人,不然以讹传讹的,不知道会传出什么幺蛾子。追求徐天娇的人那么多,到时候还是我麻烦。

 

 

 

一下午了解下来,我发现徐天娇其实并没有人们所说的那么的冷淡、高傲。她不过是用这样的外表,来拒绝别人的热情追求。

 

 

 

晚饭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以为徐天娇肯定还会让我加班干活,可她却说:“成品已经拉了一半还多,明天就能全都拉完,不急了,要不咱们去食堂吃饭?”

 

 

 

咱们!

 

 

 

这俩字听的我心里痒痒的,就像是有一个猫爪子,在挠我的心一样,很舒服。

 

 

 

“好!”我笑着答道。

 

 

 

跟着徐天娇来到食堂,惹得一路上的男人一阵羡慕,女人一阵惊奇。

 

 

 

徐天娇在‘江南纺织厂’四年的时间,除了我之外,从来就没有跟任何一位异性并排走过。就算是面对老板的追求,她也能做到拒绝。

 

 

 

长期以往的下来之后,厂里就有人传言,徐天娇不喜欢男人,其实喜欢的是女人。不然,为什么面对那么多优秀的追求者,也都不接受呢?

 

 

 

而我的出现,让这个谣言不攻自破。

 

 

 

“两菜一汤,随便点。”

 

 

 

在食堂窗口,徐天娇微微扬了扬俏脸,给我说:“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如果不喜欢吃米饭,旁边就是馒头。”

 

 

 

她的话,让我很是温暖。

 

 

 

这是除了家人、孙倩之外,又一个肯关心我的女人。

 

 

 

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我的心头荡漾开来。尤其徐天娇对我的态度变化后,隐隐透着一丝俏皮可爱。

 

 

 

点了两个菜以后,徐天娇带着我在食堂里寻找座位。

 

 

 

只不过,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人。一些男人,连忙擦赶紧自己身边的位置,让徐天娇坐下来。对于这样的人,徐天娇选择直接无视。

 

 

 

“我要去外面吃,你去吗?”

 

 

 

徐天娇看了我一眼,虽然是问我,可是不等我说话,就走出了餐厅。

 

 

 

一个人都不认识,孤零零的吃饭很没意思,我快步追了上去。

 

 

 

路上,徐天娇给我说:“在餐厅吃饭,总会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所以每次吃饭,我都会去外面吃。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跟着徐天娇一人端着一个餐盘,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们俩,甚至是对我们指指点点的。

 

 

 

徐天娇对这种事情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我有些受不了。

 

 

 

很快的,徐天娇就带我来到了厂子的角落。

 

 

 

几棵大树下面,有一张石桌、石凳。其中的一个石凳很是干净,别的上面堆积满了尘土,在这张石凳所对应的石桌前,也非常的赶紧。

 

 

 

看得出来,经常有人在这里吃饭。

 

 

 

徐天娇很自然的就坐在了干净的石凳上,说:“在工厂四年,几乎每一顿饭,我都是在这里吃的。”

 

 

 

听着她的话,我觉得有些扎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