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快递员弄得我嗷嗷叫爽_武则天撅着屁股

这是赵晓米今晚第一次接刘建业的话。

“那你还不如直接去俊杰哥公司上班,免得老是面对那只母老虎。”

 

“啊这个,我们公司有规定,员工不能有恋爱关系。”还没等赵晓米说话,郝俊杰就抢着说道。

 

赵晓米有点下不来台,找借口道:“主要是我叔叔,让我留在这边帮他。“

 

说完见没人搭腔,接着说道:“琪琪,母老虎昨天竟然敢那样凶你,看我不收拾她,帮你报仇!“

 

收拾周夕妍?刘建业心想我没听错吧?就算你叔叔在公司地位再高,那还能收拾的了老板?

 

“那你打算怎么收拾她?“刘建业不由得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赵晓米一脸得意,似乎是已经有了主意,只是这句话她没有对着刘建业,而是对着闫梦琪说的。

 

赵晓米这才发现自己的男朋友一直在盯着闫梦琪,脸上的表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俊杰,招呼也打了,咱们走吧,去别的地方喝酒。”

 

“别啊,我才刚来,还没跟你同事好好聊聊呢。“

 

“这里的男人好讨厌,一直盯着人家的腿看。“赵晓米这样说着,还故意把腿搭在了郝俊杰的腿上。

 

“嗨,看看就看看呗,又不能把你怎么样。“因为吃醋而把别人大卸八块的情况并不存在。

 

“不嘛,我要走,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赵晓米干脆搂住郝俊杰的脖子,整个身体爬到了郝俊杰的腿上。

 

郝俊杰一看继续留在这也没什么意义,便答应离开。临走想要留闫梦琪的手机号,闫梦琪礼貌地笑了笑说道:“下次再说吧。“

 

目送着郝俊杰和赵晓米两人搂抱着上了车,一上车,郝俊杰就发泄式的狂吻了赵晓米一顿,粗鲁地扯开赵晓米胸前的黑色紧身裙,一顿乱揉。

 

“这俩人够心急的啊,一上车就这样。“刘建业望了窗外的车子一眼说道。

 

闫梦琪斜了他一眼,娇嗔道:“还有更心急的,在洗手间就那样对别人。

 

“哎,你说她会怎么帮你报仇?“

 

“谁知道她,“闫梦琪有点不屑地说道,”不过晓米这人一向说到做到,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刘建业心想,这场好戏我可不想看,不管她想怎么对付周夕妍,我都会阻止她的。

 

刘建业和闫梦琪又在餐馆坐了一会儿才出来,这里离闫梦琪的家不远,闫梦琪说要步行回家,刘建业说道:

 

“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走路不安全,我送你。“

 

闫梦琪点头答应了。

 

走在路上,俩人闲聊天,刘建业问闫梦琪:

 

“刚刚俊杰哥说要你手机号,为什么不给?“

 

“他是晓米的男朋友,我给他留电话算什么事啊。“闫梦琪答道。

 

“我看他来了之后就一直盯着你看,看来对你有点意思。“

 

“那我也不能抢姐妹的男朋友啊,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闫梦琪撇了撇嘴说道。

 

“其实我看他跟赵晓米也就那么回事,时间长不了,说不定留个电话,以后就有机会,俊杰哥生意干的那么大。“刘建业故意试探道。

 

“我不喜欢那种的,太作,太能显摆。“闫梦琪摇摇头,似乎想到了郝俊杰的脸,打了个寒战。

 

“能作说明有钱啊,不然你喜欢什么样的?我这样的臭屌丝啊?“

 

闫梦琪打量了刘建业一眼,故意低着嗓子说道:“你这位小同志,对自己的身份认知的非常透彻嘛~“

 

刘建业大手立马在闫梦琪的翘臀上狠狠捏了一把:“信不信我收拾你。“

 

“哈哈哈,是你自己说,又不是我说的……“

 

很快便来到了闫梦琪家的楼下,这里是本市的一处高档小区,四周灯火通明,门口有专门的保安巡岗,旁边广场还有一票大妈跳广场舞。闫梦琪回头看了一眼刘建业道:“我到了。“

 

“嗯。“刘建业停住脚步,目送着闫梦琪。

 

“那我上去了。“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着刘建业问道:”刘建业,你对我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我呀,“刘建业想了想,回答道:”我就觉得你好欺负。“

 

“讨厌你!走了!“虽然嘴上这样说,可闫梦琪的脸上却挂着开心又羞涩的笑容,那让刘建业久久不想离开,直到闫梦琪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隔了几天,刘建业正在员工餐厅吃中午饭,见几个男同事都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什么,细耳侧听,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接到了赵晓米生日派对的邀请。

 

刘建业心想,这些人大概还不知道赵晓米是有男朋友的,等你们见了装逼俊杰哥,估计就不会这么兴奋了。

 

本来觉得事不关己,可是下午却接到闫梦琪的邀请,说叫她要去参加赵晓米的生日排队,想约他一起去。刘建业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下来。

 

派对进行的地点离市区比较远,刘建业又是乘公交车,所以迟到了,进门连忙跟道歉:“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这是一间超大的KTV包厢,加上刘建业,一共到场九人,除了周夕妍,闫梦琪和赵晓米之外,其他都是男生,装逼俊杰哥也在其中,另外,还有两个刘建业不认识的,据说是俊杰哥的同事。

 

抬眼看时,赫然发现周夕妍也在其中,刘建业没想到赵晓米面子这么大,过个生日能把周夕妍都请来:“啊,周总也在,您好。“

 

周夕妍斜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她今天穿了一身红色吊带紧身短裙,脚上穿了双黑色尖头铆钉高跟鞋,一双美腿雪白笔直,被一层亮丝丝袜包裹,气质上绝对碾压全场。

 

众人吃了点蛋糕,就开始喝酒,进行了一会儿之后,刘建业发现苗头不对,别看俊杰哥等人一开始不动声色,见同事们都给领导敬过酒了,他们三个才围上来轮流和周夕妍喝,俊杰哥今晚的目标显然不是闫梦琪,而是更加性感高贵的周夕妍。

 

刘建业猛然间想到赵晓米前几天说的那句话,心想,不会今晚这是个局吧?

 

周夕妍喝酒不懂得投机,一敬就喝而且一喝就干,这让旁边的刘建业非常着急,他去点歌台旁帮周夕妍点了几首歌,没想到周夕妍不屑地说道:“你点的这些歌我一个都不会唱。“然后接着喝酒。

 

刘建业又尝试跟周夕妍说她喝多了,想送她回去,却还是被周夕妍用一个大大的白眼拒绝了。

 

玩了两个小时之后,周夕妍感觉到自己醉了,本打算提前离开,可是她没想到的是,俊杰哥的两个哥们生拉硬拽把她按在座位上不让走,再灌了几杯之后,周夕妍已经是连坐都坐不稳了。

 

俊杰哥见时机差不多了,冲赵晓米使了个眼色,然后赵晓米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好了,今晚咱们的派对就到此为止,大家都各自回家吧。“

 

“那领导怎么办?“刘建业问道。

 

“让我男朋友开车送她回去就行了。“赵晓米看都没看刘建业一眼回答道。

 

众人纷纷离场,闫梦琪故意走的很慢,挽住刘建业的胳膊说道:“咱们一起回吧。“

 

刘建业看了闫梦琪一眼问道:“他们到底想干嘛?“

 

“我听晓米说大概是想拍下母老虎喝醉的照片,明天给公司同事看看她出糗的样子,捉弄一下她。“闫梦琪答道。

 

刘建业回头看了一眼俊杰哥和他的两个哥们儿,他们看着大醉酩酊的周夕妍,眼里都放着精光。

 

“你先走吧。”刘建业说道。

 

“你不跟我一起走?你是在担心那母老虎吗?她比我还重要?”

 

“我让你先走!”刘建业看着郝俊杰等人的样子心气十分不顺,对闫梦琪吼了一句。

 

“哼!”闫梦琪气的直跺脚,扭头离开了KTV。

 

刘建业转身回到包房门口观瞧,只见郝俊杰的哥们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