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胯下的男妓/鲤鱼乡啊好深哭叫

楚晨看着她的身体的时候眼神都是直溜溜的,很明显是看呆了,这是他的真实反映。

这就是男人最真实的反应!是他楚晨最真的感受!

 

极品的身材!

 

感受到了他直白且炙热的眼神,秦思慧开心得不得了。

 

看来自己练瑜伽的作用还是很大的,现在就连一个傻子都会对自己的身体反应。

 

“姐的身材好吗?”秦思慧自信的问。

 

楚晨故意呆呆的,就差没有挂一滴口水在嘴边了,他看着秦思慧,慢慢的说:“好看……”

 

秦思慧眼珠滴滴流滴流的转了几下,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一个点子,楚晨这个傻子肯定会觉得有趣!

 

“别想你嫂子了,姐跟你玩个有意思的游戏吧!”说着,她还把自己的嘴唇放到了楚晨的嘴唇上,有意无意的抚摸着。

 

一听说要玩游戏,楚晨立马就觉得刺激了,亮出了他的一口大白牙点点头……

 

得到了楚晨的首肯,秦思慧立马就捡起了被自己扔到地上的睡衣,随便的折叠了几下,弄成一长条的布条,盖到了楚晨的眼睛上,还在他脑袋后打了一个不容易脱落的结。

 

“姐你干啥!”楚晨故意装作很惊慌的样子,伸着手装作不安的去前面随便的摸了几下。

 

这一伸手,直接摸到了秦思慧的胸前。

 

他故意用力捏了两下,得到了秦思慧的一声娇小之后,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手。

 

借着,秦思慧不知道在旁边捣鼓什么,紧接着,一个温热的东西凑到了他的嘴唇上,还戳了两下。

 

“尝尝啊小晨!”秦思慧柔媚的声音带着阵阵的酥麻,在楚晨的心头上肆虐了一便。

 

顺从的张开了嘴,楚晨伸出舌头卷住了那个东西之后,才发现居然是手指!

 

他故意吮吸了几下,把口水砸吧的很响。

 

“诶?姐!这个跟你下面受伤的地方的声音好像!我也受伤了吗?”楚晨声音不大,但是可以听得出来很慌张。

 

许是听出了他话语中的紧张,秦思慧顿时哭笑不得。

 

但是楚晨的映射比喻还是让她激动了一下,毕竟现在楚晨含着她的手指的动作,特备的像做那种事情的样子……

 

“来,你尝尝这个!”说着,秦思慧突然把自己手指头拔了出来,直接扶着自己胸前的一团雪白,靠了上去。

 

楚晨一尝就是到这个是什么了,心想着这个小婊/子终于是忍不住了,就开始了动作。

 

不痛,但是酥酥麻麻的,秦思慧立马就叫的不行了,刺激的不得了!

 

“小晨,老公,叫我媳妇!叫我!”秦思慧媚叫着引诱楚晨叫出那个暧昧至极的称呼。

 

“媳妇!”楚晨口齿不清叫了一句,嘴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还坏心眼的加了一个称呼,“小骚货!”

 

听到楚晨叫自己小骚货,秦思慧身体一抖,差点就到了,但是一方面也在后怕——这家伙怎么知道这种称呼?

 

“老公,你怎么知道这种称呼的?”秦思慧的殷红还在楚晨的嘴里,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颤,活生生像是春日里抖擞的柳条一样,妖艳的不得了!

 

“王叔叔就是这样叫王婶婶的……”楚晨抬头,看着秦思慧,眼中满是认真。

 

得到了他这样的解释,秦思慧彻底的放下了心,想着可能是这个孩子跑到人家里玩的时候听到的吧,于是便不再去想,而是沉浸在楚晨给予自己的快感中。

 

又含了一会,秦思慧又把自己的左边拔出来,换成了右边的,楚晨也顺从的服侍着她,其实心里面已经在想着一会该怎么让这个小骚货服侍自己了。

 

“恩……好舒服啊老公!”秦思慧闭着眼睛,尽情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不和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扣扣扣!”

 

一阵敲门声把两个人都惊醒了,一齐看向门口。

 

刚刚那个声音,如果出车没有听错的话,应该就是刚刚暴打自己的吴正德了!

 

他怎么回来了!

 

“媳妇开门!”吴正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听起来闷闷不乐。

 

秦思慧被吓了一跳,连忙捂住了楚晨的嘴巴,示意楚晨不要说话。

 

楚晨也知道现在若是出声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所以就装作乖乖的样子坐着不动,也不出声。

 

“开门啊!”吴正德又在门外喊了一句。

 

“你还回来干什么?不是去找你的小妖精了吗?”秦思慧壮着胆子,对着门外喊了一句。

 

“你这婆娘说话怎么这样?”吴正德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敢称呼秦思慧为婆娘了。

 

楚晨下意识的就觉得可能他身后有人跟着。

 

果不其然,吴正德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另外的一个男声。

 

“好了,吴老二,你媳妇脾气就这样,你别跟女人一般见识!”

 

屋内的两个人听到这个声音都是一齐被吓到了,这不是王家老三的声音吗?平时有事没事就会来吴正德家蹭酒喝的,想必今天是被吴正德拉过来喝酒的。

 

只是屋内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架势,怎么开门。

 

秦思慧也知道今天是没有办法和楚晨继续下去了,只能翻了个白眼,脱下了楚晨眼睛上的睡衣,再穿上。

 

在拉下睡衣的那一刻,她同一时间把自己的手指头放在嘴前面,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别说话小晨,你进我的房间,然后从窗户跳出去,一定要等没人的时候再跳,去吧!”

 

时间紧急,秦思慧就算是知道楚晨是个傻子,也来不及交代太多,只是把他往房间里面一推,还顺便关上了门。

 

在走到门前的时候,秦思慧已经没有任何的异样了。

 

这边房间里面的楚晨已经卸掉了那傻傻的表情。

 

房间里面乱的不行,床上还有贴身衣物散落着,房间内还有未消散去的气味,看来是前不久秦思慧和吴正德准备的时候秦思慧留下的。

 

外面已经传来了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了,好像就是在门外一样。

 

楚晨自知不能久留,直接撸了袖子,从窗户跳出去了。

 

幸好外面没人,楚晨一路脚底生烟的跑了回去。

 

今天他有些累了,所以就躺在他的那张硬木板床上睡着了,这一觉就睡到了天黑。

 

晚上的时候白晓雪带着小侄子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