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哭着求饶高H强/抱着她的臀从后面进去

冰凉传来的瞬间,我差点就败下阵来,幸亏被憋回去了。

唐柔不放心,又叫了我一声,确认我睡着后,她这才大胆的套弄起来……

 

黑暗中,唐柔鬼鬼祟祟的,生怕我会醒过来

 

有句话说的好,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她的一举一动我都捕捉到了。就是不敢睁开眼睛或者是发出一点声响,让唐柔知道我在装睡,可能我就会失去这个机会。

 

身体的火热和唐柔小手的冰凉交织在一起,我咬紧了小嘴,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出来。这是第一次有异性接触过我这么敏感的地方,在层层刺激的放大下,我下面硬的难受。

 

一想到唐柔在用小手弄我那玩意儿,身体里面的血液全部冲上大脑,什么理智,什么身份,在愉悦的体验中,统统不堪一击。

 

唐柔抓起来都吃力,她眼神妩媚,盯着那家伙一会儿,咽了咽口水。

 

“小北,你睡着了么?”

 

仿佛觉得不稳妥,唐柔又小声问了一句。

 

估计她这么做,心里也很忐忑。慢慢的,我适应了她小手冰凉的感觉,聚精会神的沉浸在里面。安静的房间里,我能听见她加快的呼吸声。

 

唐柔的另外一只手,不知道放在哪里,我能看见她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折磨,全身都被火焰点燃。偏偏这股邪火,还不能发泄出来,而且我还不能表现出很舒服的样子。刚才我偷看唐柔在房间做那种的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

 

房子里面只有我和她,白痴也知道,刚才的动静是谁弄出来的。

 

甚至她知道我在装睡,可这些,都不能明着表现出来。我们之间的窗户纸,绝对不能捅破,否则一切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我当时在想,唐柔要不是表哥的女朋友,那该有多好?

 

但唐柔如果不是我表哥的女朋友,我还有机会见到她么?

 

内心里的想法很矛盾,想了想,我压下脑袋里面各种各样的纠结,专心起来。

 

“这么大的家伙,要是能进来的话……”

 

唐柔小声的自语了一句。

 

她视线炙热的看着那家伙,就像在打量什么喜欢的东西一样,直放光。

 

我趁机调整了一下姿势,唐柔以为我醒了,吓得一跳。那只小手也触电般的抽了回去,直到几秒后这才放了上来。她极为的犹豫,做了几秒钟的思想斗争,张开小嘴就凑了过来。

 

唔!

 

我再也忍不住了,嘴里哼了一声。

 

下意识一伸手,刚好摸到臀沟,貌似摸到了什么东西的轮廓,湿漉漉的。

 

“啊,小北,你醒了。”

 

唐柔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表情惊慌的看着我。

 

我装作惊讶的样子,问道:“柔柔姐,你怎么在我房间里面。”

 

唐柔很快镇定下来,她走到我面前,装模作样的拉起被子盖在我身上,说:“你表哥让我多照顾你一下,我怕你半夜踢被子,冻感冒了。所以进来看看,对不起,把你弄醒了。”

 

说这些话时,唐柔语气挺虚的。

 

我笑着说:“没事,你快去睡吧。”

 

到了这个地步,唐柔也不能继续留在房间里面了。

 

她刚转身出去,我往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小北,唐柔可是表哥的女朋友,你一天到晚的,在想些什么呢?”

 

我恶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

 

头脑清醒不少。

 

同时又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弄出动静?

 

我接着装睡的话,说不好那家伙早就放到唐柔小嘴里面了。她的烈焰红唇特有魅力,而且嘴很小,真要放进去的话,天知道会有什么感觉?

 

被这么一弄,也没有心思睡觉了,起来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

 

隔壁房间的动静消失,唐柔睡着了,折腾了一晚上,她精力再好也扛不住。有些时候,我都嫉妒表哥了,有这么一个妖娆性感的女朋友在家里,晚上不来好好疼爱,却经常留在公司加班。

 

抽着烟,脑袋里全是唐柔迷死人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不断的放大。她穿睡衣的时候,那种样子才是最诱人的,半显半露才惹人遐想,比身上一丝不挂还要让人想入非非。

 

心烦意乱的丢掉了手里的烟头,我拿出手机找了部小电影,刚才被弄得飘飘欲仙。现在不让那家伙安静下来,我接下来别像睡觉。

 

当着表哥和唐柔的面,我从来不看电视和玩手机,这样会暴露我视力恢复的事情。我可不想在细节上翻船,毕竟还等着看唐柔雪白的身体呢。

 

带上耳机,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可惜那些女人并没有唐柔那么妩媚。看起来也失去了以前的味道,纯粹是为解决而看的。

 

弄完后,自己早已筋疲力尽,没有一丁点胡思乱想的力气了,躺在床上没过多会儿就睡了过去。

 

这次我睡到第二天中午才不情愿的起床,换了衣服走出房间,唐柔正在做饭,表哥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昨晚一夜留在公司里面加班,他也累坏了。

 

唐柔身上依然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背上是罩罩的肩带,下面一条丁字裤。她不管怎么穿,身材永远是那么的热火。

 

她转身端着菜盘往茶几这边走来时,我看见她的酥胸白黑色罩罩包裹起来,两团饱满的雪白。

 

“小刚哥,别睡了,快起来吃饭吧。”

 

唐柔笑咯咯的叫了一声,接而当着我的面,在表哥裆里抓了一把。

 

表哥睁开眼睛,里面布满血丝,他伸手把唐柔搂到怀中,两个人暧昧的抱在一起,气氛立马有些旖旎

 

关键是我还在场,他们如果知道我的视力早就恢复了,而且还在看他们直播,不知会做何感想?

 

表哥往唐柔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翘臀颤巍巍的晃了晃,她压低声音惊叫出来:“要死啊,小北还在旁边呢,人家虽然看不见,但动静大了也能听到。”

 

表哥隔着睡衣和黑色罩罩抓住唐柔的胸前的饱满,使劲儿抓了两把,嘴里嘿嘿的笑。唐柔被弄得面红耳赤,喘气声也大了起来,连忙打掉表哥的手“讨厌死了,注意点影响。”

 

他们把交谈的声音压的很小,如果不是我的听力好转了许多,还真的听不见他们再说什么。

 

表哥打了个哈欠,又和唐柔打闹了一会儿,这才坐起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基本都是表哥把菜夹到我的碗里,然后我端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