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叫主人就把手指给你gl|戴上贞洁锁被调教

“都是我的错,是我勾引他的,阿飞还是一个孩子,懂什么啊,被我一勾搭就上钩了。”

“嫂子你胡说什么,我们是两厢情愿的,是真心相爱的。”我将嫂子抱在怀里面,不畏惧看着我哥跟我娘,将我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阿飞,你别傻了,我带了你这么多年,一直将你当成弟弟的,我只不过是看着你哥在城里面有了女人,不服气罢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嫂子,原来她对我哥还是有感情的,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替代品,甚至于是他们感情的催化剂。

 

我以为我用真情感动了我嫂子,却没有想到我只是被利用了,我一把挣开我妈的双手,不顾我嫂子的呼喊,一路狂奔到河边,心中的不甘却越演越烈。

 

傍晚的凉风的吹在脸上,旁边的稻田里面都是青蛙的叫声,倒也让我烦躁的心情平复不少,我刚坐下不久就听见小河边的苞米地里面传来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好奇心驱使之下,趁着夜色的掩盖,我轻轻的将苞米给拨开,猛然见到两具纠缠的肉体,正在浑然忘我的运动着,我仔细一瞧。

 

好家伙这不是村长嘛,只是那个女人背着身子坐在村在的胯上,背上的肥膘因为剧烈的动作,飞快的抖动着,这村长的老婆我见过,瘦瘦小小的根本不是这副丰腴的身材。

 

想到上次村长在广播站教育我时大义凛然的样子,我不屑一笑,自己屁股上的屎还没擦干净,还装正经来教训我。

 

虽然村长不是一个多大的官,但是在农村算的上是土皇帝,这村长平时就没少贪污索贿,村有了纠纷,也不上警察局,大家都找村长来主持公道,里面油水多得很。

 

而且这个该死的村长最喜欢凭着手里面的权力欺负别人,我爸爸去的早,以前我跟我哥还小的时候,他可没少来我家占我妈的便宜。

 

随着村长的一声闷哼,身上那女人身子骨酸软的躺在村上的身上,嘴里面还在哼哼唧唧的叫唤着,雪白的皮肤染上一层红霞,一双玉足在不停的颤抖着。

 

眼前的一幕对我冲击力极大,虽然我也是看过大片的人,但是像是这样活色生香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也许是受到这场情事的感染,不知不觉之间,我裤裆支起了一个不小的帐篷。

 

“村长,你可比我们家那死鬼厉害多了,我还真羡慕你家女人呢。”那女人的声音响起来,我只记得在哪里听过,但是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

 

村长伸手摘了一个玉米,撕扯着外面的苞谷叶,将下身擦拭干净以后,将其他干净的苞谷叶递给那女人。

 

“好了,赶紧处理一下回家了,不然我家母老虎又要出来找我了。”村长的老婆虽然瘦小,但是强悍无比,记得有一次她带着她几个兄弟直奔李寡妇家,将村长跟李寡妇直接堵在床上,吓得村长差点不举。

 

李寡妇因为受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就进城打工了,再也没有回来过,从此村子里面的女人都离村长远远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村长老婆给收拾了。

 

没有想到事情没有过去多久这村长又故态复萌了,要是这件事情再让他老婆知道,又得闹得鸡犬不宁了。

 

“你就那么怕你家老婆,要不是她爸是上任的村长,就她那副鬼样子,你能娶她。”女人酸溜溜的说完,拿着苞米叶就开始擦拭着,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村长胆子也忒大了,竟然敢搞村主任的老婆,更让人不齿的是,这女的还是我们学校的政治老师,平常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背地里面竟然做出如此龌龊事情。

 

也许是我动静太大,那女人一抬眼,瞧见我正看见他们,衣服也顾不得穿,吓得跌坐在地上。

 

“玉莲,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动静这么大,要是将别人吸引过来了,可怎么得了啊。”村长黑着一张脸,压低嗓门说。

 

他特意带她来这个地方就是害怕被人发现,要是被家里面的母老虎知道,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哦,我刚看见一只瘌蛤蟆,所以吓到了。”那女的随后敷衍道。

 

我趁着两人说话的空挡,悄悄的溜走了,现在我手里面握着村长的把柄,以后也不用活的那么窝囊了。

 

刚躺倒床上,我就听到对门的床剧烈晃动的声音,其中夹杂我嫂子的叫喊声,我知道我哥是故意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死心,我捂住自己的耳朵,企图让这个恼人的声音消散。

 

但是这个声音却好像是在我耳边传来的,我根本无法摆脱它,就这样我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直到声音消散许久了,还是没有一点睡意。

 

我恨自己那个晚上没有把握好,要是那天晚上我没有顾虑,现在嫂子早就成了我的女人了。

 

第二天一早,我一推门,嫂子正好坐在客厅剥豆子,听到响声,我嫂子一回头,两人的视线一就对上了,还没拉的及说话,我哥就咳嗽了一声。

 

我看见我嫂子眼睛里面全部是愧疚,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我嫂子,毕竟在她心中我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终有一天我要证明给她看,我不比我哥差。

 

班长的同学,听到昨晚的广播,见到我跟见了鬼似的,特别是我们班的女的,还没有靠近她,就吓得惊慌失措逃跑了,背地里还用强奸犯代称我。

 

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本来我就是班上的小透明,成绩中上,长相也只能算一般,平常也没有什么朋友,现在这个状况对我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我也乐的清静。

 

“黄飞,朱老师找你。”班长站在门口,用喊得方式通知我,仿佛以此向他人表明他对我的态度。

 

“我知道了。”我也懒得计较这些,得到消息后,就往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响起,“请进。”才推开门进去,办公室里面只有朱老师一个人,很明显她是故意支开别人,叫我过来谈话的。

 

我上下打量了一会,这朱玉莲虽然已经四十几岁了,但是保养得宜,根本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肉色的丝袜下是一双白嫩浑圆的大腿,不胖不细,果然是个性感尤物,难怪村长冒着被母老虎发现的危险,也要跟她偷情。

 

“黄飞,你打死了人家的牛,赶紧将钱赔给他,看在你们家也穷,就赔他五千吧。”村长一进门,也没问我们缘由就直接让我们赔钱,看来两个人早就商量好了。

 

“村长,我那头牛可是上好的黄牛,可以帮我做很多事情呢,要他们八千就已经是看着他们家穷的原因了,再说了他们家穷,我也不富裕啊。”

 

“刘光棍,你也退一步,他家的情况大家都是知道的,生活很不容易啊。”

 

我就站在一旁看他们两个人的双簧表演,一唱一和的不就是为了逼我们家拿钱出来,这村长就是一头尾巴狼,吃人不吐骨头,哪里会好心的帮我家。

 

我哥除了给我交学费,平常都不拿钱回来,别说是五千就是五百,我嫂子都拿不出来,本来日子就过的紧巴巴的,现在还想来我家敲钱。

 

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

 

我看一眼,我嫂子跟我妈,早就哭红了眼睛,虽然自从那晚上之后,嫂子开始有意无意的回避我,但是在我心中对她的爱,从未减少半分,我不想再让她担惊受怕下去了。

 

“村长,你也不能光听刘光棍的一面之词,既然要我赔钱,自然也要我赔的心服口服啊。”我拉着村长往厨房里面走,却被刘光棍给拉住了。

 

“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别想着在背后使阴招。”刘光棍赶紧上前,想要将我拉着村长的手掰开。

 

我赶紧给我妈使眼色,让她将刘光棍给拉走。

 

“黄飞,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我知道你家困难,所以特意劝刘光棍给你少点钱,再说了你打死人家牛,总不能一点钱也不出吧。”刚进厨房,我还没有说话,村长就先发制人了。

 

“昨晚我去小河边的苞米地,我可看到有两个人在苞米地里面偷情呢,村长,你知道那两个人是谁吗?”村长听我这么一说,吓得一张脸刷白。

 

他紧张的朝外面看了一眼,将我拉到身,紧张兮兮的问我,“这件事情,你没有告诉别人吧。”

 

“没有。”村长听到我这么说,脸色才缓和了不少。

 

“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做了,这件事情谁都不许告诉,包括你嫂子跟你妈。”村长跟我交涉道。

 

“好,我可以答应你。”

 

我反正也从没有想过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这件事用的好就是金手指,用的不好就会招惹杀身之祸,我可不想看她们陷入危险之中。

 

刘光棍见我们进去这么久,赶紧围在村长身边“,村长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别因为别人给你哭穷,就损失我的利益啊!”刘光棍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狠狠的瞪我,眼神狠毒,恨不得一口吃了我。

 

“刘光棍,你给我闭嘴,事情怎么判断我自然知道,到底是你是村长还是我是村长啊!”到底是村长,一句话噎的刘光棍不敢回一句嘴。

 

“刘光棍,刚才黄飞已经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了,以后不许你再来他们家纠缠了,再说你家牛那么强壮,也不可能被一个小石头给打死。”

 

“村长,我亲眼看见那只牛就是被黄飞那小子一下子打死的,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刘光棍追着村长不依不饶的说着。

 

“既然你说牛是给黄飞打死的,就先把牛的尸体弄过来,要是弄不着,你就给我闭嘴,不许再来他们家找麻烦了。”

 

“上次我家的死牛,不是被你要去一大半了,你现在怎么还问我要死牛呢。”刘光棍一脸委屈的看着村长。

 

村长的脸因为刘光棍的话,变得越发的铁青了,本来他被我知晓了偷情的事情,就烦闷不已,现在还偏偏遇上一个猪队友。

 

刘光棍还想再开口,被村长狠狠瞪了一眼之后,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村长看了他一眼,气得直摇头,抬起脚,就往外面走去。

 

刘光棍气愤的回过头,一把抓住我的领子,“你他妈跟村长说了什么,怎么他一出来就帮着你说话呢,你小子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非的弄死你不可!”

 

刘光棍撂下一句狠话,就屁颠屁颠的去追村长了。

 

“阿飞,你到底跟村长说了什么,他怎么会忽然变卦来帮我们呢?”嫂子上前好奇的问着。

 

我坐在凳子上,哈哈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中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大家都在热火朝天的准备,之前大家还想着排挤我,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家都将生活的重心放在学习之上。

 

上次朱玉莲跟我说会帮助我进重点高中的好班之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我了,就连在学校碰见我也只当作没有看见一般。

 

我还以为朱玉莲要不守诺言,在中考前夜,她悄悄的叫住回家的我,塞了几张复印纸给我,嘱咐我千万不能给别人看之后,就消失了。

 

我回家一看,竟然是明天中考的考试内容,以及答案,这可是犯法的事情,这朱玉莲为了堵住我的嘴巴竟然敢干出这样的事情。

 

看来上天是看我情场失意,所以才安排了这么大的惊喜给我。、

 

考完最后一门之后,我早早出了教室,看着别人还在跟题目辛苦搏斗的时候,我心情畅快不已,昨晚我已经将所有的答案都烂记于心了,试卷一发下来,我连题目都不用看,提笔就直接写过程。

 

考试的过了两周以后,我就收到我的成绩单了,没有想到我已经改了好几个题目了,还是考到了全镇第一。

 

现在重点班的事情已经基本确定了,目前唯一操心的事情就是我的学费跟生活费,我也这么大了,不想再依靠我哥了,不然我嫂子会永远的觉得我只是一个小朋友。

 

农村可没有什么工作的机会,思来想去,我想到之前村子里面有人靠着捕蛇,赚到一大笔钱,只是后来这人不小心被蛇咬死了,大家对他的羡慕都转为自身的庆幸。

 

也没有人再敢去后山抓蛇,甚至一段时间里面人人谈蛇色变。

虽然这件事情危险,但是收益却很可观,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我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进了后山。

 

自从那人被咬死之后,后山上来的人就越来越少了,我咽了咽口水,大胆往山上找着。

 

只是找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我的意志未免有些消沉了,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竟然看见有人躺在山脚下。

 

难道这个人被蛇给咬了,我急忙跑过去朝他鼻尖探了一下,还有气息,我看见他脸上全部是血迹,很明显是头部受了伤,这男人一身的新潮衣物,根本不是我们农村人的打扮,而且他的脸,我也从来没有在我们村看到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