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机械强制高潮拘束/我装睡让他做完

唐爸没了底气,不敢看他的眼睛,态度却异常坚决:“她被拐走这么久,谁知道遇见了什么事情,她留在村子里也只会被人说闲话。”

 

 

 

“你这说的是人话吗?”老赵额头青筋暴起,强压着怒火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送唐娜回家的,我是绝对不会带她走的,你们也好好想想吧,娜娜可是你们的亲生女儿,这样做你们的良心不痛吗?”

 

 

 

谈话不欢而散,老赵彻夜未眠。

 

 

 

为了避免意外发生,第一声鸡叫响起,他收拾好东西,把当归放在唐娜门口,借着惨白的月光踏上离去的路。

 

 

 

“赵叔,你来了?”

 

 

 

刚走出村口,就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在喊他。

 

 

 

老赵转过头去一看,唐娜竟然坐在路边的草丛里,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套,头发上全是露水,只怕是在这里坐了整整一夜。

 

 

 

“你怎么在这里?”

 

 

 

他这话一说完,唐娜就红了鼻子,抽噎着道:“爸爸说我身上不干净,不准我待在家里,让我跟您走,以后都不许再回来。”

 

 

 

见她满面委屈,老赵恨不得折返回去,先撕烂那些人的嘴,再把唐娜那些愚昧的亲人全部痛打一顿。

 

 

 

甚至他还生出了个恶毒的念头,希望这里能发生天灾,让那些人死得一干二净。

 

 

 

“赵叔,你会不会也不要我?”唐娜见他沉默不语,很是惶惶不安。

 

 

 

事已至此,老赵总不能再把人送回去,那里已经没了唐娜的容身之处,她留下也只会受尽折磨。

 

 

 

他长叹了口气,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几个糖果,放在了她的手心:“当然不会了,赵叔带你回家。”

 

 

 

唐娜松了口气,牵着他的手一步步离开了这个养育了她的小山村。

 

 

 

坐在回去的火车上,老赵冷静了,脑子里考虑起了件很重要的事情,唐娜快二十了却还懵懂无知,显然没有受过什么正规教育。

 

 

 

她的未来还长着呢,想要好好生活下去,肯定得学门技术,只是他又不认识什么学校里的人。

 

 

 

 

 

由于暂时没想到怎么安置唐娜,老赵只能把人留在了诊所,这可让他憋坏了,天天在美女堆里打滚,却看得着摸得着,吃不了。

 

 

 

这天,等唐娜睡下后,老赵刚走出诊所就发现门前立着十来个人,领头的就是上次被他打了顿的三个小年轻,他的心咯噔一声往下沉了沉,扭头就想走。

 

 

 

转念想到唐娜还在里面,就硬生生止住步子,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男人看见他,抬手就指了过来:“就是他抢了兰姐的人,把他打一顿带回去。”

 

 

 

“这不太好吧,我可是你们爷爷辈的,打重了你们可赔不起。”老赵举起双手,笑眯眯的看着把自己围住的人,脚上不着痕迹的往男人靠。

 

 

 

在只剩半个手臂距离时,他伸手想掐住男人脖子作为人质,没想到的是男人这次学聪明了许多,他刚有动作男人就从背后拿出根警棍砸在了他手肘上。

 

 

 

疼得钻心不说,一股电流从他全身窜过,所有的力气都像被抽空了,瞬间就瘫倒在地了。

 

 

 

“糟老头子,还想打我,你以为我还会像上次一样着了你的道?”男人嘲讽的俯视着他,随后用脚在他身上踹了几脚,让手下把他绑了起来。

 

 

 

车子出了小巷没有往市区开,而是直奔郊外,在一栋大别墅前才停了下来。

 

 

 

老赵被人推了进去,就看到位大概二十七左右,打扮时尚的性感美女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知性美,让他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兰姐被他毫不避讳的眼神看着,脸色发黑很是难看,视线不满的扫了男人眼:“你们这帮废物,居然从个糟老头子手上抢人都办不好。”

 

 

 

男人受了气,对老赵更不满,拿着警棍不停往他身上捅:“快说,你把那个贱人藏到哪里去了,再不说我弄死你。”

 

 

 

老赵连看他一眼都不屑,笑嘻嘻的看着兰姐:“我想跟你谈个条件,不过得先让你的人给我松绑。”

 

 

 

兰姐眉梢一挑,眼睛里多了些光彩,明显是对他的话起了兴趣,她迟疑了会儿,冲男人扬了扬下颌:“放了她。”

 

 

 

男人恨得咬牙切齿,也只能照做,老赵重获自由,活动了下筋骨,动作利索的冲到沙发前抓住兰姐的手摸了把。

 

 

 

这会懂保养的女人,皮肤就是好啊,跟婴儿的皮肤似的,又滑又嫩,他觉得自己刚刚挨得那顿打都值了。

 

 

 

“你干什么,兰姐也是你能碰的?”男人喜欢兰姐很久了,当下就红了眼,攥着警棍的手咯咯作响,恨不得把老赵的手都给打断。

 

 

 

兰姐已经很久没被男人碰过了,身体敏感得很,小手一抖急忙抽回,转移了话题:“你真的想跟我谈条件,要是你给出的东西不能让我满意,你以后可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你想清楚了吗?”

 

 

 

若说一开始老赵只有六成把握话,那现在至少有九成了,他不停瞟着兰姐那双小手,回忆方才的触感,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比起我,你现在更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这段时间你的身上一直不太干净吧?”

 

 

 

“你怎么知道?”兰姐一听,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件事她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曾告知。

 

 

 

见猜对了,老赵端起了医生的架子,说得头头是道:“你脸色苍白、四肢发凉是缺血之征,我刚在帮你把脉时发现你脉象虚浮不定为久病之相,再加上你身上有股血腥味知道这些不难。”

 

 

 

兰姐听完一阵目瞪口呆,很快恢复平静,轻轻一笑,隐约带着几分不屑:“就算你知道这些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能治好我不成,你要真能做到,我非但不追究之前的事,还能实现你的一个心愿。”

 

 

 

老赵心中一阵得意,面上却摆出副严肃的神情道:“你病了有两三年了吧,情况有些棘手,不过也不是全然没办法。”

 

 

 

兰姐有些半信半疑,多少专家都说她的病治不好,一个猥琐老男人说的话着实不可信:“我凭什么相信你没有骗我?”

 

 

 

口说无凭的道理老赵还是明白的,他慢条斯理的起身:“那我先给你按摩下,你感受下吧,不过我先提醒你,我这按摩可是全身按摩。”

 

 

 

说完,他摩拳擦掌俨然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兰姐一看,觉得他更像是要占自己便宜,可她又怕他是真的有办法,脸色一红,挥手让其他人离开,屋子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