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用黄瓜折磨我/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闺蜜用黄瓜折磨我/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没怎么上过学,山里信息又比较闭塞,出现这种情况后,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niàoniào的地方,很羞齿,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诉家里人,这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朝村东头的张大爷家走去,寻思让张大爷给自己瞧瞧。

 

 

 

张大爷名叫张铁柱,今年五十岁,之前在城里当医生,老伴儿去世后,儿子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养老。

 

 

 

老张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见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林诗诗。

 

 

 

林诗诗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ru鸽形的饱满随着迈动的双tui上下摆动。

 

 

 

“诗诗,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瞧见眼前长的漂亮,胸前的饱满还上下摆动林诗诗,老张心头略有些浮想联翩,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饱满隐约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张大爷,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

 

 

 

老张回村后,从城里带回来不少稀罕玩意儿,经常给她,她对老张印象很是不错,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

 

 

 

“大本事谈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是你yé病了吗?”

 

 

 

林诗诗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弯腰时又正对着老张的面部,衣领中露出的饱满尽收老张眼中,隐约还能看到那两颗诱人的小樱桃,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见这么一幕,老张下边猛然间有了可齿的反应。

 

 

 

“不是俺yé病了。”林诗诗心思单纯,对于老张的反应浑然未觉,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脸色黯然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就觉得羞齿,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在niàoniào的地方,林诗诗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

 

 

 

“放心,大爷不但不笑话你,还帮你保密咧。”

 

 

 

“张大爷,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俺这病有点儿怪。”来的时候林诗诗骑的自行车,路难走,颠颠簸簸的,下意识夹了夹双tu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