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推油的时候滑进去了

贾鱼接过手机的时候,在唐笑笑小手摸了一把,这小手柔嫩的不得了,唐笑笑还是咯咯咯娇笑。

“你是贾鱼?”里面一个声音生硬冰冷的说,搞得贾鱼都以为是柳如眉那个女强人了。

 

“嗯,我是村书记贾鱼,你好。”

 

“贾书记,我是华南制药厂的,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的药材好我们就收购,如果是野生的价格会更好,但如果是次品,我可不会给面子。”

 

“嗯嗯,可以,这些药材都是我们村民在山上挖的,确保野生。”

 

“那好,下午我去看看。”

 

话筒里传出嘟嘟的忙音。

 

贾鱼把电话递回去,唐笑笑抱歉的笑笑:“贾书记,我同学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贾鱼却很欣喜,自己就喜欢这样枪毛枪刺的感觉。

 

上午收购药材完毕,大多是一些普通的药材,贾鱼准备下午跟村民一起去挖,也是对四周山脉多了解一些。

 

中午的时候,张才在家准备饭菜,但唐笑笑婉言谢绝了,不过张才还是往她的车后备箱塞了两只小笨鸡和一些山货。

 

唐笑笑嫣然一笑,明显很喜欢这些礼品,随后跟贾鱼握手,媚笑道:“贾书记,我可帮你的忙了呢,不要让我伤心哦。”

 

贾鱼捏着她嫩嫩的小手,笑嘻嘻说:“唐主任,看您说的,我是那种不会怜香惜玉的人吗,到时候我会轻点的,绝对舍不得你这样的大美人伤心,对了,明天唐主任有时间吗?”

 

“坏蛋。”唐笑笑娇嗔一声,迈腿上了甲壳虫,摇下车窗做了个电话的手势,随后离开。

 

贾鱼心里挺美,这意思是约跑成功了,觉得基层绝对是一个有着无限潜力的地方。

 

贾鱼吃完午饭,便随着一众村民上山挖药材。

 

一上山贾鱼才惊喜发现,之所以叫夹皮沟村,因为两边山脉又高又险峻,而中间的村子就像是一条屁股沟。

 

朝两边山脉遥遥看去,立陡石崖,山峰像是一根根立起来的针芒。

 

村民只在前后矮小一些的山麓挖普通的山药材,至于左右的高耸险峰,他们也没办法攀登,也不敢去攀登,正因为无法去开发攀岩,左右的山峰还相传有不干净的鬼魅出现。

 

贾鱼不信这个邪,背着个编织袋,拎着小锄头便往左右走。

 

村里有人劝他,说再远山陡不说,还有不干净的东西,贾鱼摆手笑笑,继续往前走,但村民却没有跟着的了。

 

山势陡峭,基本上没有路,贾鱼身子紧紧的贴着山崖,在只能容半只脚的崖边行走。

 

这时,山中氤氲的山雾散发开来,可见度只有周围两三米,再看不远处的树木枝丫,就像是突然伸出的虎跃猛兽肢体,亦或巨蟒。

 

贾鱼暗想,这村民说的不干净的东西,肯定是气候形成的障眼法,既然没有人敢往里面走,那这山脉肯定是还未被开发的处女地,肯定会有好东西。

 

贾鱼一阵欣喜,他就喜欢开发处女……地。被别人啃过的就没新鲜味道了。

 

往前走了十几里,贾鱼眼前一亮,竟然发现崖边一处阴凉处生长着一株野人参,忙不迭的把人参小心翼翼的挖了出来,正要再往前寻找,电话震动起来,是张才打过来的。

 

这种地方根本没信号,除了贾鱼这种特制的手机才可以。“喂,老村长啥事儿啊?”

 

“贾书记,华南制药厂的人来了,说你不回来人家就走了。”张才原话转达。

 

“好的,我马上回去,对了,你告诉他们,如果要走,会后悔的。”贾鱼收好了野人参,兴奋的原路返回。

 

忙活了这老半天,也该去检验成果了。

 

再说,唐笑笑那么骚,搞不好她的同学表面上冷,内里也是个骚娘们呢,那样的话可就太美妙了。

 

“这,这,贾书记,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

 

“靠,谢哥屁啊!过两天再给我送货。”

 

“好嘞!”李二狗憨笑的挠挠头,心情格外好,支书给自己送烟,这是瞧得起自己啊!

 

在村部呆了一阵天便黑了,贾鱼愈加的想把村里通往县城的路修上。

 

要是路修上了,今天至少能往返姚安市好几个来回了。

 

这时,电话滴滴滴响了。

 

贾鱼看显示是张小圆那丫头打来的。

 

接起电话笑嘻嘻起来:“呀,小圆老婆,想我了啊?”

 

“你……”对面传来小圆羞怯的声音。

 

过了几秒钟,张小圆换了个僻静的地方说:“贾哥,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你现在可是村支书,不带跟我这样说话的,那啥,你回来了吧,赶紧来吃饭吧。”

 

“嗯嗯,小圆,给我做啥好吃的了?”

 

“美得你,还有剩饭和咸菜了。”张小圆气咻咻的说。

 

“嘿嘿,只要是小圆做的,啥都好吃。”

 

张小圆那边已经脸红的挂了电话,两人年纪虽然差不多,但贾鱼经历的要比张小圆多得多,甚至好多人的一辈子加起来也没有贾鱼经历的丰富了。

 

贾鱼整理了一包东西,另一包就放在村部,锁好门,到了张才家。

 

小饭桌已经摆好了,张才坐在炕里,已经烫好了一壶酒,今天老头子特别高兴。

 

都说人不可貌相,他今天是见识到了,贾鱼这个书记刚来不仅贷了一笔款,而且还给全村老百姓找到了一条致富的道路,收购了两吨药材,让夹皮沟村村民在今天就创收两万多元,这就是政绩。

 

他作为村长,在夹皮沟这么多年,天天盼望乡里乡亲的能富裕起来,但自己老了,能力有限,而这个贾鱼让他看到了全村真正致富的希望了。

 

见贾鱼来了,他老头子忙下炕招呼:“贾书记,来来来,快里面坐,你再不来,我就去村部抓你去了,哈哈哈,小圆啊,快给你贾大哥端菜。”

 

贾鱼哑然失笑,心想这老头子是不是疯了啊?上午还让小圆叫他叔叔呢,这才一天不到,就又叫他哥哥了。

 

张小圆给贾鱼一个气咻咻的白眼,心想这个坏蛋,总跟自己说那种话,太坏了。

 

菜从锅里端出来了,有鸡有鱼的,贾鱼也不客气,大吃大嚼了起来,并且跟张才喝了不少酒,最后把老头子直接KO喝的呼呼大睡了。

 

“贾哥,这么晚了,你就睡在隔壁房间吧。”张小圆指了指厢房。

 

她家三间大瓦房,张才一间,张小圆一间,还剩下一间。

 

贾鱼也不客气。

 

“那行,今天就不回镇里了,对了小圆,你晚上怕不怕?要不咱俩睡一间?”

 

“不许瞎说!你是村支书,以后不带这样的!”张小圆又白了他一眼。

 

捋着自己的两只小辫儿回屋,不久又跑着一床被子出来。

 

“贾哥,屋子挺凉的,被子你垫在身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