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合刺激高H文,灼热抵在柔软处摩擦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公共场合刺激高H文,灼热抵在柔软处摩擦

铁柱子摇了摇头:“之前我给你说过当年发生的事儿,不过那也是村里听来的闲言,你想啊,你爹好端端的一个人,咋个会无缘无故失踪好几年?回来了就杀人,明显不正常了,像他这样,又怎么会带着萧袇一起投了江?直接杀了她不行吗?”

“你的意思是,当年我爹并不是投江而死?”之前我也一直在想,当年我爹到底是出了啥事儿才会变成那样,但那都已经过去了,也没打算再去找什么真相。

但听铁柱子这么一说,我更觉得当年的事儿没这么简单。

铁柱子点了点头:“我也是做了抬棺人之后,师父才给我提了一嘴你爹当年的事儿,别看村里人都晓得,不过都是从几个老爷子那儿听来的!年轻一点的人都没亲眼见过你爹带着萧袇投江!”

这么说来,当年我爹的事儿,大家伙儿也都是道听途说,真正亲眼所见的只有村里老一辈的几个人。

“我爹死的时候这张大爷也在场吧!”虽然我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不过还是不敢确定,毕竟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

铁柱子皱了皱眉:“当年有谁在场我也不晓得,不过他爷孙死的这么蹊跷,肯定在场,而且一看到你就变得不正常了,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儿吧!”

我一下子陷入了沉思,我来这里找白二爷,只是因为萧袇,没想到事情到了现在越来越让我犯迷糊了。

过了一阵,铁柱子又开口说到:“我以前跟着师父的时候,不止一次问过你们白家的事儿,可师父除了这些啥都不说,而且我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像是在害怕什么东西一样,经过了这几天的事儿,我越来越觉得当年的事儿没这么简单了!”

我也叹了口气:“可惜啊,他们都死了,白二爷就算活着也是个疯子,也没地儿去打听了!”

我刚一说完,铁柱子脸色一变,扯着我就往山下跑。

“柱子你干嘛啊!着什么急!”我刚一起步就踢在了一块石头上,脚趾头生生作疼。

“还有一个人活着,他可能晓得一些事儿,咱们得抓紧时间!”铁柱子气喘吁吁的说到。

一直到了村里,我俩才叉着腰喘着粗气歇息了一下,但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太阳已经下山了。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他:“你……你说的……该不会又是那鬼婆吧!”

铁柱子猛吸了一口气,涨紫了脸说到:“不……不是!是齐四爷,老一辈的只剩下他还活着了,张大爷一见你就出事了,所以咱们得赶紧!”

说完就领着我朝村头一路跑了去。

越往村头路越来越难走,甚至可以说已经不是路了,也没有什么住户了,到最后只剩下一间茅屋了,离正村儿已经很远了。

此时已经是黄昏,这茅屋被周围的大树围在中间,看起来有些别扭,虽然屋子不大,但院子可不小。

三口还没上漆的棺材架在长条板凳上,底下各自点着桐油灯,其它地方都是一些大小不一的木头,有的已经刮了皮。

原来这齐四爷是个打棺材的!怪不得住这么远呢!

“齐四爷!”铁柱子还没进屋就大喊了一声。

“哪个?”屋里咳嗽了几声,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我,铁柱子!”刚一说完,屋里就走出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爷子,精神矍铄,嘴里叼着一杆旱烟袋。

这齐四爷只看了我一眼,那口烟还在嘴里,呛得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铁柱子赶紧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柱子,他……他是谁?”我明显看到,齐四爷的手已经开始颤抖起来,一脸畏惧的看着我。

铁柱子看了看我:“他是白长青,白二爷的孙子!”

一听这话,齐四爷猛地一把将铁柱子推开:“带着他赶紧滚,莫留在咱们村,是个祸害!”

“四爷,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好端端的一个人,咋就是祸害了?我来是想问问我爹当年的事儿!”我忍着心里的不耐烦,和和气气的问到。

齐四爷将手里的烟袋往地上一砸,哼了一声:“不晓得,滚!”

这老头儿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正要发火,铁柱子却朝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别作声。

“四爷,张大爷和他孙子昨儿晚上已经死了!”铁柱子低声说到。

这下齐四爷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眼里满是恐惧的看着铁柱子:“你……说得可是真的?”

铁柱子点了点头,又把张大爷诡异的死状给简单说了下。

“来了,还是来了……终究是没法儿躲了……老头子我的命只怕也……”齐四爷苦笑了几声,一屁股坐在了门槛石上。

这会儿铁柱子又轻声安慰着他:“四爷,我们不是来找什么麻烦的,只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您到底在怕什么?”

齐四爷朝我看了看,脸色有些复杂,过了好一阵才叹了口气:“进屋吧!”

他这刚一起身进屋,院子里那三口棺材底下的桐油灯却噗嗤噗嗤晃了几下,扑腾了几下就灭了,但我并没有感觉到有风。

而就在同时,那股熟悉的腐臭味儿又一丝丝钻进我的鼻孔里,但刚才明明还没有。

“柱子!”这会儿铁柱子和齐四爷已经进屋了,我赶紧几个大步跟了进去。

 

 

第13章 :有人搞鬼

冲到屋里一看,好在是他俩都没事儿,四爷依旧是满脸惊恐的看着我,但奇怪的是这屋里却没有了那股奇怪的味儿。

屋里十分简陋,到处放着一些做木工的家伙什儿,地上都是木渣。

四爷示意我们坐下,又将桌上那桐油灯捻子挑了挑,这下屋里才亮了许多。

“四爷,当年我爹的事儿到底是咋样的?”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因为我总觉得会出什么事儿!

齐四爷叹了口气,不住地摇头:“造孽啊!我们也是没办法,不那么做,只怕这村里的人都得被你爹杀光了不可啊!”

我赶紧追问:“你们做了啥?我爹是你们弄死的,对不对?”

四爷眼眶开始湿润起来,看着我,表情很是复杂,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那也是没得办法……”

我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我和爹完全就是陌生人,但好歹也是我爹!

铁柱子扯了扯我的袖子:“四爷,当年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这会儿四爷猛地看向铁柱子,神情变得十分紧张,连声音都有些不自然了:“他根本不是人,是……是河神娘娘派来索命的恶鬼!”

“河神娘娘?索命的恶鬼?”我吃惊的看着四爷,张大爷死之前也是这么说我的。

只是我就搞不懂了,河神娘娘可是咱们敬奉的神明,虽然不晓得到底有没有河神的存在,但再咋着也不至于像四爷说的,派什么索命的恶鬼来害人吧!

四爷喘着粗气盯着我,压低了声音说到:“你们白家,得罪了河神娘娘,这是报应……”

我正想发问,这齐四爷却忽然露出残缺不全的几颗发黄的牙齿,冲着我阴森森的笑着,看得我心里直发毛,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嘶哑起来:“快了快了……你也逃不过了……嘿嘿嘿……

“我们白家做了啥?什么报应?”我急切的看着齐四爷,再不问清楚只怕没机会了。

就在这时,那股恶心的腐臭味儿又出现了,更诡异的是,刚才还正常不过的桐油灯,这会儿火苗子却变成了幽幽的深绿色,照的齐四爷的脸都开始发绿了。

柱子也是一惊,猛地起身:“四爷,你……”

一句话没说完,那桐油灯噗嗤一声就熄了,只剩下灯芯还有一丁点儿火星子,屋里顿时变得黑漆漆的。

“四爷!”我赶紧伸手去摸,却啥都没摸到,但刚才我俩相隔不过半臂,也没听到齐四爷离开的声音,咋就摸不到?

“莫乱动!”铁柱子焦急的喊了一声。

刚一喊完,就听得一声闷响,很明显是齐四爷倒地的声音!糟了,四爷出事儿了!

说来也怪,这桐油灯芯上的那芝麻粒儿大小的火星居然越来越大了,又是噗嗤一声响,这灯又自个儿燃了起来。

我整个神经都绷了起来,连大气儿都不敢出,只听到自己的心怦怦跳,像打鼓似地。

再一看地上,齐四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眼睛流下两道血水,脸上依然是刚才看我时的那抹诡异的笑。

我和铁柱子愣了好一阵,都没敢开口说话,生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会突然钻出来!

“啪嗒!”

忽然外头刮了一股风进来,将那门扉子吹得拍在墙上,吓得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才让我俩回过神来!

“柱……柱子……这……”我支支吾吾的也不晓得要说啥,刚才还好端端的一个人,这才一眨眼功夫,就这样诡异的死在了我面前,一时间让我心里乱糟糟的。

铁柱子喘了几口粗气:“刚才你感觉到有啥东西进来没?”

我摇了摇头,难不成铁柱子看到了什么?

“你有阴婚契在身,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是能看到的,你真的啥都没看到?”铁柱子像是不信我似的,皱着眉看着我。

我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我还能骗你不成?咱赶紧走,这他妈太吓人了!”

铁柱子却一把拉住了我:“要是想让我俩死,我们早就成尸体了,四爷的尸体得赶紧处理了!”

这话倒也是,四爷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这么蹊跷的死了,咱俩跑有个屁用?

按照铁柱子的吩咐,将四爷的尸体抬到了院子里,浇了些桐油,一把火给烧了,骨灰铁柱子收了起来,说是也要撒到埋张大爷的那地儿去。

反正我是搞不懂,为啥张大爷不一把火给烧了,这些事儿也只有铁柱子才晓得,我也没啥兴趣问。

然我心里毛躁的,是刚才齐四爷说的那些话,我爹果然不是投江而死,当年的事儿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有四爷说的报应啥的,弄得我是一头雾水!

和铁柱子里里外外找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线索,只能先摸着黑回去了。

一路上我俩都没说话,一直到了家里,铁柱子将门插好后才开口:“长青哥,张大爷和齐四爷不是什么邪祟弄死的,我怀疑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你的意思这是人为的?”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他点了点头:“张大爷死的时候我们不在场,可这齐四爷可是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死的,虽然我没有阴婚契啥的,但真要有邪祟,我应该也能感觉到,连你都没感觉到,只能是有人在搞鬼!”

“对了,你和齐四爷刚一进屋,我就闻到了那股怪味儿,等我进去却没有了,之后又出现了!”我心有余悸的说到。

“这就更能说明弄死齐四爷的是人,不是啥邪祟了!”

这也太可怕了,要是人为的,我俩连个人影儿都没见着,甚至啥动静都没听到,这要是冲我俩来的,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么看来,这人是不想齐四爷告诉我当年的真相!

铁柱子看了看窗外,压低了声音说到:“要是我没猜错,当年你爹的事儿,这人也在场!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约定,他们怕的不是什么邪祟,而是这人!”

“谁有这本事儿?这哪里像人……”我自言自语的说到。

铁柱子却朝我使了个眼色,点了点头!

这两天的事儿搞得我晕头转向的,我咋忘了,那鬼婆身上可也是有这股味儿的……

 

 

第14章 :深山迷雾

和柱子两人一合计,等天开了亮口就去找那鬼婆,虽然咱不晓得她的底细,不过管它是人是鬼,必须要弄个清楚才成。

尤其是齐四爷的那番话,总让我感到有些不安!

翻来覆去的好一阵才终于眯了一会儿,天刚蒙蒙亮我和铁柱子就朝着神女峰赶了去。

咱谁也不晓得那鬼婆到底在哪儿,只能按照铁柱子说的,先到那山腰神坛处,估摸着那鬼婆离神坛不会太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