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多次潮喷抽搐求饶/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

下了车,林香被钱满硬拉着走,进一家酒楼,弯弯转转,眼前焕然一新,金碧辉煌,墙壁上写着几个烫金大字:百芳楼。

 

女使者领着钱满走进内场,还转头多看了林香几眼。

 

这地方林香知道,是本地一家很有名的酒楼,听说服务员个个都是美女,来这里消费的基本都是男人。

 

内场里大有乾坤,女侍者将他们带到一个包房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就离开了。

 

进去之前,林香抬头看了眼房号,上面写着:百合。

 

包厢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男男女女。

 

钱满拉着林香的手,她不敢走开,紧紧跟在身后。

 

“哟,钱总来了!”有粗放的男人声音传过来,下一秒,一只纹了身的手搭在钱满肩头,一转头,看见了林香,他一顿,眼睛放光,上上下下地打量林香:“这妞儿不错!”

 

林香瑟缩了一下,躲进钱满的怀里。

 

这男人看她的目光太赤果果了,她竟觉得跟着钱满比较安全。

 

钱满的怀里有独有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的凛冽的烟草味,让她觉得安心。

 

“别闹。”钱满打开那人的手道:“这是我女人。”

 

林香觉得有点恶心,不由得瞪了钱满一眼,他却满不在乎的。

 

“啧啧。”那壮汉也不说什么了。嘿嘿一笑:“那边儿坐,喝茶。”

 

钱满拉着林香坐下没多久,就有穿工作服的女侍者端上来一个托盘,盘子上全是精致的茶点。

 

突然,包厢的门关上了,林香有些害怕。

 

钱满宽慰她说:“别担心,我只是需要个伴陪朋友喝早茶。”说着给林香递了杯茶过来。

 

林香下意识接过呡了一口,听着钱满跟朋友吹牛,她一刻都呆不下去了,这时才知道奇怪自己怎么就愿意跟钱满上来。

 

她突然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控制不住地贴在钱满身上。

 

林香手足无措地四下望去,目光一下子聚焦在茶杯上……

 

她就是从喝了那杯茶后才觉得不舒服的,那杯茶,分明是钱满给她的。

 

林香简直不敢置信,他竟然给她下料,这肯定是有计划的。

 

她开始后悔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却发现脚上绵软无力,站起来都费劲。

 

林香拿起外套就走,钱满竟不拦她,只是玩味的看着她。

 

林香紧赶慢赶地出了百芳楼的门,没再回头看一眼。

 

她走着走着,突然脚软跌下,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林香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从后面抱住。

 

“走这么快干什么?嗯?”钱满的声音带着粗气,他的头搁在她脖子上,咬了下她的耳朵。

 

“你为什么要在我的茶里面下料?”林香恨得牙根痒痒的。

 

都说兄弟妻不可欺,钱满明明知道她是张志明的老婆还对她下手,这人得有多坏。

 

“什么?”钱满却是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样子:“你被人下料了?”

 

林香一点都不相信他,奋力推开他就跑,她知道钱满不会放过她的。

 

也是运气好,恰好被她拦下一辆出租车,钱满骂了句“靠”跑去开车,她叫司机加速就跑没影了。

 

她迷迷糊糊的给司机报了个地址就躺下了,司机怕事,把她送到地方后见喊不醒她,车钱也不要了,扔下她就跑。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在医院,然后有个人过来问她说:“林香,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去给你叫医生。”说完就跑了。

 

陈杰?他怎么在这儿?

 

林香费力的坐起来,医生恰好赶到,劝阻她说:“你还是躺着吧,我给你检查检查。”

 

一番检查后他跟陈杰说:“她没事了,药效过了,回家休息就行。”

 

林香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她失去神智前居然是赶到老陈家里去了,恰好陈杰出门看到,就把她送到了医院。

 

林香感觉浑身不舒服,上厕所换下病号服的时候,总觉得似乎发生过什么,但又不确定。

 

知道林香家里没有人,担心林香回家后还会不适没人照顾,陈杰非要林香跟他回家,说他还在休息,正好可以看着。

 

这老板人太好了,林香很感动,只是看到老陈的时候她很不好意思。

 

她对陈杰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觉得陈杰长得帅,人又好,要能做她老公就好了,可她又跟老陈那样了,心里难免觉得膈应。

 

老陈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像要吃了她一样,真让老陈得逞的话,她跟陈杰的事就想都不要想了。

 

这么想着她就更不好意思了,自己都有老公的人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下午的时候张志明给她发了条微信,说晚上要加班,凌晨才能回家,在陈杰的挽留下,她就在老陈家吃了晚饭,呆到晚上十点才说要回家。

 

陈杰一听起身说:“那走吧,我送你回家。”

 

林香脸一红,也不拒绝,甜甜地朝陈杰点了点头。

 

车开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陈杰陪她等到电梯才离去。

 

林香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暖暖的。

 

有钱到陈杰这种程度还这么有风度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她不知道陈杰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总觉得陈杰看她的眼神里有些什么,心情不由得有些激荡。

 

电梯往二十二楼走,林香出来拿钥匙开门,门刚打开,突然一阵风扑过来,然后她就被人挟持着推进了屋里,被扔在沙发上的时候,她瞧见那人的脸,吓得心都凉了。

 

“嫂子,你好呀!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刚那个男的是谁?”

 

林香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服,问钱满说:“你想怎么样?我警告你,你最好快点出去,我老公就要回来了。”

 

钱满坏笑着逼近,说:“骗谁呢?你以为我不知道张志明今晚加班?你跑哪去了?我在这等了你一天了。”

 

林香只觉得浑身寒毛直竖,这男的太有毅力了,他这次来肯定不安好心。尤其经过早上的事后,她再不把钱满当成可以幻想的男人。

 

“你管我去哪了,你赶紧给我滚,要不然我喊人了。”

 

“你喊呀!我又没拦着你。不过等你喊,我就把你扒光了扔出去给人看,看谁比较丢脸。”钱满笑眯眯的,一点都没把林香的威胁放在心里。

 

“那我报警。”林香说着就拿手机。

 

钱满抢过去狠狠摔地上,手机顿时稀巴烂,林香瞧着脸色一变。

 

他摔完了靠过来压在林香的身上,一手扶在林香的腰,强行压制林香的反抗。

 

林香挣扎了没效果,想喊救命又不敢,等被他触上,嘤咛了一声脸就红了,按着他说:“不要……你不可以这样……”

 

她的话还没说完,钱满一使劲,她顿时就没了力气,就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作响,像有条小鹿在撞。

 

钱满的技术太好了,林香瘫软在沙发上,面色艳红,气喘吁吁。

 

“这么配合?你想了?”钱满像老狐狸一样笑了笑,竟是起身跟林香说:“陪我上厕所吧,憋死老子了。”

林香点头又慌忙摇头,脸涨得通红:“我不去。”

 

钱满哈哈大笑,也不怕她逃跑,竟是自顾自进了厕所。

 

卫生间的门关上,林香魂不守舍地坐在沙发上,正在发呆,突兀的,“啪嗒”一声,锁开了,但,却不是厕所的锁……

 

下一刻!

 

“老婆,我回来了。”张志明的身影从门口出现,他一边换鞋一边解领带:“吃饭了吗,饿不饿?要不要出去吃点儿宵夜?”

 

张志明的询问声不间断地响起,而林香几乎是在看见他进门的一瞬间从沙发上猛的站起身来,放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老……老公。”林香咽了咽口水,余光不自觉地往厕所看去,紧张道:“你怎么提早回来了?”

 

“事情做完了,赶着回家陪你啊。”张志明笑了下,眼底带着疲惫,搂过林香,“吧唧”一声,大大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怎么,不乐意啊?”

 

“没有,怎么会呢。”林香也装作温柔地挽住张志明的胳膊,把他往房间里带:“你今天工作一天,还加了班,太辛苦了,我给你按一按怎么样?”

 

林香紧张地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要是被张志明发现……

 

她简直不敢往下想。

 

“老婆你真好。”张志明顺手放下公文包:“你先去房间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厕所,很快就回来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