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逗弄她腿间的花珠,结合处捣出黏腻的白沫

后来我听到婷姐问张雨彤,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张雨彤说办法她都想完了,可除了这个条件,周斌什么都不答应,而且只给她们一天考虑时间。

 

随后婷姐就没再说什么,房间里面出奇的沉默起来。

 

我猜不透婷姐心里咋想的,但作为我而言,绝对不希望婷姐陪周斌睡觉。可是,我居然想不出任何办法阻止周斌,我真没用。

 

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婷姐问了句:“小飞,你……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话,我睡意全无,脑子里乱乱的,婷姐长得年轻漂亮,对我又好,说对她没感觉那绝对是假的,可自始至终,我也没敢去喜欢她,毕竟她是我妈的朋友。

 

我不知道咋说,干脆假装睡着了。

 

一阵子过去了,婷姐略带失落地说:“婷姐明白了。”

 

第二天下午,婷姐和张雨彤稍作打扮后,就准备出去,临走前婷姐告诉我,公司聚餐,可能要晚点才能回来。

 

婷姐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明显不自然,眼神也很恍惚。

 

我忍不住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等她们走了,我就偷偷跟踪她们,后来她们去了一家酒店,直接上了六楼,客房部。

 

我就纳闷了,不是说同事聚餐吗,怎么到客房部了。

 

她们径直走到一间客房外面,按响门铃不久,门就开了,接着周斌出现在门口。直到这时,我才恍然明白,婷姐她们根本就不是来参加聚餐的,而是和周斌做交易。

 

看到婷姐和张雨彤走进房间,我不由攥紧拳头,想冲进去带走婷姐,可我根本打不过周斌。想了想,我又下了楼,酒店斜对面有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我偷了一块板砖,藏在衣服里,然后才去找周斌。

 

周斌这个混蛋,老子非让他见血不可!

 

来到房间外面,我正准备按响门铃,忽然听周斌邪魅地笑着说:“急什么,只要你们陪我睡了觉,那些照片我自然会交给你们。都坐吧,先喝杯酒,助助兴。”

 

周斌既然能用照片威胁婷姐她们上床,我就不得不怀疑,即便婷姐让他得手,他会拿出那些照片吗?

 

一杯酒下肚后,周斌笑得更猥琐,说:“刘婷,你知道吗,从第一次见到你,老子就爱上你了,我知道你心高气傲,瞧不上我周斌,所以我没有追你,而是追你的闺蜜,张雨彤。我本想合租的时候,再找机会对你动手,可你居然把叶飞那个杂碎接来了,老子始终都没有机会。今天终于机会来了,老子一定会干死你的。哈哈哈。”

 

张雨彤破口大骂道:“周斌,你个混蛋,你居然从一开始就在玩我!”

 

“玩你怎么了?女人生下来,不就是给男人玩的吗?”周斌哈哈大笑,“实话说吧,刚才你们喝的酒里面下了药,很快你们就会感觉浑身燥热,欲火攻心,然后你们会主动上来伺候老子,我再把你们发骚的样子录下来,以后,你们还不得任我摆布?哈哈哈。”

 

我从一开始就怀疑周斌的诚信度,果然事实还是证明了我的猜测,周斌不仅不会交出照片,甚至还要拍婷姐和张雨彤的视频,想想都觉得可怕。

 

张雨彤怒火中烧,扑上去教训周斌,却被他一巴掌扇倒。

 

周斌怒道:“贱货,你他妈给我老实点,惹毛了老子,老子把你脱光的照片传到各大网站上面!呸,贱货。”

 

“周斌,你个王八蛋,老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张雨彤娇喝道。

 

听到这里,我着实忍不了了,深吸几口气,调整呼吸,按响门铃说:“打扰一下,我是酒店工程部的工作人员,这间客房的电路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我来排查一下。”

 

我噎着嗓子,就连自己都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

 

“不用排查了,我们不用电。”周斌不爽地说。

 

“先生,麻烦您开下门,我们只耽误一两分钟,不会太久的。如果电路存在漏电问题,对您也有安全隐患。”我继续说。

 

这话说完,周斌便沉默了几秒,接着脚步声传来,终于上当了。与此同时,我紧紧握住板砖,门开了,板砖也随之砸了进去。

 

“是你!”周斌大惊失色,但反应倒是不慢,急忙朝后退开,可始终晚了一步,板砖结结实实地落在他肩膀上,顿时一声哀嚎,如同杀猪一般。

 

“叶飞,你他妈找死!”此刻,周斌的脸皮都在抽动,额头上也冒出一层汗水,疼得厉害。

 

我深知周斌的身手,如果等他缓过来,我绝对不是对手。于是乘胜追击,握着板砖,又给了他几下。

 

很快,周斌就不再张狂,一副求饶的语气说:“停停停,叶飞,我认输还不行吗?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我沉声说,那些照片呢,拿出来删掉!

 

“好好,我删,我删行了吧。”周斌看了眼裤兜,说:“手机在兜里,你帮我拿出来,我的手动不了了。”

 

肩膀上挨了一下,可能真的动不了,我也没多想,便去掏手机。

 

没想到的是,这时周斌猛地推了我一把,我连连退后时,他撒腿跑了出去,追到门口时,已经没影了。

 

我气得直咬牙,居然被这个混蛋给跑了,草!

 

不过,总算是避免了更坏的事情发生,我压制住怒火说:“婷姐,彤姐,我们回家吧。”

 

可没人回应我,下意识回头一看,顿时瞠目结舌,张雨彤和婷姐都脸色涨红,眼神迷离,还主动脱衣服。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关上门,以免被别人看到。

 

这时,张雨彤已经将短袖脱掉,肌肤白里透红,粉嫩无比。柳腰纤细,腹部平坦,呈现出绝美的身材。

 

里面穿着一件灰色的小内,裹着胸前的饱满,着实充满了诱惑。

 

我这才想起来,她们被周斌下药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婷姐似乎也受不了药力折磨,主动宽衣解带。

 

“姐姐好难受,满足我好吗?”话音刚落,张雨彤就扑上来,勾住我的脖子,疯狂地亲吻我。

 

“彤姐,我是叶飞,别这样。”我拧巴着脸,心里早已乱成了一团麻。

 

而这时候,婷姐也脱掉上衣,跑过来将我搂住,眼神里面,尽是渴望。

婷姐和张雨彤都被下了药,此刻神志不清,如果我趁机占她们的便宜,和趁人之危有什么区别?

 

可经过她们俩的亲吻抚摸,我那方面的欲望确实上来了,感觉理智正被欲火快速的吞噬着,我急忙说:“婷姐,彤姐,你们清醒点,别这样啊。”

 

边说,我边推开她们,真担心再这样下去,我会把持不住。

 

可没想到的是,她们在压力的控制下,力气也大了许多,两人将我拽到床上,接着就扑了上来。

 

此时此刻,婷姐和张雨彤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扑上来后,便扒我的衣服,我双手挡不住,很快胸膛就暴露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