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调教含着东西外出|学生公车纯肉小说超H

调教含着东西外出|学生公车纯肉小说超H

看着浑身颤抖的郑雪云,张大奎心知她是怎么回事了,但还明知故问:“郑医生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郑雪云浑身颤抖了将近一分钟,这才有余力收拾张大奎这边的事情。她上前两步一把夺过来张大奎手里的遥控器,关掉开关后怒视张大奎:“你怎么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张大奎憨憨的摸了摸后脑勺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好玩的玩具。”

 

见他这一副傻样子,郑雪云冷哼一声,转身回到柜台里。

 

“钱我收到了,你赶紧走吧。记住,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如果敢说出去,我就让我老公回来揍你!”郑雪云还威胁了张大奎一番。

 

一听郑雪云威胁自己,张大奎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我不会说的,不会说的。”

 

见他这么听话,郑雪云满意的点点头。

 

这时张大奎转身也要出去,出门的刹那,郑雪云无意中往门口方向瞥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却让她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因为无意间撞破了郑雪云的秘密,被刺激的小大奎,这会儿自然是有了反应。

 

于是乎,郑雪云也就成为第二个见证张大奎雄厚本钱的女人!

 

虽然刚刚满足了一次,可郑雪云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这是真的吗,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有料?

 

不知怎的,她又觉得开始按耐不住了。只是这次按捺不住的却不是之前那个地方,而是心里按捺不住。

 

郑雪云老公赵成才整天在外面出差,即便偶尔回家来几次,也都只是草草交差。

 

赵成才年纪才刚过三十就已经开始谢顶了,那方面能力也是差的很,根本无法满足郑雪云,所以她才会专门从网上买了器具来自我满足。

 

虽然赵成才也吃了很多类似千鞭丸的药,但他连李德柱都不如,吃药都比不上普通人的正常水平,自然也就无力满足郑雪云了。

 

可是张大奎的本钱这么雄厚,想必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郑雪云忍不住想,脸蛋火辣辣的。

 

虽然明知道这样想对不起自己老公,可她还是忍不住这么想,因为她实在是太渴望了。

 

很快郑雪云关了诊所门,回到家吃完婆婆做的晚饭就去睡觉了。不过她并没有真的睡觉,而是用器具再次满足了自己一番,只是这次她幻想的人从加藤鹰变成了张大奎。

 

加藤鹰技巧无敌,但是论本钱还是不如张大奎有料的。而且张大奎就是郑雪云熟悉的人,这样让她更加兴奋,连续达到两次巅峰后才沉沉睡去。

 

张大奎晚上倒是做了个好梦,今天是他第一次成为男人的日子,而且为自己服务的还是全校最美的女老师文若娴,想想就兴奋极了。

 

次日一早,他还没睡醒时就被外面砰砰的敲门声吵醒。张大奎还以为自己睡过头了,可是看看时间才刚六点。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到底是谁在找自己。刚才他在梦里还梦到林嫣然那曼妙的身子,正想扑上去时就被吵醒了,真是烦人!

 

沉着脸把门打开,正所谓泥人也有三分火,虽然大伙都觉得他是个傻子,但是傻子偶尔发个火也是正常的吧。

 

所以他根本没掩饰自己的情绪,直接开门要走出去。

 

可是开门的刹那他就愣住了,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梦里梦到的林嫣然!

 

林嫣然似乎还没来得及梳妆打扮,披散着头发穿着休闲衫站在门口,旁边的地上还放着脸盆和盥洗的物品。

 

当她看到张大奎时,脸上正准备露出歉意的笑容。可就在这时,她却突然发现一件事情,自己面前的张大奎那儿怎么那么雄厚?而且还是超级超级的雄厚!

 

她当即就捂住双眼,俏脸更是满脸通红。

 

张大奎也是立刻反应过来,原来他早上被吵醒,竟然忘记自己的生理反应了,所以一时间竟然没有注意遮挡下。

 

他下意识就想赶紧躲回房间里,不过这时却停住了。不对啊,自己要扮演一个傻子,傻子什么都不懂,这时候要是躲进去不就露馅了?

 

想到这里,张大奎傻傻的笑着:“林老师,你怎么来了,为什么还捂着脸啊?”

 

林嫣然的脸蛋羞红到极点,不过她也很快明白了张大奎并不懂这些,所以才这么没礼貌就走了出来。

 

她当即就对张大奎说:“大奎,你赶紧进屋换条裤子,然后……注意下某个地方!”

 

闻言张大奎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哦好的林老师,这里每天早上都这样的,不过很快就会好的,你等我一下啊。”

 

说完张大奎就跑进屋里换裤子了,外面的林嫣然这才缓缓把小手放下来,俏脸上满是红晕,没想到自己竟然亲眼看到这么有料的本钱,这可比以前大学时候舍友给她看的欧美动作片上的还要有料。

 

真不知道张大奎怎么会有这么雄厚的本钱,林嫣然脸红红的想。不过她毕竟是未经人事,很快也就释怀了。

 

等张大奎再次出来,她虽然脸上火辣辣的,但还是咳嗽了一声说:“大奎,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林老师你说就行,什么忙?”张大奎呵呵傻笑,但却偷偷观察着林嫣然的反应,红着小脸的林嫣然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可爱,简直太诱人了。

 

“就是……帮我看着下浴室门,跟上次一样。”提起上次的事情,林嫣然的脸蛋更红了。

 

“没问题没问题,这回我保证不让任何人来偷看!”张大奎嘿嘿笑道。

 

听他这么说,林嫣然这才放下心来,看张大奎的眼神也温柔了许多。

 

虽然人们都叫他张傻子,但是他的人还是挺好的,而且那里……还特别的雄厚!

 

一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林嫣然还是觉得脸蛋火辣辣的,就连耳根都有些发红了。

 

不过她是南方人,一天不洗澡都受不了,学校浴室门又一直没修好。没办法,林嫣然这才找到了张大奎。

 

正好现在是早上,没人来洗澡,她正可以趁这个机会痛快的洗个澡。

 

张大奎简单收拾了下就跟林嫣然来到浴室,一路上林嫣然时不时的偷看他几眼,而且多数都是往那个地方看。

 

察觉到这点,张大奎心里也是忍不住有些兴奋。林嫣然虽然五官不如文若娴,只是和郑雪云在伯仲之间,但是她的气质却是比两女要好太多。

 

这种有气质的女人是男人最喜欢的,意识到林嫣然在偷看自己最雄壮的地方,张大奎心里高兴之余,也在幻想着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和林嫣然也来上一次。

 

但是他没敢多想,毕竟林嫣然可不是文若娴那样长久得不到滋润的,她估计还没跟男人有过。

 

尝不到男人的好处,她自然也就对自己的雄厚本钱没什么太大的需求了,所以张大奎也只是稍微想想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等到了浴室门口,林嫣然红着脸叮嘱张大奎几句,这才进了浴室。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这回林嫣然洗澡的时候干脆正面对着门口,这样要是有谁来偷看的话,她也可以在第一时间从门缝里看到对方。

 

不过林嫣然怎么都想不到,张大奎手里竟然有小镜子这种东西。

 

从她开始脱衣服时,张大奎手里的镜子就透过他的腋窝缝里窥视到林嫣然的一举一动,然后将林嫣然的胴体传递到张大奎眼里。

 

接下来张大奎就真是大饱眼福了,其实在此之前他还真没好好欣赏过女人的胴体。

 

昨天虽然和文若娴疯狂有了一场,但是两人是在光线很暗的杂物室里,而且当时文若娴只是和他做了一场,并没有说让他看遍自己全身。

 

甚至就连文若娴那傲人的胸前张大奎都没敢碰,毕竟要是被看出来的话就糟糕了。

 

现在看着林嫣然一件件脱衣服,张大奎心里觉得刺激极了!

 

林嫣然的皮肤非常好,属于那种特别白皙的皮肤,而且非常水嫩,简直就像是电视里做护肤品广告的女明星一样。

 

村里老爷们很多都想摸一摸她滑嫩的肌肤,有的甚至还说要是能摸一下短命三年都觉得值了。

 

张大奎也是很眼馋林嫣然的水润肌肤,不过眼下能偷看林嫣然脱衣服洗澡就已经是极限了。

 

就现在他做的事情,村里老爷们要是知道了一个个都得羡慕死他。老天,这可不是普通女人,而是大城市里来的气质女老师。

 

而且人家将来还是要嫁给校长李德柱的儿子,是未来的校长夫人!

 

这种小地方,一般村长和小学校长都是世袭。所以将来李德柱的儿子多半也会成为新的校长,这也是为什么没人敢对林嫣然动心思的缘故。

 

开玩笑,村里谁家没个孩子要上学,得罪了小学校长,那以后就甭想在家门口上学。

 

那时候有能力的还能把孩子送到县城上寄宿学校,没能力的就只能天天送孩子去七八里地以外的小学上学了,那岂不麻烦到极点!

 

透过镜子看着林嫣然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落下,张大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很快他就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那是所有男人都忍不住想凑上去吃吃豆腐的存在。

 

张大奎只觉得心里冒火,可是接下来他就更加冒火了,因为林嫣然开始脱下身最后一道屏障。

 

而屏障去除后,最后的神秘地带也展露在张大奎面前。虽然是隔着镜子看的,但是他依旧忍不住鼻子发痒,流出了鼻血。

 

张大奎甚至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本能促使着他想要冲进浴室,然后把林嫣然按在地上,就像昨天对付文若娴那样狠狠对付林嫣然。

 

不过这目前也只能想想,张大奎要是真敢这么做,估计林嫣然当天就得报警,她可是懂得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的。

 

清早的时间学校里基本没什么人,因为小学里有支教老师的缘故,这些支教老师都是住在学校教学楼后面的宿舍区。

 

而有些教师虽然不是支教来的,但他们家也不是本村的,所以也只能住在宿舍区。

 

张大奎和林嫣然来浴室的时候还没什么人来,可是当林嫣然洗澡时,有的人已经开始过来了,例如文若娴就是。

 

昨天被张大奎狠狠折腾了一次,文若娴那是浑身上下都舒服到了极点。

 

从第一次有过那种体验到现在,文若娴还是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叫做女人。

 

她当初是和一个官二代谈恋爱,结果后来官二代考上公务员就把她给甩了,后来她伤心跑来这里教学,这才认识了周一蒙。

 

不论是那个官二代还是周一蒙,亦或是后来的李德柱,他们都从来没真正让文若娴彻彻底底开心过。

 

她的内心其实是个欲望特别强的女人,普通男人根本满足不了她,直到张大奎的出现。

 

张大奎用自己超强的实力完全地满足了文若娴,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男人,同时也知道女人到底可以有多舒服。

 

白天舒服完了,她晚上回到宿舍很早就睡了。见她这么早就睡,周一蒙也是庆幸,他早就力不从心了,要是文若娴再跟他要的话,估计他还没开始恐怕就要交差。

 

睡得早自然起的也就早了,文若娴想说先洗个澡,把身子洗的白白净净的,等白天看有没有机会再和张大奎切磋一下。

 

她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天天和张大奎切磋,哪怕每次都被张大奎弄得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一样也甘愿。

 

这女人在那事方面其实是和幼狮嗜血差不多的,当幼狮没尝到鲜血的味道时,它是不会有猎杀活体动物的想法。

 

可是一旦它尝到了鲜血的美味,接下来本能就会促使幼狮去猎杀活物,去获取更多的鲜血。

 

现在的文若娴就是这样,自从尝到了张大奎的厉害,她就再也瞧不上周一蒙那个废物还有李德柱了,她的眼里只有张大奎,也只有张大奎才能让她真正得到满足。

 

哼着小调走在校园里,文若娴走到距离浴室不远的地方时就看到了张大奎。

 

起初她还有些诧异,毕竟张大奎平日里可很少会出现在浴室这里,他就算洗澡也都是在自己住的小屋里洗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而且看张大奎在那里站着的姿势,他也不像是过来洗澡的,反倒像是在站岗一样。

 

张大奎也老远就看到文若娴了,他赶忙将小镜子藏到袖子里,装作忠心耿耿站岗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等文若娴过来。

 

他知道文若娴看到自己绝对会过来的,更别提她手里还端着脸盆毛巾了,十有八九她也是过来洗澡的。

 

很快文若娴就走了过来,而张大奎也恰到好处的喊了一嗓子:“文老师,你……你不能进去,林老师在里面……洗澡,我……看门。”

 

听到张大奎的声音,里面正在洗澡的林嫣然吓了一跳,难道又有男老师要偷看自己?不过学校里姓文的老师好像就文若娴一个,所以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只是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林嫣然还是很害羞的,哪怕是同性看到她洗澡,她也会觉得有些小害羞。更别提她现在还让张大奎在门口守着了,要是让文若娴知道她安排张大奎给自己看守浴室大门,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虽说张大奎是个傻子,但他也是个男人。

 

“大奎,你是说林老师在里面洗澡?”文若娴惊讶的声音响起,她没想到张大奎竟然是给林嫣然看守浴室门,他俩怎么搅和到一块去了?

 

甚至于文若娴还在想林嫣然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早已经亲自体验了张大奎的厉害。

 

不过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林嫣然可是还没嫁人,而且根据文若娴观察,她多半还是个处女,这样的女人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跟人上床的,更别提张大奎这样的傻瓜了。

 

“对的文老师。”张大奎赶忙傻里傻气的说道。

 

“嘻嘻,那好吧,反正你在这里看守浴室门,那干脆也一块帮文老师看守,我也要进去洗澡。”文若娴走到张大奎身边,透过门上的缝隙往里看。

 

林嫣然注意到她正在往里看自己,顿时害羞的捂住了关键部位。可是她的动作毕竟还是慢了一步,文若娴却是已经看到了她的极品属性。

 

“我去!”文若娴忍不住脱口而出,“竟然是极品!真是难得一见啊!”

 

此言一出,里面的林嫣然立刻满脸羞红,甚至还害羞的转过身去。

 

而这时张大奎则是故意问道:“文老师,什么叫做极品啊,好吃吗?”

 

“这个啊,极品当然好吃咯!不过就怕你吃不到呀!那可是很贵的!”文若娴笑着说。

 

“没事没事,等校长给我发了工资,我就吃极品,而且要多吃几次!”张大奎呵呵笑道。

 

如果说之前文若娴的话只是让林嫣然满脸羞红的话,那张大奎说的话却是让林嫣然连耳根都红透了。

 

如果换做一个心智正常的人来说这话,林嫣然恐怕第一时间就给李德柱打电话让他辞退张大奎了。

 

可张大奎却是个傻子,自己总不能跟一个傻子较劲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