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调教宫颈开宫交,鲤鱼乡边走边 好大

段飞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曹梦珍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飞,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说完段飞就在曹梦珍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曹梦珍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段飞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段飞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话音一落段飞的嘴就亲到了曹梦珍的嘴上,曹梦珍只是略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段飞亲她。怀里搂着个肉乎乎的女人段飞只感觉下身严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应,顶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

 

随后段飞的手也抓在了曹梦珍的胸脯上,曹梦珍长了一对大胸,虽然隔着衣服但段飞感觉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曹梦珍被段飞弄的呼吸十分急促,不过她脑袋里还有一丝清明,知道这是在她们村,万一被人看到不好。

 

“小飞,快松开,来人了。”

 

又有几个人从村委会大院里走了出来,嘴上都叼着烟卷,隔着老远都能看到那烟头一闪一闪的。“小飞,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明天上班了咱俩再谈这事。”

 

段飞点了点头,虽然他有心现在就把曹梦珍放倒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机会。反正俩人天天都能见着,机会多的是。

 

“行,梦珍姐,你回家吧,我也得回去了,还有十几里路要赶呢。”曹梦珍想把自行车给段飞骑被段飞拒绝了,笑呵呵的朝小刘村走去。

 

十几里路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段飞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小刘村的村口。到了村口段飞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一路下来走了一身臭汗,得先歇会,然后到河套洗个澡再回家睡觉。

 

今天是十六,月亮特别的圆,段飞歇了一会起身奔河套走。河套两边都是高粱地,也没有路,段飞在高粱地里钻了半天才走到头。

 

忽然段飞听到一阵“哗哗”的撩水声,抬头一看,顿时眼珠子就直了。此时河里正有人洗澡,不是别人,正是被段飞救过一命的刘寡妇。

 

刘寡妇是背对着段飞,段飞急忙往后退了几步,退到高粱地里。这高粱地种的十分规矩,横竖成排。虽然前面还隔着几拢高粱但段飞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刘寡妇正在擦洗着身子,一边的大石头上放着个手电筒,正照在她的身上。虽然月光十分充足,但毕竟影响视线,要不是刘翠云身边摆着个手电以段飞离刘翠云的距离,也只能看个大概的轮廓。

 

刘寡妇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轻轻的擦拭着身子,渐渐的由背对着段飞变成了侧身,胸前傲然耸立在空气中,屁股很翘,而且大腿也长,被手电一晃那身子显得更白,看的段飞不住的吞口水。

 

尤其是刘寡妇有时候一拧身子,那景色直接让段飞兽血沸腾,几乎都想冲过去直接把刘寡妇办了。

 

洗了一会刘寡妇好像是感觉有些累了,坐在放手电的大石头上休息。一脱离了手电的光芒段飞就看不清楚了,刘寡妇的身影就变的有些模糊了。

 

“嗯。”刘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蹲在高粱地里的段飞一愣,随即就模糊的看到刘寡妇的一只手好像在摸自己的胸脯。

 

隔了一会刘寡妇的一只手像下身摸去,忽然刘寡妇“啊”了一声,紧接着摸着下身的那只手不停的蠕动,速度越来越快,而且刘寡妇的叫声也开始越来越大。

 

难道她这是在“自摸”?段飞心头一颤,这可是个好机会!此时的段飞浑身燥热,身上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再爬一样,下身顶在裤子上顶的生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摸”的刘寡妇,只想冲出去用自己的大家伙来代替她的手。

 

此时的刘寡妇完全不知道旁边还有人在偷看她,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手上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那一声声浪叫仿佛锥子一样钻进段飞的耳朵里,段飞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好像都要被憋爆了。

 

“不行,得冲上去,哪怕是沾点腥也过瘾呐。”

 

“小飞,小飞,睡婶子,你快睡婶子,快。”刘寡妇忘情的喊着,而蹲在高粱地里的段飞当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乖乖,这刘寡妇“自摸”居然把自己当成幻想的对象,段飞心里大喊:“婶子,今天我要让你梦想成真。”

 

想到这里段飞迅速的把自己脱的精光,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向刘寡妇。

 

听到声音的刘寡妇迅速抬起头,当看到一个人朝她冲过来顿时就吓的呆了,紧接着就要开口大叫。

 

“婶子,别叫,是我小飞。”段飞三步变作两步冲到刘寡妇跟前,一把就将她的嘴捂住,随后说道。刘寡妇见是段飞两眼直愣愣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才示意段飞放手,将一只手从下身抽出,说道:“小飞,你怎么在这?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听到婶子你叫我我就出现了。”

 

被段飞一说刘寡妇顿时脸上一红,而段飞则不客气的抱住刘寡妇,一低头就亲住了刘寡妇的小嘴。

 

“唔唔唔!”刘寡妇悴不及防,被段飞亲了个正着,急忙一扭脸,躲开段飞的进攻,说道:“小飞,你这是干啥,这可不行。”

 

“有啥不行的,婶子,你不是想我吗,我来了。”段飞一只手在刘寡妇的胸前反复的揉搓,刘寡妇感觉浑身好像都失去了力气,心里既想挣扎又想让段飞继续,矛盾异常。

 

段飞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顺着刘寡妇的肚子滑到小腹,轻轻往里一按。刘寡妇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迅速抓住她下身的那只手,摇了摇头。

 

“小飞,那里不行,婶子不能让你摸那里。”

 

“婶子,刚才我看你自己在摸,现在我来帮你。”段飞哪还管刘寡妇让不让,稍微又用了一点力。刘寡妇舒服的哼了一声,随即就闭起眼睛,任由段飞在她那里摆弄。

 

段飞见刘寡妇已经不再反抗,顿时高兴不已,更加卖力了。刘寡妇“啊”的一声,两只手抱着段飞的头,身体不断的在石头上扭来扭去。

 

下身的手力度越来越大,刘寡妇再也忍不住开始哼哼了起来,段飞的节奏越快她叫的也越大声。段飞被她那勾魂的声音叫的实在是受不了,趴到刘寡妇的耳边轻轻对她说道:“婶子,准备好了吗,我要睡你了。”

 

刘寡妇身子一颤,胸口不断的起伏,但没说话。“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段飞兴奋异常,这刘寡妇一直都是他的梦中情人,今天终于能得愿以偿,段飞怎能不兴奋。

 

“不行,小飞,你还小……这样做不好。”

 

“小,我哪小了?你看看。”段飞凑到刘寡妇跟前,刘寡妇看了一眼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小飞,我不是说你这个小,是你……”刘寡妇扭过头去,但没一会就又扭了回来,眼睛一直盯着段飞的身下。

 

“只要这个不小就中,婶子,我来了。”

 

段飞毫不犹豫的提枪上马。刘寡妇兴奋的叫了一声,她已经整整八年都没尝过这种滋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飞终于疲惫的趴在了刘寡妇身上,而刘寡妇脸上却带着兴奋的泪痕,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段飞的脸颊,双眼充满着柔和。

 

“小男人,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男人了。”刘寡妇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温柔。“婶子,我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行吗?”

 

段飞抬起头,看着脸色红润的刘寡妇,傻傻的问道。刘寡妇轻轻摇了摇头,“小飞,婶子已经做了一回错事了,不能再错了,你不能去找婶子,听到了吗?”

 

“哦”,段飞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但心里却不这么想。这刘寡妇人漂亮,身子也美,自己一定得多找找她。书上不是说了吗,女人往往都口是心非,说的都是反话,她说不让自己去找她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去找她。

 

想到这里段飞嘿嘿一笑,也不多说,又和刘寡妇洗了个鸳鸯浴才回了家,这一夜段飞睡的格外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段飞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曹梦珍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田玉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飞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段飞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段飞没走多远就听到田玉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孙老黑领着一个小伙停在刘福贵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刘福贵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孙老黑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其实段飞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孙老黑了,还得去卫生室找曹梦珍呢。一想到曹梦珍的身材段飞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飞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段飞被孙老黑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段飞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孙老黑还以为自己怕了他。段飞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孙老黑跟前。

 

二丫一见段飞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段飞,不过一遇到段飞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孙老黑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段飞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