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调教 绑 夹好 不许掉出来/摸老丈勃起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但地上还满是积水。陈小顺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回了家。

 

 

 

回到家里,陈小顺还是口干舌燥,全身灼热,最糟糕的还是身下那根棍子在裤子里顶的生疼。他感觉自己要燃烧掉了,要想法浇灭它。

 

 

 

他迫不及待地解开裤带,撸毛毛狗一般把自己的内裤和外裤都扒掉了。他感觉自己的那根东西上的血管都要爆裂了,他使出了五指姑娘……

 

 

 

当然,让五指姑娘慰藉他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是赵小芳躺在床上的样子,颤巍巍的奶子,诱人的小蛮腰,光滑细腻的小腹,还有肚脐下内裤粉色的边缘……

 

 

 

一泻千里之后,他喘着粗气瘫坐在炕沿上。

 

 

 

提上裤子之后,一切的憋闷躁动都消失了。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拿起手机的时候,却发现微信上有赵小芳发来的信息:“胆小鬼,怂包,你怕什么啊就算你睡了我,别人也不会知道的。”

 

 

 

想着赵小芳美妙的身躯和可人的情态,陈小顺的身心又动荡起来。但他深吸一口气,把躁动压下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陈小顺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四处借钱,还真别说,还真的借到了两万元,这已经是最大的能量了,再多一分也借不到了。

 

 

 

他决定拿着这两万元去许雅丽的家里,情真意切的恳求一番,说不定就能过关呢。话说回来,就算过不了关,自己也无路可走了,吹就吹吧,自己也好做以后的打算,天涯何处无芳草呢,离开你许雅丽,老子照样活!

 

 

 

第三天早晨,陈小顺起的很早,连早饭都没吃就向许雅丽家走去。

 

 

 

距离许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却发现从许家院子里走出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孩子,虽然离的很远,但陈小顺当然一眼就认出那个女孩子就是自己的女友许雅丽。

 

 

 

女孩手里拎着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她出了家门正沿着村街向东走去。

 

 

 

这大清早的许雅丽去做什么陈小顺的心里充满了好奇,他想知道许雅丽去哪里,便悄悄的离远尾随在后边。

 

 

 

村街上静悄悄的,由于农闲时节,没人起的那么早。陈小顺从东头走到西头也没遇见一个人。

 

 

 

虽然这是伏里的盛夏,白天里的太阳像火一般毒辣,但在早晨的时候还是气温凉爽的,因为早晨的露水会给空间带来湿漉漉的水气。

 

 

 

出了屯子,前面的女孩拐向一条偏僻的土路,这是一条只能走开一辆车的土路,一般也只是秋收的时候走车,这个季节很少有车在这条路上走,所以整个道路上生长着杂草,杂草上的露水晶莹欲滴,人走在上面会被露水打湿的。

 

 

 

这条路是通向野外的,野外是茫茫无际的苞米地,许雅丽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是和谁去约会

 

 

 

陈小顺跟在后面尽量保持一段距离,做到不被女孩发现他。

 

 

 

前面的女孩子走在荒僻的土路上,忍不住回头回脑的看着,但她却没发现后面有人跟踪她。

 

 

 

但此时此刻,在前方不远的苞米地里,确实有个男人正在等着她。这个男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头不高却有点横粗,大脸庞上一双锃亮的小眼睛。

 

 

 

这个男人就是村支书的二儿子孟凡诚。虽然孟凡诚已经托了媒人向许雅丽求婚了,许雅丽家里已经答应他,说等三天后和陈小顺退婚后立刻就和他订婚,但孟凡诚还是心里不落体,每天都想着怎样把许雅丽生米煮成熟饭,他猜想许雅丽也不会反对,至少可以半推半就,只是一直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

 

 

 

他绞尽脑汁地寻找着这样的机会。

 

 

 

昨天晚上,孟凡诚去许雅丽家偷听,得知许雅丽的爹在二节地连夜浇地,今天早晨许雅丽要去二节地给她爹送饭。

 

 

 

孟凡诚觉得好机会来了,甚至他幻想着这是许雅丽在故意透露这个消息。

 

 

 

今天起早拿着一块塑料布,就等在路边的苞米地里了,这里是去二节地的必经之路。

 

 

 

他观察了一下地形,道路两边都是无边无际的玉米地,这个时节的玉米已经甩出了棒子,绽出了红缨,苞米叶子上的露水像珠子一般悬挂着。

 

 

 

孟凡诚在苞米地里足足等了有一个小时,太阳已经从东方露出面孔了,还没听到外面有人走来脚步声,地上的烟头已经有四五个了。

 

 

 

难道不来了,还是自己错过了孟凡诚终于耐不住了,他起身来到苞米地边上探出头向屯子把边的路张望着。

 

 

 

这一看,他顿时欣喜若狂,就在这条路上,正有一个女孩子的身影走过来,虽然还看不清,但他判断肯定就是许雅丽。

 

 

 

他急忙又缩回到苞米地里,等待着那个女孩的到来。

 

 

 

随着脚步声,那个女孩终于临近了,她穿着一条蓝底白花的连衣裙,裙子却是很短,还不及膝盖。两条修长的腿嫩白光滑,脚下是一双白色旅游鞋,纤细的腰肢配合翘翘的后臀,走路的时候还轻微的左右摇摆。那样姿势是异常的优美。

 

 

 

没错,就是许雅丽。孟凡诚透过苞米棵子看的一清二楚。他的心立刻揪紧了,就像等了很久的猎人终于看到猎物……

 

 

 

孟凡诚无限紧张着,他的心乱跳着,就要跳出胸膛一般。但他咬咬牙,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要办了她,自己煮熟了她,她就是我孟凡诚的女人了,她就会毅然决然地和陈小顺分手了……

 

 

 

那个女孩终于到了跟前了,孟凡诚像箭一般的射出去。

 

 

 

女孩吓了一跳,竟然把手里的饭盒掉在地上,下意识的后退,惊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他,惊魂未定地叫道:“孟凡诚,你怎么在这里”

 

 

 

孟凡诚眼睛锃亮地看着她,嬉皮笑脸地说道:“我是在这里等你的!”

 

 

 

“等我等我干啥”女孩很吃惊地看着他。

 

 

 

孟凡诚眼珠转动着,说道:“当然是我们的事儿了,我有话要和你说,随我进苞米地!”

 

 

 

“进苞米地干啥”女孩惊恐地后退。

 

看来她是要拒绝,要逃跑绝对不能让他逃掉。孟凡诚二话不说,一猫腰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把女孩抱起来,快步向苞米地深处走去。

 

 

 

“孟凡诚,你想干什么,快放下我……”女孩的两条白腿在蹬动着。

 

 

 

但孟凡诚也不说话,紧紧地抱着女孩,趟着一身的露水继续向苞米地深处走去。他找到一块缺苗的空地上,先是把那块所料布扑在垄沟里,然后就把女孩放在上面,喘着粗气看着她,叫道:“雅丽,你做我的女人吧,不要嫁给陈小顺那个穷小子了,我会让你幸福的……”

 

 

 

尾随在后面的陈小顺顿时惊呆了,前面果然有个男人在等许雅丽,而且他看清那个男人就是孟凡诚。难道许雅丽真的是来和孟凡诚约会的

 

 

 

难道孟凡诚和许雅丽早就有勾搭

 

 

 

陈小顺正在疑惑的时候,那边更震惊的情景又发生了:孟凡诚竟然抱起许雅丽进了苞米地……

 

 

 

陈小顺顿时热血沸腾,气冲斗牛,不管怎样,许雅丽目前还是他陈小顺的女友,怎么能容得别的男人把她扛进苞米地啪啪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他的仇家!

 

 

 

陈小顺快步奔向他们进苞米地的地方。

 

 

 

苞米地里,孟凡诚把女孩放倒在苞米地垄沟里的塑料布上,他自己开始解着自己的衣服扣子。

 

 

 

女孩忽地从垄沟里站起身,说道:“孟凡诚,我不是许雅丽,我是妹妹许雅梦啊,你好好看看!”

 

 

 

“许雅梦”孟凡诚愣了一下,眼神儿火辣辣地盯着她,在她的全身上下扫视着,然后嘿嘿一笑,说,“雅丽,你不要骗我了,你妹妹许雅梦在大连打工呢,怎么会回来你就是许雅丽,你不要想用这样的招数欺骗我……雅丽,我喜欢你,我想你想的要发疯了,你就做我的女人吧!”

 

 

 

孟凡诚说着就野蛮地扑过来,抱起女孩,又把她压倒在地垄沟里。

 

 

 

女孩一边挣扎着,一边惊慌地叫着:“我真的不是许雅丽,我是许雅梦,你放开我!”

 

 

 

孟凡诚也不答话,感受着身下的诱人的身躯,他早已经兽血沸腾了,他伸手把女孩的短裙掀开到腰上去,里面是一个粉色三角内裤,他疯狂的就把小内裤扒到膝盖处了,女孩美妙的春光一览无遗……

 

 

 

“你放开我……救命啊!”女孩蹬动着白腿喊叫着。

 

 

 

苞米地外面的陈小顺听到女孩喊救命,他心里一震,难道不是许雅丽情愿的他循着声音钻进苞米地。

 

 

 

陈小顺来到跟前的时候,孟凡诚正把女孩压在身下,女孩下体已经完全赤露了,孟凡诚的裤带已经解开了,正往下褪自己的裤子。

 

 

 

“孟凡诚,你给我住手!”陈小顺怒吼一声。

 

 

 

孟凡诚顿时吓的一哆嗦,但定睛看清是陈小顺的时候,却挑衅地看着他,说:“陈小顺,许雅丽已经答应嫁给我了,她想做什么已经和你无关了,你识趣的还是给老子滚出去!”

 

 

 

“小顺哥,快救我!”女孩像是看到了救星,颤声叫道。

 

 

 

“孟凡诚,我数三个数你不住手,我就废了你!”陈小顺指着孟凡诚命令道。

 

 

 

孟凡诚不知道是没把陈小顺放在眼里,还是已经浴火难耐了,竟然不以为然,说道:“陈小顺,就算她还是你的女朋友,我也要草了再说……”说着,他竟然褪下自己的裤子,将那根东西掏出来……

 

 

 

他身下的女孩顿时一声惊叫,闭上眼睛,嘴里叫着:“小顺哥,你快救我!”

 

 

 

陈小顺当然忍无可忍,右脚已经运足了力气,带着风声就向孟凡诚的裆部踢过去,只听咔地一声,随之孟凡诚“啊“地惨叫就从女孩身上滚落下去,身体压倒了几棵玉米。然后双手捂着裆部“嗷嗷”大叫着在苞米地里打滚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