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抵住宫颈口研磨/男朋友给我揉高潮了

对这种变化我有些诧异,因为刚才岳母哭的梨花带雨令人心疼,现在又突然发出了小声。

我的疑惑没保持多久,就听着身下的岳母向我感慨着说了一句:“把我当成你的亲妈?你都把你亲妈给,给那啥了。现在又要侵犯你的丈母娘,哪有你这样孝顺的。”

岳母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轻松,脸上的表情让我知道岳母想通了很多事情,而且那种跃跃欲试的神态也在说明随着她下身泥泞不堪,羞耻心终究慢慢淡了下去。

就我冷神着一秒钟,岳母的声音又一次出现:“严明,你要轻些,妈好多年没被男人弄过了,待会儿我怕会有点不适应,而且你的东西还这么大。”

岳母在我耳边说着话,同时我感觉到岳母已经伸出舌头来主动的亲吻着我的脖颈,酥麻的感觉让我脖子起了一层销魂的鸡皮疙瘩。

岳母的主动,让我心中那种征服感无以复加,我正销魂的时候,突然感觉岳母主动的将双腿又分开了一些,同时用手握住了我的东西。

“好大,好热啊,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岳母说这话,开始引导着我。

“我真贱,这么大年纪了,竟然主动配合女婿,好儿子,再用力些,妈快要升天了。不要在意我,你想怎么弄都可以。

 

 

我太不要脸了,竟然跟自己的女婿说这种话,好女婿,好老公,你说得对,妈就是骚,就是浪,竟然对自己的女婿也发情了。用力点,弄死我吧。”

沙发上已经成为我跟岳母的战场,甚至在初期的撑涨之后,岳母已经适应了我的尺寸,在我粗暴动作的时候她甚至能听懂肥臀来配合我。

我起身把岳母发转身体,让她膝盖跪在地面上身体趴在沙发那。

“坏小子,竟然用这种羞耻的姿势,感觉自己像只狗在交配一样,太丢人了。”岳母继续在兴奋中表达着自己的放纵的心情,说着话的同时努力将自己的圆润如蜜桃的丰臀翘到最高,等待着跟我的再次结合。

我紧握着她肥硕的臀肉挺深进入,伴随着岳母满足的声音传来的,还有我身后的轻微脚步声。

我跟岳母在一起只有短短几分钟时间,彻底放开了心扉的岳母展现出我想象不到的风骚。我跟她之间的声音也让卧室里的苏菲听到了。

这时候妻子正放心的走了过来,我不断的快速挺动身体,侧头看着已经来到我身旁的妻子。

苏菲见我正卖力的对她妈冲刺,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复杂。

一边盯着苏菲发情的样子,一边努力冲刺着身下成熟性感的苏菲母亲,这种刺激对我来说简直就像童话故事。

我身体向前贴在了岳母的后背上,更加卖力的动作着,迎接我的是岳母越来越下流的胡言乱语。

“老婆,咱妈看起来对我这个女婿很满意。来,跪在我身后帮我用嘴弄下后边。”我跟妻子说着,我相信她懂得我的意思。

再然后,我感觉岳母身体深处的紧致湿润中,又突然感觉身后敏感处传来剧烈刺激,身后的妻子甚至开始伸出舌头对着我玩起了毒龙钻。

这种强烈刺激下,我终究没有撑多久就爆发了,在昨晚的时候面对苏菲和我妈已经爆发了数不清多少次,可是今天这种爆发的感觉是这么的强烈,我在全身紧绷中,手指都深深陷入了岳母的臀肉中。

岳母也发出了剧烈的喊叫声,努力压制着呻吟却还是那么的诱人,感觉到自己被夸张的夹紧,还有传来的真真蠕动,我知道岳母这一刻也爆发了出来。

短短时间里岳母这是第三次爆发了,长时间没品尝过男人带来的滋味,短时间里爆发的是那么强烈。

身体的欲望得到了彻底的发泄,岳母头发散乱的趴在沙发上喘息着,浑身无力的她还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展现出那美妙的湿润地,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过了好久,岳母捂着身体上下的敏感部位匆匆去了卫生间,低着头的样子似乎不敢再跟我对视,这一幕跟她刚才骚话连篇的状态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臭老公,这家你满意了吧?看把你给爽的。”妻子虽然在撒娇,可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心里有些吃醋。

我没有清理下身,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我也在哄着妻子:“老婆,咱妈的情况你不是知道吗?做工作之前你也挺理解她的,现在咱妈满足了,你又吃醋了啊?

昨晚上你扶着我爸的东西做下去,一边主动一边喊我爸老公的时候,我可没有责怪你,你不能恩将仇报的。

你我还有你妈,咱们这是三赢。而且等之后跟我爸妈在一起的时候,我跟我爸还会亏待你吗?”

我的话让妻子呼吸猛的抽搐一下,她应该想到了昨晚上跟公公激情的场景。

“算你识相。”妻子想到我跟公公昨晚对她身体和风骚举止的迷恋于贪恋,这下子总算心理平衡下来。

向我说完话之后妻子嘀咕着:“这么一会了我妈怎么还没出来?卫生间里也没动静了。会不会这件事情对她刺激太大了?”

我跟苏菲在聊着刚才跟岳母的事情,这件事情踏实下来之后,苏菲对我爸今晚的电话很有兴致,竟然还跟我在研究着我爸妈说的很多花样和情趣是什么,因为在妻子看来,那一晚上四个人同时在一起癫狂,甚至还前后夹级的三p,这让妻子心里打开一扇新奇刺激的大门。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我妈去,可别有事。哎呀,快把手拿开,手指又插错地方了,我发现你真的跟你爸似的,总是对后门感兴趣了。”妻子说完话之后站起来,就去卫生间去看岳母的情况了。

我横躺在沙发上,刚才享受到了岳母身体的滋味,我现在感觉特别的满足,浑身放松之下继续瘫软在沙发上回味着。

苏菲去找她母亲,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卫生间那边房门响起。

我的心里有些激动,可是苏菲跟她母亲嘀咕着说什么我听不清楚,但是我感觉她们去了卧室了。

这对极品的母女花是在避开我说悄悄话吗?

我在心里琢磨着,不过还是相信是因为岳母现在心情复杂,苏菲再去安抚她母亲,帮她做思想工作。

我知道岳母在跟我激情过后不哭不闹的,而且做的时候还那么风骚,这事情应该是没什么后续问题了。

心里想着这些,不知不觉间有些困意,我就保持现在的状态,上身穿着一件短袖T恤,下身光着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睡梦中无数的男女在结合,在做着各种疯狂的举动。

每个人都在展现着最原始的欲望,我甚至能够看到温柔美丽的妻子苏菲被几个男人轮间,甚至苏菲还主动的去配合他们。

我也看到了我妈,还有我的岳母,混迹在这欲望弥漫的空间里,全身三个洞都被男人填塞的满满当当。

当我从梦中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兴奋的梦,因为恍惚中我看到蹲在我身边的苏菲跟岳母,两人各自侧头,正同时伸出舌头舔舐着我的已经高昂起来的下身。

我的下身还带着岳母跟我的体液没有清理。

岳母正用最温柔的方式吞吐着粗大的部位,因为俯身的关系我能感到她胸前的柔软在不断的磨蹭我的大腿,妻子侧头正把我身体根部柔软的囊袋含进嘴里吸允。

这场美妙的梦幻还没有结束。

 

 

我不知道妻子跟岳母之间说了什么悄悄话,也不知道岳母为什么转变那么大,如果刚才是我强迫之下她半推半就最后才展现主动,那么现在来看,岳母明显的比我还要渴望,就连沾满了我和她战斗痕迹的身体部位都用小嘴帮我清理的干干净净。

我立刻又进入了岳母的身体,这次几乎都是她在不断耸动屁股让我想享受。我没有冷落妻子,一会儿轮换她们,最后的激情时刻,我让岳母跟妻子紧紧搂抱在一起,感受着她们身体深处的每一寸美妙与炙热。

再次爆发,这次还是那么强烈。

到最后我们三个人各自冲洗干净之后回卧室去了。

岳母没有去次卧,而是跟我们夫妻俩都来到了主卧的大床上。

我左右两边一手一个,只恨自己的手怎么不多长出一双来。

“妈,苏菲都跟你说了什么?怎么看你现在变化挺大的,开始是你女婿玩你,到刚才的时候都是你主动去玩你的女婿了。”我揉着岳母的胸前,成熟风韵中尺码明显比妻子大了很多,妻子现在还没经过开发,有这么好的遗传以后一定不会比岳母的小。

我的话让岳母羞臊的不敢看我的眼神,只不过岳母害羞的同时被子里的手偷偷伸到我的身下想要握在手里,可是下一刻让我忍不住笑起来,因为苏菲先一步抓在手里套弄着,我感觉到被子里的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岳母尴尬的要命,装作不在意的想抽回手又被苏菲的手抓住了,然后引领着她又一起抓住了我的身体。

“还不是你们两个干的好事,小菲跟我说了很多,我也想通了很多,再加上你又把我给弄了,我就算不答应事情也发生了啊。

一想到我现在还摸着女婿的身体睡觉,我就感觉臊得慌,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不伦的刺激吧,我感觉到确实很兴奋。

倒是便宜你这臭小子了,不但把我女儿嫁给你,还把我这当妈的也弄上床来。而且,而且还是跟着急的女儿一起坦诚相对。”岳母越说越羞臊,看起来比年轻人还要害羞很多,不过被子里她握着我身体的手却是又加了些力道。

“妈,这家伙就是个臭小子,而且咱们俩不止便宜他,估计还会便宜我公公呢。妈,我公公的花样可多了,比我老公有经验的多,弄得人家要死要活的。

到时候你被这对父子一起玩弄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最美妙的感觉。到时候你也可以学学我婆婆,又骚又浪的,那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美妙呢。

反正今天我妈感觉挺爽的,等到见了我的公婆,就会知道什么是最爽的。”苏菲在旁边回答了她母亲的话,说着话的同时又想起公公对她的侵犯,一想到这些就让她充满了兴奋。

女儿直白的话让岳母的呼吸变得粗重,我发现岳母有种被羞辱的癖好,因为只要对她羞辱,她就会变得兴奋异常,或许以后开发一下这方面,还能玩点调教之类的游戏。

我在心里琢磨这些花样的时候,就听着身旁躺着的岳母嘤咛一声,兴奋的声音带着颤抖:“一想到要面对亲家,我感觉好羞耻,要是被亲家公公压在身下的话,我都不敢想象那种画面。

我真是个变态的下贱母亲,竟然会跟女儿的老公上床,而且还在脑子里想着跟亲家做羞耻的事情。”

岳母靠在我肩膀上的脸庞变得滚烫,甚至两条美腿都控制住不住的在我身上磨蹭着。

享受着这对母女花被子里对我的上下套弄,我像是不知疲惫的又剧烈反应。

另一边的苏菲忽然开口说起一件事情让岳母有些发愣:“对了妈,有件事情忘了跟你说,你后门被弄过吗?要是没有的话最好先适应一下,不然的话到时候会痛的,前边一根后边一根,到时候就不能体验到那种要命的快感了。”

苏菲的话让我身体刺激的跳动了两下,我看着岳母,岳母的头埋在我的肩膀上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岳母的还是开口回答了苏菲的问题:“咱们都这种情况了,那我的事情也不像你们隐瞒,我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们。

以前的时候我后门是经常被弄的,当初你爸很老实本分,很多花样都不懂的,可后来我在另一所大学做老师的时候,那个校长把我迷奸了,后来才有了毁我名声的事情。

那个老校长也是个变态,每次都会玩弄我的后门的,不但是这样,还总会玩变态的事情。

比如,比如说给我脖子上带链子,后门插着条尾巴当狗一样在地上爬。还要被捆绑起来让他发泄,大多数都是灌进我的后门里,有时候也会爆在我口中让我吞下去。

有时候会把我绑在椅子上,有时候会把我绑在他的办公桌上,而且不断的羞辱我,甚至会让我叫他主人或者爸爸。

最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被胁迫被玩弄,我甚至想过死,可是不知道怎么着我慢慢就喜欢上这种下贱的感觉了,每次越是这样我越兴奋。

那老校长在玩弄我兴奋的时候,还会打我,打得我剧痛无比,可是我身体在兴奋中感受那种疼痛又刺激的更加兴奋。

甚至,甚至后期的时候,那个变态的校长会让我跪下冲我的脸和胸撒尿,有时候还会让我把他的东西含在嘴里直接就放水了。

很多看似变态的事情在那个时候已经成为了我的常态,我从开始的抗拒到麻木接受,再到从这种状态中获得巨大的快感。

那个时候被变态校长折磨的遍体鳞伤,可是身体上的伤痕藏不住,再加上又一次对我羞辱的太厉害,在我屁股上写了几个骂我粗俗下贱的字之后,回家无意间被你爸发现了,然后我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在失去你爸之后我彻底伤心了,于是跟教育部门申请调到了别的大学里教课,跟那个老校长再没有联系了。

这辈子感觉太亏欠你爸了,那很实在本分的人,我这么下贱的背叛他,我都不敢想他有多伤心。

有时候我会很后悔,可有时或我又会渴望的去会想被老校长羞辱虐待的快感,我真的是个贱货。”

岳母侃侃而谈,在诉说着自己的过往生活,当最后说到自己老公的时候,看得出来岳母是真的很爱自己的老公,抬头看着天花板的双眼都噙着泪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