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大手按压她的小珍珠|岳让我扒她内裤

另一边,霜华百货大厦,李小伟正在逛着街。

 

 

 

李小伟觉得自己一时用下半身思考,和白玉兰作出荒唐的事情,内心遭受到谴责,而且这样非常对不起老婆。他有些心虚想买个礼物给她,她再过几天时间,就能把事情处理完回来了。

 

 

 

在霜华大厦逛了一圈,把老婆上次看中但却没有买的连衣裙,迅速付款买下就回家了。

 

 

 

李小伟进门看到白玉兰神采奕奕的玩着游戏,看来昨天的事情已经淡忘下来了,现在并没有受到影响和刺激,心里也就稍稍放心了。

 

 

 

“玉兰,早上起来玩游戏啊,还是家里开空调凉快啊,外面的温度跟烧烤似的,这不把我烤了一身汗。”李小伟怕她多想,决口不提昨晚的事情,随手把连衣裙放在她的旁边。

 

 

 

“是啊师傅,今天确实是热,家里空调温度我都调的低了几度呢!”

 

 

 

李小伟实在是他热了,身上黏腻的难受,于是边走边擦汗的走进浴室。

 

 

 

白玉兰从他一进门,她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李小伟,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师傅的衣服不经意的撩起来一角,那衬衫之下的腹肌若隐若现的,十分诱人!

 

 

 

现在看他进去洗澡,自己心里又蠢蠢欲动起来,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不一会儿,于是里就传出一阵哗啦啦的花洒淋浴喷水的声音,白玉兰心里有些小激动,轻轻的来到卫生间的门口,眼神发光的透过些许门缝,偷瞄着师傅洗澡。

 

 

 

上次半夜碰巧遇到他们做这样羞羞的事情,他们居然大胆的连门都没有关紧!这次是自己按耐不住主动偷看的,现在心里隐隐还觉得特别兴奋,但还是透红着俏脸。

 

 

 

白玉兰瞟到李小伟的一直大手在她那处反复摩擦的清洗着,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那里居然被他自己摩挲的直立起来!白玉兰暗暗吃惊着,师傅的欲望居然有那么强势,那师娘真的受的住吗?

 

 

 

想到这里她越来越害羞了,因为她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师傅,强势有力的在她那里反复出入,让她多次到达云端顶处!

 

 

 

正在洗澡的李小伟,可不知道身后还有一个想入非非的小女人,那一双如狼似虎的眼神把他全身都看的透透的,尤其是现在被他拨弄着的调皮活跃的那位。

 

 

 

李小伟那儿本来就比别人大一圈的,以往很多时候,老婆受不了他的尺寸,也不能让他达到他要的高潮点,草草几下老婆就喊疼了,事后他还要在安慰一下他的那位。

 

 

 

现在火气上升,想到的是撩人的白玉兰,那天他情迷深重的样子,让李小伟觉得她比老婆更适合自己。

 

 

 

她那柔软傲人的上围,紧致弹性的触感,让他沦陷,欲罢不能……

 

 

 

白玉兰觉得单单就自去看他几眼,自己身上就能有这样强烈的反应,没想到看看也能到达小部分的爽点,要是和他在床上欢好紧紧结合,真正的成为他的女人该有多满足啊!

 

 

 

门后的白玉兰,已经看的内心荡漾,眼神迷离,渴望着再看清一些,便试着轻轻的去撩开贴在玻璃上面遮挡的壁纸。

 

 

 

无奈她没办法撩开,只能用手指去撕开,突然有些心急,撕纸张的动作重了一些,很快就揭开了,她真切的看到里面的情形。

 

 

 

她内心激动,突然感觉到自己腿间流出一滩黏黏腻腻的东西,是什么她自己不言而喻了,这下她觉得浑身燥热起来,羞赧不堪,脸红已经蔓到了自己的耳朵根部。

 

 

 

就在她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师傅好像有所觉察到,握着那儿的手明显顿了一下,就要转过身来看,白玉兰有些心慌意乱的蹲下来,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的心止不住的砰砰乱跳着,要说之前自己是因为被他的身材所吸引来的,想的也是能和他翻云覆雨的在床上的一时激情罢了,所以才忍不住勾引了他。

 

 

 

可是现在自己像少女怀春时期一样乱跳一通,快了半拍不规律的心动是怎么回事?

 

 

 

 

 

白玉兰回到房间里,逐渐平静下来之后,便觉得自己的念头有些危险,那毕竟是自己的师傅啊!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想着他。

 

 

 

白玉兰又走出去倒水,想喝一点让自己清醒一些,看到榻榻米上有一个品牌服装的纸袋,联想到前两天自己衣服被粗暴撕掉了,这里面难道是师傅买给自己的衣服吗?

 

 

 

现在师娘也没有回家啊,不可能会是给她的,那就一定是给自己的!

 

 

 

她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条很清纯靓丽的裙子,倒是非常符合自己的气质,没想到师傅居然还懂她的风格!

 

 

 

白玉兰拿起裙子在身上比了比,内心雀跃着,一想到这可能会是他给自己的惊喜,又仔细的把它叠好装进里面。

 

 

 

若无其事的在旁边喝着杯中的水,故意装作翻看桌上的杂志,等着李小伟出来给她揭示这个惊喜。

 

 

 

而李小伟觉得刚刚洗澡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在他身后盯着。出来后又看到白玉兰的坐在桌子上翻看杂志,家里没有外人,难道刚刚是她在偷看自己吗?

 

 

 

但是白玉兰亭亭玉立惹人爱怜,端庄的坐在那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穿着完整,扣子也扣好了,没有露出一丁点让人遐想的东西,头发低着水滴走了出来。白玉兰看到他这样,觉得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禁欲气质。

 

 

 

就在白玉兰满心欢喜的时候,师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玉兰啊,这是给你师娘买的连衣裙,你师娘快回家了,买一个礼物就算是给她接风了。”

 

 

 

“这样吗,那师娘一定会很喜欢的!”白玉兰感觉自己全身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至尾的失望,心里自嘲一声,脸上透红的脸也凝滞了。

 

 

 

李小伟觉得特别的奇怪,刚刚还是眉眼含笑如沐春风的样子,现在脸上笑容消失了,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李小伟可猜不到女孩子那些弯弯绕绕的的心思,可能是突然想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吧!

 

 

 

不过刚刚她的模样是又一次的吸引到了自己,无与伦比的身材,姣好的样貌,白玉兰就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啊!

 

 

 

之前她勾引自己,一度让自己把持不住,要不是因为被打断,他可能早就攻城略地的在她身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一想到这个,他就有些心神荡漾,在浴室安慰自己的时候想的场景都是白玉兰和他纠缠在一起的画面,那真的是很爽的很嗨啊,想着想着都出神了。

 

 

 

那软绵绵还带有弹润的丰满,柔若无骨的细滑小手,都给他极致的感受,根据这种感觉想象出那些美好的画面,这是和自己老婆庆晓娟没有过。

 

 

 

这大概就是白玉兰这么吸引自己的魔力吧!他晃了晃脑袋,想把这些迷糊混乱的东西甩出去。老婆就要回来了,自己买的礼物应该会很喜欢才是,想着就把它带进房间了。

 

 

 

而白玉兰在自己房间里,疯狂对着玩偶撒气,不断地搓揉捏扁。李小伟送给师娘的裙子,自己却在一旁自作多情的肖想,不仅仅是东西,就连这个人都是师娘的。

 

 

 

她气不过一个不如自己年轻貌美的老少妇,她现在还那么嫉妒羡慕。就因为他是师傅的老婆吗?如果可以的话,自己真的很想和师娘换一下身份。

 

 

 

在饭桌上,李小伟做好饭菜,喊她一起吃饭。白玉兰心里郁闷,看到他就心里更加郁闷,所以干脆不跟他说话。

 

 

 

李小伟觉得女人心思真的难猜,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那里说错话惹到她了。

 

 

 

白玉兰经过杨胖海的那件事情之后,就请了假在家里,一直都没去公司。

 

 

 

为了不再碰触到,她特意和李小伟拉开距离,虽然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但是白玉兰除了必须要出去外,其余时间都在自己屋子里。

 

 

 

但是这几天晚上,自己的身体却很诚实的,梦到了和李小伟痴缠床榻的画面,李小伟紧紧抱着她,不停地压着她,还用高超的吻技撩拨着她,而她热烈而痴狂的回应着。

 

 

 

在梦中的李小伟,动作时而温柔和缓,时而暴烈疯狂,让她迎来一阵又一阵的舒适快感。

 

 

 

她忽然闪过上次偷窥的场面,那时的他和现在这样的李小伟比起来,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这是在师娘面前都没有表现出来过的,难道是师娘忍受不住师傅这样的猛烈撞击,师傅还是不能够得到他要的满足吗?

 

 

 

早上起床,白玉兰发现自己那儿淌出温热黏腻的一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