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看APP首选 小黄人 分地区 本次首播免费 。
———————————————— 成品在线视频免费软件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成品在线视频免费软件

成品在线视频免费软件

雨滴抱着凯贝回到办公室,放在沙发上,自己坐到办公桌后面,垂着头生闷气。

她记得互联网上有些软件,能够破译猫的叫声,如果软件管用,那她跟凯贝的交流就顺畅多了。

说干就干,她马上打开电脑,开始搜索那些软件。很快,软件下载下来,直接安装,然后打开。顿时,音箱里充满了各种猫叫声,长的短的,高的低的,好听的难听的,中国的外国的。

奇怪的是,凯贝对这些声音毫不敏感,自己缓缓趴下,枕着前爪睡觉。

雨滴试着播放猫咪的歌声,愤怒的吼叫声,可怜的求饶声,搞怪的嘲笑声。这些声音虽然不同,却全都打动不了凯贝。

“听听这些声音,叶凯贝,这么多你的同类都在叫,难道你一点都不感兴趣吗?你是一只猫,听到猫叫声,应该有反应才对。”雨滴感到非常郁闷。

按照她的想法,猫和猫之间都应该通过声音交流,一只猫听到其它同类的叫声,一定会非常感兴趣,应该跳过来看看到底电脑里有什么。可是,看看现在凯贝的反应,懒洋洋的,像没听见一样。

她泄了气,拿过资料来翻看皇帝新衣的全部内容。

按照惯例,发生了失窃事件,只要是在现场出现过的人,个个都有嫌疑,包括大亨和朱莉在内。在很多案件中,的确有人监守自盗,明明自己把东西藏了起来,却报警说被人偷走了。查到最后,窃贼就是他自己。

监守自盗者的目标都是向保险公司进行高额索赔,一旦拿到保险公司的钱,那些丢失的物品就会在另一个城市偷偷地物归原主。

雨滴明白,胡说和高度都在怀疑大亨身边的人。

“到底有什么动机呢?偷走皇帝新衣的人是为了卖一个高价钱还是自己留这用?就像偷走青铜花的人,是不是看上了叶子上的地图?”雨滴无声地问自己。

从动机寻找窃贼是最实际的办法,那么雨滴接下来就要从头开始,分析窃贼的动机。

首先,窃贼偷走了皇帝新衣,一定是受人指使。幕后黑手可能给出很高的价钱,才能让窃贼动心。

针对这一点,大亨已经公布了很高的悬赏数额,窃贼如果想办法把皇帝新衣还给大亨,有可能得到的钱更多。

第二种可能,窃贼本来就是想把皇帝新衣据为己有,才会冒险下手,在高空飞机上实施偷盗计划。这样的话,找到他的老巢就能找回皇帝新衣,因为他根本不可能交给别人,也不会出售或者转卖。

第三种可能,根本没有窃贼,或者说窃贼只是动了小小的手脚,把皇帝新衣放到另外一个地方,而不是带在自己身边。这样的话,无论是单独找到皇帝新衣还是找到他,都没有证据指认他是窃贼,除非人赃俱获。

雨滴知道,现在不管是大亨还是胡说,都只想找到皇帝新衣,而不管窃贼的死活。也就是说,找到那件衣服就等于完成任务。

凯贝喵地叫了一声,换了个姿势,倚在沙发的角落里。

雨滴抬起头,跟凯贝对视着。

“叶凯贝,你说说你,让你看看资料,你也不看,当着社长和高侦探的面,让我下不来台。你就算装装样子也好啊,毕竟社长说了,要用公家的钱给你买猫粮。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你不知道吗?如果你光吃饭不干活,而且顶着猫侦探的名字,是不是太过分了?还有还有,我把你抱起来,你还挣扎个不停,真是太不像话了。”雨滴开始数落凯贝。

凯贝垂下头,闭上眼,默默地听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雨滴更加郁闷,因为她发现,自从找到了青铜花之后,凯贝的情绪有些异常。

当然,这也可能是它被社长命名为第三组的组长,并且向外人介绍它是猫侦探之后,开始自我膨胀了。尤其是朱莉给它买了那么贵的猫粮,它也许觉得自己太受欢迎,所以连看到主人也爱搭不理了。

“叶凯贝,你怎么能这样呢?”雨滴歇了一会儿,又开始继续数落。

不过,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

“叶雨滴,你现在在哪儿?”雨滴刚刚接起电话,听筒里就同时传来两个人的叫喊声,震得她的耳朵嗡嗡作响。

“我在上班,我在上班呢,小声点儿。”她赶紧跑过去,关上办公室的门。

“你上什么班?你就是一个义工侦探,别说得这么正式。快来快来,有人请吃阿根达斯,快来吧。”两个人一起叫。

那是雨滴的同学,女的叫金珊瑚,男的叫包大福。都是她的死党。

雨滴即将出国,叶天鹰已经给她办好了一切手续,可以不必上课,而金珊瑚和包大福两个人则是因为家里太有钱了,既可以选择最好的国内学校,也可以选择出国读书,从来不为将来发愁,整天笑嘻嘻的,是学校里最出名的两个乐天派。

“谁请客?”雨滴问。

“一个新同学。”金珊瑚抢着回答。

“真的是一个新同学,他叫林风,就在我们旁边。”包大福说。

那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雨滴以前从未听过。

“我在上班,去不了。”雨滴说。

“哎呀,你上什么班呀?就一个义工侦探,什么事都干不了,人家侦探社也不指着你。”金珊瑚说。

“林风特别喜欢猫,我们给他看了凯贝的照片,他求着我们请你过来。快来吧,快来吧,给我们点面子。”包大福笑嘻嘻地说。

雨滴看了一眼凯贝,决心动摇了,因为她在办公室里坐得太久,脑袋木胀胀的,像是灌了浆糊一样,只有走出去放松自己,让头脑重新变得清醒,才能继续查案。

“这个……”她犹豫不决。

“林风说,他能听懂猫说话。”金珊瑚说。

“真的?”雨滴问。

“当然是真的,还记得学校里的流浪猫吗?林风第一天到学校,就跟它们交上了朋友,带着我们一起去喂猫。那些流浪猫可听话了,林风吹吹口哨,它们就都跑过来了。”金珊瑚说。

“对,我作证,这是真的。真是奇怪了,同样是吹口哨,我模仿着他吹,吹了好久,那些流浪猫也不听。”包大福补充。

这一次,雨滴真的动心了。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跟猫交流,而不是盲目猜测凯贝的心思,那可就太好了。

“我就来,你们等着我,是不是还在学校对面的哈根达斯?”雨滴问。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这里。”金珊瑚回答。

“赶紧来吧,赶紧来吧,我们等着你。”包大福说。

雨滴挂了电话,立刻抱起凯贝,放进猫背包里,然后背在肩上。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胡说正好站在门口。

“社长,我要出去——”雨滴想要编一个合适的理由。

“去吧去吧,我听到你打电话了,好像有一个人能听懂猫的语言,对不对?如果这是真的,你去看看,能不能请他到我们侦探社来任职,担任第四组的组长。”胡说笑眯眯地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