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别揉了…湿 了,要不要磨了好酥好麻

“行,黄叔,我家忘不了你的帮忙。”

 

“没外人,这些话不用说,今天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跟你爸说赶紧想办法。”

 

回到家,卫生局的车准备离开,老爸一头汗送那些人走。卫生局的人没多少笑模样,摆摆手上车离开,叮嘱他尽快去县里交罚款。

 

“爸,现在的处理结果是什么。”牛波很着急,这些年还从来没有这样的事。

 

老爸推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罚款一万元,两周内需要去县局交清罚款,如果对处理措施不满意,可以向有关部门反映。两周内不交清,则会有法院强制执行。

 

“爸,刚才黄叔告诉我,卫生局来咱家是因为有人告咱,还说你不常去镇上进药,院长对你也有意见。”牛波把黄叔的话原原本本告诉老爹牛卫华。

 

牛卫华立刻崩了,“去他骂了隔壁的,爱怎么罚就怎么罚,反正我没有钱,有本事把我药铺关了。这里到镇里十几里山路,价格还没有优惠,我为什么要去他那边进药。咱们买东西不都是去杏花乡么。也不知道是哪个孬种告的我,我要知道了我去揍死他!”

 

父亲的不识时务让老妈叶青很生气,反驳两句后让老爸偃旗息鼓。老妈给了牛波两千块钱,让牛波去乡里或者城里找人,尽量让少罚点钱。

 

牛波拿上钱,要了黄叔的电话,到镇上的超市买了二十块钱一包的将军烟。黄叔恰好在医院,县里的人在青龙镇就这一个任务,回到镇上把他们放下,到另一个乡镇执行任务去了,牛波就在黄叔的办公室见到他。

 

“黄叔,你给出个主意,我该怎么办。”牛波把烟打开,给黄叔递了一根,然后把烟放在桌子上。黄叔看到,眼睛亮了下,这孩子有颜色,比他爹强不少。

 

“你爸不会是让你来看看的吧,也是,他那个脾气我知道,死硬,我就没见他跟谁说过软话。你想找院长是不好找的,其实也不用找他,只要你爸把这事处理完之后,多来这边进药就行了。你要真想找他安排这事,还是去他家。”黄叔跟牛波没绕弯子。

 

“是,黄叔,还是你了解我爸爸。我这次来就是想和院长见见面,看看能不能跟院长好好解释这个事,可是我不知道他家在什么地方,这个事黄叔你一定有办法吧。”

 

“我告诉你,院长的老婆在卫生局也有熟人,你要是能让她帮忙,比院长都好使,县里北关那片你比较熟悉吧,就在北关小区六号楼中间那个单元三楼靠东的那一家,你最近过去,反正还有半个月的处理时间。”

 

“那行,黄叔,谢谢你,等我跑完这事回来,咱爷俩好好喝几杯。黄叔你先忙,我现在就去看看。”牛波告辞就出去,顺手关上门,里面黄叔站起来要送,见到牛波已经离开,笑了笑,把那包烟放进兜里。

 

北关小区牛波不陌生,怎么说也是在这边上过几年学。学校就距离这里不远,他的两三个同学就在这边住,他还和同学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进门的时候发现门卫还没换,还是那个物业公司的老保安。

 

“老王叔,你还在这里呢,我去我同学家玩。”牛波确实认识这个门卫老王,老王也对他隐约有些印象。看他手里提着东西,穿着也不想不正经的孩子,就放心让他进门。

 

牛波走在小区路上的时候,牛波要去的家里,一个女人正坐在电脑前,两腿夹着,一只手伸进上衣里慢慢摸着,另一只手伸进了两腿间。

 

电脑里正在放着小电影,里面正放着一段激烈的情节。

 

卧室里的女子也激动起来,随着电脑里的节奏开始……

 

找到院长家的位置,轻轻敲门。好一会才听到里面传来擦擦的走路声,防盗门上猫眼的位置暗了一下,然后听到里面传出来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你找谁的?”

 

“姐你好,这是郑院长的家吧,我家是青龙镇那边的。”

 

门开了一条缝,一个白嫩的脸庞出现,腮部还带着点红,显得更是娇艳。女人看了牛波两眼,放开门让牛波进来。牛波这段时间气色很好,整个人都显得干净利索,让人一看就舒服,所以女人很放心。

 

“坐下吧,你找老郑有事,看样子你不像是在家务农的,你是他医院的同事?”

 

“哦,不是同事。你是周姐吧,我才从市里的卫校毕业,现在在农村家里帮父亲。”

 

“哦,你也是市里卫校毕业的?那咱们是校友了,你该叫我一声师姐。我叫周一菲,当时学的是护理专业,毕业已经十年了,你是学的什么专业?”周一菲这么说着,站起来走到牛波这边,和牛波坐到一起,特殊的香味让牛波那位置有些抬头。

 

“师姐,我学的是中西医结合,我的老师是王家兴老师。”

 

“哦,王老师啊,我知道,很有名气,他也带过我一个学期的课。咱们越说越近了,你这么帅,在学校里谈过女朋友吧。”

 

“师姐,没有,真没有。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来到半天,正事还没说,居然扯到女朋友的事上了,这个师姐还真能扯,到现在也没有给他说出正题的机会,牛波额头冒汗。

 

“哪能呢,你这么帅,怎么会没有女朋友,是不想找吧。怎么,害羞了?头都冒汗了,师姐给你擦擦。屋里有暖气,你穿多了。”周一菲说着拿起一张餐巾纸,真的给牛波擦了额头。

 

“把棉衣脱了吧,不然还要冒汗,要不师姐帮你脱?”

 

“不用,我自己脱。”牛波的汗更多,这情况有点不对,完全偏离轨道!

 

牛波有点心慌,感觉这个师姐要吃人。这个师姐在家里还穿着护士的制服,让牛波想起岛国的小电影,难道说这是要制服诱惑?这样脱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把腹部都露出来。周一菲看到牛波腹部清晰的六块肌肉,眼睛更是闪亮。

 

“师弟,看师姐漂亮不?”

 

“漂亮,真的漂亮。”牛波觉得头有点发蒙。

 

“那师姐这样的女朋友你要不要?咯咯”

 

“师姐,你跟我开玩笑。像你这样漂亮的女朋友,我做梦都不敢想,你别吓我。”

 

“咯咯,想不到小师弟你说话这么有意思。你说吧,有什么事,是不是打算分进你姐夫的镇医院,这个没问题,我可以打包票。”周一菲用灼热的目光看着牛波。

 

“不是,师姐,我是因为家里的事。”牛波简单介绍发生的事,周一菲沉默了两分钟,之后又开始笑眯眯的看着牛波。

 

“师弟,这是小事,等会师姐给你处理,师姐也有点事要你帮忙。你年轻,对电脑这东西一定懂得比较多,师姐的电脑出了点问题,你来帮我看看。”

 

修电脑,自己不擅长啊,可是已经被周一菲拉起来,半拉半推的往卧室里送,路上周一菲一直抵着牛波的胳膊肘,周一菲好像还在故意上下动着。

 

这是什么师姐,这简直就是白骨精,这架势很明显就是要把自己吃了。在牛波看来,那间卧室简直就是白骨精的山洞,自己就好像那肉香的唐僧,只要进去就是要被吃掉的命。

 

几步的功夫,牛波被推进卧室,进去才发现里面真有一个电脑。是个笔记本,还在闪亮着。

 

“师姐,这个电脑好像没坏吧,不是还运行的好好的么。”

 

“恩,问题不是很大,就是有一个文件我打不开,你给看看是怎么回事。”

 

牛波只好坐到电脑前的椅子上,没发现后面周一菲已经轻轻扭上门上的内锁,然后趴在牛波的身后,头从牛波的肩膀上探过来,脸几乎要和牛波的脸贴在一起,一只手轻轻的扶在他背上。

 

牛波根据周一菲的指点,一点一点打开文件,这个过程中周一菲的身体接着指点牛波的空上上下下,胸前的隆起不断蹭过牛波的后背和脸部,有时直接贴到牛波的脸上,感觉那位置好像是空心的。

 

周一菲好像是故意要延长寻找文件的过程,一会说在d盘,等打开的差不多了,又说在e盘,最后确定在e盘里一个名字叫春天的文件时候,牛波已经被师姐袭击了好多次。这个过程中周一菲身上的香味直入鼻孔,让小牛波开始膨胀。

 

周一菲一直在观察牛波的反应,看到那里已经膨大到很客观的程度时,她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一顿一顿的,明显就是在吞咽唾沫。牛波听到耳边的异样声音,呼吸也开始急促,握着鼠标的手微微发抖。

 

春天文件夹,才被点开牛波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他停下来看着周一菲。周一菲直接双击打开,里面传来支支吾吾的声音,岛国的小电影正在播放,直接就是双方肉搏的镜头。

 

牛波有些发呆,这女人也太疯狂了,竟然让自己看这个,难道说竟然饥渴的这么厉害么。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周一菲的两条胳膊从后面把他抱住,两只手在他的腹部抚摸,听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两只手向下解开他的裤带,然后伸下去。

 

牛波的身体立即僵硬,周一菲在牛波的耳垂上舔了一下,让牛波感觉到好像被电击一次。周一菲稍微用力了一下,说,“小师弟,你来之前我正在自己看,因为你打断了我,你说你该不该陪着我看完?”

 

我勒个去,怪不得进门时候看她脸怎么这么红,然后自己进来她就挑逗不止,原来是这个原因。自己打断了人家的正常节奏,好像现在赔上也是应该的哈。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牛波一声虎吼,转身抱起周一菲,扔到后面的床上。卧室里一会就春光旖旎。

 

“小师弟,你是骗师姐吧,还说没女朋友,没女朋友怎么能技术达到这样。你要是没女朋友就是被哪个无良妇女给开发了,看你羞涩的样子,师姐还以为你是童男子呢,那个激动,结果捡了人家的剩饭。”

 

“师姐,你说的那么难听,什么剩饭。我真的没有女朋友,也没人开发我。我就是看过这些片子,有时候也找五指姑娘解决。”

 

“真的啊,那师姐真高兴,竟然得到师弟的第一次,师姐以后要好好疼你。说实在的,女人还有个膜,能帮助判断是不是初次,男人呢,用完一次,用水洗洗又是一个新鲜出炉的童男子。”

 

听周一菲这么说,牛波觉得很心虚,就想起身。周一菲一下按住他的腰,“别着急,姐姐喜欢这种充实的感觉。你那个没见面的姐夫比你的小多了,还要靠他的舌头帮忙,你这个好,我舍不得放开。”

 

“你不用多想,我不会赖着你,你以为我会离婚然后找你?你没结婚,结婚就知道了,就是两人搭伙在一起过日子,而且更多是过给别人看的。现在我们各忙各的,我不管他在外面怎么玩,他也不管我找谁解决生理需求,咱们就是炮友,懂不?”

 

牛波点头,周一菲继续说,“你的事我给办了,卫生局的周局长我比较熟悉,他就分管这个的,下午我上小夜班,晚上九点下班,你到时候在家里等我。下午你可以在家里,不用担心有人来,孩子一直是他爷爷奶奶带着,他们都是知识分子,会教育孩子。”

 

“那郑院长不回来?”

 

“他一星期回来一次,还是和我一起去看孩子的,他忙我也忙,这就是夫妻。他外面也有小的,我知道,我不计较,过日子自己舒服就行。下午你也可以自由活动,晚上别忘记回来。”

 

看到牛波还在发愣,直着眼睛看着她,周一菲有点羞恼,“看什么看,都和你这样了,你还不认识!姐姐我还没尽兴,晚上还想吃肉行不行!”

 

休息了一会,两人又战斗了几个回合,周一菲看看差不多上班时间到了,起来弄点饭,胡乱吃了几口,给牛波的倒是不少,看着牛波狼吞虎咽的,眼里满是温柔。

 

牛波还是和周一菲一起离开了家,出门的时候周一菲给了牛波一张超市卡,让他随便去超市买东西,牛波推辞了。自己是来求人的,虽然两人发生了那样的事,但自己还不想吃软饭,至于说发生的事,你情我愿,两情相悦的事,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好说的。

 

三点多钟,牛波漫步在县城的街头。从来没有认真看过这个县城,上学时候没时间,平常时间没心情,现在,好像也不适合平淡的看着这个城市。

 

城市里的人都在忙碌,为名或者为利,自己也在忙,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好像,自己还在生存线上挣扎,为了让生活能够延续下去,或者,为了让父母每天开心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