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毛笔进花唇惩罚H

张富贵呼呼地喝了两碗热稀饭,便抹了抹嘴,找到锹子挑了个竹筐,下地去了,红薯要收获了,今天他要挖些红薯回来。

 

张富贵正要出门,兰兰叫住了他,“大哥,你等一下。”

 

“啊”张富贵转过身来,“有事吗?”

 

“也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大哥,你干活悠着点,别把自己累坏了,知道吗?”兰兰一边整理着他的衣服一边道。

 

“嗯”张富贵心里一暖,没想到兰兰这么关心自己。

 

他转过身去走了。

 

张富贵走着走着,经过秀花家门口时,有人喊他,他停了一下,转过头一看,“哦,有事吗?”

 

喊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秀花。

 

“张富贵,你进来。”秀花在院子喊。

 

张富贵一看,这娘们不会想勾引自己吧!不行,他有缺陷,还是走吧,“不了,我还有事。”

 

“叫你来,你就来,我会吃了你啊!”

 

张富贵一想,说的也是,我是男人,她是女人,我有什么好怕的?

 

张富贵朝四周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情况,他便走了进去,“怎么有事吗?”

 

“哈,没事”秀花笑着说,“我煮了点花生,我拿给你吃点,来呀,跟我到厨房来。”

 

“不了,我刚吃了早饭了。”张富贵推辞着。

 

“来呀”秀花向他招着小手。

 

张富贵一想,这娘们有点反常,一步步把自己招进来,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张富贵还是进去了,他好奇这娘们想干什么。

 

“坐吧”秀花示意他坐在餐桌边。

 

张富贵哦了一声,坐了下来。

 

秀花拿了个碗从锅里盛了一碗煮花生放在张富贵的面前,张富贵一看还冒着热气。

 

“愣着干嘛?吃呀”秀花催促着。

 

张富贵傻眼了,这娘们还真是叫他吃花生,张富贵是个老实人盛情难却,于是他伸手到碗里拿一颗,放在嘴里一咬,煮过的花生壳软软的,还带点盐味,他吃下花生米,吐出壳,“嗯,味道不错”

 

“好吃就多吃点。”

 

“你也来”张富贵吃着,把那碗推到桌子中间,秀花也吃了起来。

 

张富贵一边有滋有味地吃着,一边说,“你今个儿不会是专叫我来吃花生的吧?”

 

“那你猜,我除了请你吃花生,还想叫你做什么?说着,秀花娇媚地笑着,身子扭了一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解开了领上一个扣子,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原来她衣服里面这么白。

 

张富贵心想这娘们是不是在勾引他啊?但话却不能这么说,张富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呵呵”秀花笑了,“其实也没什么了,不是红薯收获了吗?你看我这妇道人家,咱挑得动?要不然你帮个忙。”

 

张富贵马上摇头,“那可不行,我自家的红薯还没收完呢,兰兰知道后,她肯定会骂我的,不行,不行”

 

“哟,怎么了?”秀花站了起来,扭着身子跟他挨在一起,小屁股挤着他。

 

张富贵明白了,原来这娘们给他吃花生是叫他干活,要是没事,他给她干的活倒也没什么,可是今天他自己有活干,“我不吃你的花生了”说着张富贵站了起来,就要走。

 

“哎哟,你瞧你,这么怕你家弟媳啊?我可知道他们小两口可是把你当长工,你给他们做,还不如给我做,给我做的话,可有你的好处了“说着,秀花笑着,站起来接近他,用胸脯碰了碰他的胳膊。

 

张富贵心一惊,这啥意思,是有意还是无意啊?他不动身声地说,“有什么好处?”

 

秀花在他面前转了转,“你瞧,我身材如何?”

 

张富贵看了看,要不是他知道自己不行,这个时候,就他和她两个人,他一定会干了她,于是他无动于衷于忠地说,“还行吧!”

 

“什么?还行?”秀花明显对他的回答不满意,“我说,你是不是男人啊?”

 

秀花的话刺到了他的痛处,他不高兴地说,“谁说不是?”

 

“那你看了老半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秀花双手插在腰上。

 

“这……”张富贵说不出话。

 

秀花心想,本来想让他只占占视觉便宜便驱使他干活,没想到这傻子似乎对自己的身材并不满意,这可有些麻烦,换成是以前,自己年轻力壮地,干干活也没什么,可是自己年纪渐渐大了,偏偏自己生下的又是个女人,到现在那宝贝小莲就知道贪玩,这再没个男人帮帮忙什么的,还真不行,眼看这样勾不起张富贵的兴趣可如何是好,难道自己真的老了?这可怎么办?秀花不禁落下泪来,往后这日子看样子要越过越苦了。

 

“秀花,你怎么哭了?”张富贵刚刚见她笑,现在才一会功夫就哭了,他有些不解。

 

秀花哭诉道,“你看我们孤儿寡母的,重活干不动,这往后不得饿死?所以想想就哭了。”

 

秀花这话说得他有些心软,“你为什么不找个男人呢?”

 

“找谁啊,一个寡妇谁敢要吗?怕被我给克死了。“

 

“说的也是,那怎么办?”张富贵皱起了眉头。

 

“富贵兄弟,你就帮帮我吧!”

 

张富贵叹了口气,“哎,你说帮个一两次还好,天天帮,我自己家里的活还忙不过来呢,你要知道我家那么多地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我哪有那么多时间?”

 

“能帮多少是多少呗,我也不让你白忙,我让你占点便宜你看行不行?”秀花见视觉上引诱不到他,或许触觉可以。

 

张富贵傻笑了一下,“呵呵,这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就你知我知,你可不要告诉别人,要不然我的名声就不好听了。”

 

秀花的这话还真是引起他的兴趣,你说他那儿不行吧,他的手可是没有问题的,想想早上在她小屁股摸的那一把,还真是带劲,张富贵傻呵呵地笑了笑,“那敢情好。”

 

他心里想这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张富贵的傻劲又犯了,“那我可以摸你哪啊?”,他的两只大手兴奋地相互搓了起来,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她高耸的胸脯。

 

“好吧,随便你,你要快一点,因为小莲快回来了。”秀花娇羞地说着。

 

“哦”张富贵傻笑着,照着她的胸和腰还有屁股一阵乱摸,直摸得秀花唭哈唭哈地叫着,多少年没被男人摸过了,没想到这感觉这么好,四十岁如狼似虎,而秀花正是处于这个年龄,她全身居然被这个她认为是傻子的人摸得浑身滚烫。

 

正在两人陶醉的时候,“妈,我回来了”,小莲人未到,声先至。

 

秀花嗖地一下,退了开去,慌慌张张地整理着自己被张富贵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用他的笑遮掩着他的失态。

 

小莲进了厨房,“张富贵,你怎么在这?”

 

“哦,我叫他来吃点花生,往后要靠你富贵叔给咱们家多帮帮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