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真滑真紧真湿夹的真爽 – VPS优惠网

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真滑真紧真湿夹的真爽

被粗暴玩弄 手指进入/真滑真紧真湿夹的真爽

名字是《我和他的禁断爱之抖S上司》,封面上的祐穿着西装三件套,宽背窄腰,身形修长,散发着浓烈荷尔蒙,右手修长无名指的婚戒闪闪发光,让人想用一个热吻把它舔下来。

 

 

 

据说这个系列是不伦系列,年轻失意的女大学生和年上禁欲的有妇之夫。之所以是据说,是因为我压根就没仔细看内容简介。什么都好,反正主题不就是做爱,套了这些有的没的背景,它就能从粗暴肉欲横飞的男性向小黄片,变成带着美感滤镜的女性向真色情。除了马赛克打得狠,我是没觉得有差别。因为祐的演技太差,所有故事情节到了他那里都会打折扣,霸道鬼畜上司狠不起来,邻家软萌大学生不够正太,再加上每次吃惊、疑惑、伤心、生气都是猛眨眼的女主演,整个片子的说服力低到可怜。

 

 

 

除了啪啪啪部分。他是真的卖力。他会暧昧地吮吻对方的唇,耳后和下颌线。手指轻微拂过乳尖,修剪得圆润的指尖在她的背脊来回滑动——我曾经多次看他坐在阳台修理它们,碎发下垂遮挡住他眼里的专注。她被情欲迷蒙,他的手消失在她的下裙摆处,之后就能听到女主娇媚的呻吟。等她彻底动情,他迅速插入她,慢慢抽送,汗水顺着喉结下滑,在凸出的锁骨处变成明亮一片。

 

 

 

我常常看得口干舌燥,想象中我轻舔他的喉结,把那滴汗卷入腹中。当然,只是想象而已。因为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他一定会把我扔出门让我自生自灭。现在我的吃喝拉撒睡全都来自这位男士卖力扭动公狗腰挣来的钱,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没有经济能力真让人忧伤,居然都没有啪啪啪的权利。我真想跟他说,情欲也是生活日常的一部分,竟然都负责了我的一日三餐,让我下边儿也吃一点他又不会怎么样。

 

 

 

嗯……顶多体力差点。

 

 

 

我刚付款成功,手机就抖动起来,我接起来,是祐,“你又买了什么?”

 

 

 

我故作惊讶:“你怎么知道。”

 

 

 

“如果你不用我的卡支付,我当然什么都发现不了。”

 

 

 

“哈哈,我买了几本书。”他好像不信。也是,这个借口用了好几次,就算再蠢也能发现我的书并没有多起来。“哎呀,女生总要买点神秘的东西,你懂得。”

 

 

 

祐没再说话,直接挂掉了我的电话。

 

 

 

他对我的脾气还真是越来越差。

 

 

 

他最近很忙,新作拍摄加上握手会。

 

 

 

一般一个作品要拍上一整天,女性向的作品就是这点不好,非要往偶像剧拍,还要抠细节。搞什么呀,又不是真偶像,虽然大家个顶个的好看帅气,但是拜托,看AV,谁不是直接快进拉到重头戏部分。在床上浪叫起来的女演员可比之前睫毛一直抽筋的镜头美丽多了。还有握手会,其实就是小型的粉丝见面会,祐好像以往并不会参加。

 

 

 

虽然女性向的AV男优比起男性向地位要好很多,作品也卖得好,但这个职业还是在鄙视链的下位——出卖身体得来的金钱还是会被人不齿。

 

 

 

也许他万万没想得是,他苟且生活还是被我撞见。

 

 

 

我和祐的关系很复杂又很简单,一两句说得完,两三言却也难以全部概括。我所知道是,从祐的角度来看,他好像并不想跟我搭上关系。不说笑脸了,住在这里这些时间里,连交流都少得可怜。

 

 

 

但是他说不想就不想了?哼,哪里有那么简单。

 

 

 

“如果你再抛下我,小心我对你扒皮抽筋喝掉你最后一滴血。”再重逢时不久后,我恶狠狠地威胁他。

 

 

 

实际上我根本舍不得,祐的骨相虽美味,但比起让他流血掉肉,我更想看他在我身下流汗沉沦。更重要的是,其实当初抛弃的人是我,而并非祐。

 

 

 

祐只是挑眉,“哦?是吗。”他漫不经心地应答着,手下翻着杂志,好像根本就根本没把我的话放到心上,一如对我。毕竟,当年我走后他也并没有再联系过我。

 

 

 

我不知道他入行几年,在此之前又去干了什么——毕竟能够进入这个圈子的,都有不太光彩的过去。

 

 

 

很多人沉浮其中,除了为了消耗身体方面胜于常人的精力之外,就是抱着挣钱为上的心态随意玩乐,反正这一行并不能干得长久。

 

 

 

网上说祐以女性向AV男优出道是在三年前。三年前,那是我并不熟悉的时间节点。

 

 

 

他一经出道,就凭着脸和身材火得一塌糊涂,但他好像并不开心也不关心,也是,在AV圈里名声大噪于情于理确实不是件光荣的事情,即使那是他摸爬滚打生存的行业。所有人都好奇连做偶像都绰绰有余的祐怎么会跑来干这一行,我也旁敲侧击地问过,他嘴唇紧绷,没有回答。

 

 

 

今天下午他有一场小型握手会,我提前买了指定特典作品,拿到了握手券和拥抱券。前者我压根就不想要,握手,谁稀罕。一定有猥琐的女孩和偶像肥宅一样,在握手之前用那双手摸过自己的下体,等液体还没彻底干掉之前,装成手汗紧紧握住祐的手。

 

 

 

想到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我就止不住的抓狂,然而令人绝望的是,我没有一丁点办法。是他自己答应要去,他自己都不在意我还能怎么样。

 

 

 

其实昨天晚上我有试着过提醒他。

 

 

 

当时他刚洗完澡出来,黑色浴袍半开,露出美好的肉体,我努力忍住即将流出的口水,装作不经意刚知道这个消息,“你以前不是不参加握手会的吗?”

 

 

 

“嗯,现在想去了。”他低头擦着头发,修长白皙的脖子自然下垂,动作之间露出精致分明的锁骨和因运动锻炼而宽厚好看的胸肌。摸起来一定是又弹又有力。我把口水小心吞咽下去。

 

 

 

“你确定一定要去?你知道会来什么样的人吧?到时候你讨厌想退场也没用的哦?”我慢慢爬到床角,半立起身,头部刚到他的锁骨,我伸出手指想戳戳让我朝思暮想的胸肌,却被他一把抓住。

 

 

 

力度有点大,致使我晃了下,他另一只手虚扶在我身旁,声音听不出情绪:“嗯。”

 

 

 

我看着握在他有力手掌中自己的指尖,忍不住笑。

 

 

 

这算提前握到手了吧。我窃喜。

 

 

 

不过就这点我可不满足。

 

 

 

我拉着他的手使劲往后一用力,他不设防和我一起跌倒在床,但还是眼疾手快地在我旁边用小臂撑住自己。没想到他居然没压倒我。计划失败,我努力用双腿攀上他的腰,想要把他翻转到一边,谁知他稳如磐石纹丝不动。

 

 

 

动作拉扯间,他的浴袍基本大开,露出精壮的身体。我的双腿盘在他的腰间,下体隔着家居裤紧紧贴着他的。我蹭了几下。好家伙,小祐同学以前有这么大吗?都怪AV马赛克打得狠,我从来没想过六年间它居然还会再长大。这个部位也能二次发育?

 

 

 

祐看我走神,漂亮的手指捻过我脸庞的发丝到耳后,“怎么?想要了?”

 

 

 

他的眼眸深处波澜不惊,依然是淡然神色。我心底不爽,又扭动臀部蹭了蹭小祐同学,实话实话:“有点。”紧接着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脖颈处,深吸一口,是我最爱的那款沐浴液,橘子味的。

 

 

 

“我这样腰有点酸,你能不能换个姿势?”我抬起头冲他眨眨眼。

 

 

 

他没说话,大掌从我肩胛处滑下,托起我的屁股,一个用力我坐进他的怀里。

 

 

 

嘻嘻。这是同居两个月以来我离祐最近的时刻。

 

 

 

我简直要喜极而泣,趁他还没把我丢出去,伸手在他的白嫩胸肌上摸了两把。手感果然很好。一想到明天别人也会这样趁机揩油,恨得牙痒。

 

 

 

我仰着头在他锁骨下缘轻咬了几下,很快就红起来一小块,又用舌头慢慢舔弄,让它沾上我的口水。看起来真色情呀。

 

 

 

“祐,你果然还是属于我。”我低低地说。无论你抱了多少其他的女人,你还是我的。

 

 

 

他闷哼了一声,大概是被我咬疼了,我放松牙齿,用牙尖碰了碰他,手不安分地向下探去。

 

 

 

现在小祐同学就在我的屁股下,成败在此一举了。

 

 

 

手快要碰到的一瞬间,猝不及防被他捉住,“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做你啊。“想要呀……”我把声音拉得又长又粘,想借此诱惑他。可惜他屏蔽掉我的撒娇,把我的双手拉到头顶,一只大手就这么轻松地扣住我的两只手腕。

 

 

 

这个混蛋,不按理出牌。你在片子里可不是这么个套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