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啊学长别进去好酥好麻_走路夹玉器h

看到我的动作,她强忍住脸上的羞红之意,目光则是落在了我身上的某物,满是火热。

我被她这火辣辣的目光看得尴尬症都犯了,压根不敢去看她的眼睛,而这时林伊曼却略带一丝挑衅意味的冲我调侃了一句,“都已经憋成这个样子了,就不觉着难受吗?”

 

玛德,竟然被这个女人给调戏了。

 

原本我还有所顾忌,不过在听到这句话后,我瞬间就走到了林伊曼跟前,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带到我怀里。

 

谁知道,林伊曼却比我还要大胆,只见她随手一伸,竟再次将我的把柄握在了手中。

 

那般冰凉和充盈,直接就点燃了我心中的那团积攒已久的火气。

 

此时此刻,我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那就是要彻底的将这个女人占有,甚至是贯穿她。

 

即便我知道这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虽然现在他睡着,但随时都有醒来的可能,可我依旧忍不住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想法。

 

随着林伊曼不断扭着腰身用肚子在我那里磨来磨去,我内心蠢蠢欲动的同时,忽然伸手往下摸去。

 

“唔,阿明,不管了,我们现在就做吧!”

 

在我的手触及到她那里的时候,林伊曼终于忍受不住了,满是情y的眼神落在我身上,似乎是期待着我的动作。

 

我何曾见过林伊曼如此疯狂的一面,听到她的呼唤,我内心低吼一声,直接就将她的吊带睡衣给掀了起来。

 

“小曼,人呢,到哪去了?”

 

不过正当我准备挺身而入的时候,房间里的大成又在那里喊了起来,吓得我们两个人只能赶紧分开。

 

林伊曼上下整理了一下睡衣,这才走出卫生间。

 

而我则是趁着房间里的大成依旧还是醉醺醺的一副迷糊样,猫着步子来到房间的沙发上躺了起来。

 

没错,大成这次的确是醒过来了,但是他眼睛似乎都很难睁开。

 

他眯起眼睛扶着墙壁在房间里走着,林伊曼赶紧去扶住了他。

 

“亲爱的,你今天晚上穿的这件衣服看起来真骚!”大成一脸色相的看着林伊曼这身性感的黑色吊带睡裙,同时手还不忘往她的屁股摸去。

 

“注意点,杨明还在这里呢。”林伊曼小声的说了一句。

 

“啊…哦,那什么,兄弟,刚才是我招待不周了,我也没有想到那酒的劲头这么足,差点闹笑话了。”

 

随着林伊曼提醒了一句,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的大成这才注意到沙发上的我,连忙冲我打了声招呼。

 

“小曼,你怎么连空调也不知道开一下?瞧把我兄弟给热的,满脸通红的。”大成朝林伊曼小声的责斥了一句。

 

听到这里,我更加羞愧地低下了头。

 

“成哥,嫂子,既然酒醒了,那我就先回自己房间去了。”

 

我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等一下,我去送送你。”林伊曼说了一句,然后把大成扶到了床上躺好,就随着我走了出来。

 

因为有大成默许的缘故,我倒也没有推辞。

 

而等我离开大成的房间,林伊曼也是跟着我来到了走道尽头的一间房间门口。

 

正当我准备刷卡进去的时候,林伊曼右手隔着裤子放在我的小兄弟上,脸上露出了一副很想要的表情。

 

我被她这大胆的举动弄得一惊,也不敢轻举妄动,左右瞄了两眼,确定了这个点走道上面没有旁人以后,这才将手放到了她身前那柔软之上。

 

林伊曼也没拒绝我的抚摸,从她脸上舒服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现在应该是真的很想要了。

 

毕竟大成那里似乎并不能满足她,而且从这个女人真切感受到了我那不同寻常之后,她好像对我的任何侵犯都不再显得那么抗拒。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我觉得要真正跟这个不安分的女人发生点关系,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杨明,你知道吗,我那里现在又泛滥了!”

 

林伊曼娇滴滴的说了这么一句,瞬间就让我有种当场将这个女人就地正法的冲动。

 

这个妖精,这还没真正发生关系呢,就将她那银荡的本性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眼前。

 

不过考虑到当下的实际情况,我最终还是按捺住了心头那股火热的燥意,喘着粗气对林伊曼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就不要在这里搞我了,大成都醒了,今晚这种情况肯定是不可能了,而且你出来太久的话,等下他该怀疑了!”

 

听我这么一说,林伊曼也是有些不太甘心,随即冲我那干燥的嘴唇用力的亲了一口,这才极不情愿地分开。

 

“伊曼,我就先进去了。”

 

随着房间的门一开,林伊曼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捏着我把柄的手。

 

看着她脸上那副幽怨的表情,我心里却是窝火极了。

 

玛德,劳资又何尝不想跟你大干一场呢,但这环境真的不允许啊!

 

而在我刚准备进门的那一瞬间,林伊曼直接将一团黑色的小东西塞到了我的手上。

 

尼玛!

 

这不是她先前在卫生间换下来的那条湿透了的黑色丁字裤吗?

 

等我抬头一看,林伊曼却早就迈起了细碎的步子,跑到自己房间去了。

 

这是什么节奏?

 

难不成是担心我回去以后叫上门服务,所以给我个小裤头,让我自行解决?

 

卫生间。

 

随着嘴里发出一声低吼,那条黑色丁字裤则是被我给扔到了一边。

 

洗完澡吹干头发,我直接躺在了床上,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林伊曼先前那副欲求不满的表情。

 

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她跟大成应该都已经结束战斗了吧。

 

毕竟大成那方面的能力并不是很强,如果换做是我的话,那结果肯定又不一样了。

 

而且从林伊曼最后对我的态度也可以看出,她对我的亲密接触并不是很抗拒。

 

如此一来的话,我想我以后有的是机会。

 

秉着这样的念头,我直接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赶了回去。

 

因为大成说他公司那边临时有点事情要处理,再加上这次出来也玩了好几天了,索性我们就提前结束了旅程。

 

等我们赶回市里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了。

 

由于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车,所以一回到家,我连澡也懒得洗,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不过正当我准备好好睡一觉的时候,房间里却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细碎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知道,肯定是我嫂子张倩又来我这儿了。

 

因为我爸妈走得早,而且我哥前几年又出了车祸,精神一直都不正常,再加上那个时候的我还小,所以嫂子也就成为了我的半个监护人,谁知道这一照顾就是七八年。

 

嫂子一直都有我这房间的钥匙,一般她有空的时候,就会来我这里帮我改善伙食,顺便打扫卫生洗下衣服什么的。

 

但是像今天这么晚过来,倒还是头一回。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先前回来关门的声音被她给听见了,卫生间里那阵细碎的动静顿时小了很多。

 

紧接着,我就听见了一道门被反锁以及卫生间水龙头放水的声音。

 

因为担心嫂子等下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会到我的房间里面来拿我换下来的脏衣服。

 

索性我直接就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也免得她到时候尴尬。

 

不过我在房间里面等了很久,嫂子那边愣是没有半点动静,似乎还在卫生间里面待着,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搞些什么。

 

“阿明,阿明!”

 

就在我心头升起了一丝疑惑的时候,嫂子却突然在卫生间里面叫了起来。

 

阿明是我哥以前给我起的小名,当然,我嫂子私底下也会这么叫我,但她这次叫我的时候,声音却是显得如此的羞涩。

 

听起来给我的感觉,似乎是在里面做了什么见得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阿明!”

 

就当我还在房间里寻思着她到底在卫生间干嘛的时候,嫂子的声音却再次传了过来。

 

不过这次,她喊我的声音明显变得焦急了不少。

 

听到这里,我不由开始担心起嫂子了,她该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

 

一想到这里,我再也待不住了。

 

从床上爬起来后,我直接就朝着卫生间冲了过去。

 

“嫂子!怎么了,你没事吧?”

 

等我到了卫生间的门口,里面的灯虽然还亮着,但门却依旧紧闭。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把门撞开冲进去,但令我奇怪的是,里面竟然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了。

 

“嫂子?”

 

我又冲着卫生间试探的问了一句,可仍旧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我心里不由有些急了。

 

然而就在我打算强行把门给弄开,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嫂子那略带羞涩的声音却再次从里面传了出来。

 

“阿…阿明,你能不能帮嫂子把我包里面的卫…卫生巾拿一片过来给我?”

 

原本我还以为她在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随着她这句话一说完,我整个人直接就傻眼了。

 

“那个,就是沙发上那个黑色的小包包,你打开之后,直接从里面替我取一片出来就行了,有散装的。”

 

嫂子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依旧显得有些羞涩,不过也可以猜得出,现在卫生间里的她应该也是非常的不好意思。

 

毕竟让我一个大老爷们去干这种事情,这未免也太那啥了…

 

要知道像卫生巾这种私密的东西,可是要垫在女人那个部位的。

 

但嫂子都已经跟我开这个口了,而且她自己不来拿肯定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我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发表评论